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敌军要转攻汉堡?(二合一)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好的。除非,有人气运逆天,做啥啥都顺。

    此时,勃萨联军大营里,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就心情不佳,两人凑在一起喝闷酒……

    马林派人让伍尔夫.埃斯布兰德伪造信件后,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很快执行了命令,派了一名骑术精湛的手下,装扮成信使的模样,带着伪造的信件出发了。

    因为穿着一身信使的打扮,走的又是大路,想不引起勃萨联军的侦察兵的注意都难。果然,这名假信使,被七八个勃萨联军的侦察兵给追杀了……

    慌乱中,假信使把“密信”故意掉地上了……

    而假信使骑的马速度太快,眼看追不上,勃萨联军的斥候,就把掉在地上的羊皮纸密信捡了起来,带回了大营,交给了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

    两人看了“密信”后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石勒苏益格公国的军队,不但顶住了两万丹麦大军的攻击,还能抽调出一半的老兵搭配一半的新兵,组成一万大军南下增援。所以,二人有些郁闷地喝起了闷酒。

    “这个克里斯蒂安,正是无能,有两倍于敌人的兵力,不但打不下石勒苏益格公国,居然还让对方分了一半主力南下!”乔基姆一世很不满地鄙视了自己的大舅哥。

    腓特烈三世却没有鄙视自己的外甥,而是帮忙说了句话:

    “我们大军也是马林那小子的2.5倍,不也没能拿下吕贝克吗……”

    乔基姆一世顿时语塞了,不过,他还是辩解说:

    “这不一样,吕贝克这个城市太奇葩了,四面环水,实在难以攻击。我们现在能进攻的,也只有东南边部分围墙。马林那小子人虽然比我们少,可需要防守的,也就东南边部分城墙,压力比较小。所以,我们才暂时无法得手。”

    腓特烈三世点点头,乔基姆一世说的的确不假。吕贝克城市虽然不小,但奈何其位于特拉沃河中间,建在河中间的特大沙洲上。萨克森和勃兰登堡都是内陆国家,都是旱鸭子,自然拿缩在城里的吕贝克人和马林的军队有些无奈。

    即使勃萨联军填平了吕贝克东南方向和东北方向的很多狭窄河段,可是,能用来攻城的地段还是太少了。勃萨联军空有五万大军的优势兵力,可是能够强攻的城墙太短,兵力优势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反倒是马林的军队,虽然人少,可守住宽度较小的城墙段,还是很容易的。更何况,他们还有非常适合防御的火绳枪……

    说起这个火绳枪,即使号称“德意志小诸葛”的腓特烈三世,也毫无办法。若是在平原上激战,没有枪的一方可以率先发起攻击,甚至可以从多个方向上发起总攻,可以充分利用优势的兵力。只要双方接触在了一起,火枪就会变成没用的烧火棍。

    可是,在城头上的火枪手不同,攻城的一方不可能让将士们像在平地上冲锋一样,快速地冲到火枪手近前,只能通过攻城的梯子慢慢爬上城头。而这个时间段里,火枪手早就完成了装填,并把爬梯子的人打下去。而且,火枪的子弹还很难挡得住。即使穿着铠甲,也能被火枪从梯子上打掉下去。

    更何况,这些天来,腓特烈三世也算看出来了——即使花费再多的时间,也无法把吕贝克城四周的河道都填平了。至少,勃萨联军很难在短时间内把吕贝克城四周的河道都填平。

    “要不,我们用大军把增援过来的1万石勒苏益格军队围困在城外,逼迫马林那小子出兵出城救援?”乔基姆一世忽然眼前一亮,提议道。

    马林的2万大军,龟缩在吕贝克城里,勃萨联军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空有5万大军,却隔着河和城墙干瞪眼。若是能把他们从吕贝克城里引出来,那就比较好打了……

    当初,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的计划,是在马林反应过来之前,出其不意地包围吕贝克城,靠偷袭拿下吕贝克城的。然后,在围攻汉堡时,等来马林的军队,并将其歼灭在城外……

    可是,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泄露的,在勃萨联军还没抵达战场的时候,马林居然事先得到了消息,并带着2万人进驻了吕贝克城。这样一来,勃萨联军空有5万大军,却拿吕贝克城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乔基姆一世的提议,腓特烈三世却是摇了摇头,道:

    “乔基姆,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你知道的,这支援军只有5000人是正规军,另外一半是新兵。虽然军队难得,可这些士兵,再怎么珍贵,也比不上吕贝克城珍贵,比不上马林自己的性命珍贵。所以,我觉得,即使我们包围了那1万人,出于各种考虑,马林那个狡猾的小子,可能会舍弃掉那1万大军。毕竟,没有什么比吕贝克城的安危和他马林自身及本部主力的安危更重要了。毕竟,即使他想救那1万人,也不一定救得下来,没准还会把主力都搭上……”

    乔基姆一世想了想,点了点头,认可了腓特烈三世的看法。毕竟,5000老兵虽然珍贵,可也没有吕贝克珍贵,也没有马林自己的性命和2万主力更重要。至于另外的5000新兵和民夫,在乔基姆一世看来,即使损失了,也好不心疼。大不了,重新再招募呗,强征也可以啊……

    可是,乔基姆一世还是很不甘心啊。他不甘地问道:

    “那我们该如何做?吕贝克这么难打,难道我们要放弃?”

    “放弃?怎么可能……等等……放弃……放弃……”腓特烈三世重复了好几遍“放弃”后,忽然眼睛亮了……

    “哈哈,我有办法了!”腓特烈三世高兴地笑起来。

    “什么办法?”乔基姆一世急切地问道。

    “我们不打吕贝克了!”腓特烈三世自信满满地说道。

    “什么?不打吕贝克了?那怎么行?马林那个小狐狸就在吕贝克呢。如果我们不打吕贝克,放过马林那个小子,遗患无穷啊。这次我们联合出兵,除了要洗劫两个城市外,有一半的原因,就是要灭了那小子的军队啊。这样,也好瓜分他的土地。”乔基姆一世急了。

    “我没说放过马林那小狐狸啊,我只是说,暂时不打吕贝克了!”

    “怎么说?”

    “我的计划是,把军队西移,做出进攻汉堡的姿态。汉堡城里,据说只有三四千守军,而且,战斗力也没有马林那小狐狸的军队强悍。我们5万大军围过去,还怕拿不下汉堡?”

    乔基姆一世想了想,点头道:

    “的确是个好主意,对方的主力都聚集在吕贝克了。这时候,去攻打汉堡,的确比较容易。而且,汉堡城里的财富也不少啊……”

    “不,乔基姆,我不是要真的去攻打汉堡,而是做出这样的姿态。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把马林那个小子引出城来,和我们决战。那1万半主力的援军马林也许会咬咬牙放弃,可汉堡,马林是很难放弃的。一旦放弃,他们的联盟,就等于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盟友,损失很大的。这可不像雇佣兵那样,没了还可以再招募。一座城市毁了,想重建很困难的。”

    “你的意思是把马林那小狐狸引出城来打?那小子会上当吗?”乔基姆一世担忧地说道。

    “上当最好,即使不上当也没事,等我们拿下了汉堡,就能获得巨额的财富。瓜分完那些财富,我们的大军依然可以再回到吕贝克城下继续围困嘛!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赚的。马林出城最好,我们可以趁机消灭他的主力。然后,吕贝克和汉堡就失去了最后的倚仗,最后还是要被我们攻下。不出城,我们就先吃掉汉堡,然后再回头慢慢围困吕贝克……”腓特烈三世两眼放光地说道。

    乔基姆一世听了连连点头,的确,这个办法非常巧妙。无论马林和他的2万主力出不出城,看上去,勃萨联军都不吃亏,都是赚定了……

    接下来,在腓特烈三世和乔基姆一世的指挥下,驻扎在吕贝克城东南方向的联军大营,开始动了起来。马林通过望远镜看到,很多勃萨联军将士都在拆除营帐……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撤军?”马林陷入了思考……

    第二天,当马林看到勃萨联军一批装载拆下来的帐篷的大车经过吕贝克城南边,向东南方向进发的时候,马林忽然脸色大变:

    “不好,敌人要去打汉堡了!”

    然后,马林急匆匆地从城头上下来,去找吕贝克大议长塔格法赫特等人商议对策去了。

    “什么?你是说,勃萨联军要去打汉堡?”听了马林的陈述,塔格法赫特等人也大吃一惊。

    “好好的,他们为啥去打汉堡呢?”塔格法赫特惊疑不定地说道。

    “明摆着啊,吕贝克有我的2万大军在,加上吕贝克环水,难以强攻,他们攻不下来。所以,他们放弃了,决定先攻打汉堡去了。”马林郁闷地说道。

    “可是,汉堡城也是四面环水的啊,也很难攻击的……”吕贝克议员肖特说道。

    早年的汉堡和吕贝克一样,也都位于大河中间的沙洲上。吕贝克位于特拉沃河中间的沙洲上。而汉堡老城,则位于易北河中间的沙洲上。

    马林摆摆手,道:

    “那不一样的,吕贝克有我的2万大军驻守,勃萨联军的5万人想攻城,并不占太大的优势。而汉堡城里,此时只有三四千战斗力一般的雇佣兵。面对强悍的5万勃萨联军,是守不住的……”

    “那可如何是好啊?”塔格法赫特焦急道。要知道,吕贝克和汉堡,向来都是传统的盟友,虽然相互间有竞争。但遇到大事,还是相互扶持的。若是汉堡没了,吕贝克也孤掌难鸣啊……

    吕贝克和汉堡为何被认为是汉萨同盟里最强的两个城市,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城市,虽然有钱,可实力有限。所以,两个城市之间,为了生存,也是相互扶持的。

    而且,这两个城市,都位于荷尔斯泰因公国境内,都曾被丹麦欺压。同时,汉萨同盟和丹麦,也是海上贸易的竞争对手。所以,为了对抗丹麦的欺压,两个城市长期结盟,互为臂助。

    可是,若是汉堡完蛋了,吕贝克的自保能力将会大大削弱。别的不说,单靠吕贝克,想死死地压制住丹麦,不让丹麦海军死灰复燃,就非常吃力了。

    毕竟,丹麦很大,吕贝克海军能够监视住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和西兰岛附近海域,却无法监控日德兰半岛和挪威那边。所以,吕贝克需要汉堡在军事上的配合。

    此外,因为“易北——吕贝克”运河的存在,吕贝克从东欧采购的大量毛皮、木材、草木灰、蜂蜡、金属等大宗商品,很多也是交给汉堡商人,卖给北海沿岸的地区甚至莱茵河地区的。

    毕竟,吕贝克的势力范围,主要是在波罗的海地区,以及德意志东北部地区。而汉堡,则是北海地区的商业霸主,是吕贝克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若是汉堡败亡,吕贝克即使存活下来,以后商业上也会受到巨大的打击。毕竟,北海地区和德意志西部地区,不是吕贝克的势力范围。单靠吕贝克,是玩不转的。

    虽然说,马林也是个新晋的实力派诸侯,可吕贝克和马林的东弗里斯兰性质是不一样的。马林终究是个军阀大诸侯,而吕贝克和汉堡,都是属于商业城市。因此,吕贝克更加相信同为自由商业城市的汉堡,而不是马林这样的大军阀诸侯。

    在吕贝克人看来,和汉堡这样的商业城市抱团取暖,才是正途。和马林这样军事实力强悍的人合作,没准会被吞了呢。

    所以,吕贝克人是绝对不希望看到汉堡败亡的。毕竟,吕贝克和汉堡加在一起,和马林结盟的时候,还能平等。但是,汉堡要是完蛋了,光剩吕贝克一家,和马林结盟,吕贝克只能乖乖当小弟了。

    什么?你说别的汉萨城市?他们连舰队都没有,很多都是陆上商业城市,对吕贝克都没啥帮助呢。而且,商业规模也小。他们只配当吕贝克的小弟,不配当吕贝克的盟友……

    于是,塔格法赫特大议长等人,开始和马林商议起救援汉堡的议题,希望马林能够出兵救援汉堡,免得损失掉一位重要的盟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