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南下路线选择
    马林的办法,很快解决了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的后顾之忧。收到回复后,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果断地挑选了八千精锐,准备和萨卡拉一起南下。

    同时,他会留下两千老兵,留守石勒苏益格公国。不过,为了防止敌军跑掉的两千人反扑,萨卡拉决定,在民间再度征召6000民壮,协助留守的两千老兵守城。

    具体安排为——在石勒苏益格公国首府石勒苏益格城留下500老兵和3000民壮协助防守。而在里伯城,则留下500老兵和1500民壮协助防守。其他几个重镇,也部署一些老兵带着民壮防守。

    伍尔夫.埃斯布兰德也不求石勒苏益格公国各个城市都能守住,只要石勒苏益格城和里伯城等几个战略要点不丢失,能拖住丹麦人,就算成功。而自己和萨卡拉,则一起带着1.8万大军南下,援助马林的主力部队,争取击败勃萨联军。

    只是,在进军路线上,他们又有些犯难。因为,马林对他们的要求是——不但要完成进军吕贝克的任务,还要尽量让勃萨联军不发现他们的踪迹。

    因为,这1.8万人,若是正面对上5万勃萨联军,肯定也没好果子吃。毕竟,勃萨联军不但人数多,也没啥老弱病残,都是精锐。尤其是那2万瑞士雇佣兵,在长矛肉搏战上,是不输给马林的手下的,甚至更加强悍。

    所以,这1.8万人不但要南下增援,还得避开勃萨联军的视线。最好是能悄悄地绕到勃萨联军后方,突然发起突袭……

    看着地图,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都有些挠头。按照正常的走法,从石勒苏益格公国南下,经过吕贝克控制下的荷尔斯泰因公国的东半段部分,然后直达吕贝克城下……

    这条路是用时最短的,也是最正常的路线。但伍尔夫.埃斯布兰德觉得,这条路是最不能走的。为啥?因为,勃萨联军的统帅又不是傻子,肯定会在这条路上安排很多侦察兵啊。只要发现了大军的踪迹,还不赶紧汇报?

    毕竟,勃萨联军的首领之一,可是号称“德意志小诸葛”的“诸葛特烈”三世……

    对方要是不防备着北方来的援军,那就不是腓特烈三世了。想走这条路,然后完成偷袭,简直不敢想象。

    所以,比较擅长计谋的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直接否定了这条路线。不过,目前停留在石勒苏益格公国和荷尔斯泰因公国边境地区作为欺骗手段的八千民壮,倒是可以很好地利用下。

    比如,让他们大张旗鼓向吕贝克进发,吸引一下萨克森侦察骑兵的注意力,为真正的大军打掩护……这一招,叫什么“声东击西”来着……当初,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投降马林后,曾在马林身边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兵法,是知道这个战术的。所以,那八千本来用来欺骗丹麦人的民壮,不妨再度发挥一下余热,在解散前,再欺骗一下勃萨联军……

    至于勃萨联军发现了这支用于欺骗的民壮部队,那也没事。大不了让这八千人不战而降呗,等到胜利了,这些人肯定还会回到自己手里的。而且,送给对方八千俘虏,还耗费对方口粮和浪费部分军队去看管呢……

    等到对方发现那是假的增援部队后,真正的部队,早就迂回到勃萨联军侧后方了。然后,发起夜袭……

    说起夜袭,萨卡拉的经验不要太丰富哦。当初,马林教手下军官战术的时候,夜袭的战术很多。比如,萨卡拉学到的把敌军分片包围,就是其中的重要原则。

    总之,不管敌军防备有多好,只要营寨被攻破,对方肯定有一段慌乱期。趁着这个时间段,快速穿插包围,把敌人的大营分片隔离起来,使得敌军不能集中兵力,那么,夜袭就稳了。

    遇到没有防备的军队,夜袭都能容易让对方炸营,都不用动手。就算遇到有防备的部队,只要分割包围及时,对方也翻不起浪花来。反正,先手的人总会占优势的。除非,夜袭的军队数量远少于敌军。否则,被袭的一方,总是占劣势的。除非,对方能笃定敌人会来夜袭,并布下陷阱,同时让士兵们一夜不睡,等待敌人自投罗网。

    不过,这种情况在欧洲是很罕见的。因为,没有这种等级的谋士啊……

    毕竟,欧洲古代打仗,习惯正面对决,骑士们多半也是脑子一根筋。能够知道防备夜袭,都算是智谋型的将领了。至于利用对方夜袭,反而坑对方一把的,在华夏也不多见,更别说脑子回路比较少的古代欧洲人了。

    马林为什么看重伍尔夫.埃斯布兰德?为了此人,甚至不惜亲自去游说。就是因为,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此人,是欧洲罕见的利用水淹的战术,打败十倍之敌的智将。当初马林传授“三十六计”给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的时候,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全程都是双眼放光的……

    萨卡拉只是个小年轻,虽然从马林那里学到了不少军事知识,但还是没有伍尔夫.埃斯布兰德老谋深算。毕竟,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是个中年人,思考问题比萨卡拉全面多了……

    ……

    否定了直接南下的路线后,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开始选择新的路线。若是要绕到勃萨联军身后,从荷尔斯泰因公国向东,借道梅克伦堡公国,直接绕到勃萨联军背后,好像也是可以的。毕竟,勃萨联军的大营,主要在吕贝克城的东南方向。因为,吕贝克城东南方向的河道最窄。而且,勃萨联军目前正在威逼当地民壮填河,以方便勃萨联军攻城。

    但这条道路,伍尔夫.埃斯布兰德也否定了……

    为啥?因为,梅克伦堡公国受到勃兰登堡选帝侯国的影响太深了。即使梅克伦堡公国未必真的和勃兰登堡选帝侯国一条心。可是,因为受到勃兰登堡选帝侯国的强大压力,梅克伦堡公国境内,肯定有暗中投靠勃兰登堡选帝侯国的贵族。到时候,在大军经过梅克伦堡公国的时候,若是有暗中投靠勃兰登堡选帝侯国的贵族偷偷地给勃萨联军报信,那就功亏一篑了……

    所以,这条路也行不通……

    那么,剩下的,就是从西边绕道的路线了……

    可问题在于,从西边绕道的话,大军需要经过宽阔的易北河,这需要很多的渡船。而且,大军不能走汉堡控制区。因为,汉堡境内,肯定有勃萨联军的奸细。一旦被发现行踪,也是不行的。

    所以,走西部线路的话,需要先把大军用船运往易北河西岸。然后,在汉堡南边一点,勃萨联军的奸细注意不到的地方,再发起渡河,从而向勃萨联军大营方向进军……

    可是,目前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和萨卡拉手里,只有二三十条船,一次只能运输两三千人。1.8万大军,估计要运很多趟,很浪费时间……

    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看着地图在思考,而萨卡拉则表示——船只不够用……

    过了很久,伍尔夫.埃斯布兰德忽然说道:

    “谁说船只不够用的?”

    萨卡拉有些愣,但还是说道:

    “我手里只有二三十条运兵船,当然不够用啊!难道,你要去埃姆登调船过来运兵?那样的话,先要取得公爵大人的手令,然后,再派人去埃姆登港调船,很浪费时间的……”

    “不,我们不需要从本土调船!”伍尔夫.埃斯布兰德笃定地说道。

    “那从哪儿弄船?”

    “你忘了?我们的盟友汉堡啊!他们可是有大几百艘商船的汉萨列强城市。现在又是战事紧张的时候,我们去汉堡借上百条船运兵,应该问题不大吧……”

    “可是……去汉堡借船,会不会被对方的奸细打探到?”

    “不会,我们悄悄联系汉堡议会,让他们在调派船只的时候保密。驾驶船只的水手和船长在出海的时候都不知道使命的话,奸细能打探到什么?”

    “而且,我研究了一下地图,发现汉堡南边的萨克森——劳恩堡公国,有一条‘易北—吕贝克’运河。如果,我们的军队直接乘坐船只,顺着这条‘易北—吕贝克’运河直达吕贝克附近,那就更加方便了……”

    “萨克森—劳恩堡公国?伍尔夫大人,您没开玩笑吧?那可是萨克森……不是和萨克森选帝侯一伙的么?”

    “不,你错了!萨克森—劳恩堡公国虽然名字里也有‘萨克森’的字眼,却和萨克森选帝侯国没太大关系。统治萨克森选帝侯国和萨克森公国的是韦廷家族,而统治萨克森—劳恩堡公国的,却是阿斯坎尼王朝,不是一家子的。”

    “从前,统治萨克森—维腾堡公国,也就是现在的萨克森选帝侯国和萨克森公国的,同样也是阿斯坎尼王朝的,他们和萨克森—劳恩堡公国的阿斯坎尼家族本是一家,后来才分成两国的。只是,到了1422年,萨克森—维腾堡部分,被韦廷家族的人继承了。从此,萨克森—劳恩堡公国和萨克森—维腾堡就不是一家人了。实际上,即使是一个家族的,两国分开两百多年了,情分早就淡了。更何况,两国现在分属两个家族呢?”

    “而且,据我所知,萨克森—劳恩堡公国和萨克森系贵族关系并不怎么样,反而和吕贝克及汉堡关系密切。因为,隶属于萨克森—劳恩堡公国的‘易北—吕贝克运河’,最大的客户,就是吕贝克和汉堡的商船。而通过这条运河收过路税,是萨克森—劳恩堡公国最重要的财政收入之一。所以,萨克森—劳恩堡公国反而和吕贝克及汉堡更亲近,和同样拥有萨克森之名的两个萨克森国家,反而不亲密。”

    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毕竟年岁大,见识多,给萨卡拉很好地普及了一波历史知识。

    萨卡拉皱着眉头,想了想后说道:

    “那就是说,这个萨克森—劳恩堡公国,是吕贝克和汉堡的朋友,我们的军队从他们的境内通过应该没问题?”

    “应该是的,而且,我们也不用必须得到萨克森—劳恩堡公国的同意。我们把装载着1.8万大军的船队直接开到萨克森—劳恩堡公国境内,对方不答应也无所谓,直接硬闯就是。反正,他们也无力阻挡。到时候,我把麾下那支侦察骑兵小队派上岸,专门截杀向东的骑马的疑似信使的人就是了。”

    “什么样的侦察兵小队?能确保截杀成功?”

    “是绍尔大人分配给我的,一共有50人,个个都是骑阿拉伯马的轻骑兵。而且,人人佩戴三支发条打火枪,专门用于截杀骑马的信使的。那些人在马上使用发条打火枪的射术都很精湛,骑的马也很出色,速度快、耐力好,用来截杀敌人的信使和侦察兵,实在太合适不过了!我们第二军团,总共才50个这样的精锐侦察兵。”

    “嘶——”萨卡拉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嫉妒地说道:

    “为什么我的英格兰军团,就没有这样的精锐呢?有这样的精锐部队,拦截敌人的信使多方便啊!也方便军队偷袭!”

    “得了吧,你的英格兰军团才组建多久?还没有正式番号呢,哪里可能配备这样的精锐侦察兵?据说,公爵大人本部,也就200名这样的拦截型的精锐侦察兵。毕竟,在飞驰的马背上开枪截杀敌军信使,也需要很厉害的技术的,一般人学不会。所以,这支专门用来截杀敌军信使的侦察骑兵,数量一直很少。主要就是因为马上的射击技巧太难了,一般人在飞驰的马背上打不准,未必能截杀住敌人的信使……就是因为人数太少,我担心走中间的正常路线这50人来不及截杀对方的探子,才选择西边的路线的。毕竟,对方在中间大路附近,肯定安插了很多密探……而走西边的路线的话,对方探子少,截杀也更容易些……”

    “好吧,你真好运。那么,我们如何保证经过汉堡附近的河道时,不被敌方的奸细发现?要知道,汉堡城里,肯定有对方的奸细的。”

    “这个简单,我们的船队经过汉堡边上的易北河流域时,选择在半夜通过。同时,让汉堡议会宣布实施宵禁,晚上不让人出门就是了。”伍尔夫.埃斯布兰德想了想后说道。

    “这个主意好,一旦实施宵禁,对方的奸细就没法在半夜出来打探消息了。要是敢出来,直接就被抓现行了!”

    “那是当然!”

    “不过,跟汉堡借船,然后走易北河和‘易北—吕贝克’运河的方案,还得公爵大人批准啊。而跟汉堡借船和建议汉堡宵禁的事情,最好也是公爵大人出面协调,你我二人,可没那么大面子……”

    “那倒是,我这就写报告!”

    “好,写完了我也署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