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痛快
    ,!

    踹了一脚边上的朱老大。朱老大险些再次看田野看呆了,这人头发越来越好看了。眉眼,当初他就没看过田野的眉眼啥样。肯定不是现在这样。

    还是想到隔壁磨人的砸石头声才让自己清醒过来的:“那个,现代社会了,不讲封建迷信那一套,咱们家都是不信的。不然老二你们也不能成亲不是。”

    这话说的还算是得体,估计朱铁柱没少背后教孩子,不知道抽断了多少鞋底子,才能把脑子坑填上。

    田野:“这话叔跟朱大哥说我还是信的,以后但凡婶子在吵吵,我就找叔说。”

    朱铁柱立刻表态:“这事只管朝叔说。”

    田野才开门,让两人进院子。这也是无奈。一次拒之门外,两次拒之门外,次次拒之门外,他们这些当小辈的,保准让人戳脊梁骨。

    还是那句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一句话能把人给压死。

    要说朱老大进来这边还是头一次呢。不考虑田野丧门星的名声,不想田野原来黑猴精的模样,就现在田野家的状况来说,朱老大嫉妒了。

    三间大屋子,靠着院墙还有土棚子,厕所在西墙角。整整齐齐的院子,高高大大的房子,怎么那么舒心的地方给了老二呢。他也配。

    要不是听村里人当西洋镜是的说过田野家跟队长家的厕所啥样,朱老大都不敢认。他还没有住上这么四平八稳的院子呢。

    说起来倒是成全老二了。可恨老二这个不知道感恩的,还一口一个拿他换粮食了。哼,还不知道谁占了便宜呢。

    尤其是看到田野的模样。这人变化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了跟城里来的知识青年还是没法比的。人家那是心里模样一样的好。

    田野变得了模样,变不了里子,还不是一个没有点规矩的野丫头。

    朱老大瞬间就找到迷之自信了。

    大冬天的肯定得请人进屋的。田野不愿意带人去自己东屋,那就只能去西屋。

    一开门,木头架子上摆着两盆小葱绿油油的。让屋子看着不那么暗沉。

    然后就是屋里最显眼的桌子,还有桌子上那么一摞的书本。

    朱铁柱看到这个手都哆嗦了一下。看着田野的眼神都是纠结的,真不知道想都没有想过,老二到了田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

    就是他们家读过初中的老大,也没有过这样的学习环境。难怪他拉拢不动自家二儿子呢。

    迈进屋子就让朱铁柱觉得怯场。这地方跟他们土老百姓格格不入。

    朱老大抿嘴,第一眼的心情比朱铁柱强不到哪去,嫉妒妥妥的嫉妒,冷哼一声,不懂装懂:“呦,这么多书呀,看的懂吗。学问还得放在肚子里面。光摆着好看没用。”

    田野:“看你就知道了,这道理我们懂。”

    朱铁柱茫然的回头,这是拙嘴笨腮的隔壁野丫头吗?

    朱老大蠢得半分钟之内都没有听懂。

    朱老大半会之后才脸红脖子粗的叫嚣开:“你你说谁呢,谁给你的胆子,你就这样态度对大伯子的。”

    田野无视他,跟他对话掉价,自己又不是脑子有坑:“叔,田嘉志跟小武出去了,怕是要过会才能回来,你是跟我说,还是等田嘉志回来再说。”

    朱铁柱这人真不傻,看到田野一口一个田嘉志的招呼,心里涩涩的,丫头可不是没心眼呀。

    这是再说你儿子虽然还是你儿子,可已经招出来了,那是我田家的人,在我家你别装大尾巴狼。一口一个田嘉志,那不就是告诉他儿子连名带姓都是田家的吗。

    别看人家没搭理大儿子的话头,可人家字字句句都是数落他们家老大的。

    可恨倒霉儿子没有眼色,还在那给人家田野摆大伯子的款呢。

    朱铁柱也是有点恼的,这丫头忒不给面:“老二跟你都一样,我就是带着你大哥过来看看。”

    田野也不傻,张口老二,人家在说,改名也是我儿子,落款你大哥,这是要认亲呀。

    当初可是你家不敢认我这个儿媳妇的,刚才我叫你叔,你还应得挺顺嘴的吗。

    撇撇嘴,难怪田嘉志对他爸一直闭口不提。原来跟朱大娘这么般配,两口子红脸白脸,软硬配合,这还是组合套装。

    就是心不正,不然也不至于把儿子都给丢了。

    在这门亲事上,田野还没觉得自己赚在哪,反正他们朱家肯定是亏了。

    至于大哥,说真的,田野百分百相信,自己敢叫,朱老大这个怂货未必敢应。

    不过没给田野实验的机会,田嘉志阴着脸进屋:“爸,你让田野叫大哥这事我妈知道吗?当初可就因为小三叫了田野一声嫂子,我妈不依不饶把我逼出来的。”

    上来就放大招,当初不能提,不能出口的那点事都给抖出来了。

    田野立刻退居二线,在边上专门看笑话。她是出了名的小媳妇,听话媳妇,男人在家没她开口的地方。

    朱铁柱看到二儿子张口就揭短,心情非常的不愉快。

    朱老大:“你干嘛说的那么难听,啥叫逼你出来的,看看你这屋子,看看你这院子,那是成全你了,妈是让你过好日子来了。”

    朱铁柱竟然神奇的没吭声。看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呢。哈

    田嘉志:“说的跟你没收四百斤粮食一样,难道你们家套院墙也是招出去儿子顺便的,你不是忘了这院子,屋子再好也是姓田的吧,不姓朱。怕是你也忘了,我都改名叫田嘉志了,就不知道你们找田家有啥事。”

    朱老大被田嘉志这通损呀。田野觉得这诚他搀和不进去。人家父子三人,谁有本事谁数落呗。

    不过怎么看胜利的田嘉志背影都有点萧索,也对,这种事情赢了面子输了里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情况是内伤比较严重。

    田嘉志在自己身上因为面子里子那点事,都让这对父子给原封不动的扇回来了。

    朱铁柱:“老二呀,爸就生了你们几个孩子,盼着你们好的,带着你大哥过来,就是想着让你们哥两,有什么话说出来,过去的就过去了,亲兄弟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吧,也让外任笑话呀。”

    重点就最后一句,不是怕外人笑话,而是现在要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