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攻入哥本哈根
    ,!

    接下来的几天,马林出动的手下将士,开始“祸害”西兰岛上的丹麦人村庄。这些被派出去的将士,都是东弗里斯兰老兵,他们祸害丹麦老百姓的时候,也非常有讲究。

    实际上,和吕贝克及汉堡的雇佣兵不同,这些东弗里斯兰老兵不会真的滥杀无辜。但是,他们会当着那些丹麦青年农民的面,调戏他们的妻子,殴打他们的儿女和父母,测试他们的反应。

    若是这个丹麦农民选择了懦弱,丝毫不反抗,那么,东弗里斯兰老兵,会选择把这个男人打一顿,然后抢走其财产。

    但是,若是这个男人性格激烈,选择不顾一切地保护家人,那么好,就是你了……然后,这个倒霉蛋会被抓走,他的家人,也会被控制起来。

    这个年代的农奴,有反抗精神的毕竟少。所以,一连七天下来,老兵们才抓来200名比较护家的丹麦青壮农奴。

    然后,马林让施瓦茨对这200青壮农奴进行了简单的格斗培训,还让他们和家人经常见面。

    不过,为了威慑这200丹麦青壮,马林根据情报,找到了部分爬上城墙后选择反水和丹麦军队一起守卫城墙的丹麦青壮的家人,包括他们的父母妻儿,拉到了城墙下面。

    然后,在城头上投靠丹麦军队的部分当地青年目眦欲裂地看见,他们的家人,大到祖父祖母,小到襁褓中的孩子,都被拉到了城墙下。然后,被一群刽子手残忍地处死了。

    一时间,老弱妇孺的惨叫声,响彻了哥本哈根城外。当场,就有很多爬上城头并投靠丹麦守军的当地青壮,昏倒在墙头。因为,他们的家人,被残忍地杀害了……

    在场所有人都胆寒了,之前,几名军官开玩笑地说马林的计策是“恶毒的木马计”,但他们也没想到,马林恶毒如斯,居然连老人和小孩也不放过……要知道,今天城下被杀的,全是老人、妇女和小孩。甚至,连襁褓中的婴儿,都遭了毒手。

    所以,即使作为侵略者和战场老油子,联军中的很多人,也被吓得寒气直冒……

    即便是马林自己,也被吓到了。虽然说,这个决定是他下的。但是,当众处死一百多老弱妇孺,听着他们的惨叫,马林自己也被吓到了。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马林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在日德兰半岛的里伯城外,马林就杀了一批贵族家眷。但是,杀害平民家眷,马林还是第一次做。那100多老弱妇孺临死前,凄惨的嚎叫,给在场的很多人,都留下了心理阴影。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参观了那场屠杀的人中,有不少人经常做噩梦。

    但是,受到惊吓最大的,还是那200被选为“木马”的丹麦农奴。他们亲眼见证了那100多老弱妇孺的惨死,当场就有人被吓晕过去。有的人,干脆直接被吓尿了。

    更让他们恐惧的事情还在后面,马林通过翻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上了城墙后,不愿意在半夜帮忙打开城门,那么,他们的家人,也会同样惨死……

    而马林没想到的是,大概这个刺激太过强烈了。200名丹麦农夫,竟然有十几人直接吓疯了。

    马林本来打算把那十几个疯掉的丹麦农民放走的,但没想到的是,其他人也开始模仿了。于是,马林再一次硬下心肠,把那十几个真疯和后来几个假疯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全部当着剩下的一百七十多人的面,都给处死了……

    此时的马林,大概受到鲜血的刺激,也变得有些癫狂了。他疯狂地对着那剩下的一百七十多名丹麦青年喊道:

    “要么帮我打开哥本哈根城门,要么,看着你全家人死在你眼前!如果哥本哈根被攻下来,你还活着,我会赏赐你们一座庄园,让你们安心当地主。即使你战死了,你的家人,也会收到大笔的抚恤金,并被带回东弗里斯兰伯国,不用担心后路安排。”

    “但是,如果你们胆敢向丹麦守军投降,或者泄露这一消息。你的家人,将会全部被处死。你本人,在哥本哈根城破后,也会被杀死!”

    看着眼睛冒着红光,带着点癫狂的马林,在场剩下的一百七十多名丹麦农奴,仿佛看到了从地狱里走来的恶魔……

    又过了几天,马林在哥本哈根城的东北边城墙外,安置了50门大炮,对着城墙轰了几轮。然后,又清理了一番城头的守军。

    呼啸的大铁球,从哥本哈根城头上略过,把敢于露头的丹麦守军的头颅,或者上半身的其他部位,直接砸没了。一时间,鲜血喷涌,死状凄惨无比。

    然后,丹麦守军就不敢冒头了。至少,在联军火炮清理城头的时候,没有哪个丹麦守军将士敢于冒头了。

    而那176名丹麦青壮农奴,经过10天的训练,胆子也渐渐大起来。成败,就看他们的发挥了……

    为了攻打东北城墙,联军一共驱使了两千名丹麦青壮,作为“炮灰”,开始爬城墙。然后,为了掩护那176名丹麦青壮,马林还特地用重金,哄骗了200名武艺高强的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换上农夫的衣服,混在2000丹麦农奴当中。

    和那2000名拿着锄头、镰刀的丹麦农夫不同,这200雇佣兵,身上都佩戴单手剑。若是眼尖的,一眼就能看穿他们的底细,知道他们是伪装的农民,真正的士兵。

    事实上,对于马林的这个安排,施瓦茨等人是提出反对的。他们认为,这样搞,肯定会被丹麦人发觉。这200人,即使爬上城墙,也会被丹麦人杀死。

    但是,马林派出这200人,就是为了让他们去送死,然后,掩护真正的杀招——那176名丹麦农奴……

    之前,施瓦茨派丹麦人当炮灰爬城墙,因为大批丹麦青年反水,这种战术已经算是失败了。若是,还来这种战术,丹麦人肯定会怀疑的。

    所以,马林此前当着城头那些反水的丹麦青壮的面,杀死了部分反水者的家属。看起来,这更像是威慑接下来爬城墙的丹麦青年,也算是对这次行动的一种掩护了。

    另外,那200名被当做弃子的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其实是马林故意让丹麦人发现的破绽。

    等这新的一批丹麦青壮爬上城头后,丹麦人肯定会和他们交流。那200名被选出的雇佣兵,根本不会讲丹麦语,只要一交流,就会露陷,然后,就等着被丹麦军队围殴致死吧……

    但是,这200人的死,却是会打消丹麦人的疑虑,并会认为——马林的诡计失败了……

    可事实上,那200名雇佣兵,都是马林故意送给丹麦人杀的。那176名被丹麦人看成自己人的丹麦青壮,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果然,激烈的攻城战开始后,2000多名被强行驱赶的丹麦青壮,大部分人爬上了城头。不过,丹麦人也不傻,开始大声地和爬上城头的“丹麦青年”们交流。然后,那200德意志雇佣兵,就这么暴露了……

    这200人中,也有眼疾手快的,直接顺着刚才爬上来的梯子,快速地爬了下去,保住了性命。但是,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被丹麦人捉住,或者直接杀死了……

    “原来马林那个恶魔,打的是这个鬼主意啊!可惜啊,被我识破了!”东北城墙守军将领科纳森一脸得意地说道。然后,他把这个事情,写在报告上,上报了指挥部。

    在丹麦人看来,马林分明是想用那200名德意志雇佣兵,混进反水的丹麦青壮中,然后,找机会控制一段城墙,掩护后续部队登城。或者,打开城门。

    但是,经过仔细甄别,那些德意志雇佣兵都被找了出来。而其他反水的丹麦青壮,都能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丹麦人。甚至,丹麦城里,很多人还有熟人在其中,证明身份很方便。

    不过,丹麦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些“自己人”中,有敌人的奸细……

    当天半夜里,150名幸存的受威胁的丹麦青壮,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城墙脚下的临时营地,来到了东北城门内侧……

    原本是176人一起爬城墙的,但是,有26人,因为意外,直接从城头上摔下去了。有的当场摔死,有的则摔伤了。好在,还有150人成功爬上去了。

    傍晚,在安排营地的时候,这150人,也故意选择了靠近东北城门附近的空地,作为宿营地。

    半夜时分,眼看着大家都睡下了,这150人,从宿营地边上,找到了一些用废掉的刀枪棍棒,急匆匆地去了东北城门的城门洞里……

    此时,城门洞里,只有几十名丹麦守军。而且,基本都睡着了……

    因为之前西南城门的出色表现,这几十名守卫东北铸铁城门的丹麦士兵,对于自家的大铁门,是非常自信的。所以,半夜里,他们也多半睡在了城门洞里的值班房间里,而不是派人在城门洞里值夜。

    所以,当150名丹麦青壮抵达城门洞里的时候,城门洞里,竟然没有一个人……

    也是这些丹麦农夫没啥经验,不知道去偷袭城门洞里值班房间里的军士,而是直接一起用力,把城门的大铁栓给取下了,然后,在一阵“吱嘎吱嘎”的刺耳声中,打开了大铁门……

    而此时,潜伏在城门外的侦察兵,看到大门打开,直接掏出随身携带的发条打火枪,“嘭”地一声,朝天开了一枪……

    这一声枪响,正是进攻的信号。躲在城门外300米外的骑兵队伍,迅速地开始加速,冲向了城门……

    而此时,丹麦守军也发现了东北城门被打开的可怕问题了。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城门洞里值班房间里睡觉的丹麦军士。他们大呼小叫地穿好衣服,拿起刀剑,开始攻击那打开城门150名丹麦青壮。那150名打开城门的丹麦青年,因为没有受到过长时间的武艺训练,自然不是这些丹麦军士的对手。

    眼看着150人被几十名醒过来的丹麦军士打得节节败退,就要失去城门洞的控制权了,埋伏在城外的骑兵终于杀到了……

    几百名骑兵,呼啸着,策马冲进城门洞,直接把堵在城门洞里的丹麦青壮和丹麦军士,撞得人仰马翻,当场踩死踩伤了好多人。原先打开城门的150名丹麦青年,经过和丹麦士兵的厮杀和战马的冲撞,也只剩下了一百零几人……

    然后,这些骑兵迅速下马,砍杀了那些试图重新夺回城门洞的几十名丹麦军士。清理了城门洞后,骑兵们把幸存的一百余名丹麦青壮赶进了丹麦军士值夜用的房间里。而他们则派出密集的阵型,死死地守住城门洞,等待后续部队上来……

    城头上的丹麦值夜将士,似乎也发现了东北城门失陷的可怕事实。于是,丹麦军官疯了一般,动员了两千多名将士,不要命地猛扑东北城门的城门洞,试图夺回城门洞,并关上大铁门。

    但是,守卫城门洞的东弗里斯兰将士们,结成密集的战阵,死死地守住城门洞,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

    经过一刻钟的激烈厮杀,在付出了40多人的伤亡代价后,这些东弗里斯兰骑兵,终于等来了后面跑上来的步兵。

    然后,顶在最前面的,换成了大盾兵……

    这些扛着硕大盾牌的猛士们,蛮不讲理地用门板大的盾牌,猛地砸向那些丹麦将士。因为大盾外面蒙了铁皮,丹麦人的刀剑,根本砍不坏那些大盾。

    就这样,在大盾兵的开道下,联军缓缓前进,终于攻进了哥本哈根城里。接下来,就是残酷的巷战阶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