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卖粮(上)
    马林苦着脸想了半天,发现这钱还不能不花。罗马枢机团那边可花可不花,但科隆大主教这边,则是必须花的。

    教廷把面积很大的明斯特主教国送给自己,是慷科隆大主教国的慨,科隆大主教要是知道,不生气才怪。

    虽然说,科隆大主教是教廷的下属。但是,科隆大主教是实力派的诸侯,即使教廷,也不能随便指挥科隆大主教。

    更何况,要是马林利用教廷威逼科隆大主教,那可能自己真的会四面楚歌。本来,七大选帝侯里,萨克森选帝侯和勃兰登堡选帝侯两家已经很敌视自己了。若是再得罪科隆大主教,那就是得罪三个大选帝侯了。

    两个选帝侯,带着他们的小弟,马林自问勉强还能对抗。要是三大选帝侯一起组团群殴自己,马林也没信心了。

    要知道,科隆大主教不但是七大选帝侯之一,还是勃艮第地区(荷兰地区)的大议长,对神圣罗马帝国西北方和北方(比如明斯特主教国)等多个主教国拥有绝对的号令权。

    要是把科隆大主教得罪狠了,未来马林和东边的萨克森选帝侯及勃兰登堡选帝侯开战的时候,本土可能会受到来自南边和西边的科隆大主教国和其众多附属主教国的联合攻击。

    马林现在的领土本来就分散,一边要去东边和萨克森选帝侯及勃兰登堡选帝侯的联军作战,一边再和科隆大主教国领导的主教国集团作战,很可能会倒大霉。

    因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买通科隆大主教,使其同意放弃明斯特主教国。这样,马林才不会和科隆大主教的主教国集团发生冲突。

    而且,马林也明白,因为主教国的大主教之位不是世袭的。因此,那些个主教国的大主教们,除了少数品德高尚的,大部分主教们,都会在任期内大肆捞钱的。在这个年代,主教国的主教捞钱,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连选举时贿赂投票人,也是公开的。就像亚历山大六世当初选举教皇时,为了让斯福尔扎家族的那位竞争对手退出,直接对他说——“你要多少钱才肯退出?”,然后,派了一个骡子队,装满了黄金,大摇大摆地前往斯福尔扎家族的那位红衣主教的住宅……

    所以,在这个年代的西欧,如果遇到问题,可以选择拿钱砸。当然,有条件做到这一点的并不多。大部分贵族,因为土地产出很少,加上自身生活豪奢,挥金如土。因此,大部分贵族,都是拿不出很多钱来贿赂人的。

    而且,世俗的贵族们,往往只能依靠自家领地的产出维持,又不能对地主们征税。往往,哪个贵族治下控制的商业城市多,税收也就更多。

    也就是说,靠种田是发不了财的。萨克森选帝侯和萨克森公爵为啥有钱?因为萨克森地区,是德意志地区手工业很发达的地区。和种田不同,开办手工业作坊和出售商品,贵族是可以征税的。因此,只有工商业发达的地区,贵族的财政才会好一点。

    不过,与之相对的是,主教国的财政,往往都十分良好。为什么?因为主教国可以征收什一税啊……

    征收什一税,是主教国的天然权力。虽然说,那些世俗诸侯的国境内,也是征收什一税的,可那都是那些世俗诸侯国内的教堂征收的,和世俗诸侯无关。

    但主教国的什一税,主教却有权调用,不是全送到罗马的。当然,即使是世俗诸侯国的征收什一税的教堂,也是可以截留大量的什一税的,只会把一部分送往罗马。

    所以,整个西欧地区,不管哪里,教堂都很富有。你想啊,整个教堂所在地区的人民,都要把自己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给教堂,教堂能不发财么?

    主教国的主教,可以把什一税中的一半以上,都拿来用于国家开支,只需要把少部分什一税送往罗马。当然,这大部分开支,有一些是虚报的。这些虚报的部分,就都成了主教国主教的私人财产。那些个送往罗马的什一税,其实最终进入教皇国国库的,其实也不多,大部分都被教廷的教皇和枢机主教们瓜分掉了……

    而让马林庆幸的是,身为大贵族,他是不需要缴纳“什一税”的。至少,没有那个教士敢和他要什一税。

    因为,东弗里斯兰伯国境内的教士,都要看马林眼色行事。当初,攻入东弗里斯兰伯国的时候,马林举起屠刀,屠杀贵族无数。因此,东弗里斯兰伯国的教士们,都畏惧马林。而泰勒,更是直接投入了马林的怀抱。

    在国内教士都听命于自己的情况下,马林其实偷税漏税了……

    商业上的什一税,是最不好统计的。因为,没人知道商人具体赚了多少钱。当然,对于那些身份低下的纯商人,或者是犹太商人,教堂是可以派人去查账的。当然,商人也可以做假账逃税。

    所以,实际上,什一税的主要来源,是农田的收成。每到秋收时节,教士们就会去田头等着“征税”呢。比如,每亩地你收了400磅烟麦,就应该向教会缴纳40磅烟麦……

    不过,马林从一开始,就勾结(或者说胁迫)本地教会,虚报产量,把400磅的亩产,依然报为150磅不到。所以,东弗里斯兰伯国的教会,在征收什一税时,还是按照每亩地征收15磅不到的低标准。当然,这个标准,也不比以前低。也就是说,东弗里斯兰伯国教会收入也不比以前少。

    倒不是说马林喜欢逃税,而是因为,如果东弗里斯兰伯国的什一税太高,会引起别国的重视,让人得知东弗里斯兰伯国亩产特高的秘密。所以,马林一直都和本地教会勾结,虚报了农作物的产量,为的就是保守农作物高产的秘密,而不是为了偷税漏税。

    那些个大主教国的大主教,竞选的时候,其实也充满了金钱交易。赫尔曼四世成为科隆大主教后,也是忙着捞钱。比如,之前马林请求赫尔曼四世在帝国议会上帮其说话,两次(第一次是为了让东弗里斯兰伯国成为帝国诸侯院成员,第二次就是让石勒苏益格公国加入帝国诸侯院)共贿赂了两万金币给科隆大主教赫尔曼四世。而赫尔曼四世也是都笑纳了,显然,他不是个道德高尚的教士……

    所以,花钱买通赫尔曼四世,让其放弃明斯特主教国,是可以做到的。

    而据马林所知,赫尔曼四世并不像亚历山大六世那样有情妇和私生子。他敛聚的钱财,多半补贴了家族,也就是烟森家族。

    烟森伯国是一个穷国,土地贫瘠,人口却不少。赫尔曼四世出身于烟森家族,自然关注烟森伯国的发展。而且,这个时代的贵族,家族观念非常重。因此,赫尔曼四世敛聚的大量钱财,除了维持自己的奢侈生活,很多都补贴了家族。

    所以,马林的打算是,一方面贿赂赫尔曼四世本人;另一方面,去贿赂赫尔曼四世的亲人,让他们帮忙劝说赫尔曼四世同意放弃明斯特主教国……

    只是,不知道这次贿赂要花多少钱呢……

    和之前请求赫尔曼四世在帝国会议上投票支持自己不同,这一次,马林是要在赫尔曼四世统治区“割肉”。想要让赫尔曼四世答应,估计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