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乔治要破产
    战斗结束后,格德司军队,在萨克森联军的大营里,缴获了无数小皮袋子,里面都是粮食。光是收集这些粮食小袋,就花了半天的时间。最后一统计,足够大家吃一阵子的。

    而逃跑中的乔治,在靠近格罗宁根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朝前线运粮的一万多萨克森民壮……

    “停下,都停下!听我的命令,全部掉头回去!”乔治大声地命令道。

    前方已经战败,这些萨克森民壮再把运粮队送过去,那不给格德司军队送军粮么?而且,也是给对方送俘虏啊……

    就这样,乔治带着一万多民壮,和很多粮车,回到了格罗宁根。回去后一清点,乔治哭了……

    是真哭了,不是假哭。乔治经过清点,发现手里只剩下一千余萨克森板甲重骑和之前留在格罗宁根守城的一千多步兵了。当然,还有那一万多萨克森民壮……

    很显然,乔治这次算是彻底栽了,再也没有翻身的能力了。为啥?光是那**千战俘的赎金,就能让乔治破产。

    虽然尚不清楚有多少人被俘,但乔治很清楚,至少有大几千,可能上万。若是萨克森公国的普通士兵,乔治不赎回也就罢了,可那些萨克森公国盟友的军队,那是非赎回来不可的。因为,那可是盟友的部队。

    如果,乔治不把盟友的战俘赎回来,那以后,他也别想在贵族圈混了。至少,以后打仗,没有人会出一个士兵来帮乔治的。

    所以,无论如何,乔治得赎回那些将士啊……

    可是,上万战俘,赎金差不多要百万金币啊……

    几年前,上一任萨克森公爵阿尔布雷西特,就因为被马林俘虏了一万几千人,被迫赔了一百万金币。虽然阿尔布雷西特公爵靠着举债,偿还了那些赎金,可是,萨克森公国因此,签了很多债。直到现在,那些钱还没还清呢。

    如今,再被格德司人敲诈走上百万赎金的话,估计都没人肯借钱给萨克森公国了。因为,之前的债务,萨克森公国还没还清呢……

    而且,现在乔治手里,只有两千多兵马,根本无法抵挡战斗力惊人的瑞士雇佣兵。因此,放弃格罗宁根,成了乔治所要考虑的头等大事。

    虽然说,靠着两千多精锐,以及那些运粮的民壮,乔治也能勉强守卫住格罗宁根。但是,那又有什么用?

    因为,乔治不会再有援军了。之前组成的萨克森联军,实际上就是乔治四处求来的最后的援军。

    现在,连最后一批援军都被人俘虏了,乔治再固守格罗宁根,就失去了任何意义。因此,放弃格罗宁根,撤回本土,才是最好的选择。

    为此,萨克森公爵乔治下令——把城中所有的粮食,以及商人的财产,都强制“没收”,并由一万多萨克森民壮携带,离开格罗宁根。

    当晚,格罗宁根城里的大户们,都遭到了打算撤退的萨克森军队的抢劫……

    可惜,格罗宁根城几度易手,早被乱兵洗劫过几次。那些大户,不是被抢得差不多了,就是把财产早就挖坑藏起来了。

    因此,最终统计下来,萨克森军队只抢到了价值15万金币的财物,离乔治公爵心目中的一百万金币还差很多……

    倒是粮食,城里很丰富。这是因为,格德司军队,之前就在格罗宁根城里,屯了够两万大军吃两个月的粮食。加上乔治带来的够两万多萨克森联军吃几个月的粮食,城里现在粮食是很多的。

    但乔治要撤退,这些抢来的的财物和粮食,自然是要统统带走的,免得留给格德司人。另外,之前破城时抓获的战俘两三千战俘,乔治也打算带走,但不带回国内,而是带到埃姆斯河东岸的东弗里斯兰境内去,用来和格德司人讨价还价,交换部分战俘。

    这其中,最重要的三名战俘,大概就是原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总督fyskefrijheid,原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吕伐登男爵兹特尔,以及原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武装部队统帅西瓦格了。

    博尼茨元帅在带着部队逃命的时候,并没有心思管这三个被当成傀儡的家伙,而是带着主力部队直接撤了。就这样,这三人落入了乔治的手中。

    乔治这次撤退,决定把这三人当宝贝带走。为啥?因为fyskefrijheid总督,可以作证,占领西弗里斯兰的,并非西弗里斯兰抵抗军,而是格德司公国的军队啊……

    只要fyskefrijheid总督这个人证在,乔治公爵就可以向帝国议会告状,状告格德司公国入侵西弗里斯兰。到时候,乔治即使不能得到军队反击,也能在政治上给格德司公国制造麻烦和压力,迫使其不敢狮子大开口。

    一旦能够证实是格德司公国暗中控制了西弗里斯兰,那就等于是格德司公国坏了规矩,而且,打了皇帝的脸面……

    毕竟,当初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公开宣布把西弗里斯兰判给萨克森公国的。现在,你格德司公国想要吞并西弗里斯兰,有没有问过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意见?这不是打皇帝的脸么?

    到时候,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和尊严,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将不得不站出来,帮忙调停,并要求格德司公国停止非法侵占西弗里斯兰的行为,谋求恢复原样。这样一来,乔治公爵就能拿回西弗里斯兰了。

    乔治最担心的是,自己可能要拼着破产,赎回那些友军将士。但若是即使赎回了那些友军将士,自己没能拿回西弗里斯兰,那就亏大了。

    所以fyskefrijheid这个原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的总督,是非常重要的人证,可以在帝国会议上作证,证实格德司公国的狼子野心。到时候,问题就可以好解决一些了。

    而fyskefrijheid似乎也愿意配合,他的条件是——若是乔治公爵因为他的证词,通过外交拿回了西弗里斯兰,那么,就册封fyskefrijheid为萨克森公国的世袭男爵。

    用一个男爵封号和一点土地,换回一个不小的国家,乔治显然不亏。可问题在于,帝国会议,一般都是在六七月份才会召开,乔治想要申诉,也得等到几个月后。这几个月,乔治能够确保自己的萨克森公国不会破产么?毕竟,那么多赎金等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