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闹起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就看不上他这幅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谁都看不上眼,田嘉志让他带的都飘了,不踏实了:“当兵怎么不好,往大了说,那是保家卫国,老百姓的英雄,往小了说,你还能给家里省口粮呢,觉悟呢。”

    田小武炸毛了:“老二,你让她跟那群吃饱了撑得知青一块混了,听听说的啥话,还给咱们哥们上纲上线说大道理了。”

    田嘉志:“田野说的没错,挺好的。真要是想去,就跟叔合计合计,这机会错过了就没了。咱们哥们的交情。你就是从鸡窝飞狗窝去也变不了。”

    田野忍笑,这形容可真是本土化。不过田嘉志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可见思想还是成熟的。对他们乡下小子来说,这机会真的难得。

    村里能跟他有交情的就田小武了,这种时候能够劝导田小武出去走走,对田嘉志来说难能可贵。男人眼界有多大,心胸就有多宽广。

    田野看看两人,要说田嘉志比田小武,模样,心智都不差,唯独差了一个好爸爸。

    这机会想都不能想。

    田小武嗤之以鼻的东西,村里争开了,田嘉志的爸爸虽然不咋样,可朱老大的爸爸那真是一心一意的为儿子考虑。

    朱老大年前就开始祸害家里,想去城里找工作,这事比流星还没谱呢,家里连到影子都没有看到。

    要说娶媳妇,首先名声不咋好,其次人家心高,这样还看不上乡下丫头呢。到是对知青挺有心的,不过人家张同志给他碰了好几鼻子灰了。

    不过朱老大这份心高气傲,倒是对田野来说挺抬身份的,人家不光看不上野丫头,还看不上乡下丫头呢。

    原本村里人还有说朱老大看不上田野才定了朱老二这个招姑爷的人,立刻不说了。尤其是家里有姑娘的人家。

    朱老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看不上他们乡下丫头,村里人多说了,丫头就是留着垫猪圈,那也不给朱老大,小子忒不是东西。

    朱大娘在外面给朱老大提亲的时候,人家当面说句好听的,我家闺女可是配不上你家老大,亲事不敢提。

    背后,都呸两声,谁还不知道你家老大傻德行。

    说话不好听的,直接就挡回去了:“你家老大跟知青都有了首尾了,还来我家提亲,你这是什么意思,埋汰我们家闺女呢。”

    最近朱大娘因为这事没少跟村里人怄气,老朱家的好人缘,从他们家老二的亲事开始,到他们家老大还没有眉目的亲事那是一落在落。臭的很。

    这事要说都是朱老大自己不提气,可朱大娘不这么认为,要不是有字据在,还有朱会计的警告,朱大娘真的畏惧,怕是逢人便说,他们家这么丧气,都是田野的关系。

    就这在家里也没少嘀咕呢,隔壁住着,田野可是没少听见的。

    田嘉志不忿的时候,想要过去找朱大娘理论,都被田野给拦住了,为了这点小事生气犯不上,毕竟朱大娘还有忌讳,没去满村的吆喝不是。

    田嘉志不是一次说,田野太老实了,才让人欺负。

    田野扫了一眼田嘉志,就没说,我给你妈攒着呢,这点事不值得折腾一回。弄就得弄大的。三天两头的找人朱会计能好使吗,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话题跑远了,朱大娘不光埋汰事搁在田野田嘉志身上了,还对自家大儿子迷之自信。

    听说村里有名额征兵,兴奋的就跟朱老大要穿上军装立刻就走了一样。

    用朱大娘的话说,满村谁有他家老大有本事,上学多,这名额不是他们家老大的都说不过去。

    朱铁柱就说慢慢想法,先别折腾,都收不住娘两跑马的心。

    还找什么临时工呀,城里那都不稀罕去了。

    朱老大怎么瞧着这名额都是给他量身定做的。催着朱铁柱去田大队长家把事情定下来。

    到了田大队长家里,看到那个阵仗,朱大娘才镇定下来点。

    不过大家来都为了一个事。男人还好,女人还没说几句呢,就要打起来了。

    为啥呀,你家儿子凭啥来呀,好意思来呀?

    这里面就有爬过田野家院墙的孙二癞子。

    好吗,还没等田大队长开口呢,一帮的女人就把孙二癞子这几年的做的事给抖落个差不多,就这样还当兵呢。

    孙二癞子一脸的恼羞:“我不跟你们一群的女人瞎渣渣,大队长还没开口呢,有你们啥事。”

    朱大娘为了儿子也是拼了:“你大半夜的爬人家闺女院墙,就这德行,也配不上占了当兵的名额呀。”

    这话说出来,大队长家就静了,谁说都可以,朱大娘说不合适,别忘了那闺女现在可是你家儿媳妇,哪有这样埋汰自家人的呀。

    没看到村里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数落出来了,都没人开口说爬墙的事情吗,对女人来说,这事成没成都是桃色事件,拿出来说不地道。

    田嘉志在村里别看刚晃悠半年,可为人不错,大家都愿意给他面子,这事提都没有提,没想到亲妈不给面子呀,为了大儿子连儿媳妇都埋汰。

    孙二癞子不干了:“你个恶毒的婆娘,别人说也就罢了,你那天可是在跟前的,我就爬了墙头,就让人用杆子给捅下来了,啥事都没有。大队都没有定我的罪,你咋就敢胡乱栽赃呢。”朱大娘:“谁知道你们啥事?”

    朱铁柱冷眼过去:“你想说啥?我就在跟前呢,牛兄弟也在跟前,这事就跟孙老二说的一样。”

    大娘算是闭嘴了。

    孙二癞子那是谁呀,有名的二流子,你跟人家整事,人家除了田野怕过谁呀。

    对着朱大娘就怨念过来了:“也别说我,我自己德行啥样,我自己知道,我要是挑不上,你家老大更挑不上,好歹我不算计兄弟,不喝兄弟的血,论人品,我可比他强。”

    本来这也就是个凑热闹捣乱的。能拉下一个是一个,图个痛快,要不说是村里的二流子呢。

    朱大娘:“胡说八道,你有个屁的人品,拿什么跟我们老大比,我们老大交朋友都不交你这样的。满村里数数,谁有我家老大读书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