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伺机抢夺
    刘谨虽然恶名昭着,但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不然,也没法做到权倾朝野。事实上,刘大太监搞出的“罚米例”,是对付亏空的一个大招。此招在刘谨被诛后,依然保留了下来,成为大明朝对付亏空的重要利器。

    “罚米例”的办法就是,我管你什么理由,太仓、国库等府库交给你管理,如果你离任时,比你上任前有巨大亏空,那我就罚你自掏腰包填补亏空。致仕的可以减半,但追究到底。

    也就是说,哪怕就是你退休了,只要活着,事关库存亏空的大事,还是要深究到底的。事实上,从古到今,执掌府库的大臣,多有贪墨。有些人担任一任司库后,会把某个库房几乎搬空。而因为官官相护,往往这种事情到最后是不了了之,国家反正白损失了。

    而刘谨的办法则简单粗暴——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也不想听。反正,库房在你的掌管下出现了亏空,你就得自掏腰包填补亏空。当然,你若是攀咬同僚,也可以少赔一点……

    如此,掌管库房的相关官员,在刘谨的高压政策下,难得地不敢伸手。不然,铁定被罚得倾家荡产。据说,曾经担任吏部尚书、掌管天下官帽子的韩文,在退休后,也被罚得倾家荡产。后来嘉靖即位后,进行了救助,每个月补贴韩文4石米,不然韩家就揭不开锅了……

    当然,韩文被罚,未必不是其咎由自取。而嘉靖补贴韩文,也不是出于好心。因为,嘉靖有个爱好——全面否定正德……韩文是在正德期间被搞的大臣,且不管韩文是不是咎由自取,嘉靖一定会肯定韩文的正面形象。如此,才能达到进一步黑正德的目的……补贴韩文,是让天下人看到——你看,“正直”的韩尚书被正德那个昏君逼得多惨,还是我好……

    ……

    当然,那是后话。事实上,马林对于嘉靖是很不感冒的。而且,等他下次来大明,肯定要劝谏正德,注意养身,别太乱搞。正德皇帝之所以没有留下后代,估计和他过早地过上银乱的生活有关。

    按照历史记载,正德三年正德帝会建立豹房。豹房先是饲养豺狼虎豹,养腻了就改为开各种商铺,正德假扮客户,宫中太监就假扮老板……

    当然,一直到这里,都没问题。真正出问题的,是之后——之后豹房不开商铺了,改为开清楼,正德让宫女假扮女支女,然后他则假扮女票客,随意和那些宫女银乐。

    可问题是,正德现在才十五六岁,明年才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体还没长完,天天“逛清楼”胡来,难免伤了本元。所以,正德看上去没毛病,但因为本元受损,却不能留下子嗣……

    马林的打算是,到了大明后,随便教正德一套网上流传的少林,然后忽悠他说,必须在20岁前节制房一事,方可大成……

    真正的要在天启年间才会由天台紫凝道人所创,只是流传到少林后,和尚们吹牛比,加上为了提高逼格,才说是达摩老祖所创的。或者,也许是金老爷子等家讹传的。

    当然,马林为了忽悠正德,肯定会拿少林版本的出来,然后跟金老爷子学,吹牛比说是达摩老祖所创,糊弄正德。然后再讲一讲达摩老祖“一苇渡江”等瞎编的故事,糊弄下熊孩子,好让其有练习的动力。

    至于能不能练成,马林也不会说死,而是会说“易学难练,数百年来只有少数几名高僧学会……只有骨骼清奇的天才才能学会……”

    如此,将来某天熊孩子发现没练成武林高手,自己也好推脱责任……

    ……

    刘谨在采纳了鼠秀才的建议后,立即返回宫中,从正德那里讨来了中旨。不过,刘谨很有心计,没有立即派人去礼部索要枪炮,而是纠集好人手后,等第二天早上才动手……

    为何?因为第二天早上有早朝啊!毛澄作为礼部尚书,肯定是要上朝去的。甚至,礼部的左右侍郎也要参加早朝。

    等到礼部的大佬们都去上朝了,刘谨才方便动手啊!

    这会儿刘谨还没能一手遮天呢,面对毛澄这个老顽固,他也有点虚。所以,等毛澄带着侍郎们上朝去了,礼部没有大佬坐镇,那就好动手了。毕竟,没有大佬的礼部,可是没有底气驳回中旨的。而若是毛澄在礼部,则有足够底气驳回皇帝的中旨。因此,刘谨才选择毛澄带着礼部的大佬们上早朝的时间动手。

    第二天一早,趁着毛澄等礼部大佬去上早朝了,刘谨派了一大群锦衣卫和东厂番子,闯进了礼部,宣读了中旨,索要北海国进献的枪炮。

    此时,礼部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哪里有底气反抗?不过,作为老官油子,当值的礼部主客清吏司的郎中虽不敢驳回中旨,却打算拖延,拖到毛澄回来再说。

    不过,刘谨早就算到这些官油子会这么干。所以,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们在宣读完中旨后,直接奔礼部库房而去。面对库房铁锁,锦衣卫大汉将军抡起了大锤……

    当毛澄带着一帮助手从早朝回到礼部衙门时,刘谨的手下早就把那批枪炮给带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广州前卫派来的示范佛朗机炮和火绳枪的操作方法的几名军汉……

    事实上,这几名军汉因为一直得不到向朝廷展示如何使用枪炮的机会,都已经打算打道回府了。如果刘谨动手再迟这么两三天,这些人怕是已经启程南下了……

    正好,他们还没走,而且住在礼部的四夷馆里。于是,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们直接把他们一起带走了。

    “阉贼欺人太甚!老夫要参他一本!”

    得知刘谨派人趁着自己不在,抢走那批枪炮,毛澄气得跳脚大骂。毛尚书现在很后悔——为何不早点把这些枪炮当废铜、废铁处理掉……

    然而,刘谨却丝毫不担心。为啥?因为他是奉了皇帝的旨意办事的,法理上丝毫挑不出毛病。若是真要说有啥问题,大概只是不给毛澄面子罢了……

    但是,刘谨还真不在乎毛澄的面子。刘健和谢迁厉害吧?内阁的两位辅政大臣,外面都尊称一声“阁老”的。他们一起上疏要干掉刘谨都失败了,更何况一个毛澄?

    而且,刘谨是奉了旨意的,不算没有根据。加上王鏊在这事上和毛澄不是一路的,所以,就算毛澄弹劾自己,刘公公也表示——咱家毫无压力……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