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西班牙人在东非
    非洲东南部的莫桑比克海岸,萨韦河河口,一帮白人壮汉正赤膊修建着城堡。他们就是被马林忽悠而来的西班牙殖民者。

    自从前年在罗马被马林忽悠瘸了以后,回国后的斐迪南二世不太放心,于是派出船队,特地按照马林的指点,去非洲东南的莫桑比克海岸去侦察了一下。

    结果,西班牙人果然发现了活跃在莫桑比克海岸的阿拉伯商人。见此,西班牙船队派出懂阿拉伯语的翻译,故意和阿拉伯商人套近乎,并偷看他们的货物……果然,西班牙人发现——阿拉伯人就是来换黄金的……

    这些阿拉伯商人主要来自擅长航海的阿曼酋长国,他们带来的商品是布料和玻璃等常见物资,以及一些铁器(主要是刀剑等兵器)。而带回去的,却是金沙、象牙和铜矿等昂贵的物资……

    黄金是最稳定的金属之一,不易氧化。所以,在自然界的金矿中,有很多自然金。其中,最多的自然金就是金沙,还有狗头金……

    古津巴布韦帝国虽然在南部非洲算是强大的文明了,但他们还处于石器时代,并不懂冶金。所以,当地虽然产黄金,但也只是产从金矿砂里淘得的金沙。至于铜矿,当地也多,但津巴布韦人不懂得冶炼,所以直接拿铜矿和阿拉伯商人交易。象牙最好办,活着的象群他们不敢得罪,死了的大象总好解决吧?找到一处大象墓地,在死去的大象尸体上把象牙掰下来就是了……

    在得知阿拉伯商人的确从津巴布韦帝国交易走了很多黄金、象牙和铜矿后,西班牙殖民者兴奋地回去向斐迪南二世做了汇报。

    这一下,斐迪南二世彻底相信了马林的判断。当然,马林也的确没说谎。于是,根据和葡萄牙签署的协议,斐迪南二世公开宣布——非洲东南部林**河到赞比西河之间的土地,归西班牙所有。

    然后,斐迪南二世组织了上千名殖民者,登上船只,向林**河和赞比西河之间的萨韦河河口进发。因为,萨韦河的上游,离马林所说的大津巴布韦石头城很近。而且,西班牙之前派的船,也的确是在萨韦河河口发现阿拉伯商人的船只的。

    但可惜的是,第一批远征军失败了……

    为何?因为第一批西班牙远征军,遭到了热带疾病的肆虐。嗯,说得更具体点,军中出现了疟疾……

    然后,上千名西班牙远征军战士,直接倒下了一半。另一半人,也是人心惶惶。

    同时,对于前来抢生意的西班牙人,来自阿曼的阿拉伯商人非常仇视他们。于是,阿拉伯商人们聚集起来,并出钱雇佣了莫桑比克海岸的不少黑人部落……连同阿拉伯水手和黑人部落战士在内,一共两千多人,向士气低落的西班牙殖民者发起了进攻……

    若是正常情况下,西班牙殖民者不说能战胜对手,但起码不会败。为啥?因为西班牙人拥有大量的火绳枪,还有从马林那儿学来的西班牙方阵。一般情况下,是肯定能够战胜对方那两千多杂牌军的。

    可惜的是,西班牙人因为疟疾倒下了一般人,人心惶惶,失去了战斗意志。于是,原本有优势的西班牙殖民军,被打得打败,只有少部分人狼狈地逃回到了船上。大部分人的尸体,都留在了岸上。而且,那些尸体,多半被一些喜欢吃人的黑叔叔直接烤了吃了……

    消息传回西班牙,斐迪南二世大怒。不过,他也知道,热带地区的确疟疾横行。于是,他想了个好办法——让以前染过轻微的疟疾后没死的战士,组成新的殖民军团去莫桑比克的萨韦河河口,再度建立新的殖民地。而且,为了御敌,斐迪南二世下令——直接在萨韦河河口修建一个军事堡垒,以对抗阿拉伯海盗和当地土著的袭击。这个沿海城堡的名字,就叫斐迪南堡……

    疟疾在这个年代属于绝症之一,虽然死亡率很高,但却不是百分百死亡的。也有很少数的人,因为病情轻微,加上自身身体素质好,直接挺过去,然后,身体内就有了抗体。派这样的人去非洲殖民,的确是个好主意。

    只是,偌大的西班牙,得了疟疾后没死的人,翻来覆去,也只找到了青壮。这些青壮,多半都是当初跟着哥伦布殖民伊斯帕尼奥拉岛(海地岛)后活下来的人。

    虽然人少,但斐迪南二世估摸着,只要弹药充足,加上先修一个城堡,倒也够用了。而且,人组成的稀松一点的西班牙方阵,应该足够虐菜一般地欺负那些非洲黑人了。因为,根据上一次的情报显示,非洲人的武器,基本都是石器呢。只有那些阿拉伯的水手们,才使用了铁制的弯刀。但在强大的马林方阵(西班牙方阵)面前,阿拉伯水手刀法再好,也会被穆什克特火绳枪轰成渣的……

    至于那些黑叔叔,只要西班牙人状态好,虐他们没商量。据说,上次大战的时候,一些黑人战士听见枪响,吓得直接丢下武器逃跑了……

    第二批前往莫桑比克海岸的西班牙远征军,除了那名不怕得疟疾的战士外,还有2000多奴隶。这些奴隶,都是从西班牙的格拉纳达抓来的。

    自从1492年征服了伊比利亚半岛上最后的安拉教王国格拉纳达王国后,作为虔诚的基督徒,斐迪南二世和伊莎贝拉一世,对格拉纳达的安拉教教徒们进行了迫害。他们建立的宗教裁判所里,抓满了安拉教的教徒和犹太人。这次为了在萨韦河河口修建城堡,斐迪南二世特地下令,从宗教裁判所里,提出两千多名安拉教的格拉纳达人,负责修建城堡。至于那名有疟疾抗体的战士,则一边监督那些格拉纳达人修建城堡,一边防备阿拉伯商人和黑人部落的袭击。

    就这样,城堡一天天地修建着。在此期间,阿拉伯商人也组织过几次偷袭,当地黑人部落也发起过几次进攻。

    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后,西班牙人非常警觉,甚至带了不少狗来值夜和放哨。

    按理说,黑人夜袭,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们只要不穿衣服(这个年代的黑人大多数也的确不穿衣服),你就只能看见他们的眼珠子有点亮光了。

    只是,西班牙人居然带了很多狗来值夜。所以,当地黑人部落的几次夜袭,因为被狗识破,都失败了。西班牙人虽然看不见隐藏在黑夜中的黑人,但狗朝哪边咬,就朝哪边放枪就对了……

    而随着城堡的基本完工,尤其是外墙和城门的完工,现在,阿拉伯人和黑人,都无法对斐迪南堡这个萨韦河河口的小城堡造成威胁了。而西班牙人的下一步动作,就是依托该城堡,清扫附近的黑人村落。然后,沿着萨韦河上溯,直到找到盛产黄金的大津巴布韦帝国的首都石头城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