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齐格蒙特一世来访
    又占坑了……我感觉得了“夏季胖子智商降低症”,为啥这些天码字速度下降了呢,老妖占坑……

    这次占坑大概在一小时以上了,等不及的朋友,明早再看吧。到时候,刷新下就好,抱歉了……

    ————————————————————————————————————————

    正好,自从格德司公国的军队和萨克森联军开打后,格德司军队已经不再向马林的莱尔县的水力锻造中心购买法式的板甲和头盔了。

    于是,马林下令——继续开工,生产胸板甲和头盔。不过,样式改成了而马克西米连铠甲样式。这种凸起的胸甲,对于抵挡火枪子弹的伤害,有着优秀的属性。

    要知道,普通的贴身的板甲,被几十克重的铅弹撞上后,冲击波会直接对人体产生伤害。而且,强大的冲击力作用下,板甲可能会产生凹陷。

    可是,老式的板甲是贴身穿着的。一旦产生凹陷,就会直接冲击人的**。若是在人体柔软部分产生凹陷,问题还不是很严重。若是在骨骼部分产生凹陷,那就完蛋了,骨折是轻的,骨头被冲击力弄断了,也很平常。

    所以,火枪才会对穿板甲的骑士产生那么大的威胁。而若是采用外凸型的设计,子弹打到那些凸起上,不但容易造成折射和弹开,凸起部分即使被铅弹砸凹陷了,也只是从凸起被砸得不凸起,难以直接冲击人体。即使因为强大的动能,依然会让人受到一定伤害,但却不是动辄骨头断裂那样丧失战斗力的惨状了。

    因此,马克西米连铠甲是一款很适合抵挡球形铅弹的铠甲。当然了,只能说这种铠甲比老式铠甲更适合抵挡铅弹,而不是说一定能挡得住。运气好的话,打在不重要的凸起上,可能人会没事。运气不好,也会受伤的。只是,不会像老式的贴身板甲那样中枪必定受伤而已。

    有了马克西米连铠甲的胸甲和带活动面罩的铁盔,马林就能让手下士兵,按照设定的想法,用头部包裹了亚麻布的木棍进行互捅的训练了。

    训练用的木棍,马林决定使用和长矛差不多长的。这样,士兵们使用起来,和使用长矛也没啥区别。

    实际上,使用长矛,无非也就是刺、拨、撩等老套的使用方法。但是,别小看这三个基本招术。使用得熟练了,在战场上,能先一步刺死对手,使得自己活下来。

    而且,后世的研究表明,刺比砍伤害要大太多了。一般而言,被刀砍了,只要不被砍到大动脉和脖子等要害部位,即使上医院,多半能活下来。

    但是,若是被刺中了,尤其是被刺中了心脏等部位,基本神仙难救。所以,后世的混混流氓,是用刀砍人的,但受害者是受伤的多,死的少。而杀手们,却经常用匕首刺击目标,讲究快很准,直接把匕首刺入目标的心脏。

    而且,这一点,也表现在了后来的刺刀上面。二战的时候,还比较流行匕首型的刺刀,可以刺,可以砍。但二战后,五六半步枪在设计时,直接抛弃了刺刀的刀刃,改为三棱军刺。因为,三棱军刺的杀伤力特别大。后来,实战的步枪都使用折叠型的军刺。只有仪仗兵的步枪,才使用匕首型的刺刀。因为,匕首型的刺刀好看……

    ……

    所以,马林对于士兵们训练如何把长矛率先扎入敌人体内,而且,需要扎到要害部位,是规定很严格的。

    在训练中,胸甲外面罩着的烟布被敌人沾了石灰粉的“枪头”刺中后,不但该士兵要退出群殴,裁判人员也会根据被刺中的部位,给对面成功“杀敌”的士兵打分。越靠近心脏,得分越高。

    而且,作战中,士兵也可以自行判断。比如,敌人刺中的部位离心脏很远,则允许继续作战较短的一段时间。若是刺中心脏部位,则必须立即退出战斗,否则,将会受到处罚。

    经过评分机制,配套上一定的奖惩措施,马林相信,那些长矛手们,使用长矛作战时,捅刺敌人,会更加的快很准。

    对于那些经常快速地把“矛头”捅在对手心脏部位的优秀士兵,马林还允许予以一定的表彰和奖励。奖励未必很多,但表彰,会很大程度上满足士兵的虚荣心的。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合适,说荣誉感更好点。但实际上,二者的差别也不是很大。马林记得,上辈子自己被学校表彰,傻不拉几地举着奖状上台被人当猴观看时,内心是极为骄傲的……

    ……

    对于发明了“群殴训练法”的萨卡拉,马林也没亏待,不但上调了他的年薪,还去掉了其“英格兰军团代理军团长”的“代理”二字,使得萨卡拉成功地成了一名高级将领。

    另外,马林把改良后的群殴训练方法,也回传到了纽卡斯尔。而且,马林还给萨卡拉送去了2000套马克西米利安式胸甲和带活动面罩的铁盔,作为新的群殴训练法的道具。

    毕竟,新的群殴训练法,若是没有护具,训练会造成不少的伤亡的。

    当然,全部使用正规的马克西米利安式的胸甲和头盔,锻造中心的产能也跟不上来。怎么办呢?

    马林在视察狼牙突击队和殖民军队的训练时,看到殖民军辅助兵种身上穿的很像“麻将垫子”的木片扎甲……

    这种木片扎甲,若是不给木片包裹铁皮的话,成本是很低的。而且,关键是,这玩意弄起来快啊……

    毕竟,不管在哪个时代,木匠都比铁匠多。马林轻易地找到了足够的木匠,去大量加工木片,并给每个麻将大小的木片钻孔。

    之后,就是找熟练的人来把“麻将木片”编成札甲了。这个稍微麻烦点,但马林之前就让人给殖民军辅助兵种做过一批札甲,算是有熟手的工匠的。

    经过测试,套上一层“麻将垫子”木片札甲的士兵,被木棍捅中后,还是很疼的。于是,马林干脆让士兵们套上双层的“麻将垫子”。果然,效果好多了。

    至于头盔,马林也进行了简化。他让一批木匠,照着后世摩托车头盔的样式,做了一批木头盔。然后,在眼前部位,凿了大洞。然后,在大洞上,编织铁丝网,作为防护……

    这样一来,身穿双层“麻将垫子”木片扎甲和头戴木制的“摩托车头盔”的训练士兵,成了军营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最让马林感到惊讶的是,战士们居然喜欢上了“麻将垫子”木片扎甲和木制“摩托车头盔”,不肯拿下来了……

    为啥?“麻将垫子”木片扎甲和木制的“摩托头盔”,总重比马克西米利安式胸板甲和带活动面罩的铁盔重量轻多了,穿上去舒服啊。

    而且,大部分士兵是装备不起胸板甲和铁盔的。而且,他们的体能,穿上那么重的铠甲,也坚持不了多久。

    但“麻将垫子”木片扎甲和木制“摩托头盔”不同,即使穿了两层“麻将垫子”,带上木制摩托头盔,一般士兵也是能够承受的。

    况且,在战场上,若是不穿护甲,被敌人兵器碰到,肯定非死即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