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村里好青年
    ,精彩小说免费!

    朱会计笑呵呵的调侃:“小武躲什么呀,让你出来就出来,谁家孩子够年岁,那都有机会,你也得出来让大伙说说,知道知道自己哪出挑,哪不足不是,挑不上兵还能让大姑娘看看呢,没准给你妈领回去个儿媳妇。”

    田小武立刻挺胸抬头的:“那大伙可得看好了,我可是知道疼媳妇的人,不过先说下,媳妇难看了我不要呀。”

    大队长媳妇手里的鞋底子都飞出去了砸儿子身上:“我让你瞎说,儿媳妇说跑了,我打死你。”

    田小武躲着他妈的隔空飞鞋:“哪瞎说呀,我说的都是实话。”

    朱会计媳妇乐趴了:“哎呦,这孩子这大了还没开窍呢。”

    队长媳妇恨得咬牙切齿的,可不就是没开窍呢吗,这就是个棒槌,连害臊都不知道。

    田嘉志嚷嚷着:“我挺小武,哪哪都好。”

    这还是头一个上来有人说好的呢。

    不用别人说,田小武先开口了:“去,你说了不算,全村都知道咱们哥两穿一条裤子的。”

    这场面让两人个给弄活了,刚才的紧张都没有了。

    田大队长在后面给儿子一下:“老实呆着,好好说话。”

    田小武老实了,他不想当兵,他上来干什么呀,老实也没用呀。

    田嘉志坐在下面,代替朱会计讲话了:“大伙都说说,我说的对不对,小武可不就是哪哪都好吗,谁?说说小武哪不好。”

    谁说呀,孙二癞子一个二流子站出来,村里怕得罪人还没人敢直接喷呢,别说站出来的是田小衙内了。

    身后可就是一脸深沉的田大队长,有些人脑子就转过来了,这名额除了田小武怕是落不到别人头上了,可恨自家儿子被拎出来给人家垫菜板子了。

    你说大队长要是想让儿子当兵就直说呀,弄这么大的阵仗做什么。村里都乱套了。

    本家的妯娌都因为孩子的事情翻脸了,这不是得不尝试吗。

    有脑子不好使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也没人傻到要说田小衙内怎么不好。平时没事还奉承人家大队长媳妇呢,这时候数落人家孩子,回头还不得给你穿小鞋呀。

    朱大娘都铁青着脸忍住了。

    田野心说,难得智商在线呀。可看朱大娘的表情就知道不甘心。她儿子飞出山窝窝的机会不想就这么丢了。

    阴郁的看着田大队长,在看看起哄架秧子的田嘉志,眼睛都带刀子了。

    给亲哥都没有这么撑场子。

    朱会计笑呵呵的:“看吧,咱们村还是有大伙都挑不出来毛病的好青年的。”

    这啥意思呀,难道就这么算了。

    孙二癞子懒洋洋的伸腰起身准备走人:“得白忙活了。”

    田小武:“叔,你可别拿我凑数,到时候给你撂挑子,你别怨我,我不当兵的。”

    田大队长:“看你那点出息,人家也不见得要你呢。大伙听我说一句,这也就是咱们村里瞎合计,怕大伙因为这点事生分了,因为这点事天天的闹腾,现在好了,不能去的,就在家好好地下地挣工分,让我说今儿站出来的都是咱们村的好青年,有胆量,有志气,今年开始下地都按十分记。”

    田野看着田大队长吧嗒吧嗒嘴,自己只要在上岗村,就得鹌鹑是的趴着。

    你说这人打一棒子给个甜枣,这一下子怕是没人记得他的这点算计了。

    没看到好几家的人都跟着高兴吗。

    朱会计乐呵呵的边上看着田大队长收拢人心。

    这名额被田家占了,自家几个有孩子的还闹腾的生分了,心里不太舒服的。

    田大队长:“咳咳,大伙在听我说一句,名额就一个,咱们得多准备,各家孩子都有点小毛病,不过朱家老大实打实的在咱们村上学最多,就定朱老大跟田小武两人。到底谁去,那得看人家上面的意思。大伙觉得怎么样?”

    朱大娘整个人都发光了:“队长说的肯定没错。”让儿子多念两年书果然没错,看看这不就用上了。

    边上朱老大昂着脖子都要飞出天外了。

    大伙嗡嗡半天,自家孩子留在家里能挣十分也算是安慰。到是没人反对了。

    也有后悔的,早知道就让自家孩子也站起来说说了,这不是白得的机会吗。

    田小武不乐意:“凭什么呀,我就是陪榜,我也不愿意给他陪榜呀。”

    朱老大更看不上田小武,这人有发跟自己比吗?

    朱会计看看两人,谁给谁陪榜还不一定呢。

    田大队长能把事办到这份上,那也真让人挑不出来毛病了。朱家一个孩子,田家一个孩子,不偏不倚的,而且朱老大确实是村里上学最多的。

    可真要是人家挑兵来,可不挑这个。算了他不搀和这事了。

    不然他们朱家又要不消停,这样挺好的。

    再说了村里除了田嘉志那就没有跟小武这孩子能比的。人家田大队长把孩子给教的那是真的出挑。

    可叹他们家老二没有个好家底。朱会计跟田野的认识到是同步了。老二没有个好爸爸呀。

    田野对田大队长在村里的为人那是更认识了,这一下子就在朱家田家两个大姓之间找到了平衡,谁都挑不出来毛病。

    田小武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其中的一个名额,心里怪不得劲儿的,都不知道这个结果怎么来的。

    散会了还跟着田嘉志田野两人没心没肺的斗嘴呢。一看就知道根本没走心。

    田大队长媳妇看着也乐呵呵的,一脸我儿子没毛病的骄傲样。

    跟这娘两分开,田野就感叹:“我算是知道田大队长那样的人精,怎么养出来田小武这样的人了,原来小武随了队长家婶子。”

    田嘉志把这话想了三遍,都没有感觉到里面对田小武同志的表扬,小武也不错呀,就不知道田野心里,小武这样的人是个什么定义,估计真的忒好不了。

    田野没得到田嘉志的认可,也不强求,人家田小武当着全大队的面可是都说了,这两人穿一条裤子的。

    想想自己怪没地位的。

    路上跟孙家小媳妇同牛大娘遇上,牛大娘对着田野绕圈的啧啧:“呦,你说这孩子把脸上的陈年老泥搓下去,皮子竟然这样白净,眼皮都扒开了,吊稍眼也舒展了,你说你这孩子以往多埋汰呀,都没让人看出来过模样。”

    田野一口气没上来,合着她野人,埋汰成那样。有点脑子没有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