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往北逃!
    勃萨联军大营东门外,马林的2万主力已经佯攻了超过半个小时了,但是,敌人大营的西边,还是没有动静。

    马林非常疑惑,借着火把的光线,他掏出包子大的笨重金怀表,看了看时间,确定时间已经超过半小时了,甚至快40分钟了。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马林紧张地想到。

    但是,马林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要是出意外,西边也应该有动静。比如,勃萨联军发现了援军,并采取主动攻击。可是,那也应该喊杀声震天啊。哪像现在,西边一点动静都没……

    勃萨联军显然是不乐意让马林麾下的工程兵挖土填坑的,所以,腓特烈三世调集弓箭手,搭梯子爬上土墙的墙头,往下射击,主要射击那些挖土的。

    可是,马林对此早有防备。他在围墙下面,安排了不少火枪手,就等着对方冒头呢……

    果然,当土墙上面有弓箭手冒头后,一阵“砰砰砰——”的枪声,墙头上掉下来很多勃萨联军的弓箭手。

    不过,腓特烈三世倒也不是很紧张。因为,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开始亮了。只要撑到天亮,以勃萨联军的优势兵力,肯定能够抵挡住马林这2万军队的强攻。

    甚至,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已经让军队全部在土墙后面集结好了。只等天亮,就反攻出去。

    而现在,勃萨联军之所以没有太大动静,只是派人封堵东大门,主要是因为,勃萨联军的将士们,除了一些斥候外,其他人都没有夜战的经验。和擅长夜战的东弗里斯兰军队夜间对决,显然是不明智的。因此,勃萨联军的策略,就是拖时间,拖到天亮,然后决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勃萨联军大营东墙外的两道壕沟,已经有很多地段都被手持工兵锹卖力挖掘的东弗里斯兰民壮部队中的工兵给挖土填平了。

    而到了4点半的样子,从勃萨联军大营的西南方向,传来了冲天的火光……

    原来,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带着大军抵达勃萨联军大营西南端围墙外面后,发现这边的大营围墙,居然全是木头栅栏,外面并没有包裹黄泥。

    这也难怪,毕竟,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都未曾料到西边还有敌军。所以,西边的围墙,做的很粗糙,只有木制栅栏。而且,栅栏外面,也没有挖坑。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们断定西边没啥威胁。而且,这种军队营地只是临时驻地,没必要弄太复杂,不然,拆除很不方便。

    东边弄上那么厚的泥土围墙,是因为那边直面马林的军队主力,自然需要加强防御力,所以才弄那么复杂和坚固。但那样也是有坏处的,就是拆除非常麻烦。想要把东边围墙的木桩拔出来,先得把外面厚厚的泥土外壳给剥掉,然后才能拔除木桩。

    不过,这样做也是值得的。毕竟,东边正面面对马林的主力军队。若是被人在夜间轻易弄破城墙攻进营地,那就完蛋了。

    而西边,因为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都断定没有敌人,所以围墙做得很简陋,就是插好木桩,然后再用木板钉一下,再绑点绳子,就完事了。

    还别说,在用了那么多粗木棍和钉子后,一般人想要拆开那些栅栏,还挺费事的。即使拆除了栅栏,栅栏后面的人也早就准备好了。

    可是,这一次,勃萨联军的人遇到的是伍尔夫.埃斯布兰德。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是什么人?那是个稍有的擅长阴谋诡计的欧洲将领啊!

    之前,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可是用决堤的办法,水淹了上万丹麦大军的。加上在马林那里接受过东方战术的特训,自然对火攻的办法也不陌生。这不,看到纯木的栅栏后,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立即想到了火攻……

    于是,来到栅栏附近后,伍尔夫.埃斯布兰德让手下收集柴草去了……

    因此,原本打算4点开始进攻的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因为筹集柴草,在4点半的时候,才做好准备。

    在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的指挥下,将士们把从附近庄园的草垛弄来的柴草(严格来说,是士兵们把整个柴草垛都给搬来了),均匀地放在勃萨联军大营西南侧的木栅栏的墙角下,并浇上了一些油脂。

    然后,一直摸黑的1.8万援军,终于开始亮起了火把,并开始点燃了那些柴草……

    很快,勃萨联军大营西南方向的木栅栏就被柴草带着点燃了。霎时间,西南方向火光冲天。而原先还在关注东北方向的民壮们,惊恐地发现——貌似西南方向也来了敌军……

    木头做的栅栏,是很怕火的。没一会儿功夫,大营西南端的木栅栏,就没烧散架了。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命令将士们用长矛拨开那些被烧得不成形的木栅栏的残余部分。然后,道路就畅通了。大批援军,从被烧毁的木栅栏后面,进入了大营,站到了目瞪口呆的三万勃萨联军民壮面前……

    然后,场面出现了短暂的尴尬。勃萨联军的三万民壮有些愣,而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以及他们带领的援军也有些愣——这些人见到我们为啥不跑啊?咱们是敌人啊……

    还是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反应最快,他让那些点燃了火绳的火枪手们上前,“噼里啪啦”一顿射击,射杀了最靠前的那群民壮……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

    终于,那些发愣的萨克森民壮和勃兰登堡民壮反应过来了——妈呀,这是杀人不眨眼的敌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