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不小心搞出了无烟火药(上)
    “整个系统呈菱形,但不规则,主要是两条上菱边较长,两条下菱边较短。菱形的上尖角,就是舵轮。而两边的钝角,则各设置一个定滑轮。而菱形的下尖角,则是舵板。”

    “四条菱边,各设置一个动滑轮,以做到充分省力。当水手转动舵轮的时候,绳索会通过定滑轮和动滑轮,拉动舵板向一侧,改变船只航向……”达芬奇滔滔不绝地介绍着。

    马林看了看图纸,觉得设计得蛮合理的。下菱边短,是因为定滑轮的位置更靠近舵板的平行位置。这也导致,拉动舵板的绳索力臂更长,力矩更大些。事实上,所谓菱形的下半段,已经无限趋近于一条线了……

    马林思考了一会儿后,问道:

    “如此频繁转动舵轮,绳索的磨损应该很大吧?”这是马林很担心的问题。毕竟,大航海很要求持续力。有时候,船只在海上一跑就是几年,要是太频繁更换绳索,麻烦不说,也容易引起不便。

    达芬奇想了想,道:

    “的确如此,只能多准备些亚麻绳索了……”对此,他也没啥办法。当然,他还不知道有剑麻这种神器。

    “这个系统的绳索最下面靠近舵板那一段,貌似要泡在水里,亚麻绳索好像不太耐海水腐蚀啊……”这个问题才是大问题。马林的船现在只跑北美航线,对于绳索磨损还能接受。可海水腐蚀,这就没办法了。毕竟,末端绳索是需要和舵板一起,长期泡在海水中的。

    达芬奇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道:

    “大公您可以让人用海军铜拉成细铜丝,然后用海军铜的铜丝搓成铜绳,取代末端的那段绳索。那样,不久不怕海水腐蚀了?”

    “还有这种操作?”马林呆了呆。但很快,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好办法……

    用马林自己搞出的添加了锌和锡的海军铜拉丝并编成绳索的确麻烦了些,但可行性非常高。当然,也要不了多少,只要把经常接触海水的那一段替换就行了。

    不得不承认达芬奇的脑子灵活,可还没等马林夸他几句,达芬奇就又搓着手,道:

    “大公,您看……这舵轮系统也做完了,是不是给点锌锭和硫酸让我研究下氢气?”得,这货对氢气还是念念不忘……

    ……

    马林可不愿看着手下唯一一尊科学大神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于是,他不得不想别的办法……

    ……

    “嗯……啊……这个……”马林含糊其辞。

    “锌锭和硫酸在哪儿?”达芬奇有些沉不住气了,几乎想自己去拿。

    马林一个激灵,脱口而出道:

    “不能给你,硫酸我另有用途!”

    “另有用途?什么用途啊?”达芬奇也来了兴趣。对于科学知识,他都有兴趣,不只是对氢气。

    “我要制硝酸!”急切间,马林又临时想了个理由。

    不过,想到这个理由后,马林竟然觉得不错。

    然后,马林就带着好奇宝宝达芬奇一起去实验室制硝酸去了……

    制硝酸的过程非常简单,就是用浓硫酸和硝石加热反应。硝酸加热后易挥发,只要注意收集就好了。这一点,马林经过制备氢气,早就熟悉了——只要用一个细口瓶,接上管道通水就可以了……

    经过冷却等多个环节后,马林值得了一大瓶浓硝酸……

    “对了,我制备硝酸是干什么来着?”马林忽然忘了自己的目的。

    不过想了想,好像他之前真没啥特别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忽悠达芬奇而已……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硝酸啊……”马林没想到,达芬奇居然一点不感兴趣。

    为啥?因为欧洲此时已经有人制备出硝酸了啊……

    其实八世纪的时候,就有波斯学者贾比尔.伊本.哈扬制出了最早的硝酸。然后,这一技术,也传入了欧洲。而达芬奇所在的意大利,是和中东地区来往最密切的西欧国家。因此,意大利人知道硝酸,毫不奇怪。

    当然,达芬奇以前见过的,都是稀硝酸,和马林制备的浓硝酸性能差远了。

    别的不说,浓硝酸就可以硝化棉花等植物纤维,形成可怕的硝化纤维——火棉……

    本来马林还想跟达芬奇吹一波的,可想到火棉的强烈爆炸特点……马林还是没和达芬奇吹什么……

    可达芬奇又要硫酸了,还鄙视马林用硫酸制备硝酸没啥稀奇。马林急眼了,于是急切间又想到了浓硫酸的一个用途:

    “阿达,我要制乙醚!”

    达芬奇顿时一愣:

    “乙醚是啥?”

    “乙醚是一种麻醉药,能让人昏迷不醒,任你动手解剖的神药……”

    瞬间……达芬奇的眼睛亮得像200瓦的大灯……

    马林这时候才想起来——达芬奇这厮,本就是个解剖狂人啊……

    当初,在米兰城劫持达芬奇的时候,马林就发现达芬奇别墅地下室里有好多偷来的死刑犯的尸体。而且,这些尸体都被解剖了。不然,后世也没有达芬奇留下的人体解剖学图。一说到解剖,达芬奇就瞬间嗨起来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制备乙醚吧!”解剖狂人达芬奇兴奋道。

    当然,达芬奇也不是真的变态。而是他想到了——如果真有这种麻醉剂,那么,他就可以给病人无痛苦地割去肿瘤和腐肉,并轻松地处理各种伤口了。要知道,全才达芬奇,也是个医术高手。当然,是外科高手……

    马林犹豫了下,道:

    “阿达,你先帮我做一个量程更大的温度计。因为,这次制备,需要用到140摄氏度的高温……”

    达芬奇很快领命而去,两天后,带来了大量程的水银温度计,最高可测量道200摄氏度。

    然后,“化学家”马林就开始了乙醚的制备……

    乙醚的制备很简单,就是把酒精和浓硫酸混合在一起加热,加热温度为140度……

    当然,马林不是真的化学家,对于二者的添加量有些吃不准。在吃不准量的情况下,马林就多加了些酒精。如此,得到的产品,可能是乙醇和乙醚的混合液。但是,这总好过残留硫酸。

    为啥?因为浓硫酸可是可怕的强酸。你想想看,如果用这种乙醚给病人实施麻醉,结果,因为残留浓硫酸,沾了乙醚的湿布捂住病人口鼻后,因为残留浓硫酸让病人毁了容……

    所以,马林宁可多加点酒精,也不愿意让浓硫酸有残余,那可是毁容的要命玩意……

    因为乙醚易挥发,所以加热时玻璃瓶是密封的。不然,加热后乙醚就挥发掉了。反应结束后,马林先让烧瓶冷却,让乙醚液化。乙醚微溶于水,所以制得的混合液,乙醚是浮在溶液表面的,收集好就是。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乙醇。因为,乙醚虽微溶于水,却和乙醇互溶。当然,捞取的时候,也会带点水。所以才说,如果浓硫酸残余,也会被捞了去……啪一下捂住病人口鼻,那就完蛋了……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