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打落水狗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看朱铁柱的心情那是复杂的:“我跟他没矛盾,就是不愿意搭理他,看不上他而已。”

    朱老大:“别给脸不要脸,我还看不上你呢。”

    田嘉志脸色冷冷的:“那以后就别来我家,没人请你。”一脸的赶快滚蛋。

    朱老大脚丫子动动,没挪窝:“你别以为我求到你头上了,就敢猖狂了。”

    田嘉志嗤笑:“原来是求我呀,那就有点求人的态度,别跟施舍是的,我跟我媳妇吃的是自家饭,轮不到你到我家来摆谱。”

    朱铁柱脸上都要挂不住了。

    田野就觉得吧,田嘉志恶毒的样子特别好看。帅呆了。甩朱老大八条街去。

    朱老大除了放狠话,也没别的本事:“你,你要敢坏我的事,我跟你没完。”

    田嘉志都不搭理他。一个无视就把朱老大给气翻白眼。可见大家现在真的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朱铁柱:“老二呀,爸也不跟你说虚的,你大哥是咱们家里的顶梁柱,有机会不能错过,不能因为咱们家里这点事,让人数落拿来当话说。”

    田嘉志听到顶梁柱这话基本上都能狂化的。

    田野赶紧的把炸毛的人跟拉住。

    朱铁柱不会说话。没准田嘉志没有坏事的心思,都得故意给捣乱。

    田野:“叔,咱们走的不亲,可也隔墙住着,我们没有啥好心眼,也不是坏人,不会使坏。老二也不是嘴上不留德,到处嚷嚷家人不好的品性,叔你自己教出来的孩子,你该知道什么样。”

    朱铁柱就觉得脸上除了火辣辣就是火辣辣,一巴掌一巴掌让人抽的这个疼呀。到处嚷嚷儿子不好嘴巴没德行的人可不就是自家婆娘吗。

    朱铁柱:“那肯定是,他们兄弟的人品都是好的,我自己教的我放心。”

    田野笑呵呵的啥都不说了,你婆娘教出来的可未必让人放心。

    田野:“叔,我们家里不会说人长短,村里说啥,我们两个年岁小,没有那个威望左右。真要是有个好歹的您别怨到我们头上就成。这是你们朱家的事我们不搀和。”

    朱铁柱看看自家儿子,虽然田野说话顺耳多了,可看到儿子让女人开口当家,心里也没舒服到哪去。

    当然了现在儿子还是不是他儿子这事还得两说呢。

    朱铁柱:“丫头叔啥也不说了,你大哥能当兵走,咱们都跟着沾光。”

    田嘉志嗤笑出声:“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他就当了啥,我也不会去沾光。不过你放心,故意跟他过不去,我犯不上。就他那点本事,蹦跶的起来在施恩吧。”

    咋这欠呢,能闭嘴吗,每次看到朱家,田嘉志脑子都不在线呀。

    这不是斗气给自己泼脏水吗,就这态度,说他没使坏,都没人信。

    朱老大:“好,你说的,这话你可记得,别说是我兄弟。”

    田嘉志:“不用到时候,你去村里打听打听,现在谁说我是你兄弟。是你见天的拉着兄弟的幌子找便宜呢。丢人。”

    朱老大那个恨呀,那不就是因为这点事,他才来田家的吗。

    朱铁柱:“老二,这事就别提了,在村里你们就是好兄弟。”

    田嘉志这个气呀,为了朱老大,这两口子也是着魔了:“我说人家就信呀?平时多做点人事,用着今天吗。”

    也不看看这缺心眼的东西做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田野揉揉额头,你能闭嘴吗,打发走不就得了吗,哪怕你真的背后使坏,那也不用说出来呀。傻不傻呀。

    朱老大这人至少跟朱铁柱有一样相似,那就是冤损吃了以后,得捞到点好处:“你别前头一套背后一套就成。”

    田嘉志开口就是讽刺:“用不用我给你写个字据呀?”

    朱老大:“那是最好不过,有了字据以后我再也不登你门了。”两人这算是激到这份上的。

    田嘉志突然看看田野,为了杜绝倒霉玩意登门,果断的去书桌那边写字据了。

    朱铁柱竟然就这么看着,拦都没拦,这是也等着要字据呢,这爷两脑子都有坑呀。

    挑兵不要这个证明吧。他们是不是用错方向了。

    田野看着发展方向,神奇的脑洞都让他们家开了。

    田嘉志赌气:“拿出来多少的东西都一样,就你这人品,我就不信你这样的能当兵?”

    朱老大看着田嘉志写东西聪明了一次,啥都不说。忍了。

    田嘉志写的很明白‘我田嘉志净身出朱家,跟兄弟没有家产纷争,没有利益矛盾。’

    朱老大拿起来看看,朱铁柱也扫了一眼。看到净身出户几个字,朱铁柱脸色就难看了。不过人家确实净身出户,这个没有争议。

    田野同样看向田嘉志,这个跟兄弟和睦倒也能勉强搭边。没有利益分割问题,可不就没有大矛盾吗。

    朱老大在纸上填了两句,我朱大壮兄弟友爱,父母慈爱,儿女孝顺,一时间想不到还有啥好词,不然怕是都要写上的。

    看了好半天觉得还成,对着田嘉志:“在写一份,你留好了,签字。”

    田嘉志抿嘴,就差骂朱老大不要脸了,你好意思写呀。气急了,这东西他留着个屁用呀。

    不过为了赶紧打发走这东西,还是签字了,神奇的是朱老大,朱铁柱都签字了。

    送两人出门,田嘉志对着朱老大:“咱们没有财产利益纠葛,以后少来。”

    朱老大:“哼”人家就走了。朱铁柱不知道咋想的,跟着朱老大就走了。

    田嘉志看着朱铁柱的背影,眼神黑沉沉的。田野:“可能是着急回家。”田嘉志哼了一声。

    回屋田野:“他们不是怕你回家争家产吧。”不然要这个字据做什么。

    田嘉志:“一个人脑子有坑,把一家子带的脑子都坑里去了。”

    田野看着田嘉志愤愤不平的样子,笑场了:“也对,脑子没坑,谁写这玩意呀。”

    田嘉志郁闷死了,还说,他为了什么呀,那不就是怕朱老大总是过来这边吗。那不就是膈应朱老大看田野的样子吗。

    想到这个,田嘉志就坐立难安的,别说写个条子,搬家他都在考虑中了。就像田小武说的,他们哥两要挣钱,要盖大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