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辩论(下)
    乔基姆一世虽然贵为勃兰登堡选帝侯,然而,他还是太嫩了。【】毕竟,1484年出生的他,才19岁,比马林还小6岁,所以,经验不足,一下子被马林的话顶到了死角,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不过,乔基姆一世的盟友,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可是一个40岁的老狐狸,号称“德意志小诸葛”(这是华夏历史爱好者给他封的)。眼看盟友不知所措,这时候,他当然要站出来帮忙解围。

    “咳咳——”腓特烈三世重重咳了两声,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避免大家继续围观下不来台的乔基姆一世,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

    “马林伯爵,你的说法有问题啊。首先,汉斯陛下并不是外人。他除了是丹麦国王,还是属于帝国诸侯院的荷尔斯泰因公爵。而且,他也不是丹麦人,而是出身奥尔登堡家族的纯正的德意志人。因此,乔基姆和其亲善,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汉斯陛下也是德意志的诸侯之一,是自己人。”

    乔基姆一世终于从尴尬中解脱了,连忙附和:

    “对对对,汉斯陛下是自己人!”

    马林有些头疼,一个年轻气盛的乔基姆一世,他可以轻松搞定。但加上老狐狸腓特烈三世,那就不太好整了啊。不过,他也不会害怕。毕竟,前世他也是参加过大学里辩论赛的,虽然第一轮就被淘汰了,但错也不在他啊。套用蒋军的一句话——不是他无能,而是辩论对手太厉害。要知道,第一轮就把马林淘汰的那哥们,可是杀到了决赛的。虽然只拿了个亚军,但吊打马林还是没问题的。

    虽然不是辩论大师,但马林知道,辩论的一个要点,就是装作没看见本方观点的漏洞,而是揪着对方的漏洞不放,穷追猛打,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总之,辩论胜利的一方,未必是掌握了真理的人,而是嘴皮子利索的人……

    于是,马林一脸正色地说道:

    “腓特烈大人,既然您说汉斯国王是德意志的诸侯。那么,请问汉斯陛下参加过几次沃尔姆斯帝国会议?是否派代表前来参加?”

    腓特烈三世顿时被噎住了,因为,马林抓住了汉斯国王的一个漏洞,而且是很大的漏洞——那就是,不尊重神圣罗马帝国的帝国议会。

    在汉斯的眼里,丹麦的卡尔马联盟才是值得他重视的。至于荷尔斯泰因公国,汉斯并不重视。所以,沃尔姆斯帝国会议,他一次都没参加过。至于派代表,他刚继位的那几年还派过几次。后来,干脆连代表都不派了。因为,汉斯国王一心发展卡尔马联盟,并没有参与德意志争霸的想法。所以,他就连参加沃尔姆斯帝国会议的代表,都懒得派遣了。

    在汉斯国王眼里,丹麦卡尔马同盟,和四分五裂的神圣罗马帝国,是平起平坐的。他身为一个国王,没有必要去参加沃尔姆斯帝国会议。毕竟,在沃尔姆斯帝国会议上,作为荷尔斯泰因公爵的他,连主席台都混不上。这让汉斯感到丢脸,毕竟,他可是自认为可以和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平起平坐的人。坐在主席台下面,让汉斯感到低人一等。所以,他干脆就不去参加什么沃尔姆斯帝国会议了,后来连代表都懒得派。

    这样做,虽然省事,但也是有些伤害帝国的脸面的。

    即使是狡猾如狐的腓特烈三世,面对汉斯国王这样明显的漏洞,也是没有办法遮掩的。于是,他只好说:

    “也许……汉斯陛下因为忙吧……而且,丹麦到沃尔姆斯,的确挺远的,交通不便……”

    “交通不便?我记得,丹麦离沃尔姆斯的距离,不比波美拉尼亚公国远吧?波美拉尼亚公爵博吉斯拉夫(bogislaw x)大人,不也千里迢迢地赶来参加会议了吗?即使汉斯陛下是个没腿的残疾人,自己不能来,但派个代表过来有难度吗?很明显,汉斯国王是在看不起神圣罗马帝国,看不起陛下,看不起大议长美因茨大主教伯特霍尔德大人!”马林满脸激动地说道,好像汉斯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现场很多人的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很多人发言谴责汉斯国王的无礼,认为没必要包庇这样一个自大、无礼的家伙。

    马林看到形势一片大好,于是决定乘胜追击,不让腓特烈三世有反应的机会。于是,他继续抓住腓特烈三世言语中的漏洞说道:

    “腓特烈大人说汉斯陛下很忙,这一点我倒是承认的……”

    腓特烈三世惊讶地看了看马林——这货怎么帮汉斯开脱了。然而,下一秒,他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汉斯国王在忙着在厄勒海峡设卡,敲诈过往的德意志商船。尤其是我们的汉萨同盟的兄弟,每年都要被吸血鬼一样的丹麦人,敲诈走不少的税收。他老人家忙得真好啊,忙着吸德意志合法商人的血呢……”

    塔格法赫特大议长和海森伯格大议长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看到马林这么说,立即站起来附和:

    “对,汉斯国王就是个吸血鬼!专门吸德意志人的血!”

    和两位大议长坐在一起的75个帝国城市的代表一看——咱们的商业领袖都发话了,该捧场啊……

    于是,除了被威胁过的那20个城市的代表,其他城市的代表,都纷纷站起来附和两位大议长:

    “对对对,丹麦人太坏了,专门敲诈德意志商人。吸血鬼这个形容,简直太合适了!”

    “对,汉斯是个吸血鬼!”

    “吸血鬼!”

    “……鬼!”

    ……

    美因茨大主教伯特霍尔德一看场面失控,立即用木锤敲了敲桌面:

    “安静,辩论继续!”

    事实上,在美因茨大主教敲锤子前,萨克森公爵腓特烈三世眼中已经有些退缩之意了。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自家姐夫汉斯,的确不是个东西啊。他虽然很想帮忙,但也清楚,若是汉斯国王太过不得人心,自己还要强行帮忙的话,会损害自己在德意志地区的名声。而身为一个大选帝侯,名声是很重要的。要是名声坏了,自己就没法一呼百应了。

    另外一点很重要的就是,这次吕贝克和汉堡两家,坚定地站在了马林这边,让腓特烈三世忧心忡忡。

    如果把吕贝克和汉堡两个汉萨同盟的正副盟主得罪死了,要是两个盟主发狠,把萨克森商圈的汉萨城市都开除出汉萨同盟,那就可怕了。

    萨克森地区手工业发达,需要汉萨商人,把萨克森地区的手工制品,贩卖到欧洲各地,非常需要商业渠道。

    要是汉萨同盟的正副盟主号令整个汉萨同盟,封锁萨克森的商业渠道,萨克森地区,会马上从富庶地区,变成穷地方,也不会再有傲视德意志的丰厚财政收入了。

    所以,最终,腓特烈三世决定——尽最大可能去争取。但是,态度一定要温和,绝不把吕贝克和汉堡往死里得罪……

    腓特烈三世是聪明的,但聪明又如何,当他开始畏惧吕贝克和汉堡时,就相当于作茧自缚了,战斗力就降低了大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