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枪炮建功(上)
    事实和郑云虎预料得差不多,明军抵达后,稍作休整,就展开了攻城,连土炮和佛朗机炮都用上了。可是,效果并不好。毕竟,明军土炮和佛朗机炮都是小口径火炮。面对坚固的城墙,威力似乎不足。

    而后,明军尝试了蚁附攻城,但效果也不好。毕竟,这次起义的主力,可是僮民,是广西土狼兵的来源。僮民的战斗力是很厉害的,他们也许个子不高,力气也不是很大。但是,靠着一股山民的凶蛮劲,打仗起来不要命。所以,明军的蚁附之法,自然没啥效果。就算有士兵爬上城墙,也被僮民义军战士不要命地赶下城头。

    然后,明军和僮瑶起义军就陷入了对峙状态……

    这时候,大明军营外,忽然来了一群衣衫褴褛的难民……

    “干啥子的?军营重地,不得靠近,否则杀无赦!”守营卫兵把长矛杆子往地上一磕,大声警告道。

    但是,难民中忽然走出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对着卫兵拱手道:

    “军爷,我等乃是被蛮兵赶出洛容县城的人,有重要军情向总督大人汇报!”

    “大胆,总督大人乃是朝廷二品大员,岂是尔等乡野村夫说见就见的?”守营卫兵不屑道。

    “可是,老朽真有军情汇报啊!”

    “老匹夫,还在这胡搅蛮缠!小心本爷揍你!”守营门的卫士可不是什么好鸟,深得后世机关看大门的“狗眼看人低”的特性,就是不信衣衫褴褛的老者能有啥军情。

    正在吵闹间,陈金的一名亲卫正好从营门附近路过,恰好听到了二人的争吵。

    不过,这名亲卫并没有自作主张带那老者进来,而是返回中军大营,向陈金汇报了此事。

    “哦,那老丈果真这么说?”听到亲卫的汇报,两广总督陈金来了兴趣。

    “是的,那老丈自称从洛容县城内被蛮兵赶出来,有重要军情汇报。”

    “那,带来一见?”陈金意动了。这些天攻城没啥进展,他也有些急。若是知晓敌军弱点……

    “东翁不可!”这时,陈金的幕僚周师爷阻拦道。

    “有何不可?”陈金有些疑惑。

    “东翁,您怎知那老丈说的就一定是真的?若是那老丈是蛮兵派来的奸细,行刺杀之事,那可就不妙了……”

    “这……”

    这时,那名亲卫插话道:

    “总督大人,要不,只带那个老者进来?一个老头,难不成还有啥威胁?我等护卫大人身边即可。而且,进来前,属下一定搜身!”

    “也可!去带那老丈进来!”陈金点点头道。

    等那侍卫再度返回大营门口的时候,那群难民已经被守门卫兵赶走了。侍卫追了一段路,才追上那群难民。

    然后,亲卫带着那须发花白的老者,进入了陈金的总督大帐内。

    进入大帐后,老者立即跪下道:

    “洛容县匠头牛大富叩见总督大人!”

    陈金一看这老头肯定有60以上了,立即道:

    “老丈请起,站起来回话!”

    换做一个青壮,陈金可不会如此对待,只会让其跪着回话,这就是古代官民的差距。

    不过,明朝优待老人,规定60岁以上的老人,若是没有子女兄弟供养,可以进官府设立的养济院生活,由国家供养。而年龄达到80岁的老者,即使有子女,若是生活贫苦,依然可以由国家发福利供养。比如朱元璋曾下令——“若贫无产业年八十以上者,月给米五斗、肉五斤、酒三斗,九十以上者,岁加赐帛一匹、絮一斤。”另外,长者见官,可以不跪,除非见到皇帝和钦差,才需要下跪。陈金是钦命总督,所以牛大富才下跪的。要不然,作揖即可。当然,陈金也不会真让老人一直跪着,否则,肯定会被其他文官指责的。

    不过,明朝虽然优待老人,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花费也不多。为何?因为古人寿命短啊……医药水平那么低的情况下,一般人四五十岁就挂了,哪里活得到那么高寿?虽然国家供养80岁以上的老人,但在古代,80岁以上的绝对是老寿星了,比较稀罕。就算供养,也花不了几个钱。

    牛大富起来后,继续拱手道:

    “总督大人,老朽曾忝为洛绒县衙工匠之头领,所以,知晓城防的一些秘密。听闻王师到来,特向大人禀告!”

    “哦,可是有什么密道可通往城内?”听到这里,陈金兴奋地问道。

    事实上,古代一些大家族,为了留后路,往往会在家里挖密道。若是大宅被围攻,家族核心成员则会通过密道跑路。

    牛老汉摇摇头,道:

    “洛容县城没有通往城内的密道……”

    陈金顿时无比失望,但牛大富继续道:

    “但是,老朽知道,有一段城墙不结实……”

    “城墙不结实?何解?”陈金有些不明白。

    “大人是否记得,成化二年,洛容县曾被蛮酋侯大苟的大军攻破过?”

    “略有耳闻……”

    “那一年,蛮酋侯大苟率数万大军围攻洛容县城,围城数月,终于攻破了西边的城墙一角……”

    陈金若有所悟,然后问道:

    “侯贼是如何攻破西边城墙的?难道他有炮?”

    牛大富摇摇头,道:

    “并非如此,而是那年夏天洛容县恰巧下暴雨,城墙外面被水淹了。侯大苟让人开来几艘船,强行撞墙……恰好那段城墙被水泡松动了,于是被船撞开了一个口子……”

    “还能这样……”陈金有些呆。不过,遇到暴雨淹没城外的情况是很稀罕的。指望这样破城,真的要老天非常给力了。

    牛老汉继续道:

    “朝廷光复洛容县后,曾由当时的洛容县主簿胡文海指挥一群工匠修复这段城墙缺口。不过,胡主簿为了贪墨,使用材料不当,导致修了一段不牢固的城墙……”

    “怎么个不牢固法?”陈金期待地问道。

    “这段城墙,是中空的……”牛老汉顿了顿,接着道:

    “还有,筑城的材料也大有问题……”

    “中空……”陈金呆了呆,但还是示意牛大富继续说。

    “大人可能不知,我大明修筑城墙,除了砖石外,还需要特别的材料,把这些砖石牢牢地粘合在一起,方可保持城墙牢不可破。而粘合砖石的材料,一般使用糯米汁、红糖和石灰……”

    “胡主簿为了贪墨,不但少购买了很多砖石,把那段城墙弄成了空心。而且,还把糯米汁换成了籼米汁……至于红糖,则干脆没放……糯米一石一两二钱银子,而籼米才半两银子一石。使用了籼米汁代替糯米汁,省下来的钱,全进了胡主簿等人的腰包……”

    “此獠甚是可恨!”陈金怒道。

    “大人息怒,胡主簿虽然可恨,但却方便了此次王师攻城。籼米汁完全没有糯米汁的效果,所以,老朽可以肯定,那段城墙外表看起来毫无破绽,但肯定不牢固。而且,因为是空心的,更是不耐冲击。所以,老朽认为,可以使用炮石击破之……”

    陈金的眼睛顿时亮了——若是依牛老汉所言,可用火炮轰开这段城墙的话,那么,大军就可以轻松击破敌人了。只要大军入城,就算蛮兵战力强大,可在绝对的人数优势面前,依然没啥卵用。实在不行,我人多,可以用车轮战嘛。你单兵再强大,我轮流派兵和你打,不让你休息……

    于是,陈金急迫道:

    “还请老丈带路,助王师攻破此城!”

    “总督大人请!”

    “老丈请!”

    ……欧皇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