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发动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以及来回距离太远的原因,罗马教廷那边终于有了回音。尤利乌斯二世答应了册封康拉德主教的侄子约翰为助理主教,并写信安慰康拉德主教,表示自己会罩着康拉德主教,不至于令其被弹劾。

    不过,与此同时,尤利乌斯二世也写信给马林,把马林骂了个狗血喷头。因为,教皇亲自提拔教士,也是会惹人注意的。这一点,影响不是太好。尤利乌斯二世是个爱惜名声的人,希望死后能被赞颂,而不是像亚历山大六世死后那样,人人拍手称快。因此,他在信中警告马林,如非万不得已,以后决不允许胡乱答应别人这样的事情。

    毕竟,助理主教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这是一个有资格直接竞选主教国主教的预备大佬,如果让一些有财力的大家族获得,几乎可以稳稳地获得一个主教国的主教之位。

    比如康拉德主教的里特贝格家族,现在约翰成了助理主教,只要再熬几年资历,等有机会了,再动用康拉德主教这次帮马林获得的土地上的几年收益中的一部分,就能确保选上一个主教国的主教。

    按照里特贝格家族的计划,就是打算让约翰竞选帕德博恩主教国的主教之位。因为,帕德博恩主教国就在里特贝格伯国边上。如果约翰成了帕德博恩主教国的主教,里特贝格伯国和帕德博恩主教国,就会结盟。一旦里特贝格伯国有危险,帕德博恩主教国肯定会救援。同时,届时成为帕德博恩主教国主教的约翰,也可以让里特贝格家族,在帕德博恩主教国内,获得大量的利益和特权。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现任的帕德博恩主教国主教,正是科隆大主教赫尔曼四世兼任的。因此,约翰需要等到科隆大主教赫尔曼四世嗝屁后,才能去竞选。

    收到了教皇尤利乌斯二世的鼓励信以后,康拉德主教终于下定了决心……

    五月底,康拉德主教召开了全明斯特宗教会议,讨论和马林的政权交接的问题。这一次的会议,非常特殊,其针对的目标,其实主要是那些拥有大片土地的地方修道院长。

    而本就属于康拉德主教一派的那些高层教士和由官职在身的教士们,则早就和康拉德主教通过气了。

    对于那些拥有官职的教士而言,他们的利益点,主要在那5万尤格拉姆的利益田里。倒是那些地方上的修道院长,拥有那些教会土地的主要利益。即使是那些有官职的教士,也是很嫉妒那些地方修道院长的。

    或者说,明斯特主教国的地方修道院长,更像是大地主,而不是教士。即使是明斯特主教国的高层,也未必有那些拥有大量耕地的修道院长们过得滋润。

    毕竟,教会的土地,虽然名义上属于教会。但是,具体下来,那些土地的具体掌控者,却是各地的修道院长。

    即使是明斯特主教国的高层,也只能从那些修道院收取什一税。最多,那些占有大量耕地的修道院长们,不再截留什一税,而是全额上交。

    但即使全额上交了什一税,也不过占总收成的十分之一。其余十分之九的收成,除了成本和养活农奴的部分,全部被地方修道院吞了。

    所以,在明斯特主教国这样的国家里,占有土地的修道院长们,和其他教士,是不大一样的。即使是康拉德主教宠信的教士们,拥有了官职,也不如那些修道院长们实惠多。

    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田,同时也因为嫉妒那些掌握实惠的修道院长们,康拉德主教和他的亲信手下们,这次决定联合起来,坑一把那些修道院长……

    大会是在明斯特城的明斯特大教堂的中间大院里举行的,因为,这次参加会议的人达到了300多,教堂大厅挤不下,只好放到教堂的大院里举行了。好在天气晴朗,没有下雨,不然,与会者就倒霉了。

    不过,让那些从明斯特城意外的地方赶过来的修道院长们奇怪的是,大院里,四周站着很多身穿烟袍的低级教士。不过,让那些修道院长们奇怪的是,那些烟袍教士们,貌似很眼生啊……而且,大热的天,还把罩帽给戴上了……

    实际上,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教士,分明就是马林安排的士兵。宗教会议嘛,你让士兵们在会场闹事,问题很大,可能会被扣上“亵渎神圣”的大帽子。所以,马林挑选出一批长得像养尊处优的教士的白脸士兵,身穿烟袍,手拿《圣经》,堵在院子的几个出口处……

    到时候,即便这些“低级教士”闹事了,也是教会“内部矛盾”。即使事后查证起来,基本也是“查无此人”。为啥?因为他们分明就是假教士啊……

    想要找到这些“假教士”,就得去马林的军营。但是,明斯特主教国的那些修道院长敢吗?马林的军队那么凶……

    ……

    果然,当康拉德主教宣布,要再转让8万尤格拉姆的南明斯特地区的耕地给马林的时候,引起了修道院长们的强烈反弹。

    一时间,会场里充斥着叫骂声。康拉德主教基本被骂成了狗,要不是他身边跟着一群卫士,估计那些修道院长都能冲上台来揍他……

    康拉德主教反复地和那些修道院长们讲——明斯特主教国已经不是教会国家了,而是改成世俗国家了。世俗君主的土地远没有教会多,是不正常的。而且,按照惯例,领土移交,前任领主也该把领土内的大部分田地都移交给下任领主的。

    可惜,那些修道院长们就是不听,认为教会的土地,一寸都不该让出去。至于马林这个世俗领主地少?关他们鸟事啊……

    这帮修道院长们骂骂咧咧的,也没见康拉德主教生气。快到中午的时候,康拉德主教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决定让大家投票表决……

    结果,康拉德主教和自己手下那帮有利益田的,自然都投了赞成票。而那些到场的正副修道院长,都投了反对票……

    最后的结果,是因为修道院长们正的和副的加起来,超过了半数,自然是投票失败。但是,康拉德主教眼都没抬一下,又进行了一轮新的投票,还是那个结果……

    当那帮得意洋洋的修道院长们以为自己赢了,可以回去吃饭了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那些堵在出口处的“烟袍低级修士”,居然大胆地把那些高贵的修道院长们堵了回来,还口口声声地说“教士应当清心寡欲,要那么多土地干嘛?”

    有的“烟衣教士”还说“贪婪是原罪”,按照马林排练好的场景,那些“低级教士”还打开《圣经》,把那句话翻给那些修道院长们看。然后,“劝诫”那些修道院长,说“身为一个修士,霸占那么多土地,绝对是因为‘贪婪’这个原罪……”

    那些修道院长哪里肯听?于是想要拨开这些“烟袍低级教士”出去吃饭,有的还想上厕所……

    然而,这些“烟袍低级教士”并非真的教士,而是健壮的士兵,那些修道院长们,都是中老年人,哪里拨得动?然后,双方就这么僵持住了……

    修道院长们想要硬闯,但他们都是文弱的中老年人,哪里是这些年轻士兵的对手。这些年轻的士兵,排成密集的阵型,嘴里还不停说着“贪婪是原罪”、“教士应当清心寡欲”、“教士不应该霸占所有的土地”……如此反复地说,跟念经一样……当然,这些没读过书的士兵,也就只会这几句了,还是马林逼着他们背诵下来的……

    修道院长们都快气疯了,想要出去,却没有任何办法。而康拉德主教这边,想要上厕所的亲信,却在康拉德主教身后一大群卫士的掩护下,悄悄从后面去过了。

    然后,眼尖的修道院长,想要从康拉德主教背后的门找出路,但却被士兵拦了下来。康拉德主教告诉他们,那是明斯特大教堂的内部圣地,非特许不得入内……而且,那也不是出去的出口啊……

    就这样,一大群修道院长被一群“烟袍低级教士”们堵在院子里,还被不停地被这群胆大的“烟袍低级教士”们教导着“贪婪是原罪”、“教士应当情形寡欲”、“教士不应当霸占所有的土地”……

    就这样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很多修道院长肚子已经很饿了。还有的修道院长快憋不住尿了……

    当众尿裤子那可是非常丢人的事情,最终,那些饿肚子的修道院长还好,而那些快憋不住尿的修道院长们,选择了屈服,向康拉德求饶,并保证会投赞成票后,被送去后面上厕所去了……

    不过,等他们上完厕所回来,就不允许回到修道院长的队列了,而是要站在康拉德主教身边,和原先那帮人划开界限……

    然后,康拉德主教再度组织了投票……

    没想到,有上完厕所的修道院长反悔,依然投了反对票……

    康拉德注意到了那几个人,并用纸笔,把那几个人的名字记了下来:

    “哼,这次移交土地,就以你们几个反复无常的家伙的修道院为主,把你们土地大部分都剥夺了,只留一定口粮的土地给你们……”康拉德生气地想到。

    投票依然没通过,没有达到半数,主要就是因为那几个反复无常的修道院长临阵反悔。

    康拉德主教不耐烦了,直接带着亲信们和投了赞成票的修道院长们通过后门去吃饭了。而那些投反对票的,都被士兵挡了下来。

    就这样,吃饱喝足后,康拉德主教带着手下亲信和投了赞成票的修道院长们,再度进入院子,不少人还打着饱嗝……

    修道院长们气坏了,但却没啥办法。毕竟,他们只是文弱的教士,又不是武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修道院长憋不住了想要上厕所,选择了屈服。但上完厕所,又有几人选择了反悔……

    康拉德主教没有做声,而是记下了那些反悔的修道院长的名字和修道院的名字。等待划分土地的时候,就主要拿他们开刀……

    最终,双方一直僵持到晚上。在大部分年老的修道院长又饿又想上厕所的情况下,投票终于通过了,而且达到了四分之三以上的“绝对通过标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