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海上游斗
    华莱士虽然是苏格兰船主之后,但自从1485年家族站队正确后,当时才19岁的华莱士就进入了英格兰海军。虽然平时跑运输,战时才进入海军序列参战,可20年下来,已经39岁的华莱士爵士也对海战很是熟悉了。

    法国人的海战思想是硬桥硬马地正面碰撞,完全就是骑士冲锋的海上版本。可问题在于——陆地上骑士的速度超过步兵,可以冲击到敌阵。但在海上,你的船只速度不比人家快,如何能保证一定冲撞到敌舰?

    英格兰人则老辣许多,在华莱士的指挥下,54艘英格兰大船分散了开来。而且,全部先冲向西方,而不是正面迎击南边的法国船队……

    这是为何呢?因为英国人要“抢风”……

    所谓“强风”,就是抢占上风口的意思,这个年代的战船都是帆船,主要依赖风力驱动船只。顺风时,速度自然更快。

    同时,占据上风口后,帆船不但能够行使更快,也有利于射击。当然,这时候的所谓射击,不是指火炮的射击,而是指弓箭的射击。弓箭飞行速度慢,受到风的影响更大。因此,抢占上风口,很有利于远程打击敌人。

    54艘主力大战船,就在法国人的瞩目下,先集体折向西边,然后,借着西风,向东南方向冲去……

    “不好,运输船队!”

    原本指挥一百多艘主力战船想和英军船队硬碰硬的法军总指挥瓦尔杰里看到英格兰主力船队的行进方向后,大吃一惊。因为,英格兰主力战船的前进方向,正好是法国中型运输船最密集之所在……在那里,那些柯克帆船上,载满了战马、火炮等辎重物资,非常重要……

    于是瓦尔杰里伯爵大声下令道:

    “左转舵!向后s队变前队!务必拦截住英格兰海匪!”

    随后,船上的传令兵们,纷纷扯开嗓子大喊,唱山歌一般地传达瓦尔杰里伯爵的命令……

    过了好一会儿,命令才传达到最后一艘法国战船。然后,法国战船编队开始笨拙地转向朝后,并向南航行,打算拦住冲向运输船队的英国战船。

    此时,运输船队也是有些人心惶惶。眼看着英国战船主力冲向运输船集群,法国运输船上的人员都有些惊慌。可是,在茫茫大海上,他们又不敢乱跑。毕竟,这里离法国本土太远了。即使想后撤逃跑,也来不及。

    前面倒是离英格兰陆地更近些,可是,华莱士爵士把剩下的四十多艘中小型战船,全部布置在了东北方向,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些运输船。若是哪艘船敢强行靠向英格兰陆地,就上去群殴……

    这些运输船上缺乏卫兵保护,因为,法国人把战兵大部分放在那100艘战船上了。而那些运输船上,则缺乏战力。所以,即使遇到那些中小型英格兰战船,这些运输船也不一定能打得过。

    法军统帅瓦尔杰里将军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分出20艘战船去冲击英格兰中小型战船编队,以打开一条通道。毕竟,法国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船队渡海,而不是打大海战。

    可惜的是,那些中小型英格兰战船,都是些轻便灵活的小船。面对冲过来的法国主力战船,一点都不慌不忙。在指挥官们的指挥下,这些中小型英格兰战船,利用“船忻调头”的优势,和那20艘法国大战船,在海面上兜起了圈圈。但不管怎么兜圈子,那些中小型英格兰战船,都没有把通往英格兰陆地的路给让出来。因为,华莱士爵士曾下过命令——绝不允许一艘法国运输船靠岸,否则船长军法处置……

    不得已之下,这些个中小型英格兰战船的船长们,发挥起了中小型船只灵活的特点,在海面上和法国战船绕起了圈圈,但就是不肯让路。

    法国战船也是叫苦不迭,他们这20艘船都是两三百吨级的大船,掉头比那些英格兰小船困难多了。所以,和英格兰小船玩转圈圈,实在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因此,不管他们怎么冲,就是逮不住那些英格兰小船,无法靠接舷战解决对手。

    无奈之下,法国船长们只好下令船上的弩手,使用十字弩射击那些绕圈圈的英格兰小船上的英格兰水兵。

    可海上航行时,船只稳定性太差了。那些法国弩兵,明明瞄准了擦身而过的英格兰小船上的英格兰人,可随着船身的左右摇摆,他们纷纷打了灰机……

    谈到远程攻击,英格兰人怕过谁啊?于是,英格兰战船上的擅长射箭的水手们,纷纷取出英格兰长弓和长箭,开始反击……

    在左右颠簸的船上想精确瞄准敌人并射中,那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英格兰人很务实地没有精确瞄准射击,而是跟着感觉走。反正朝法国战船甲板上放箭就可以了,谈不上瞄准不瞄准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快,以形成密集的箭雨……

    这一招果然奏效,相比法国人弩手的平射瞄准,这种抛射性质的快速射击,虽然命中率不高,可胜在箭雨密集。法国人战船甲板上本就人多,面对密集的箭雨,除了那些身穿板甲的骑士老爷,那些没穿板甲的水手们可就遭了殃……

    “啊,我中箭了!”一个正在操控船帆的水手,不幸被英格兰水手的箭雨射中了,从桅杆上掉了下去。

    法军指挥官连忙派士兵去救助,可中箭的绝不止一两个水手。很多没穿全套板甲的水手和法军将士,都遭了殃。区别在于,身上什么部位中箭……

    要是要害部位中箭,那就完蛋了。若是一般部位中箭,拔掉箭头,包扎一下,也许能好。只是,以这个年代法军的救治水平,连给士兵包扎伤口的布料都是黑乎乎的,而且是随手扯的。中箭者最后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只能看天意……

    英格兰这边也有倒霉蛋中了法军的弩箭,毕竟,法军虽然不太擅长在船上使用弩箭,但运气好,总能逮到个把倒霉蛋。但总的而言,英军的伤亡,是比法国人少不少的……

    这边小船和法国战船纠缠不休,那边主力战船也不含糊……

    当法国舰队的80艘主力大船挡在了法国运输船队前面后,在华莱士爵士的指挥下,英军忽然转舵,不再正面冲击法国运输船队,而是转向东北方向……

    事实上,这只是华莱士规避法国舰队主力的手段而已,可法军统帅瓦尔杰里却吓坏了。因为,东北方向上,有20艘和英格兰小船作战的法国大战船……

    于是,瓦尔杰里将军马上从船上放下小快艇,让他们赶赴东北方向,让那20艘法国大战船撤回来,以免被英军主力的54艘大战船给围歼了。

    但事实上,华莱士爵士根本没有围攻那20艘离开本阵的法国大战船的意思。在和法国主力舰队“擦肩而过”的时候,英军主力战船侧舷上万箭齐发,偷袭了法军一波,带走了不少法军水手和士兵。

    但紧接着,当看到法国战船有要冲上来接舷战的意图后,华莱士带着54艘英国主力战船,又特么跑了……

    这些船再度转舵,向西北方向而去,又特么去抢占上风口去了……总之,华莱士的战略就是——游斗到底,绝不刚正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