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里斯本风云(下)
    几百件精美的官窑瓷器,已经把里斯本的葡萄牙权贵砸得失去了思考能力。拍卖到瓷器的葡萄牙贵族,全都满怀欣喜地抱着瓷器回家了。就是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也在拍下几件最好的瓷器后,抱着买到手的瓷器不肯撒手了。

    当然,也有清醒的。比如,马林的合作伙伴科英布拉公爵豪尔赫.德,伦卡斯特雷就很明白,这绝不是船上的全部。

    于是,他趁着没人,找到孔泰,直接开价:

    “给我来几打瓷器,每件瓷器一头非洲耕牛换!”

    孔泰有些懵,豪尔赫.德,伦卡斯特雷也反应过来——孔泰和哥伦布刚从东方回来,还不知道马林向其购买适应热带气候的非洲耕牛的事情。

    于是,豪尔赫.德,伦卡斯特雷派人请来常驻葡萄牙和其联络的北海国代表,与之沟通。

    当得知马林的确急需从科英布拉公爵豪尔赫.德,伦卡斯特雷手中采购非洲耕牛后,果断拿出4打(48件)官窑瓷器,送给了豪尔赫.德,伦卡斯特雷。因为,孔泰知道,马林对瓷器并不感兴趣,只对拿瓷器换钱换好处感兴趣。这也难怪,毕竟马林前世见惯了瓷器,哪会把瓷器当宝贝?对他而言,拿瓷器换金币或其他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孔泰也是不敢把瓷器卖光的。因为,马林对瓷器不感兴趣,不代表北海国其他权贵不感兴趣。要知道,在家里客厅显眼位置摆上几件华夏产的瓷器,是欧洲贵族圈不二的装比法门……

    所以,孔泰把大部分瓷器都藏了起来,等待运回去后给马林处置。是卖是送,得马林说了算。不过,他带回来几千件瓷器,做主拿出几百件还是可以的。反正,马林这个主子对瓷器不感冒。

    ……

    第二天,孔泰和哥伦布又在里斯本王宫内,当着很多葡萄牙权贵的面,拿出了一部分丝绸和茶砖,再度引发了哄抢。有些人没买到,甚至想走通哥伦布和孔泰的关系到船上去提货。

    不过,二人可不敢做主,其他贵族也理解。毕竟,这些东西应该说都是属于马林的,不是哥伦布和孔泰随便能做主的。

    要不是为了让葡萄牙人确信他们到过华夏,并未接下来的忽悠计划做铺垫,这些东西根本不该在里斯本拿出来。

    马林之所以安排哥伦布和孔泰在里斯本秀瓷器、丝绸和茶叶,就是为了刺激葡萄牙去东方,然后掉进马林的陷阱……

    ……

    果然不出乎二人所料,当天晚上,曼努埃尔一世召集葡萄牙在里斯本的所有贵族,在王宫内开展了一个大讨论。讨论的内容,就是尽快向华夏进军的事情。

    虽然现在葡萄牙还在联合西班牙的舰队在阿拉伯海上横行霸道,打算控制印度香料贸易,还不能抽出太多精力向东。

    可是,哥伦布船队带回来的瓷器、丝绸和茶叶,已经让葡萄牙人红了眼。

    当晚,几乎所有与会的葡萄牙贵族都表达了强烈的去华夏贸易的意愿。同时,他们也做好了垄断华夏贸易的打算,准备吃独食。

    但问题是,葡萄牙人没去过东方,不知道航线。因此,葡萄牙君臣决定——宴请哥伦布和孔泰,然后趁着酒醉套话,套出华夏航线的秘密……如果套不出话,他们就打算花重金收买哥伦布或孔泰,或他们手下的水手,务必弄到华夏的航线秘密……

    于是,第二天,曼努埃尔一世派人郑重地邀请了哥伦布和孔泰以及斯康达三位主持本次远航的官员,参加里斯本王宫的盛大宴会。

    ……

    事实上,曼努埃尔一世和他的大臣们都不知道,他们就算不动作,哥伦布和孔泰也打算主动向他们透露点“内幕消息”。如今,邀请送到,哥伦布和孔泰哪还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于是,二人定下了“装醉后吹牛比”的策略……

    果然,在宴会上,曼努埃尔一世让葡萄牙大贵族们频频给哥伦布三人敬酒,完全是车轮战的架势。

    喝到一半,斯康达直接趴桌子上了(他确实也快到量了,但今天他不是主角,于是干脆装醉)。而哥伦布和孔泰,好像也喝高了,两人的舌头开始大了,说话也开始随意了……

    一看貌似得手了,曼努埃尔一世赶紧派人去套话……

    而孔泰为了装得像一点,在和葡萄牙大臣交流时,一会儿用拉丁语这个欧洲贵族通用语,一会儿嘴里又冒出一两句德语,让和其交谈的大臣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葡萄牙首相拉瓦尔多却是朝曼努埃尔一世点了点头——这才是醉酒后应有的样子,很适合套话……

    然后,懂德语且嘴皮子很利索的外交大臣里卡多亲自出马,开始和孔泰交流。而边上哥伦布眼看孔泰演技比自己好,干脆也趴桌子上装醉了。于是,孔泰成了唯一应付葡萄牙君臣的人……

    “孔泰大人,你们这是和东方帝国成功进行了贸易了?”里卡多尝试着问道。

    “贸易?”大舌头状态的孔泰满脸不屑。然后,他忽然暴怒起来:

    “见鬼的贸易,真是让人火大!我们的确尝试着向东方帝国请求贸易,可对方要求太苛刻了。你知道吗,东方帝国的官员,让我们向其皇帝臣服,而且作为使者,我必须跪拜他们,三跪九叩啊!”说完,孔泰还比划着解释了啥叫三跪九叩。

    一旁倾听的曼努埃尔一世都听得傻了眼——尼玛,这太丢面子了吧?

    里卡多继续问道:

    “也许你们大公的爵位低了点吧,对方才要求这么苛刻的……若是我们国王陛下的使者递上国书……”

    “嗤——”孔泰不屑一顾地笑了。

    笑完后,孔泰解释道:

    “里卡多大人,您大概不了解东方帝国的德行。在他们眼里,别的国家的国王,不过都是些蛮族的酋长而已,根本不够资格和他们的皇帝平起平坐!哪怕曼努埃尔陛下亲自前去,他们也会要求陛下向他们的皇帝三跪九叩的!”孔泰这话也不是瞎说,而是事实。

    但是,这话激怒了曼努埃尔一世。他大怒道:

    “他们竟敢如此傲慢,如此不把朕当回事?孔泰,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孔泰红着脸辩解道:

    “怎么会?我孔泰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然后,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接下来才是忽悠……

    看到孔泰都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了,而且是醉酒状态,大家也就都信了。

    孔泰似乎不满足,继续吹嘘道:

    “你们不知道,那个国家的确富裕,瓷器喝丝绸也很多。但是,他们特别看不起人。在他们看来,我们欧洲人全是蛮夷,不配与他们平等相交。我们递交了国书,直接被撕毁了。对方官员对我说——等你们学会了谦卑恭顺,再来谈事情。而且,东方帝国不接受与任何国家的平等贸易……”

    “什么?不和任何国家平等贸易?”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是的,在东方帝国眼中,其他国家的人都是低等人。想要换取他们的瓷器喝丝绸,只有一种办法……”孔泰大着舌头说道。

    “什么办法?”大家感兴趣道。

    “派使者到他们的首都给他们的皇帝下跪,表示臣服于他们的皇帝!然后,他们才会肯给你贸易的机会。这种贸易,叫做‘朝贡贸易’。而且,给你的瓷器喝丝绸也不是和你平等贸易的,而是你上贡了贡品后,对方像打发要饭的一样赏赐你的。你的使者,必须跪拜感谢他们的赏赐……”

    顿时,里斯本王宫的气氛凝固了……

    显然,想要和东方帝国贸易,先要让国王当人家的狗啊……这是自尊自大的葡萄牙人所不能接受的……

    还是葡萄牙首相拉瓦尔多比较机敏,他忽然问道:

    “既然寻求贸易失败,那么,你们船上的瓷器喝丝绸是哪里来的?”

    曼努埃尔一世和其他葡萄牙贵族恍然大悟——对啊,你说无法贸易,那你的货物哪里来的?

    孔泰得意地一笑,道:

    “我们抢的!”

    “抢的?”大家目瞪口呆,但随之会意。为啥?因为葡萄牙人也热衷掠夺啊。孔泰这样说,很对他们的胃口。于是,他们要求孔泰说说细节。

    孔泰又喝了一杯葡萄酒,大着舌头说道:

    “我们不肯臣服对方,但是,东方有的是愿意臣服的小国家啊。他们派出朝贡的商船,上面载满了瓷器、丝绸和茶叶……然后,等他们返航的时候……”孔泰眨眨眼,露出了“你懂的”表情……

    葡萄牙君臣果然秒懂……

    “是个好主意啊!”做贼成性的葡萄牙君臣欣以为然……

    ……

    似乎感觉说得不过瘾,孔泰还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小地图,指给大家看:

    “你们看,这就是东方帝国……”

    “这里是广州,这里是珠江口……”

    “广州城防御非常严密,估计有两万大军驻守……”这话孔泰没乱说,广州的确有四个卫所,每卫五千多人,总数超过两万。当然,这是理论数字,还有很多吃空饷的。

    而这个数字,也把葡萄牙君臣吓了一大跳。

    “别害怕,他们人再多,也在广州城里。我们的船只,就在珠江口外海上等着那些返航的小国贸易船。然后,嘿嘿……”

    葡萄牙君臣再度露出会意的邪恶笑容……

    然后,孔泰又指着马六甲海峡,道: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土鳖的葡萄牙君臣纷纷摇头。

    孔泰得意道:

    “这里叫马六甲海峡,是印度通往华夏的海上交通要道。谁占领了这里,谁就垄断了和华夏的海上贸易……”

    说到这里,曼努埃尔一世的眼睛顿时亮了。而且,他死死地盯着那张小地图,显然动了心思……

    “我跟你们说啊,这里有个叫马六甲王国的小国。别看这国家不大,可因为处于和华夏的交通要道,可繁荣了。而且,他们国内,刚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锡矿!是巨大的锡矿哦,不是小的!”孔泰看似显摆地说道。

    “有多大?”里卡多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问道。

    孔泰装作想了一会儿的样子后,说道:

    “那里的锡储量,估计能有几千万磅的锡金属!”

    “几千万磅!”曼努埃尔一世的酒杯没拿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要知道,欧洲锡矿短缺,所以锡的价格较高,和铜矿差不多。也就是说,几千万磅锡,价值几百万磅白银啊……

    想到这里,曼努埃尔一世和在场的葡萄牙贵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你确信没乱说?”里卡多有些不信地说道。

    “爱信不信!你可以派密探去打听啊!那个地方叫吉隆坡,说错了我任你处置!”孔泰红着脸像是赌气般地吼道。然后,他还特地在地图上指给里卡多看:

    “这里是马六甲城,这里是吉隆坡……若是能把这个地方占领下来,等于占了一个大金矿啊……嗝儿……”

    盯着那张地图,曼努埃尔一世眼中充满了炽热……他对里卡多点点头,里卡多秒懂……

    “来,继续喝……”

    “好,我喝……干……干杯……”又喝了几杯后,孔泰装作醉了的样子,瘫倒在地,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

    曼努埃尔一世在命人把三人送到客房休息的时候,小心翼翼地从孔泰手中把地图取了下来。然后吩咐道:

    “找来宫廷画师,复制一份。趁他醒来前完成,然后把原图送回去……”

    “遵命!”

    然后,曲终人散,而“醉酒”的哥伦布、孔泰和斯康达,都被送到了里斯本王宫的客房休息……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