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卖点铠甲给格德司
    博尼茨率领一半主力部队,包括大批瑞士精锐雇佣兵,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才把fyskefrijheid总督、兹特尔男爵、西瓦格统帅和他们麾下的3000西弗里斯兰抵抗军堵住。

    要说这在百战之中活下来的3000西弗里斯兰抵抗军士兵,别的不擅长,就特么擅长逃跑。要是换成萨克森的骑兵来追,很快就能追上。可是,格德司公国的军队,以步兵为主,模仿瑞士,组建了大量的长矛兵。其本身,并没有多少骑兵。

    为啥呢?因为骑兵一般出身于贵族家庭。但是,1477年之前格德司公国被“大胆的查理”灭国的时候,大部分骑士战死。而查理二世,更是靠着1492年佛兰德叛乱的时机,通过贿赂尼德兰议会,才获得了重新独立。所以,在全新的格德司公国,骑兵真心稀少。骑士家族剩余的那些人,因为有文化,也都跑到步兵方阵里担任军官去了。所以,现在格德司公国没有成建制的大规模骑兵。想要追击逃跑的西弗里斯兰抵抗军残余,也挺费劲的。花了三四天时间,才追上。

    被追上并被包围后,fyskefrijheid总督和兹特尔男爵一看没戏了,也就乖乖投降了。反正,就算被查理二世抓去当傀儡,起码,不会死。毕竟,查理二世也不大好公开吞并弗里斯兰贵族共和国,暗中掌控,是最能堵住别人之口的办法。但要是反抗,没准就会被这些格德司长矛兵在身上捅几个窟窿了……

    于是,两人选择了下马投降。西瓦格和手下的士兵们,一看老大都投降了,也没必要顽抗了。于是,也跟着投降了。

    博尼茨本来心情大好,终于搞定了两个傻蛋。但是,回到格罗宁根城外的大营后,心情立马恶劣无比了。因为,萨克森公爵乔治,竟然趁着他追击西弗里斯兰抵抗军的时候,趁夜突围跑路了。

    但现在,他就是想追也来不及了。因为,乔治已经逃走了两三天了。而且,乔治和他的手下们,都是骑马的骑兵,怎么追?

    “都怪这两个混蛋!”博尼茨恨恨地看着fyskefrijheid总督和兹特尔男爵两人,气愤之下,直接给了这两货一人一脚。

    fyskefrijheid总督和兹特尔男爵都非常愤怒,不过,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两人看到四周长枪如林的格德司公国大军,也只好忍气吞声。

    而萨克森公爵乔治一行,在渡过埃姆斯河之后,为了快速逃命,直接把马铠和板甲折价卖给了马林。然后,一行人轻装上阵,以轻骑兵的姿态,往德累斯顿方向一路狂奔,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撵着他们似的。

    “接下来,就是组团和格德司公国决战的戏码了吧?”马林摇了摇头,看着乔治逃命的方向说道。

    说起来也是乔治倒霉,萨克森军队的核心就是重骑兵。但格德司公国的核心是瑞士方阵,正好克制重骑兵。因此,在主战兵种被克制的情况下,萨克森军队想赢,真的很难啊……

    不过,这样正合乎马林的意愿。不然,他怎么从绝望的乔治手里,购买西弗里斯兰?

    查理二世听说乔治从东弗里斯兰国境上逃跑了,很是恼怒,派人来质问马林,为何不拦住乔治。

    马林现在还不想和查理二世翻脸,于是解释说,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命令,命令他不得为难乔治。所以,他只好中立。

    查理二世对此也没啥办法,因为,大家都知道,马林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人。皇帝有令,的确没啥办法。而且,乔治还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表侄呢。马林的解释,倒也说得通。

    马林对于查理二世的使者很是热情,还好心地提醒他们——乔治肯定会纠集多国联军打回来的。到时候,说不定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军队都会参加。因此,马林下次战争,恐怕也不能帮助格德司公国了。

    会谈中,马林忽然想起来——自家的高位水库建好了,现在可以快速量产板甲和刀剑了,为何不趁此机会卖点武器呢?

    于是,马林问道:

    “贵使,贵军还缺少刀剑和板甲吗?”

    “呃?马林大人,您的意思是?”

    “我最近正好建设成功一家大型的兵器生产作坊,若是贵国有需要,可以便宜卖给你们呢。要知道,萨克森公爵乔治下次纠集大军来,肯定凶险万分。若是贵国的长矛手,前三排的精锐老兵都装备了胸板甲和头盔,战斗力肯定会大大提升,也大大提高了胜利的几率……”

    “这个……”格德司公国使者一想,还真是这么个情况。要是前三排老兵装备了胸板甲和头盔,在战场上和敌人互捅的时候,的确大大提高了生存率。

    要知道,老兵是很珍贵的,死一个,补充来的新兵根本没法代替。于是,格德司公国使者询问了板甲的价格,以及刀剑的价格,打算回去向格德司公爵查理二世汇报,请其定夺。

    马林考虑到的确需要格德司公国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取胜,于是,马林报了一个市场最低价,算是很优惠的了。

    事实上,即使是市场最低价,马林也是很有赚头的。因为,马林手里有冶铁高炉,铁锭成本较低。而且,有了成排的水力锻锤,锻打成本也大大降低了,速度还大大提高了。要是换成人力锻打,天知道是啥成本。

    查理二世听了使者的汇报,觉得马林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在格德司军队中,那些瑞士雇佣兵,的确都是前三排精锐老兵装备了胸板甲和头盔。

    而格德司公国自己长矛兵,的确还没有为前三排精锐装备胸板甲和头盔。这样的话,一旦遇到大战,老兵的伤亡率肯定是很高的。

    就像之前和乔治大军的对战,就损失了不少老兵……

    而且,马林给的价格,查理二世询问过懂行的大臣,的确非常低廉,算是友情价了。思考再三后,查理二世终于向马林下了大订单……

    马林赶紧找来那些锻造师们:

    “赶紧按照订单打造胸板甲和头盔,不过,要打造成法国人的式样!”

    “为什么?公爵大人,马克西米利安一世陛下设计的马克西米连铠甲才是最优秀的啊!”

    “你傻吗?这是给格德司公国装备的铠甲,打造成马克西米连铠甲的样式,是想害我?只有打造成法国板甲的样式,才能让法国人背锅啊!”马林仿造马克西米连铠甲的事情,皇帝是知道的,甚至还提供过样品。要是格德司军队大量装备马克西米连铠甲,那马林还要不要混了?

    工匠们恍然大悟,原来,马林卖个铠甲,还有这么多深层的含义在里面了,不愧是被大贤点化过的神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