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血色审判和议会下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过了好几天后,眼看爱德华讲信用、“一诺千金”的形象开始深入人心了,爱德华这才颁布了新法令——全英格兰免税两年!

    事实上,这个法令的颁布也没啥大不了的。经过内战,英格兰经济已经遭受重创。而且,这个年代,英格兰并没有普遍的税收,只有商业税和关税两种稳定的税收。但因为战乱,很多商业活动都停止了,英格兰的进出口贸易也陷入停顿。至于教会的什一税,那和国王也无关啊……至少,在新教改革、没收教会财产前和国王无关……

    另外,这个年代的国王,其实主要依靠皇家领地的收成维持财政开支,收税其实只是辅助的,并不太重要。所以,爱德华才敢在马林的建议下宣布免税两年。而且,这一举措,非常有利于英格兰商业的恢复。因为,商人都是逐利的动物。听说有便宜占,这群人肯定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上来。等到两年期限到了以后,那些商人只要有了利润稳定且足够的商业渠道,也不会轻易离开的。到时候,收到的税反而更多。

    虽然和大部分百姓没太大的关系,但是,爱德华宣布免税的举措,还是受到了民众的一致好评。另外,有英格兰军团的将士化妆后混在普通人群里带节奏,爱德华的信用和民望在民众里更高了……

    直到一周后,爱德华才又放出了一个终极大招——确定弑君罪的新处理办法……

    这份名为《关于弑君罪的正式惩罚规定》的公告中,爱德华明确规定——弑君者,诛全家!至于弑君者的追随者,直接参加弑君行动的,一样诛全家!至于事后追随弑君者的,则诛本人!

    同时,在这份公告中,爱德华明确表示——虽然理查三世有弑君的嫌疑,但亨利.都铎在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贸然造反杀死理查三世,属于确凿无疑的弑君罪!

    而当初跟随亨利七世参加博斯沃斯之战的,都属于直接参与弑君行动的从犯。而事后归顺“弑君者”亨利.都铎,并拥立其为国王的,则属于比弑君罪低一等的叛国罪。弑君罪为最高级别的犯罪行为,而叛国,则属于第二等。弑君罪诛全家,而叛国罪诛杀本人……

    ……

    这份规定发布后,爱德华先是下令赦免五港同盟那些未曾派人协助亨利七世守卫伦敦的船主。然后,开始在王宫前的广场上,公审亨利七世和其追随者们……

    “亨利.都铎,博福特家族旁支,这一支从未有过王位继承权。但是,亨利.都铎狼子野心,罔顾国家律法,在没有任何证明理查三世陛下弑君的情况下,悍然举兵造反,并杀害理查三世陛下……这属于标准的弑君罪……因此,判处亨利.都铎诛全家!但因为伊丽莎白长公主属于约克王室嫡系成员……故此——诛杀亨利.都铎,及其子女,而伊丽莎白长公主因为是反贼亨利.都铎强娶的,予以赦免,送入皇室修道院供养!”爱德华请来的约克家族旁支的一位叫威廉的长辈抑扬顿挫地宣判道。他是一名男爵,原先跟随理查三世,后来遭到亨利七世的打压。现在,爱德华特地请这位已经60岁的威廉老爷子出山,充当**官。

    只是,威廉老爷子岁数大了,难免音量起不来。于是,爱德华干脆找几名嗓门大的士兵,站在边上,威廉老爷子说一句,他们就大声重复一句。然后,附近的传讯兵也扯开嗓门向四周传播。于是,整个广场上的人都清晰地听见了宣判。

    “玛格丽特.博福特,以及托马斯.斯坦利夫妇,属于密谋弑君的最重要从犯,伪王亨利.都铎,就是此夫妇扶植起来的。同时,威廉.斯坦利在阵前倒戈,是理查三世被吓被弑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本法官按照新法的宗旨,判处斯坦利家族灭族,男女老少,一个不留!其家族姻亲,也要交出斯坦利家族的女性和他们的后代!”威廉男爵满脸严肃地宣判道。

    “嘶——整个宣判太狠了吧……”很多围观者倒吸一口凉气。

    斯坦利家族男性被诛,属于正常。可嫁出去的女儿也要被诛,还牵连她们的子女,这就有些反胃扩大化了啊……

    负责带队制法的康纳骑士犹豫了一下,问道:

    “法官大人,斯坦利家族的女性,上溯几代?”斯坦利家族的范围太大了,要是前几代的女性都被清算,会牵连到太多贵族的。

    “上溯几代?”威廉法官愣了愣,随即转移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爱德华。

    爱德华想了想,道:

    “就牵连托马斯.斯坦利的姐妹吧,至于上代的斯坦利家族女性,不予追究!”

    “陛下仁慈!”威廉法官拍了一记马屁后,转达了爱德华的意思。

    “那么,那些加入了教会的斯坦利家族成员呢?我们也能动手抓吗?”康纳骑士继续问道。

    要知道,教会凌驾于王权之上。要是轻易去教会抓人,可是要得罪教廷的。尤其是,爱德华目前还没有得到教廷的承认。而托马斯.斯坦利的三儿子詹姆斯.斯坦利,正好是一位主教,身份非常敏感。

    威廉只好再度求助爱德华,爱德华此时也感到棘手了。因为,他也害怕杀了一位主角,会导致和教廷交恶,然后王位不被教廷承认。

    但坐在他身边的马林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后说道:

    “陛下放心,尽管派兵去抓詹姆斯.斯坦利,杀了也没事。因为,我可以帮陛下和教皇大人斡旋!”

    “你帮我和教皇斡旋?”爱德华有些怀疑。

    “咳咳,陛下,之前我成为北海大公国大公的谈判,教皇大人曾亲自到场帮我压阵。否则,我也不会成为大公!”马林只好亮一亮爪子了。同时,心里也在腹诽——英格兰果然是远离欧洲大陆的化外之地,连这么大的消息都不知道。

    “竟然是这样?那……你能帮我和教皇陛下说清,让教廷承认我的王位的合法性吗?”爱德华惊喜地说道。

    “咳咳……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之前我就找过教皇大人,让亨利七世找出证据证明理查三世弑君了,结果他没找到,也就在法理上处于不利地位……”

    “嗯嗯,我想起来了,这事真多亏你了。那么,让教廷承认我的王位的事?”

    “陛下,想要教廷承认您的王位,估计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啊……”马林卖了个关子。事实上,他磨刀霍霍地想要宰爱德华一顿了。这次英格兰被处死的大贵族很多,抄那些被处死的大贵族,绝对油水多多。但马林已经被许诺了诺森伯兰伯爵和怀特岛,无法再染指那些财物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马林打算分一杯羹……

    实际上,让教皇岳父帮爱德华正名,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爱德华不知道尤利乌斯二世是自己的岳父啊。所以,马林决定把问题的难度夸大,好从爱德华手里多敲点钱财……

    “好,只要能让教廷尽快承认我的王位,我愿意奉上大量财物!”有了教廷的承认,他就是合法的国王了。这笔买卖,爱德华觉得值。

    而马林这个时候敲诈爱德华一笔,爱德华都没法去证实。为啥?他总不能跑去罗马问教皇“马林把财物都送给您了吗?”

    所以,爱德华只能等结果。至于马林花了多少钱,他无法明白……

    但有了马林的保证,爱德华意气风发地下令道:

    “只要是宣判范围内的人,主教一样抓起来杀了!”说这话的时候,爱德华霸气侧漏……

    “我滴天呐,爱德华陛下这是要和教廷开战了吗?连主教也敢杀?”

    但爱德华毫不在乎——老子有人可以通教皇,这点小事算啥?

    当然,事情不是这么算的。马林要求,爱德华先把那些成了主教的犯人先羁押。然后,寻找他们贪赃的证据。这年头,教会**,就没有几个主教不贪赃的,找证据很好找,都不用栽赃。找到证据后,马林会派人送到罗马,让尤利乌斯二世宣布将这些“蛀虫”开除出教会。然后,爱德华就可以下令把这些人砍了。

    但是,在这些人被逐出教会前,爱德华也不能杀他们。否则,就真是和教廷撕破脸开战了。一旦被教皇绝罚,可能会被虔诚的教徒们背弃的。

    宣判继续进行,当初在博斯沃斯之战中替亨利七世指挥叛军的牛津伯爵约翰.德.维勒也举家被判死刑,包括女儿女婿和女儿的子女。

    当初大力支持亨利七世,并为亨利七世提供登陆地点和军需物资的威尔士贵族里斯.阿普.托马斯,也被判为全家死刑。

    ……

    经过半天的宣判,几乎所有参与了博斯沃斯之战那场“弑君之战”的重要人物,都被宣判了死刑,很多人都是全家死刑。这其中,就包括了诺森伯兰伯爵亨利.珀西。他的全家都被判死了,但也只有这样,他的地盘,才能给马林……

    然后,就是一大群事后效忠亨利七世的大贵族,他们本人被诛,领地被剥夺,其中就包括诺福克公爵霍华德。

    当然,说是诺福克公爵,但实际上霍华德家族的领地在苏塞克斯郡的阿伦德尔城堡,而不是诺福克郡。实际上,诺福克公爵这个封号,更多是一个尊号,领地远远没有一个郡。

    不过,这一代诺福克公爵的父亲约翰.霍华德曾经是理查三世军队的指挥官,并在博斯沃斯之战中阵亡。因此,为了补偿霍华德家族,爱德华并未将霍华德家族的领地彻底收回,而是让现任诺福克公爵的儿子托马斯.霍华德嗣位,但爵位降为阿伦德尔伯爵。至于封地,还是在阿伦德尔城堡周围,和以前没有区别,只是爵位降了一个大等级。而这,也是对阵亡的约翰.霍华德的补偿。要不然,霍华德家族直接可以彻底除名了。

    经过一天的宣判,整个英格兰被处死的大贵族和他们的家人,总计高达数千人之巨。可以说,这是一场欧洲空前绝后的贵族大屠杀。每一句宣判词,从里到外,都透露着鲜血和无情,让人胆战心惊……

    而且,经过此次宣判,那些大贵族的封地,除了封给马林的诺森伯兰郡之外,几乎全部落入爱德华之手。光是这些大贵族留下的庄园面积,加起来就有好几个郡那么大。总之,通过杀光大贵族的残暴行径,爱德华基本赚翻了……

    宣判结束后,爱德华发表总结性讲话:

    “朕非嗜杀之人,但弑君者,就该用最残酷的方式诛杀干净。否则,就会有人来效仿!”

    “此类判罚只针对参与谋杀国王的弑君者,不针对任何守法公民,也不适用于其他犯罪行为,请诸位心安!”

    “自今天起,朕将会和每位公民一道,遵纪守法。只要遵纪守法,不破坏法律,朕保证你们不会被肆意伤害。即使是贵族,也不能轻易剥夺普通人的生命。无论谁违法,都可以被起诉!”

    “除了国王和王太子拥有司法豁免权之外,其他人犯罪,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然,即使是国王犯罪,也必须缴纳罚金,并当众承认错误!”

    “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而我爱德华,作为国王,也将和英格兰王国的任何一个守法公民,遵循同一部法律!”

    “那么,法律该由谁来制定呢?”忽然,广场上一个青年平民提问道。事实上,这是马林安排的托儿。

    “问得好,这位公民,朕决定,以后法律,将会由整个社会的四个阶层共同来决定。”

    “这四个阶层分别为国王、教会、贵族院的议员,以及平民院的议员。朕决定,把议会贵族院更名为议会上院,而平民院更名为议会下院。法律的制定,将会由国王、教会、贵族和平民代表一起商议!”这些都是爱德华和马林商议好的。

    “那议会下院的议员如何产生呢?”青年继续问道。事实上,这也是重点中的重点。

    按照常规,下议院的议员应当由民众选举产生。但是,这些民众选出来的议员,往往会处处和国王作对。所以,马林帮爱德华想了一个办法——学历上卡脖子……

    也就是说,想要成为议员,必须拥有大学学历……

    这个卡脖子的办法,非常隐蔽。因为,大多数平民,根本上不起大学。而很多下议院擅长争斗的斗士,却未必拥有高学历。而高学历的人,往往书读多了,性子也变得有些沉闷,就是普通人说的“书呆子”……

    如果让这些书呆子进入议会下院,那么,他们的战斗力,比之那些从基层跌打滚爬上来的吵架高手们,要降低好几个档次,也更容易对付得多。

    至于那些基层吵架高手不服?很容易应对啊——你特么连书都读不好,有啥资格对国家政治哔哔?

    但书读得太好的人,往往陷入知识的海洋中去了,未必关心俗务了。到时候,只要国王给他们提供良好的学问研究环境,谁特么会和国王吵架去?

    面对青年的提问,爱德华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朕打算新建一个‘英格兰政法大学’,面向全国招生。除了罪犯的子女,其他各阶层人士都可以报名。只要愿意效忠国王,为整个英格兰服务,都可以报考这个大学。该大学大量招收平民,只看考试成绩,不看推荐。谁考得高,就录用谁。谁成绩好,就就更有资格成为下院议员!”

    青年一副傻傻的样子,说道:

    “那我们这些读书不好的人咋办?”

    “你连书都读不好,还想当议员?要是议员的水平都太差,把英格兰治理坏了咋办?要知道,治理国家,是需要相当高的文化水平的!”爱德华无语地说道。

    顿时,身边很多人哈哈大笑。事实上,这些笑的人也都是托儿……

    爱德华这一番说辞毫无漏洞,而且相当合理。但实际上,这番话最大的漏洞就在于——在这个年代,普通人有几家的孩子有机会上大学啊?到最后,还不是那些富人家的孩子读大学?

    而且,马林给爱德华的建议就是——以后挑选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进入官方机构的时候,专门挑选那些听话的书呆子。而那些跳脱的人,尤其是反对国王的人,则暗中予以打压,甚至找机会利用国王制定的校规开除掉,不让他们毕业。没有了学位,他们就没有了参政的资格。如此,议会下院全是一帮听话的书呆子,谁特么跟国王较劲去啊?

    但是,这个年代的普通人都没几个读过书的,谁能看得出这其中的陷阱啊?反而,在他们看来,使用学问好的平民参政,是一种非常负责任的做法。而且,爱德华也说了,平民可以考大学,不看地位身份和推荐,只看考试成绩——瞧瞧,多公平啊……

    至于那些跳脱的演讲高手?你还是安心当你的村镇议员去吧。至于参选下议院?滚,学渣勿入!不读成书呆子,不拥护国王,不准进下议院……

    等到制度执行时间长了,整个英国就会出现一个读书人的阶层。这个阶层,类似大明王朝的读书人阶层。他们靠读书取得学历,获得进入官方工作的机会。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就会把持朝政,并拥护提出学历为本的王室,并联合打压那些斗争性很强的基层斗士,自动维护社会秩序。

    当然,他们不是儒生,没有一套完整的学说,并不能自成一派。马林给爱德华提议——在伦敦政法大学教室正前方,悬挂国王头像,让学生们每天向国王头像“早请示,晚汇报”,把那些学生彻底洗脑成国王的死忠。最终,这些人就会成为国王的死忠派。到了议会下院,这些人不但不会和国王斗争,反而会成为国王的助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