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法国人又躺枪
    “不——”看着粮草堆放区冒起的火光,尼尔逊骑士撕心裂肺地大叫。

    原本,他还指望这群来历不明的骑兵只是来抢粮食的盗匪。这样,这群人最多千把人,就算抢粮食也带不走多少。可没想到,这帮混蛋竟然是来烧粮草的……

    “你们这群混蛋,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全部下地狱!”尼尔逊骑士疯狂地喊道。

    他知道,他完了——没能保护住两三万人吃的粮草,他肯定会被处死。即使没能保住粮草,也有兵力不足的原因在,亨利七世自己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可是,亨利七世是国王,国王是没有错的,背锅的只能是他。所以,他死定了……

    尼尔逊骑士顿时疯狂了,他使劲地挥舞着骑士剑,疯狂砍杀着通往粮草堆放区道路上的任何民壮,边砍还边大声道:

    “杀掉,杀掉!把你们这群挡路的贱民都杀掉!”

    尼尔逊骑士彻底疯狂了,他明白,粮草被烧,他已经难逃一死。可是,如果活下来的话,不但会被处死,而且家族的骑士封号和土地都会被收回,从此沦为平民家族。

    如今,尼尔逊骑士只有一条路可走——战死……

    只有力战而死,才能免除被处死的屈辱。同时,看在自己勇敢战死的份上,国王也许会放过他的家人。只要他战死,就没有什么诸如“畏战不前”、“临阵逃跑”等脏水泼身上了。最终,大家都会明白——是兵力不够,而不是尼尔逊骑士的责任……如此一来,尼尔逊家族的富贵,还有保存的可能……

    而如果被宣判处死,那么尼尔逊家族举家蒙羞,有很大的可能被从贵族中除名,而且世代背上耻辱。所以,尼尔逊骑士此时已经不考虑胜负了,一心求死……

    连死都不怕了,还有谁人可阻挡?在尼尔逊骑士的疯狂砍杀下,那些原本像没头苍蝇乱窜的民壮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毕竟,天已经亮了,只要冷静下来,就能看清周围的情况。不像黑夜,完全没法看清,只能继续乱。

    冷静下来的民壮们,看到状若疯癫、见人就砍的尼尔逊骑士,都吓了一大跳。恢复了理智的他们,纷纷让开了道路。

    而尼尔逊骑士,则趁机冲向了正在纵火的马匪们。而他手下的500长矛手,也急忙跟进,一起冲向粮草堆放区。副官大声呼叫,提醒尼尔逊骑士回归本队指挥。但尼尔逊骑士现在一心寻求战死,哪里会听他的?

    所以,副官只能无奈地看着尼尔逊骑士一个人疯狂地冲向马匪,而他则指挥着500长矛手快速跟进……

    ……

    英军的动静引起了科斯特和马里奇的注意,看到500英军长矛手正在冲过来,科斯特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英军居然敢发起进攻……

    要知道,科斯特之所以很悠闲地敢在进入营地后才让大家点燃火把,就是算准了敌人都是没有弓箭手的步兵,只敢结阵自保,不敢主动出击。

    可如今,对方居然胆敢主动冲锋……这剧本不对啊……

    不过,他也没时间感慨,而是吩咐手下的弓骑兵队长道:

    “李斯特,你带着弓骑兵去拦截他们,别让他们干扰到我们烧粮草!”

    于是,名叫李斯特的弓骑兵队长,就带着300多弓骑兵,去拦截那些英军长矛手了。

    作为弓骑兵,正面冲击长矛手显然没必要。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步兵了,李斯特熟练地指挥弓骑兵,分成两百股,从侧翼包抄过去,在侧面朝英军长矛手阵中放箭……

    一时间,箭如雨下,阵中的英军,不时地传来惨叫声。要知道,作为最低级的兵种,长矛手大部分连皮甲都没有,只有军官才有甲。所以,三百多弓骑兵,给500英格兰长矛兵带来了巨大的伤亡。那不时出现的中箭时的惨叫声,大大降低了英军的士气。

    但有一个人丝毫不受影响——那就是尼尔逊骑士。身为骑士,尼尔逊当然有一套板甲。本来,尼尔逊骑士还有一匹战马的。可惜,刚才的爆炸巨响,把他的马儿惊着了。所以,他只能步行带兵作战。这会儿,他直接穿着板甲,向马匪们发起了冲锋。而且,速度还不慢。毕竟,作为职业的骑士,人家可是练过的……

    弓骑兵们虽然箭如雨下,可也只对那些没穿板甲的长矛兵有效。面对穿了板甲的尼尔逊,毫无作用……

    英军长矛手们被弓骑兵压制住了,冲锋也慢了下来。可尼尔逊骑士却还健步如飞地冲向马匪们……虽然一心求死,但尼尔逊骑士还是打算四千拉上几个垫背的……

    看到穿了板甲的尼尔逊骑士不惧弓箭,一边掠阵的马里奇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后,马里奇从自己战马背上的背囊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一支发条打火枪短枪……

    该枪弹药已经上膛压紧了,发条也上好,只要扣动扳机,松开发条,就可以随时射击了……

    一般情况下,马里奇是绝不会拿出这支枪的。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撒手锏。而且,若是使用发条打火枪,很容易被亨利七世怀疑到马林头上。因为,马林的黒衫骑士,是欧洲第一个规模地列装了发条打火枪卡宾枪的军队。

    所以,马里奇一般不会动用这支发条打火枪,除非遇到紧急情况……

    但现在,马里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下个月马林就会率领大军攻打亨利七世了。此时,就算让人知道自己用了发条打火枪,也没人有工夫去计较了……

    在看到尼尔逊骑士快要冲到马匪近前后,马里奇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发条打火枪,打开简易的保险(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卡子,卡住发条,不让松动),瞄准了靠近三十米内的尼尔逊骑士……

    为了保险,马里奇一开始只是瞄准,没有开火。等到尼尔逊骑士靠近15米左右,马里奇觉得有把握了,才扣动了扳机,松开了发条……

    一阵短暂的摩擦声后,“啪”地一声枪响,尼尔逊骑士受伤倒地了……

    弹丸的冲击力,震伤了尼尔逊骑士,但还不致命,毕竟穿了板甲。只不过,尼尔逊骑士暂时也失去了战斗力,动一下都浑身疼——他的骨头被震断了。

    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马里奇从手下马贼手里接过一罐尚未扔出去的羊油,靠近后狠狠地砸向受伤倒地的尼尔逊骑士。陶罐碰到板甲,自然破碎,羊油流了出来。

    马里奇招招手,很快,李斯特就让人点燃箭头,弄出了一些火箭,射向了躺在地上的尼尔逊骑士……

    那些没来得及跟上来的英格兰长矛手,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主官尼尔逊骑士,很快被火焰吞没了……甚至,有烤肉的香味伴随着焦糊味传来……

    主帅阵亡,英格兰长矛兵们顿时崩溃了,加上那三百多弓骑兵还在卖力地射杀他们,于是很多英格兰长矛手掉头就跑,副官想拦住他们,结果自己中箭倒地了……而那些英格兰民壮见了,也跟着跑……很快,大营里就只剩那些放火的马匪了……

    马匪们也懒得追赶,只顾忙着放火。等到烧得差不多了,科斯特和马里奇才聚集队伍准备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科斯特故意落在最后,然后,在大营被炸开的那段栅栏那里,特意丢下了一个丝绸做的精美的钱袋……

    这可不是普通的钱袋,因为,钱袋里装了一些法国银币,以及,两封法语信件——很显然,马林喜欢栽赃嫁祸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这次躺枪的,依然是法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