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不过得跑
    ,!

    这业务他做的不够熟练,冲出去的速度竟然不如那边的二流子们,下次得改进,争取哥两同步,这样能少吃点亏。

    结果田嘉志同田小武哥没占到便宜。

    孙二癞子拎着五六个二流子也没赢。

    两方加一块七八个人,就没有一个不挂彩的。

    田嘉志这时候就显示出这阵子被田野摔来摔去的成效了。

    田小武这个怂货,顶多就能牵制住一个人,田嘉志专注的拽着孙二癞子下手,认准目标可一个人招呼。

    背后被好几个人招呼,愣是还能把孙二癞子给压在身下打个服气,要不是几个人看着不对,把田嘉志给拽开了,孙二癞子还爬不起来呢。

    孙二癞子一身的狼狈:“操,你他妈的下死手呀。”

    边上的人跟着说道:“这小子疯了,打身上跟没感觉是的。”

    田嘉志抹抹嘴唇,吸口冷气疼死了:“告诉你们,下次在敢背后说田野一个字,我见一次打你们一次。”

    孙二癞子气的眼前一黑,就知道碍着田野就没好事,这辈子没在谁身上栽过跟头呢,郁闷死了,谁他妈的说了,好歹你听我说完了呀。

    边上哥们外村的不忿:“你谁呀你,你管得着吗你。”

    田嘉志:“田野是我媳妇。”

    一帮的二流子都默默的吸溜鼻子了,太疼了,原来是人家男人,难怪不愿意听了。这年头人虽然混,礼义廉耻都有。

    田小武爬起来:“操,不服在打,我们哥两不怕谁。”

    刚才专注打架了,原来队长儿子还在呢。

    孙二癞子脸色炸红炸青:“哥们刚才说走嘴了,我们虽然混点,可正经过日子人从来不招惹。今儿这事算我不对,打架这事,就当没发生过扯平了。谁都不准说出去。”

    说完领着一帮的二流子就走了,要说退场该算是风光的,奈何拐脚的,瘸腿的,捂着胳膊的,揉着脑袋的,一看就知道败犬。

    再看田嘉志跟田小武,田小武就算了,这人拉扯别人的。

    田嘉志都让人把棉袄给撕坏了。这模样走路上绝对是遇上打劫的了。

    人家刚才的要是败犬,这两人就是败犬中的败犬。

    田小武吸溜一口气,嘴角被人招呼一拳,疼死了。

    田嘉志扯扯衣服,郁闷,新棉袄呢。跟田野摔跤都没舍得穿,竟然败给几个二流子了,身上到是一点不疼,他摔跤习惯了,知道怎么避开重点部位。

    就是头发被人给抓乱了,挠挠脑袋,鄙夷的说道:“还二流子呢,女人打架的招式都上来了。”

    田小武:“刚才他那话什么意思呀,他是被咱们哥两打服了没有呀。怎么就算是扯平了呢”

    田嘉志看看田小武,要说今儿这事是自己不对,不该把田小武搀和进来,小武就要挑兵了,跟着打群架,传出去还能有好呀。

    孙二癞子后面那几句话的意思就是今儿他不对,小武打架的事,他保准不往外说,算是扯平了。还得承孙二癞子个人情,田嘉志郁闷死了。

    拉起田小武:“没事吧,”

    田小武:“没事,不过你为什么跟他们打架呀。”

    田小武根本就没听见这边说什么。

    田嘉志看看田小武:“不知道为什么,你就跟着搀和什么呀,不知道你要挑兵的人呀。傻不傻呀你。”

    田小武:“你什么意思呀,为什么,哥们也得上呀,别说挑兵,别管什么原因,也不能看着你在哥们眼皮子底下让人欺负了。”

    田嘉志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大家不知道为什么,打过之后,不知道人家说的什么意思,可愣是把田嘉志感动的想掉眼泪。

    把田小武送回家,跟田大队长把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最后:“叔,这事我不对,不该扯上小武,孙二癞子说了,今儿这事不会传出去。不过是不是信得过,我也不知道。”

    田大队长:“行了,多大的事,淘小子谁还没打过架,闹着玩的事,当不得真。”

    有田大队长这话田嘉志放心多了,既然田大队长敢这么说,肯定就有办法摆平的。

    田嘉志:“叔不怪我就好,真要有事都是我自己做的,跟小武没关系,小武就是跟着劝架的,到哪我也这么说。”

    说完田嘉志就跑了。

    田小武在西屋他妈给上药呢,哎呦半天,看到田嘉志跑了:“哎,老二,你还没上药呢。”

    队长媳妇给了儿子一巴掌:“你傻不傻呀,人家吃肉你馋就算了,怎么人家挨打你也跟着上呀。我生你的时候,忘了把脑子给你了是吧。”

    田小武怒目:“那是哥们,能看着挨打吗。”

    队长媳妇气的胸口疼,心更疼:“人家人多,你就不会先跑回来喊人啊,还说你不蠢。”

    田小武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蠢,还眉飞色舞的:“妈,你别看他们人多,可被我们哥两给收拾的那个狼狈呀。”

    田大队长媳妇:“我看你更狼狈。”

    田小武:“你别不信呀,你是不知道,你儿子一个挡两,神勇非常,当然了老二一个挑三,还把人给揍趴了,更威风,不行明儿我得跟着老二练练。”

    队长媳妇心说难怪被打成这样,原来一个挑两:“你还敢说,再敢惹是生非,我拿鸡毛掸子练你。”

    说着就给儿子煮鸡蛋去了,不然一张脸明早起来就没法见人了。

    田嘉志回家,在水缸跟前照照自己的形象,破了的棉袄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田野没事正在家里炒瓜子呢,最近晚上家里零食少了。

    开门就看到这样的田嘉志,田野眼神震惊,一脸的难以置信:“你这是单挑隔壁神婆,还是单挑隔壁一个村呀。”不然造不成这个效果。

    田嘉志想要笑的,不过脸上有伤,不太成功,呲牙:“没有的事。”

    好吧,以为田嘉志叛逆期过了呢,原来自己自己想多了:“打不过好歹你也得知道跑呀,这是战略。”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助长年轻气盛的气焰吗:“打架是不对的。”干巴巴的一点真心的都没有。

    田嘉志看看田野没吭声。田野心说这还较劲儿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