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攻占石勒苏益格公国
    ,更新快,,免费读!

    马林的方案图纸很快便送达了汉堡和吕贝克,不过,却遭到了吕贝克方面的否决。虽然说,现在基尔也是吕贝克下属城市了,但是,吕贝克的核心,肯定还是吕贝克城。因此,在吕贝克议员眼中,运河还是直通吕贝克比较好。

    汉堡那边,也是同样的想法。虽然在伦茨堡到基尔之间挖运河比较省事,但因为不通汉堡城,他们也是不大乐意。当吕贝克方面的消息传来后,汉堡议会也否决了马林的建议。但是,魏茨曼提出的,用迪特马尔申县换取伦茨堡的方案,却是被汉堡议会通过了。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就是因为,欧洲这个年代没有农业税,只有商业税……

    农村再广大,也是不收税的,利益都被庄园主贵族拿去了。对于汉堡议会而言,农村再广大,也不如一个能征收商业税的汉萨城市来得重要。

    所以,汉堡议会最终决定——拿迪特马尔申县换取汉萨商业城市伦茨堡。

    马林有些呆——拿一千多平方公里的一个县,换取一个连同城郊部分只有几平方公里的小城,汉堡议员们数学是看门大爷教的么?

    不过管他呢,最终得益的是自己,虽然短期内可能没啥税收,但马林相信,最终获益更大的,必然是自己。毕竟,一个迪特马尔申县,基本就是东弗里斯兰伯国三分之一大了。至于那个什么当地的抵抗部队,也从不在马林眼里。只要防备对方故技重施,来个“水淹七军”,自己一方绝对是稳稳胜过对方的。要知道,迪特马尔申上次抵抗丹麦,不过才动用了1000主力民兵和3000民壮。在马林两万大军面前,这点人绝对难以抵挡。

    至于那个使用洪水淹死数千丹麦精锐的伍尔夫.埃斯布兰德,马林倒是很有兴趣见一见。毕竟,在习惯了硬碰硬的欧洲,能想出利用决堤的办法淹死敌军的计策的,也算是很难得的了。

    ……

    就这样,马林把刚刚攻下的汉萨商业城市伦茨堡移交给了汉堡方面。然后,他继续带着大军,开始向石勒苏益格公国其他地区进军。

    石勒苏益格公国并不止是后世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艾德河以北的约52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而是还包括后世德国和丹麦边境线以北的约39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那块土地,后世叫做南日德兰郡。如果算上后世丹麦的南日德兰郡,石勒苏益格公国的面积,总共达到了9200平方公里之多。

    当然,石勒苏益格公国,其实长期属于丹麦的诸侯国。1460年,奥尔登堡家族的克里斯蒂安一世,同时继承了荷尔斯泰因公国和石勒苏益格公国后,宣布两个公国连成一体,不可分割。虽然设置了两个宫相,分别驻扎在格吕克施塔特和石勒苏益格城,但根据1460年克里斯蒂安一世签署的《里伯条约》,两个公国是“永远不分离”的。

    但不管是马林,还是吕贝克和汉堡,都不怎么把这个什么《里伯条约》放在眼里。毕竟,那是人签订的条约,又不是上帝的旨意,没什么不可以更改的。大不了,逼迫丹麦现任国王汉斯再签订一个条约呗……

    事实上,石勒苏益格公国的形势非常复杂。在后世南日德兰郡地区,生活的都是丹麦人。而南日德兰郡以南的地区,生活的却都是德意志人。所以,19世纪德国和丹麦签署协议的时候,把石勒苏益格南半部都是德意志人的地区,划给了德国;而北半部都是丹麦人的地区,划归了丹麦。也就是说,石勒苏益格地区,南边全是德意志人,北边都是丹麦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地方。

    但是,马林却不怎么担心。因为,这个年代,民族主义尚未兴起,德意志人和丹麦人的差异,人们并不怎么在意。只要对老百姓好些,让他们过上好生活,他们是不在乎谁统治他们的。真正民族主义兴起,还是19世纪的事情。眼下,欧洲天主教地区大一统,也没啥问题。只要不是和东正教或绿教统一在一起,就不会出大问题。当然,统治者也不能压迫百姓太厉害。

    至于丹麦国王同意不同意的问题,马林才不担心。自己先带着大军,把石勒苏益格,连同日德兰半岛全给占了。丹麦国王汉斯,要是不肯割让石勒苏益格公国和荷尔斯泰因公国,那整个日德兰,都不还给丹麦了……

    石勒苏益格公国主要有石勒苏益格城、胡苏姆、埃肯弗德、弗伦斯堡、里伯、奥本罗等几个城市组成。当然,这些城市都不大,只有石勒苏益格城和弗伦斯堡上得了台面。其他几个都是小城市,商业也很不发达。

    其中,胡苏姆是北弗里斯兰县的首府。在面积高达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北弗里斯兰县,大多数人都是弗里斯兰人,通用弗里西语,这也是马林愿意要石勒苏益格公国的重要原因之一。毕竟,弗里斯兰渔民,是他争霸大洋重要的水手来源。

    石勒苏益格城就在伦茨堡北边不远,从伦茨堡出发后,马林带着2.8万大军,把石勒苏益格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自然是火炮轰门。但让马林没有想到的是,石勒苏益格公国宫相穆尔特在得知马林的炮兵全力轰击南门后,直接派出全程的泥瓦匠,用大量的砖头,把南城门里侧,给彻底砌成了一堵墙,而且是很厚的一堵墙……

    当马林的炮兵把石勒苏益格城的橡木城门轰开后,多尼.茨瑞冲到城门前却有些傻眼。因为,火药桶没地方塞……毕竟,橡木门后面,是厚实的一堵墙,没有空隙放火药桶……

    于是,多尼.茨瑞只好悻悻地返回阵中,向马林汇报了情况……

    “什么?对方把城门内侧都砌成了墙?这也太扯了吧……”马林也有些目瞪口呆了。

    之前,马林攻打的城市,都是选择在城门后面对面砖块、石头和木料的。虽然堵得严严实实,但还是有缝隙的。多尼.茨瑞只要多扒拉几下,总能找到空间安放火药桶。可是,对方把城门后面的城门洞,都砌死了,砌成了一堵死墙,那就不好放火药桶了。即使放了火药桶,也难以把砌成的厚墙给炸开。因为,松散堆起来的砖石木料,和完整地砌成的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无奈之下,马林只好下令转移炮兵阵地,把16门重炮,分成两支,一支全力轰击西门,一支全力轰击北门……

    第二天,两个门都被轰出了洞。马林派遣爆破队上前查看,发现西门后面也被泥瓦匠给砌成了死墙。但北门后面,只砌了一部分,还没砌完,砖头和砖头之间的黄泥还是湿润的,不够牢固。于是,马林果断下令多尼茨瑞,带着三名爆破队成员,带着三个火药桶和铁镐,硬生生在刚砌了一小部分的新墙上凿了个大洞,把三个火药桶放进去埋藏好,再点燃……

    三个火药桶,把只砌好了一小半的北城门洞的墙给炸塌了。然后,马林让大盾兵在前,双手剑士在后,勇猛地冲进了石勒苏益格城,把穆尔特等当地贵族,给一锅端了……

    之后的几座小城,那就比较好打了。胡苏姆城的城门,做得很薄,远不如石勒苏益格城结实。马林下令炮击了一小时,胡苏姆城门就被轰破了。都不用马林派出爆破队,当地守军立即选择了投降。

    弗伦斯堡作为石勒苏益格公国第二大城市,城门倒是够坚固,但也挡不住重炮+火药桶爆破的野蛮破城模式。城破之后,当地守军和贵族,都选择了投降。

    倒是弗伦斯堡往北的地区,马林遭到了更多的抵抗。因为,弗伦斯堡往北,就从德意志人居住地区,进入丹麦人的居住地区了。

    虽然,马林的大军纪律严明,没有抢劫百姓。但是,应了那句老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丹麦人小贵族对联军的认同感非常低,抵抗也非常强烈。

    基本上,进入丹麦区域后,就没一个小镇或者庄园愿意主动投降的。不得已,马林只好分兵,挨个地拔除这些顽抗的小镇和庄园,杀得血流成河。

    等打到奥本罗城的时候,虽然轰开了城门,大军冲进去,却没有一个当地贵族愿意投降的。结果,奥本罗城的48个当地大小贵族,全部战死,没有一个投降的。而他们在战死前,也给马林的大军带来了其他城市都不曾出现过的伤亡——整整300人……

    马林一怒之下,不顾手下的全族,把那死战到底的48个当地贵族的家人都抓了起来。当大军行进至里伯城下的时候,马林当着所有里伯城守军的面,杀死了奥本罗48名顽抗的贵族的所有家眷共230人。

    一时间,战斗还没打响,里伯城外已经是血流成河,空气中充斥着妇孺的惨叫声……

    里伯城的守城贵族们都吓傻了,他们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马林这样一个完全不顾贵族荣耀的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屠杀无辜的贵族家眷。

    当众杀死妇孺,而且还都是贵族家眷,等于是完全不要脸了。面对如此不要脸的马林,这些里伯城的贵族也胆寒了。为了避免城破后全家死绝,里伯城没有经过激战,就选择了全城投降……

    至此,石勒苏益格公国,完全被联军攻下了,只剩下了一些偏远的乡村地区还没空去占领……

    而时间,刚刚才过去一个月零几天。马林拿下里伯城的当天,不过才3月15日,正是春耕的好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