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正面交锋(下)
    格德司公国的火枪兵是模仿马林早期的火枪兵,全部使用的弹丸重达50克的穆什克特大火枪。这种火绳枪显得比较笨重,但杀伤力真心不错。

    50克的弹丸,动能极为强大。而50步的距离,也能够保证穆什克特大火枪有比较高的命中率了。所以,格德司火枪兵第一轮就取得了较好的战果——大约有三百多北海国战士中弹了……

    按照三段击每排600多人计算,格德司火枪兵的这轮命中率高达50%以上……

    而且,因为弹丸很重,动能极大,取得的战果也极大。凡是被命中的北海国战士,伤口极度恐怖——50克的铅弹在命中人体后,继续翻滚,往往会造成碗口大的枪伤。此后,鲜血是用喷来形容的……

    幸运的是,北海国战士前三排将士都是穿了高碳钢胸板甲的。虽然,高碳钢胸甲也抵挡不住50克的重型铅弹的冲击。但是,因为有胸板甲的缓冲,铅弹并没有对中枪者造成可怕的贯穿伤害,而是利用强大的动能,给中枪者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而这造成的后果就是——中枪者被强大的动能震断了数根肋骨,一些人甚至当场被震晕,但是还活着……

    因此,这一轮射击,中枪的三百多北海国战士,有三分之二的人因为是胸部中枪,胸板甲抵消了大部分伤害,故而虽然凄惨无比,丧失了战斗力,但至少还活着。

    只是,那些不是打在胸板甲上的战士就很凄惨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要么当场死亡,要么被打在四肢上,创伤极为严重。即使事后能活下来,也难逃截肢的悲惨下场……

    尽管马林发明了酒精,可以消毒。但是,铅弹的伤害是不同的。除了创伤,还有严重的铅中毒现象。所以,被铅弹打伤的士兵,除非铅弹贯穿而过,并未在体内停留太久,否则,这种伤害很难治愈。被打到四肢的,恐怕只能选择截肢。而有了酒精后,最多截肢后活下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

    面对格德司火枪兵的攻击,北海国的火枪手们自然不甘示弱。在施瓦茨的指挥下,北海国三千火枪手奋起反击。

    因为使用了不用火绳的发条打火枪,所以,他们能够排成比火绳枪手更密集的队形,横向密度是火绳枪手的二倍。同样地,子弹密度也是对手的二倍……

    “开火!”第一排上千火枪手排着更密集的阵型,朝着对面格德司火枪兵阵线发起了攻击。

    “啪——啪——啪——啪——啪……”阵阵枪声传来,格德司大军阵营出现了一阵混乱。因为,北海国火枪手的第一轮射击,给对手造成了超过700人的伤亡。而且,伤亡者,多半是火枪兵。

    这是施瓦茨特别要求的,因为,施瓦茨认为,对面军队中,对本方军队威胁最大的就是火枪手了。因此,北海国火枪手们在反击时,自然优先打击对手的火枪兵。

    伴随着阵前一阵烟雾升起,第二轮射击的格德司火枪兵有些茫然了。为啥?因为北海**队阵前升起的火药烟气,影响到了他们的瞄准……

    所以,第二轮射击,格德司火枪兵的命中率下降了。但北海国火枪兵第二轮的射击却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北海国的火枪兵,都是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老火枪手,见过的场面比较多,经验丰富,面对这种情况,他们并不慌张,而是依然根据记忆,平举火枪,朝原先的方向继续平行射击……

    黑火药时代,排枪射击时,黑火药升起的烟雾对火枪手的瞄准是有影响的。所以,在射击时,火枪手需要根据情况做出一些应对措施。最简单的,就是事先模拟这种场景。比如,北海国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火枪手们,曾经做过现场模拟。怎么模拟?就是让两部分火枪手面对面站位,然后互相“射击”……当然,这不是真射击,不然伤亡也太厉害了。马林让火枪手们互射,是只装填火药,而不装铅弹。如此一来,互射时,火药烟气升腾的场面模拟出来了,却也不会造成士兵伤亡……

    经过多次演练,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老牌火枪手们,已经习惯了两边阵地上火药烟气弥漫的场景,并不影响他们的射击。

    可是,格德司公国的火枪手们并未受到过这方面的训练。他们之前的训练,都是打靶训练,已经适应了本方阵地火药烟气升腾的场面。但是,却没有感受过对面阵地上也是烟雾弥漫的场景。当第一次看到对面军队都包裹在烟雾中的场面后,很多格德司火枪兵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瞄准……

    而相反的是,北海**队阵地上,三千火枪手丝毫不受双方阵地烟雾弥漫的场景影响。在记住了第一轮瞄准的大概方位后,他们只管平举枪管,向着对面阵地上火枪兵的位置继续射击……

    一时间,战场上铅弹乱飞,双方阵地都弥漫在烟雾中,宛如仙境。唯一和仙境不同的是,烟雾中传来的不是仙女的嬉闹声,而是大老爷们的阵阵惨嚎,听着瘆人……

    ……

    施瓦茨站在本方阵中一个凳子上,用望远镜使劲瞅啊瞅……可是,他也看不清楚,双方火枪兵互射升起的烟雾,严重影响到了他的观察效果。于是,他决定靠前点观察……

    但是,就在他跑到靠近敌阵100米左右的位置的时候,忽然空气中传来“咻——”的破空声。施瓦茨吓了一跳,但很快,他身边一米外的一名倒霉的战士脑袋被那颗乱飞的铅弹集中……再然后,赤红的鲜血混着白色的脑浆迸发出来,喷了施瓦茨一脸……

    “我%#$@……”施瓦茨也被吓到了——尼玛,火枪的杀伤好可怕,而且恶心……

    按理说,此处离敌军前排火枪手足足有100米。这个距离,对方的火枪手是很难瞄准的。但是,马林也说过,100米的距离不保险,说不准会被敌人蒙中。因此,以往打仗,敌军阵中只要有火枪火炮,马林一般都会站在后方高台上,距离敌阵三百米开外的距离,用望远镜远距离观察。为什么这样?明显是马林怕死呗……

    马林是死过一次的人,自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因此,他绝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按照这个年代的武器水平,火枪在百米内是可能蒙中的。而后装佛朗机炮,也能打三百米远。所以,马林一般喜欢距离敌阵400米以上的距离。这样一来,敌军的炮火也无法覆盖了……

    对于马林这种怕死的行为,施瓦茨虽然没反对,但心里还是有点看不上的。毕竟,施瓦茨是这个年代的人,而且是骑士后代,崇尚勇武,不喜欢缩在后面。

    但这一次,施瓦茨算是理解了马林的担忧……

    为何?论正面冲锋战斗,施瓦茨是不怕的。因为,战死沙场,是骑士的浪漫……

    但人有不同的死法,和敌人力战而死是光荣的。可是,被敌人的流弹打死,却没那么光荣了。只能说,被流弹打死的,不是英雄,而是倒霉蛋……比如施瓦茨身边这一位……

    看到红的、白的鲜血和脑浆齐喷的可怕场面,即使是胆大的施瓦茨,内心也是发怵——这样的死法,不算光荣,而且恶心……

    所以,施瓦茨打定了主意——下次指挥军队和人火枪对射时,自己绝不站在距离敌阵百米的距离上观察……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骑虎难下了。因为,他知道,现在他是退不得的。一旦他胆怯后退了,可能会严重影响到士气。严重的,可能会导致崩盘。所以,尽管担心被流弹击中,施瓦茨还是假装镇定地留了下来,并大声地给将士们鼓气……

    好在施瓦茨的亲卫哈茨看出了自家主人的窘境,于是,哈茨特地安排了几名人高马大的卫士,站在了施瓦茨的前面。如此一来,即使流弹打过来,也是先打到施瓦茨前面的几个高个子卫士……

    虽然这样做很不人道,但这是16世纪,一个等级森严的时代。在这个年代,侍卫就是负责给主子挡刀剑子弹的。在一百多年后的后金军队中,若是主子战死,侍卫们甚至会被处死陪葬……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