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惹众怒
    ,!

    田嘉志看到孙二癞子的头发心气就不顺,田野偏偏还盯着看,别提多窝火了。

    孙二癞子自以为潇洒:“我就是凑个热闹,给大伙开个头,成不成的让大伙指正一番。不能当兵,找个好媳妇那也是成呀。”

    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还往田野这边看了过来。

    田嘉志当时就把脸色撂小来了,这二流子贼心不死呢。

    要是换一个人说这话,估计成不成,好坏都有人说两句,可这人是孙二癞子,说他好,违心,说他不好。过后报复怎么办?

    这好事落不到自家儿子头上,犯不上惹人。

    那些有儿子要争取的,都在观望别人的态度呢。场面这个静呀。

    朱大娘到是想开口,被朱铁柱给瞪了一眼。

    孙二癞子:“没想到我在大伙眼里,这么优秀,不是就这么定下了吧,没人反对,队长这名额就是我的了吧?”自己都挺惊奇的。

    田大队长不紧不慢的,这些人能沉住气那就是没到关键时候呢:“真没人反对,都觉得你合适,咱们村里就定了,不过能不能成,咱们村里说了不算,这事说白了,那就是怕大家伙觉得不公平,咱们提前自己过一遍,省的到时候大伙抱怨。”

    然后对着下面的乌压压地人群:“咱们往上面报名的人选,今儿就定了。到时候谁家孩子没报上,可别再说大队办事不公正了。”

    有人就坐不住了:“那不成,孙家二小子确实不错,可我儿子那也不难呀。”

    到底没敢惹人。

    朱会计:“名额就一个,你得说出来你儿子哪好吧,不然你这么说了也不算呀。”

    人说:“我儿子能干,孝顺,在村里出了名的老实。”

    一群人跟着吵嚷:“得了吧,你儿子老实吗,那是笨。啥时候老实还成了优点了。”

    这下子可没人顾忌孙二癞子的恶名了:“咋地,我儿子这样老实的不成,还能让个二流子抢了名额。到时候丢的可是咱们上岗村的脸。”

    田野噗嗤就笑了。看吧二流子的恶名都不好用了。

    田嘉志认认真真的跟田野说道:“那本来就是个二流子。”

    田野是呀,没错呀,她也没说啥呀,这人咋总是给自己甩脸子呢?

    田小武:“咱们哥们跟他可不是一挂人,你少对着人傻笑。”

    然后对着田嘉志:“老二这小子怎么总是往咱们这边看呀,招惹他了。”

    田嘉志抿着嘴唇,抬眼扫过去,孙二癞子扬眉,两人视线空中交汇。看不见的火星字四溅。

    可惜田野不理解,棒槌田小武更一点都没明白。

    田小武:“咋地,真招惹他了。”

    田野心说,没觉得这孙二癞子往他们这边看呀,还特意往自己四周看了看,有啥招眼的人或者事。然后看向田小武,难道是在观察田小武的?

    田野拉了一下田嘉志:“你饿了,没吃饱呀。”

    田小武跟着就看过来:“咋了老二。”

    田嘉志莫名的看向田野:“怎么了。”

    田野:“吃饱了你脸色那么难看干什么。”

    田嘉志略微的郁闷,闷声询问田野:“难道我饿肚子的时候脸色不好看吗。”

    田野很肯定的说:“那是,你看原来你在朱家成天的耷拉脸,是不是吃饱时候少。”

    这个不用田嘉志点头,田小武边上就给作证:“是这么回事。”

    田野一摊手:“到了咱们家后,我也没看你甩过几次脸呀,你是不是肚子都吃饱了。”

    两人跟着点头,也是这么回事,不过连起来那也不能就是那么一个没出息的结论呀。

    他就不能有点高层次的反应了。

    可田小武不这么想呀:“可不是这么回事吗,老二饿了咱们就回吧,这也没啥好看的,没准后面,一群的老娘们能抓起来呢。到时候你在这里拽着谁合适呀?”

    这人想的还挺远。田嘉志被两人这样定性,气的脸色更难看了:“没有的事,别听田野瞎起哄。”

    田野:“就是呀,老二还得在这给他哥作证呢。”

    田小武心说你有这么好心?田嘉志也看向田野,你不是在这等着看戏的吧?

    田野一腔的八卦没处说呀,憋久了,不知道怎么融入人群了,这种热闹时候不愿意走。

    不说我看也成呀。好吧,那就看着吧,结果就是接着站出来好几个后生,都被众人给齐心协力拉下来了。

    为啥呀?因为你不好没准就是我好。所以为了那一点的机会,不管谁上去,下面的几家人都齐心协力的当着整个大队的人贬低人家孩子,恨不得把祖宗三代都给挖出来了。

    轮到朱老大站起来的时候,这人说话文绉绉的,还带着土渣子味。

    让田野说,那就是跟知青那边搭边没搭上,还把根本忘记了。听着这个别扭呀。

    看着边上人的脸色,估计大伙感觉差不多。

    朱老大还算是不怯场的:“村里我念书最多,早早的就在村里跟着大伙劳动,急急参加了大队组织的各种任务,跟紧知识青年的脚步,时刻提高思想觉悟。”

    说完还鞠躬了。好多的妇人都把身子给避开了,可受不起这个,咱们村里拜年都给扣头的,再说了他也就会说。

    田野揉揉腮帮子,田嘉志:“怎么了”

    田野听的牙疼:“酸”田小武跟田嘉志看田野半天,然后一块揉腮帮子,原来这感觉是酸。还以为耳朵疼呢。

    刚才沉寂半天的孙二癞子开口了:“你上学多,家里的活干的就少。朱老大你着踩着谁肩膀子往上爬呢,你有脸说大伙没脸听呀。”

    边上的二流子们起哄:“就是,就是,不说别的,你连自家兄弟都不对付,就这品性,你好意思站出来呀。”

    朱大娘不干了,把儿子护在身后:“我家不缺孩子干活你们管得上吗,我家老大可是早早就在大队劳动了,你们谁比得上。”

    孙二癞子:“你家老大在大队劳动,那还挣了公分呢。”

    边上的妇女开口就冷嘲热讽:“是哟,挣七分的大老爷们。”

    朱大娘:“七分怎么了,七分也比你们强。”这话多招人恨呀。

    牛大娘在边上看的好好地热闹,看到朱大娘开口,愣是跟着嚷嚷上了:“那可是分跟谁比,咱们村比你家老大小的孩子,可都有要挣十分的了。朱家的,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