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夜袭
    凯隆堡到哥本哈根只有90多公里,马林的大军要是急着赶路,两天之内绝对能到。【】只不过,因为马林在西兰岛上纵兵抢劫,还专门让汉堡和吕贝克的雇佣兵打着旗帜去祸害那些丹麦市民和贵族乡绅,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

    只有90多公里的路程,大军愣是走了6天才到。这时候,联军部队里,除了将士们本身和粮食补给,就剩下一车车抢来的财物了。

    这些汉堡和吕贝克的雇佣兵也是狠,不但抢了人家的金银财宝和粮食,还把人家运货的马车一起给抢了,用来运输赃物。

    看着大部队后面长龙一般的车队,马林嘴角直抽抽……

    说实在的,看到这些混蛋抢了那么多财物,马林都有些眼红了。粗略估计了一下,那些抢来的财物,价值高达百万金币以上。

    其中,约有七cd是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抢来的。只有三成,是马林所有。这还是因为马林的军队,在占据每个小城镇后,直扑官方银库和粮仓的缘故。

    也就是说,马林主要吞并了那些丹麦的公有财产,而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则主要抢劫了丹麦的平民、商人和普通贵族家庭。至于那些大贵族和大商人……嗯,好像都住在哥本哈根城里……

    当然了,马林颁布了非常严格的军纪,严禁那些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私藏财物。每次抢劫回来,马林都会把每个雇佣兵抢来的财物登记打包,统一由辎重部队看管。

    然后,等到战争结束后,这些抢来的财物,属于吕贝克和汉堡的部分的,马林将会按照均分原则,拿出一半给那些负责抢劫并进行过登记的雇佣兵。另外一半,则交给吕贝克和汉堡官方。虽然吕贝克和汉堡本身就很有钱,但是,这次抢劫的数量太大了,即使和佣兵们平分,吕贝克和汉堡,也将分到35万金币的巨额财富。有了这笔钱,两个城市在此次战争上的巨大投入,也能回本许多了。

    更何况,全丹麦或者说全卡尔马联盟最富有的城市哥本哈根还没有攻下呢。一旦攻下哥本哈根,再去抢一抢……马林估计,在哥本哈根能抢到的财物,价值绝对比现在要高。好在,哥本哈根是港口城市,联合舰队船多,运输赃物也方便。更妙的是,吕贝克和汉堡两个汉萨商业城市,本身就有很多典当行,可以专业负责销赃,处理起赃物来,也是非常方便……

    因为途中抢劫浪费了太多时间,当大军抵达哥本哈根城外的时候,狭长的哥本哈根湾两侧,丹麦水兵已经严阵以待了。

    丹麦人似乎尝到了坑道防炮击的好处,现在,哥本哈根湾两端的岸边,布满了丹麦人挖下的坑道,纵横密布。

    马林带着大军抵达后,开始并不知道丹麦人挖了坑。毕竟,通过望远镜,马林也看不出丹麦阵地上有啥不妥的。于是,他就安排兵马,发动了一次冲锋……

    结果,在丹麦人n道坑道面前,冲在前面的联军将士,自然是人仰马翻。要不是救援及时,掉坑的几百将士,估计都难逃一死。但即便马林即使下令救援了,还是有上百人被坑道里的丹麦水兵给杀了。

    冷静下来的马林,暂时停止了对丹麦水兵阵地的进攻,而是下令军队回撤,然后开始安营扎寨。

    夜里,马林派出绍尔的侦察兵部队,潜伏到丹麦水兵阵地前,抵近侦察。然后,侦察兵们惊奇地发现——那些丹麦水兵天黑后,竟然都从坑道里跑出来,回营寨里休息去了,几乎没有人留在坑道里。

    当马林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半夜时分,他叫来施瓦茨、施塔德等东弗里斯兰将领,并命令道:

    “吹紧急集合哨,集合东弗里斯兰老兵!”

    东弗里斯兰军队是按照马林的要求严格训练的,所以,夜间吹紧急集合哨这种训练,那是稀松平常的。战士们也基本都接受过半夜行军,或者半夜战斗的训练。

    所以,紧急集合哨吹响后,军营中1万3千名东弗里斯兰老兵,纷纷在短时间内穿戴整齐,并带着装备,在营帐外面集合了。而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军,则是一阵的鸡飞狗跳,还以为敌人来夜袭了呢,差点炸营。

    至于马林带来的5000东弗里斯兰新兵,训练时间还比较短,尤其是没有专门经历过夜战训练。所以,最终赶来集合的东弗里斯兰新兵,只有一千人。

    对此,马林没有怪罪那些新兵。但是,一转眼,马林立即派军官们记下了那及时赶到的1000新兵,吩咐以后重点培养。这些人,没有经过专门训练,也能及时赶到,看起来挺机灵的,以后,可以当基层军官培养。至于那些反应迟钝的东弗里斯兰新兵,除非立下战功。否则,提拔顺序肯定要在这一千人后面的……

    看到大营里因为半夜紧急集合而鸡飞狗跳,马林也是看不下去了。在他的命令下,东弗里斯兰集合起来的1.4万大军中,分出4千人,拿起武器,前去威慑那些惊慌失措的吕贝克和汉堡雇佣兵,让他们安静下来。

    至于另外的1万老兵,马林决定兵分两路,连夜去攻击哥本哈根湾两侧的丹麦水兵大营。

    白天的遭遇,让马林清醒地认识到,在丹麦水兵躲进坑道的情况下,发起总攻的话,固然能够打败敌人,但肯定也损失不小。因为,在纵横密布的坑道面前,联军的战阵威力,压根就发挥不出来。一旦阵型乱了,马林麾下那些小伙子们,战斗力并不比丹麦水兵好多少。

    因为,东弗里斯兰军队,靠的是严格的纪律和密集的战阵,来击垮敌人的。若是被坑道瓦解了战争,那么,两方的战斗,就和小混混打群架没啥区别了。这样一来,东弗里斯兰军队的伤亡,肯定会很大。

    若是把吕贝克和汉堡的雇佣兵拿去“填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一来,吕贝克和汉堡的伤亡,一定会很大。

    若是这已经是最后一战了,这么做无可厚非。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不是最后一战啊……

    哥本哈根城里,还有几千丹麦守军呢。若是在城外坑道那里损失太大,再去打坚固无比的哥本哈根,那就更困难了。

    所以,马林不乐意在攻击丹麦人的坑道的过程中,浪费太多的兵力。当听到侦察兵说敌人在半夜里全部缩回平地上的营寨里休息的情报后,马林立即毫不犹豫地下令紧急集合,打算去夜袭敌营……

    就这样,1万名东弗里斯兰老兵,分别在马林和施瓦茨的带领下,兵分两路,准备袭击哥本哈根湾两头的丹麦水兵营寨……

    一路上,东弗里斯兰士兵们没有一人点火把,而是靠着微弱的星光,在更有经验的侦察兵的带领下,悄悄地摸向丹麦大营……

    因为是摸黑行军,所以行军速度较慢。等大军抵达丹麦大营外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再有一阵子,天就要蒙蒙亮了。

    稍作调整后,马林果断地让手下点燃了一批火绳。然后,多尼.茨瑞亲自背着火药桶,来到了丹麦水兵东边营地的寨门前……

    而且,陪在多尼.茨瑞身边的,则是一个背了一桶牛油的另一名爆破队战士……

    在多尼.茨瑞和同伴冲到营门前的时候,绍尔麾下的侦察兵,早已用十字弩,把寨门楼上的丹麦哨兵给射杀了。

    虽然闹出的动静惊动了营里的丹麦士兵,但多尼.茨瑞要的就是在短时间内没人来干扰他们。

    于是,多尼.茨瑞的队友,先把一桶牛油都浇在了丹麦水兵营寨的木制栅栏门上。然后,多尼.茨瑞放下火药桶,点燃引信后,带着同伴逃了……

    伴随着“轰——”的一声炸响。因为没时间深埋的缘故,寨门没有炸坏。但是,因为寨门上事先被浇了牛油,所以起火很快……

    在丹麦水兵们反应过来前,大营的寨门,已经被大伙吞没了……

    过了一会儿,马林直接让手下的长矛兵们,用几米长的长矛,直接推开了被烧坏的营门……

    然后,跟着上来的东弗里斯兰将士,在用背负的沙袋里的傻子扑灭了门前因为牛油燃起的大火后,大家顺着倒塌的寨门,直接冲了进去,并开始四处防火,并用现学的丹麦语大声造谣:

    “敌人来啦!”

    “我军败啦!”

    “将军死啦!”

    “国王驾崩啦……”

    听到这里,马林有些羞愧地捂住了脸——你丫的,丹麦国王汉斯还在城里,又不在这个军营里,你咋知道‘国王驾崩了’捏?明明出发前这个现学的口号因为逻辑问题被否决了的,但没想到还是有人喊了出来……

    但让马林没想到的是,丹麦水兵此时正是惊慌失措的时候,当马林麾下的士兵们用现学现卖的蹩脚丹麦语喊出这些谣言的时候,竟然有很多丹麦水兵信了……

    于是,丹麦大营里更加混乱了……

    丹麦水兵们四处找这衣服穿,可是营帐里一片混乱。为了节约经费,除了将帅的营帐里有油灯点着,普通兵卒的帐篷里一般都没灯光的,半夜里自然漆黑一片。因此,此时丹麦普通士兵的营帐里,那是一片混乱……

    “汉森,我的内库哪儿去了?”一名丹麦水兵焦急地问道。显然,这位水兵同志喜欢果睡……

    “我哪知道?我特么还在找左边的鞋子呢!该死的,我的左鞋哪儿去了,瑞森你看见了么……”

    ……

    就这样,鸡飞狗跳地,当马林的大军已经攻进了丹麦水兵的中军大帐的时候,丹麦水兵们,很多人衣服还没穿好。

    在大营里各处要道被东弗里斯兰军队控制了的情况下,丹麦水兵已经无力回天了……

    一些激烈抵抗的营帐,东弗里斯兰老兵们也不废话,直接用火把把营帐点燃了。当营帐里顽抗的丹麦水兵不得已冲出来后,直接被长矛串成了烧烤……

    马林这边非常顺利,施瓦茨那边也不差。施瓦茨没有选择炸门,而是和卡恩两个人,全身穿着板甲,每人扛着一个几十斤的大锤,冲到敌营前,直接狠狠地砸坏了敌军营门的门栓,直接暴力打开了敌营大门。然后,施瓦茨那一路军队,进入敌营的速度,比马林这边还要快一些。更可怕的是,当丹麦水兵主将跑出中军大帐想要组织士兵们反抗的时候,直接被卡恩一锤子把脑袋给砸没了……

    接下来,大部分丹麦水兵都老实了,只有一些受到了惊吓的丹麦水兵,精神上有些癫狂,拿着武器见人就砍,状若疯癫。对于这种人,东弗里斯兰军队显然很有办法,那就是“排队枪毙”了……

    等到天大亮后,两座丹麦水兵营寨,已经全部落入了东弗里斯兰军队的掌控之中。而马林带来的1万东弗里斯兰老兵,只伤亡了30多人。其中大部分伤亡的原因,竟然是被那些因为炸营而发疯了的丹麦水兵给砍伤的……要不是东弗里斯兰军队中有很多火枪手,专门对付这种“疯子”,估计被砍伤的人更多。

    而让马林感到哭笑不得的是,他占领的那个水兵大营,里面4500名丹麦水兵,竟然有500多人伤在了自家人手里……

    因为炸营的影响,丹麦军营中不少心理素质差的水兵突然发狂了,他们眼睛发红,见人就砍,根本不去辨别是敌是友。东弗里斯兰将士们还好点,好歹有所防范。而那些原本就被吓得四处奔逃的丹麦水兵就比较倒霉了,他们原本就处在恐慌中,加上也没想到“自己人”会突然对自己拔刀相向。所以,丹麦水兵中,中招的人比较多……

    就这样,通过一次简单的夜袭,马林仅仅用了1万老兵,花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把丹麦大营里9千水兵顺利地歼灭了,没有放跑一个敌人。而自身,仅仅付出了30多人伤亡的微小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