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大发雌威
    ,!

    田小武憋着一股子气,那就当你指点吧,反正得跟着老二把这欠揍的女人给揍趴了。闷头就冲过去了。

    田野跟田嘉志撇下嘴,言下之意,不怨我,这小子找死。

    然后就把田小武给甩出去了。顾忌田小武没有活动开呢,头一下把人摔在草甸子上了。

    田小武头一次平沙落雁式落地,脑袋都蒙的,咋就飞了呢,咋就找不到人了。

    田嘉志拐着脚过来,拉起田小武:“没事吧。”

    田小武揉着屁股:“没事,咋了。”

    然后看看凄惨的老二,田小武眼圈都红了:“老二,咱们哥两一块上,拼了。”

    田嘉志嘴角又抽抽好半天,再这样下去他就面神经发炎了。

    在田野看来,田小武的两只眼睛都转着圈呢,跟熊瞎子一样就冲过来了,然后就一点都不客气的,把人给踹开了。真的是踹开的。

    田嘉志在边上呲牙,替田小武屁股疼,田野今儿是大杀四方,把积攒多半年的火气都给发出来了吧。

    拉起田小武,说啥也不让田小武冲过去了,这不是自杀式的找死吗。

    田小武撕扯田嘉志:“老二你放开我,我跟丫头没完。”

    田嘉志:“一点一点来,你这样不行。”

    田小武:“你起开,咋这么没志气呢,咱们哥两一块上,就不信打不过她。”

    田嘉志死死的拉着田小武,真打不过,别说两,三都没用。

    然后对着田野:“咳咳,活动差不多了,今儿就到这吧,小武头一次练习,不经摔。”

    田野特别的舒心:“嗯,家传的功夫给你留着。”

    田小武揉着屁股,泪流满面,合着他这还是外门功夫,家传的功夫还给他们老二留着呢,你说老二过得什么日子呀。

    田嘉志安抚田小武:“明天就能找到北了,时间长了就不会总是摔屁股了。”

    那就是他们老二被丫头天天摔过来的,田小武哆嗦着嘴唇:“咱们走。”

    田嘉志:“还没吃饭呢,走什么呀。”

    田小武抿嘴,斜眼瞪田嘉志,他是走了就不回头的走。

    可听田嘉志的意思,一点这个意思都没有,再想想老二,可不是没出去吗。太不容易了。

    田小武呜呜就哭上了。疼的肯定有点,为老二这份委屈更多些。

    田野有点过意不去,你说这半大小子,也太娇气了,咋说哭就哭了呢:“喂,喂,说好的练功服呀,你可不能这样。哭是犯规的。”

    回头大队长找家来怎么办。

    田嘉志:“是不是摔坏了,真疼呀。”

    田野为自己辩解一二:“我可收着劲儿呢,他都掉草甸子上的,就是飞的有点远。”

    田小武抹抹眼睛:“呸,我才不是疼的呢,你说,你是不是欺负我们老二没地方去,才欺负人的。你怎么这么恶毒呢。”

    田野有点心虚的,这样想来,自己的行为确实有点仗着力气大欺负孩子,可那不是嘴巴不能太厉害吗,总要给她个表现出彩的地方不是。

    田嘉志:“乱说,换个人田野还不教呢。”

    然后看向田野,这事吧,心知肚明,他确实从摔跤上得到了好处,不过田野摔他也是事实。

    挑挑眉,意思我都这样说了,今儿这事能过去不,挺郑重的对着田野说道:“我今天不该让你进屋的,咱们该一块面对外面的事。”

    田小武:“老二你还说。”

    田野冷哼:“哼。你要里子还是要面子。”

    田嘉志:“面子不重要,里子肯定是你的。”

    狗腿的让田小武觉得他们家老二没希望了,明明就不是这样的性子,他们家老二那多高冷的人呀。

    田小武:“你,你,先回答我的。”

    好吧,姑且饶了他这次,两人达成协议,田野:“你跟老二一块长大的,他现在的身板是不是比定亲时候壮实?劲头是不是很大?你这样的,两个都摔不倒他,是不是事实?你就说有这样骗人的吗?有我这样欺负人的吗?”

    好吧这人竟然还敢说的理直气壮的。田小武脸色通红,这些无法反驳的:“胡说,顶多摔我一个半,我那是让着他。”

    田野嗤笑:“同样被我甩出去,人家是站着落地的,你怎么落地的。”

    田小武恼羞成怒:“你还敢说,老二那是被你摔得多了,习惯了。”

    田野一摊手:“所以呀,功夫那不就练出来了吗,家里吃点苦,出去不受罪。懂不懂。我那时为你们好。甭感谢。”

    田小武不是头一次被田野噎住,就这次噎的一点反驳之力都没有。可是真的不感谢。

    田嘉志还在边上作证,亮出来胳膊上的肌肉:“是不是很壮实。”

    田野噗嗤就笑了,感觉两人像买大力丸的。

    田小武被两口子的忽悠,就剩下对田嘉志的怒其不争了,你知不知道我为谁委屈呢,你咋还站在别人那边呢。

    真是猪队友,恨恨的瞪了一眼老二:“那也不能这么打。”

    田野跟田嘉志同时说道:“是摔。”

    田野不愿意给自己背个家暴的名头,田嘉志不愿意让人说,自己被媳妇打,所以两人对这个用词都很在意的。

    田小武看着田嘉志,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说的就是他了,看看田野,狠狠心:“往后我也练,你别想欺负老二,我们哥两早晚有摔倒你的一天。”

    有他看着点,老二兴许能被摔的不那么惨。

    这个真不用帮忙,摔倒女人这个理想就不咋高大,再说了,那画面能看吗。

    田嘉志脸色黑了一半,我自己来就成。

    田嘉志:“行了,我这不是都学成了吗,往后咱们哥两摔。”

    田小武对着田嘉志挤眼睛,傻不傻呀你,咱们哥两才能把丫头摔倒,好好地把脸面挣回来。

    田嘉志那是打死也装作不懂,愣是拉着田小武:“人家不外传的,指点你两下就不错了。”

    田野在边上心说,田嘉志这是多怕自己失手把田小武给打死呀。护成这样。

    三人脑子在三频道上,楞还能达成一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