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教皇训令
    事情并没有完,会议结束后,很多修道院长还不罢休。尤其是,那些剩下的四分之一坚决不肯投票的修道院长。虽然投票失败了,但是他们没打算放过康拉德主教,扬言要去上告。

    康拉德主教有教皇支持,自然不怵,于是冷笑道:

    “想上告?可以啊,要不要我给提供路费?波恩还是罗马?随便你们!当然,科隆大主教是没资格撤销我的职务的,你们只能上罗马去了,要不要我提供马车呢?”

    康拉德主教说的没错,科隆大主教虽然是德意志西北部地区各主教国的领袖,但只有推荐和同意谁当主教国主教的权利,但没有解除主教国主教职务的权利。在这个年代,撤销一个主教,哪怕不是主教国主教,也都是需要教皇批准的。甚至,连离婚,都需要教皇亲自批准。

    要是是否撤销康拉德主教的权力在科隆大主教手里,康拉德主教也许会害怕。但是,全欧洲只有教皇有权力撤销主教职务。这样一来,康拉德主教就一点都不害怕了。因为,教皇不但提拔了他侄子约翰为助理主教,还特么亲自写信安慰他了。有教皇的支持,他怕谁啊?

    所以,面对那些反对他的修道院长,康拉德主教非常蛮横。甚至,康拉德主教扬言,转交给马林的土地,专门从那四分之一投反对票的修道院拥有的土地里分割。

    虽然不知道康拉德主教为什么这么嚣张,但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很多人猜测,康拉德主教的行为,应该得到了教皇的默许。不然,没有人会这么脑残的。因为,若是教皇不满康拉德的做法,即使强行通过了这个法案,也是可以被判无效的。

    康拉德主教明显不是脑残,不然也做不到两个主教国主教的位置。所以,很多冷静下来的修道院院长,开始猜测,是否教廷有人支持康拉德主教如此做。不然,没人愿意这么作死的。

    而那四分之一坚决反对的修道院长,虽然觉得蹊跷,但因为下不来台,也就硬撑着,组团去罗马请愿去了。

    看到那些修道院长坐车走了,康拉德主教冷笑着,大声下令农业大臣,拿出那些修道院长所在地区的土地产权所有的账本,开始安排把哪些土地划归马林的事宜。康拉德主教公开地告诉农业大臣——只需要给那些修道院留下足够养活那些教士的田地即可。其他的,都转让……

    在场其他的修道院长都倒吸一口凉气,康拉德主教的做法实在太狠了。

    要知道,所谓足够养活那些教士的田地,是指产出的粮食,足够修道院的教士们吃饱穿暖的,仅此而已。

    如果按这个标准的话,恐怕明斯特地区,那些乡下修道院,没有一个需要超过100尤格拉姆的土地的。

    但是,实际上,明斯特主教国因为土地众多,普通修道院的耕地,也都达到了1000尤格拉姆以上。富有一点的,拥有几千尤格拉姆的耕地,比大多数男爵都富有。所以说,在明斯特主教国,每个乡下修道院,都相当于一个富有的男爵领。

    而且,在每个修道院的辖区内,修道院长们只要如数上交收成的十分之一就可以了。剩下的9成,就是他拿大头,其余交给手下们瓜分。

    当然,在每次修道院长更新换代的时候,也就是上一任修道院长去世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修道院,就没那么拽了。因为,主教可以任命新的修道院长了。这个时候,修道院里的教士们,会竞相巴结主教大人,奉上不少好处。但成功成为修道院长后,立马就拽起来了,未必肯理会主教了。

    因此,主教大人们满怀恶意地想——要是每天都死修道院长就好了。那样的话,自己收到的那些修道院长的候选人的贿赂就多了……

    正是因为教会土地的利益,大部分都把持在那些乡下修道院长的手里。因此,康拉德主教和手下的教士官员们,才会对那5万尤格拉姆的利益田,如此地看重。至于瓜分修道院的土地,他们也不太在乎。反正,利益受损的,又不是他们,而是那些乡下修道院的教士们。

    ……

    就在明斯特主教国的那些修道院长们组团去罗马上诉的时候,德意志各地,大约上百个宗教诸侯,早就纷纷向罗马教廷上书,抗议教廷把德意志宗教诸侯国当做礼物送给世俗诸侯的行为。

    在那些宗教诸侯们看来,如果这样下去,他们自身,也会有一天,被当做酬谢的礼物,给送出去的。因此,对于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被当礼物送出去的结局,他们生出了恐惧感,生怕自己下一个成为被送出去的礼物。

    为此,德意志地区上百家宗教诸侯们,决定联合发出抗议,向教廷施压,避免此类事件再度发生。

    尤利乌斯二世收到联合抗议书后,也感到很头疼。毕竟,他刚成为教皇,尚未坐稳位置。这一上来,就被德意志地区那么多宗教诸侯反对,一个处理不好,会导致教廷威信大减的。

    为此,在思考了很多天后,尤利乌斯二世终于想好了对策……

    他发出了一个教皇训令,针对所有德意志地区的宗教诸侯。在训令里,尤利乌斯二世先声夺人,指责德意志地区的宗教诸侯,对于教廷有些阳奉阴违。

    比如,什一税问题,各诸侯国开始寻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开始拖欠和少交什一税。总之,就是尽量想办法把什一税扣下来,不愿意如数交给教廷。

    因此,此次把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两个宗教诸侯过作为礼物送给马林,除了答谢其对教廷的杰出贡献外,惩罚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因为,这几年,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缴纳给教廷的什一税,从以前的一半,降低到了三成左右。所以,这两国才会成为被教廷开刀的对象……

    事实上,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这几年交给教廷的什一税,的确只有三成。究其原因,其实是明斯特主教国和科隆大主教国联手,以各种理由,扣下了约两成的什一税。其中,科隆大主教拿大头,康拉德主教只拿了小头。而且,牵头的,也是科隆大主教。

    不过,尤利乌斯二世在指责的时候,没有指责科隆大主教,也没有具体指责康拉德主教,而是指责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两个主教国,并把将两国送给马林的行为,解读为惩罚的一种。

    而且,在训令中,尤利乌斯二世还威胁——如果再发现哪个宗教诸侯国有偷税漏税现象,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的下场,就是其榜样……

    当然,尤利乌斯二世作为一名老辣的政客,自然懂得“打一棒子再给俩枣”的手段。在训令的最后,尤利乌斯二世还宣布——允许各主教国主教,从下属的修道院的教会土地中,加征十分之一的收成,作为各主教国日常开销的补贴。

    这个政策,得益的是各主教国的主教们,而被损害利益的,则是最底层的修道院长。不过,尤利乌斯二世并不在乎那些修道院长的看法。因为,那些修道院长,说到底只是乡下土财主而已。他们没有军队,对国家大事也没有发言权,只是一群很有实惠的教士小头领而已。即便他们反对教廷,放p也没个声响。不像那些手握兵权,并且对欧洲局势有发言权的主教们,他们的声音才会有人听……

    果然,这道教皇训令在德意志地区公开后,各个主教们,虽然对于尤利乌斯二世的威胁语气很不满。但是,最后给的那“俩枣”,实在太让他们喜欢了。

    从麾下那些独立性很强的修道院长手里,再合法地获取一成的收益,加起来绝对是巨大的收益。在这巨大利益的刺激下,德意志地区的主教们,只剩下了欢呼。

    而且,尤利乌斯二世在训令中也承诺了,只要那些个主教国们不再偷税漏税,就不再有被教廷送出去的风险。

    虽然不能再想办法从什一税中做手脚,但尤利乌斯二世允许他们合法地敲诈下面的修道院长,却是能够让主教们得到足够的甚至远超从前的补偿。所以,主教们纷纷称赞教皇陛下的英明……

    至于利益受损的修道院长敢说教皇的坏话?谁敢说试试?正好,主教可以说你“渎圣”,然后借机罢免了那个不听话的修道院长,再换上自己人。最不济,也可以趁着改选修道院长的机会,大肆收取候选人的贿赂……

    就这样,尤利乌斯二世通过损害没有发言权的底层修道院长利益来讨好主教们的方式,很快巩固了在德意志地区的声望。一时间,尤利乌斯二世成了最受德意志主教们(包括其他地区的主教)欢迎的教皇。而且,因为害怕被当典型惩罚,德意志各主教国的什一税,以后恐怕也不会有拖欠和找借口寻求减免的情况了。因为,有明斯特主教国和奥斯纳布吕克主教国两个倒霉的例子在前面呢,谁也不想轻易失去权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