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枪炮建功(下)
    陈金是两广总督,而且是广东巡抚,手中权力自然很大。虽然大规模铸造铁球炮弹很是耗费铁料。但是,明代广东是产铁重地,广铁是大明王朝重要的铁料来源。广东一省,年产铁可达500万斤之巨。而广东的惠州和潮州,是明代着名的冶铁中心。

    所以,陈金以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的身份,获取大量铁料还是很简单的。一声令下,大量广铁就被运往柳州前线。

    当然,前线也没闲着。有多少铁球炮弹被铸造出来,就打多少。就连那些明王朝自有的短身管土炮,工匠们也顺便给铸造了铁球炮弹,以便那些土炮可以辅助射击。

    只不过,那些土炮口径不一。即使使用翻砂铸造,给各门土炮配备合适的炮弹也是比较麻烦。毕竟,明廷铸炮,并无严格的统一标准,都是看工匠发挥的。所以,铸造出的炮,自然口径不一。所以,给土炮配备炮弹,需要木匠先做一个木球,正好和火炮口径相配。然后,就用这个木球为母本,进行砂箱铸造,以获得炮弹。

    这种方法铸造炮弹,很是麻烦。因为,每门土炮都需要配备一个砂箱,为之铸造炮弹。好在湿砂铸造比较快捷。只要模板的木球做好,马上就可以量产。

    而且,一开始,虽然也开始铸造弗朗机炮的炮弹了,但陈金并未让佛朗机炮轰击城墙,而是让工匠们埋头攒炮弹。反倒是那些土炮,铸造好铁球炮弹就开始轰击城墙。

    之所以如此,是陈金认为,既然佛朗机炮威力更大,那么,就应该放到最后来发起最后一击。若是前期轰早了,给城墙造成部分性破坏的话,敌军可能会趁机修补城墙。因此,陈金干脆让二十多门土炮先轰,先把城墙轰破了再说。最后,再让10门威力更大的佛朗机炮出马,一举红坡城墙。

    当然,在那之前,填护城河是必须要做的。所以,陈金下令,让大军调集厢车,运输沙袋去填护城河。

    厢车自带车厢,推车的士卒躲在车厢后面推车,可以避免城头敌军的攻击。而车厢内,也可以放置沙袋……士卒们推车厢车道护城河前,从车厢内取出沙袋,扔进护城河……

    当工匠们为10门佛朗机炮铸造出了5万发铁球炮弹的时候,护城河明军主攻的一段已经被填平了。而且,城墙也被土炮用铁球炮弹轰得破破烂烂得了。

    而且,巧合的是,之后下了一场暴雨。这场暴雨来得非常巧。正巧,明军的土炮把城墙外侧轰出了不少缝隙。然后,暴雨就顺着缝隙渗入了城墙内部空心部分。然后,城墙内里空心部分就算泡在水里了……

    若是正常的城墙,就没这问题。可是,这城墙不正常啊……

    正常的城墙是糯米汁、红糖和石灰混合揉成的优质粘合剂把砖石粘合在一起的。只要干燥了,以后耐水耐冲击。但这段城墙用的不是糯米汁,更没有掺入红糖。这里压根就是不粘的籼米汁和石灰搅拌而成的,牢固程度根本就不足。本来就被炮火摧残了一阵,再被雨水一泡……

    然后,空心城墙外侧直接松松垮垮的了。而内侧部分,砖缝也被水泡得有些松动了……

    当佛朗机炮再度重出江湖,开始轰击的时候,成果马上就出来了——原本就有些破破烂烂的空心城墙外墙,小半天就被轰破了。而内墙部分,在几万发铁球炮弹的招呼下,加上本身砖缝就被泡松了,然后也架不住炮击,出现了豁口……

    需要说明的是,普通前装青铜炮,一般寿命只有1000发炮弹左右,比如拿破仑炮。但弗朗机青铜炮寿命更长,为何?因为佛朗机炮的爆炸室是在子铳内发生的。青铜炮管受到的冲击,只是余波了。不像前装青铜炮,因为爆炸实在炮管底部发生的,炮管直接受到剧烈冲击。一般情况还好,若是炮管过热,铜炮管容易软化。再一爆炸,炮管就容易变形……

    但佛朗机炮不同,佛朗机炮的爆炸,主要在子铳内。而马林送给大明的佛朗机炮的子铳,全是钢铁厂产的钢制的子铳,比这个年代普通的生铁、熟铁做的子铳质量好太多了。自然,寿命也长很多。加上一门炮是5个子铳轮流换的,所以,即使打了几万发炮弹,10门佛朗机炮也还能继续用……

    (注:事实上,佛朗机炮的结构,有些类似后来的铜壳弹步枪,铜弹壳把大部分爆炸冲击和热量带走了,枪管寿命自然更长了。普通45号碳钢做的56半步枪枪管,寿命就高达1万发以上。这还是考虑到了膛线的磨损,若是滑膛枪,寿命更高……同样地,如果发射药采用腐蚀性更低的单基火药甚至更弱的黑火药,寿命还能再提高……)

    5万发铁球炮弹砸完,城墙终于打开了一个豁口。陈金顿时激动了,他连忙示意两广总兵官毛锐派兵进攻。

    于是,毛锐连忙派出数千名刀盾兵,顶着城头上僮瑶起义军的石头和弓箭的攻击,从只能容两人通行的豁口冲了进去……

    但很快,那些刀盾兵就被打出来了……

    “怎么回事?”毛锐不满地问那个带队冲锋的千户……

    “伏羌伯,城里有藤甲兵!兄弟们冲进去,被敌军的藤甲兵打出来了!”

    “什么?”陈金和沈锐都大吃一惊。

    《三国演义》明初就写出来了,明代讲三国的说书人也很多。所以,陈金和毛锐都是知道藤甲兵是什么东西的。那玩意可谓刀枪不入,非常难以对付啊……

    “火烧藤甲兵?”沈锐建议道。

    “试试看!”陈金点点头。

    然后,明军刀盾兵把单刀换成了火把,扔进了豁口,指望能把堵住豁口的敌人烧败了,就像《三国演义》里诸葛亮打败西南蛮子的藤甲兵那样。

    但是,他们失算了……

    “哼哼,想‘火烧藤甲兵’?早就料到你们有此一招了!”城头上,郑云虎得意地看着明军计划破灭。

    城里这支藤甲兵,是他手下的瑶民部队的。郑云虎读过书,也听过三国评书,自然知道藤甲兵。

    巧得很,郑云虎等瑶民是大藤峡出来的,对于藤蔓最是熟悉。根据说书先生的说法,郑云虎用坚韧的蔓藤,以及桐油,试着制作了一批藤甲。经过多年试验,他终于制造出了八百副藤甲。虽然达不到演义中所说的刀枪不入的水平,但是也能抵挡大部分刀剑伤害了。

    所以,面对明军刀盾兵的冲击,八百瑶民藤甲兵成功地抵挡住,还把明军打了回去。

    而且,郑云虎知道藤甲的弱点——那就是怕火。于是,郑云虎在城墙被轰破前,就把八百藤甲兵布置到了这边。同时,搬来很多水桶,还让藤甲兵外面套一层布衣,布衣都泡过水……藤甲外边全罩着湿的布衣,边上还有准备好灭火的水桶。明军就算扔火把进来,也未能建功……

    “贤弟果然神机妙算啊!啊哈哈!”大首领黄文龙见此,也是开心不已。

    “大当家的,虽然暂时挡住了明军,晚上休战后,我们还是要快点把这个缺口堵上的!”

    “理当如此!”

    ……

    然而,他们想得太简单了。陈金见此,果断道:

    “伏羌伯,你挑选数百死士,作为刀盾兵,再度冲进去……”

    “可是……总督大人……那些藤甲兵?”

    “老夫让那些火枪手跟在刀盾兵身后,只要进入城中,他们从刀盾兵人缝中开枪射击那些藤甲兵!老夫就不信了,那些藤甲能抵挡住火铳!”

    沈锐略一思索,眼睛顿时亮了:

    “总督大人妙计啊!连几十斤的铁甲都挡不住火枪,更别提那些蔓藤做的藤甲了!”

    “好了,你快去挑选力气大的和武艺高强的死士去吧。记住,那些人必须用自身的力气撞开一块空地来,好让火铳手们有地方站立!”

    “遵命!”

    然后,毛锐挑选了500大力士,穿上内衬了铁片的棉甲,手持刀盾,一马当先冲进了豁口……

    经过一番血战,这几百人终于在僮瑶联军的刀剑之下,艰难地挤开了一个缺口。然后,一百名火绳枪手顺势钻进了城里……

    为了掩护入城的火绳枪手,陈金还下令弓箭手,集中打击城墙豁口上面的敌军,使其不敢露头攻击火枪手们。同时,另一群大力士,手持铁榔头,也跟着冲上前,用大铁锤使劲砸这豁口,使得豁口越来越大……

    很快,入城的火绳枪手们就找到了人群的缝隙,开始瞄准那些和刀盾兵们缠斗的藤甲兵……

    火绳枪手指挥官李三水大喊道:

    “前面的刀盾手切莫乱动,否则容易被误伤啊!”

    然后,那些和瑶民藤甲兵缠斗的刀盾兵顿时不敢乱动了,而是机械地站在那儿防守着藤甲兵的攻击。

    就在藤甲兵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的时候,人缝中忽然响起阵阵枪声——“噼里啪啦——”

    “啊——”一些藤甲兵顿时惨呼起来……

    因为和火绳枪手们就隔着几排刀盾兵,如此近的距离,非常好瞄准。因为,马林弄的火绳枪,是有准星的,很很方便瞄准。所以,火绳枪手们打得都很准。至少,不会“脱靶”。毕竟,活人的正面面积那么大。这么近的距离,还用准星瞄准,想“脱靶”也难啊……

    几十克重的铅弹,狠狠地砸在藤甲上,原本能抵抗刀剑的藤甲顿时没了作用……凡是中弹者,非死即伤……

    一盏茶的时间,八百藤甲兵,就损失一半……

    因为相互间只隔着刀盾兵,距离非常近,火绳枪手们瞄得也很准。一盏茶的功夫,也就是十来分钟,但火枪手们已经射击了好几轮了。射击的时候,火绳枪手们干脆把火绳枪架在前面的刀盾兵兄弟的肩膀上,以便瞄准射击……

    藤甲兵近战虽猛,可这些刀盾兵也是精挑细选出的大力士。也许打败这些藤甲兵很难,可顶住这些藤甲兵还是没问题的。剩下的时间,就是火绳枪手们点杀藤甲兵了……

    藤甲兵不是远程兵种,面对躲在后面放冷枪的火绳枪手们,他们毫无办法……

    事实上,这些藤甲兵们不知道,火绳枪手们其实很怕潮,只要提起地上的水桶浇过去,弄湿火绳,火绳枪手们就会哑火……

    可惜的是,这些僮瑶起义军将士,并没有这种意识。他们甚至不知道火绳枪为何物,更不会想到克制的办法了……

    所以,在刀盾兵们的掩护下,两刻钟左右的时间,起义军最大的底牌藤甲兵就被尽数消灭了……

    连最精锐的藤甲兵都覆灭了,僮瑶联军起义军顿时慌了神,斗志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就连起义军二号人物郑云虎,也气得吐血昏迷了。昏迷前,郑云虎大呼“我的藤甲兵!”

    而反观明军,在消灭了藤甲兵之后,却是士气大振,更多的明军将士一鼓作气攻入了城中……

    冷兵器时代,士气这个东西真的很玄乎。明明是战五渣的明军,在士气大振后,战斗力居然爆表了……

    而城里的僮瑶联军,因为藤甲兵的覆灭,士气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加上头号智囊郑云虎吐血昏迷,名义上的大头领黄文龙顿时慌了……

    然后,在巷战中,战五渣的明军卫所兵,竟然难得地押着僮瑶联军打了……

    经过大半天的浴血奋战,明军终于控制了大半个洛容县城。而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半夜……

    眼看胜利无望,清醒过来的郑云虎,劝说大首领黄文龙,带着不到三千人的残兵,从北门突围而出。然后,转了个圈,向南逃往了大藤峡方向……

    若是白天他们逃窜,明军有骑兵,肯定能追上。但是半夜中,明军骑兵也不擅夜战,于是让黄文龙和郑云虎跑掉了。

    但不管怎么说,洛容县城总算被朝廷收复了。而且,起义军大部分不是被歼灭,就是被俘虏。而且,这还是一场攻坚战。所以,明军算是大获全胜了。

    至于起义军残部,只要带着大军紧追不舍就可以了……

    第二天,意气风发的陈金连忙写捷报,准备送往京城。

    捷报分两份,一份是作为两广总督的陈金写的。而另一份,则是作为两广总兵官的伏羌伯毛锐写的。

    陈金很像自夸一番,但他毕竟是个文人,是要脸的。于是,他和伏羌伯毛锐商议好——咱们互夸……

    陈金的捷报里,猛夸将士用命,毛锐“领兵有方”……

    而毛锐的捷报里,则替陈金猛吹,夸赞陈金“料敌先机”、“算无遗策”……就连跟番鬼“购买”佛朗机炮和火绳枪,也被毛锐夸为“极有远见”。因为,这两种武器真的在此战中大放异彩了……

    并且,陈金自己的奏报中,也把佛朗机炮和火绳枪,夸为“国之重器”……

    就这样,佛朗机炮和火绳枪作为刚被礼部尚书毛澄打入“冷宫”的玩意儿,这一次却作为“国之重器”,进入了大明王朝的众位大佬们的视野……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