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冒尖
    ,!

    牛大叔赶紧的把婆娘拉住,平时斗嘴就斗了,今儿这日子可不成,人家孩子一辈子的大事,给人搅合了要结仇的,这婆娘咋不知道轻重呢,有你啥事:“瞎搅合啥。”

    牛大娘不乐意:“让他儿子当兵去了,回头还不得在我跟前洋棒呀,我可看不得这个。”

    牛大叔看看婆娘,跟这群知识青年呆的多了,自家婆娘都长进了,这都知道虑后了,还想的挺远。

    忍不住叮嘱牛大娘:“不用你这么操心,他也洋棒不到你跟前来。”

    牛大娘脑子真不好使:“啥意思?”

    牛大叔看看婆娘,不愿意多说了:“让你好生呆着,不愿意呆着回家的意思。”

    牛大娘委委屈屈的在这边忍着,看着朱家婆娘在那拽着儿子说瞎话,可是憋得够呛。

    要不是当家的在边上他早就忍不住了。

    就像牛大叔说的,他们家没孩子,犯不上惹人,可有人犯得上呀。

    朱老大那样的也就自以为是,读书多管屁用,这不有人就开口了:“读书多管屁用,要是我儿子读书变这样,我宁愿我儿子不识字。”

    朱大娘:“你说谁呢,你儿子不识字,你这是嫉妒。”

    同样是朱家的旁枝婶子:“我呸,这样的儿子白给我都不要,算计兄弟,眼高手低,就没有一样看得顺眼的地方。”

    朱大娘:“你放屁,我家孩子好着呢,我们家孩子兄弟都好着呢。”

    所有人都嗤之以鼻:“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朱大娘刻薄的一张脸上,一双眼睛闪着渗人的光芒,看向田嘉志:“老二,你说说,你哥有没有算计兄弟,对你们兄弟是不是好。”

    咄咄逼人,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拿辈分逼人呢。

    都有人看不过去了:“铁柱媳妇,你这是做啥呢,老二好好的日子,碍着你啥了。”

    说话的人辈分太高,朱大娘没敢顶嘴,直接拿出来字据:“我这里可是有字据的,我家可没有兄弟不和的事情。不信大伙都看看。”

    说着还给田大队长同朱会计拿过去了。看到上面的字,朱会计盯着这位老嫂子心里真的膈应了,哪有这样当妈的呀,儿子都是一样的,你也偏得差不多了呀。

    这肯定是逼着老二写的呀。

    田大队长:“田嘉志,这字你写的。”

    这村里就两个大姓,听到田大队长这么招呼老二,姓田的胸口都挺挺。

    朱会计在边上瞪着朱大娘心里恨极了。

    田嘉志:“小子从朱家出来,净身出户,朱家的家产跟小子以后没有关系,跟兄弟之间没有家产纠葛,是我写的。”

    余下的可跟他没关系。

    朱老大神情得意:“看吧,我家兄弟都好着呢。我朱家兄弟和睦,长辈慈爱,小辈孝顺,鼎鼎的好人家。”

    多少人嗤之以鼻,可人家准备的齐全呀。

    好几家人都在后悔,怎么就忘了写个这东西呢。吃亏在上学少了,早知道就送儿子去上学了。

    刚才朱家本家的婶子,怎么忍的下去呀:“嫂子,你们朱家对老二啥样,你不用说大伙都知道,老二要是不给你写这个,你就要到人家吊死去了,谁不知道呀。对了,到时候你为了大儿子逼死二儿子,可是两儿子都在村里出名了。”

    朱大娘:“你胡说,我们家好着呢,老大,老二,我们娘三就没红过脸。我还在字据上按了手印了呢。”

    田嘉志一张脸阴沉的呦,这是怕自己反悔吗,背后操作了多少的东西呀。

    本家婶子冷哼:“要说老二是个厚道人,确实没听说过老二背后说你们两口子半句不是。不过嫂子,我今儿说的可不是老二。你家小三坐在大队门口哭了不是一次了,哪次都是你家老大欺负的,吃东西都不知道让着兄弟呢。这样的人你要说品性过得去,我也没说的了。”

    这翻转可真好,田野差点拍巴掌。幸好被田嘉志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不然可是有笑话看了。

    田野笑的心虚,她这不是好习惯吗,听人讲话都要鼓掌的,这么精彩的翻转,到叫好时候了吗。

    朱大娘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这跟兄弟不和的传言竟然是跟他家小三搅合上了。

    朱老大:“他个孝子瞎说你们也信。”

    本家婶子:“村里人都知道孝子不说瞎话,老大呀,你也别光跟知识青年一块天天进步,有空回头看顾下自家兄弟吧。”

    一群的妇女跟着起哄:“就是,你家小三可没少在大队门口哭,这事瞒不住人。你光逼着人家老二写这东西没用,当妈的也不能可着老实人捏呀。人家老二现在可不姓朱了。”

    牛大娘实在憋不住了,嚷了一句:“你们都把人逼的净身出户了,财产一点都没跟你们争呢。”

    对呀,怎么没想到呢,人家老二写了半天,那都是为了兄弟情谊,忍让的行为,跟朱老大有啥关系呀。

    牛大叔发愁死了,这么看着都没有看住。

    好吗,这火烧的不是时候。田野低眉顺眼的在田嘉志边上呆着。朱家这事,他们最好的就是闭嘴,反正有人替他们把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出来了。呵呵。

    在朱老大之后竟然没人开口推自家儿子出头了。

    这些人算是看出来了,这要是拎出来,别说挑兵,就是给孩子说媳妇都不容易了,这哪是展示优点呀,那就是批判大会,谁家孩子出头,谁家孩子中招。这忒损呀。

    田大队长:“好了,好了,都别闹腾了,名额争取来了,咋也不止于咱们村连个像样的孩子都挑不出来。哪来那么多的事,还有没有人了。”

    朱会计叹气,卖大队长一个人情:“咋没有呢,小武出来,过年你刚好十八,站出来让大伙看看咱们上岗村的大好青年。”

    田小武懵了,怎么就说道自己了呢,赶紧的摆手:“不,不,不,今儿没我的事,我妈就我一个儿子在身边孝顺呢,我可不出去。”

    田大队长看着儿子笑。

    队长媳妇听到儿子这话,笑呵呵的:“这个没出息的。”

    可任谁都知道,人家这是高兴的夸儿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