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怎么都要争
    ,!

    是个女人都不愿意让人这么磕碜。虽然形象真的跟牛大娘说的一样。被夸的一点都不舒坦。

    孙家小媳妇跟着打量田野:“也是田野张开了,不过以往确实太邋遢了,收拾收拾挺好看的。”

    田野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田嘉志:“田野啥样都挺好看的。”

    牛大娘:“老二呀,可没有你这么夸媳妇的爷们,好歹那也得着边呀,你家田野以往那可真不好看,不过现在看着顺眼了。”

    田嘉志:“怎么不着边了,田野啥时候不好看了?”

    牛大娘就那么被定住了。这孩子眼睛有毛病吧。

    孙家小媳妇:“丫头,是不是老二从城里给你买好东西用在脸上了。”

    女人天生好美,关心的问题重点都在这上呢。

    田野:“能有啥,还不都是捧把水洗脸。”

    孙家小嫂子:“那可不是,我看着你们成亲的时候,老二给你买香皂了,以往你用过吗。”

    田野瞪人,我那是天生丽质,你非得找个借口呀:“有啥关系。”

    孙家小嫂子:“跟你说不明白,洗脸跟洗脸可不一样了。”

    扭头就走了,打定主意,说啥也要去城里买块香皂洗脸。

    田野都能变这样,她这么漂亮得变成什么样呀?

    牛大娘都摸摸老脸:“真这么好用呀?”

    田野没好气:“我哪知道,还能变张脸不成。”

    牛大娘看着田野,可不就是变张脸吗,不行她也得试试。

    家门口同朱家人碰上了。两家人隔壁住着,想不碰上也不容易。

    朱大娘:“忘本的东西,田家给你吃了迷药了,怎么就分不出来哪头亲,哪头远。跟在田小屋的后面,你捡屁吃呢。”

    当妈的把儿子说的这么难听,那是一点都不想要儿子了。

    田嘉志:“田家没有迷药给我吃,不过田家给我四百斤粮食,你不是知道吗。”

    田野算是看出来,朱家就是一百种方式挑衅过来,人家田嘉志也永远就一种还击方式,那就是四百斤粮食,而且绝对迫击炮的攻坚力度,一试一个准朱家立马泻火。

    这四百斤粮食对田嘉志是个过不去的坎,对朱家更是个过不去的坎。

    田野跟着说道:“大娘,老二把字据都给你们写了呢,我看着你还是回家找小三说说吧,这么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因为兄弟不和给你家老大拖后腿呀。”

    又是一记重拳。朱大娘气的手都哆嗦了,都是不省心的。

    朱铁柱对着婆娘:“老大的事还没落实呢。”意思你现在跟儿子吵吵,影响老大挑兵的事。

    好吧朱大娘黑着脸就推门进去了。这时候闹腾那不是坐实了,他们家不和吗。为了老大忍了。

    朱老大倒是想要说话呢,被他爸给拉进去了:“最近你少开口,因为嘴巴惹人犯不上,真要是当兵走了,这辈子的饭碗就有了。”

    当爸的还是知道自家儿子嘴巴讨人嫌的。

    田嘉志跟田野开门进屋,朱家对他们根本就造不成影响。不然隔壁住着日子没法过了。

    还没进屋呢,隔壁朱小三就狼号鬼哭的叫唤上了。

    就听朱大娘气急败坏的嚷孩子:“你嚎什么嚎,我还没打你呢,你说你干的都是什么事,你哥挑兵要是挑不上,看我不收拾你。”

    朱老大:“妈这小子就欠揍,你还护着他。”

    然对对着朱小三:“咋的以为你哭我就敢打你了。”

    田野拉着田嘉志大冷天的在墙根听着,说实话这行为,这态度,这场面,都有点小人呀。

    田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都有点不好意思,搓搓手:“习惯了,习惯了”

    好吧这话还不如不说呢。

    田嘉志抿着嘴巴,有点恼,有点乐,那心情挺纠结的。被她偷摸摸听了多少笑话呀。

    赶紧回想,自己有没有过太丑的事情。还好在家的时候他沉默寡言,不太吭声。想到这里才舒心点。

    隔壁朱大娘啊:“你打他干什么呀,他又不懂事,懂事他就不会乱说了。”

    朱老大气急了:“他这是不懂事,他就是太懂事了,才这么坑我呢。你没看他记账的小本子呢,妈你好好管管他吧。”

    朱大娘对老儿子还是不错的:“胡说,他懂什么呀,都是外人背后挑事的。”

    朱老大叫唤,朱小三哭号,朱大娘两边劝着,朱铁柱:“都给我闭嘴,还嫌不够热闹是吧。”

    田野一摊手,表示没戏看了,不知道朱小三挨打没有,说起来这事有点对不住朱小三,为了膈应朱大娘,把朱小三给拉出来了。

    跟田嘉志进屋,搓搓要冻僵的脸:“有点对不住你家小三。”

    田嘉志:“他自己要没做,别人还能瞎说,都不是好东西,往后少搭理他们”

    然后拉着田野的手,要给搓暖和了:“不冷呀?”

    田野没反应过来:“新棉袄,冻不着”

    田嘉志目光灼灼的盯着田野:“合着这新衣服就这个功能。”

    田野黑脸反应过来了,被这货摸小手了,还敢调戏。

    嗖一下就把手给缩回来了:“我暖和着呢。”

    田嘉志一点都不觉得没面子,抓媳妇手的感觉挺好的,就是他太紧张了,手心出汗了。

    故作镇定的说道:“是不冷,软乎乎,温温的。”这是不想好了。

    田野想拉人出去摔跤。

    田嘉志淡定得很:“小心点,新棉袄,脏了你也不会拆洗。”

    这个真的存在困难,田野愣是被这话给僵住了:“换衣服去。”

    田嘉志赖皮:“不去,没有棉衣服暖和。”

    好吧,这小子在怎么对付田野的问题上,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田野:“等以后多准备两套衣服。”

    田嘉志想了,以后有钱了,就使劲的给媳妇买衣服,自己就准备一套。

    田野受不了自己脏兮兮的,摔跤时候就少。可惜这法子只能用在冬天。

    朱小三还是被揍了,因为这小子这时候竟然还要跑出去哭,这不是给自家拆台吗。

    朱铁柱:“不许你在外面胡说八道,你大哥能当上兵,那是咱们家的大事。”

    朱小三:“家里房子,二哥招亲的时候他就放话了,说是他的,他非得去城里找工作,花了多少钱了。这又当兵,好事都让他占了。”

    朱铁柱知道自家儿子有心眼,可这也算计的太清楚了:“老子还在呢,轮的到你操心吗。”

    朱小三撒泼打滚原来是为了吃的,现在是为了给自己挣家业,运用的炉火纯青:“家里折腾没钱了,你们是不是要把我招出去,给他换媳妇。”

    然后就扯着嗓子的嚎。穿透力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