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基尔运河的设想
    ,!

    因为有宫相本特海姆的命令文书,大部分找到台阶下的荷尔斯泰因城市,也都选择了投降。当然,也有像新明斯特这样顽抗的,还有的,则处于观望状态。

    但是,联军实在太猛了,两天就攻下了坚固的城市新明斯特,大大地震慑了其他城市。于是,那些个观望的城市,纷纷选择了投降,不再见风使舵了。

    事实上,攻城之所以如此顺利,和重炮的应用及火药桶的使用是分不开的。毕竟,这个年代,各城市的城门,还是以橡木为主,造得再厚,也挡不住18磅铁球炮弹的持续猛砸。

    要知道,即使是那些侧舷加厚的战船,同一个点被18磅铁球持续猛砸,也会吃不消的。城门虽然厚,但和战船不同。战船不住摇晃,火炮难以连续两次击中同一个点。只要不被一次砸破,就难以被打穿帮。可城门不一样啊,城门固定,不会挪动位置,火炮平射,只要角度调整好,完全可以在同一个点山个反复轰击。再坚固的城门,只要是木门,就受不了这种持续的打击。因此,城门被打破是迟早的事情。然后,在轰开的洞里埋个火药桶,想不炸飞都难……

    在用18磅重炮轻易地轰开一个顽抗的男爵的城堡大门后,马林感慨地对边上的施瓦茨说道:

    “看来,回头我们得在城门上蒙上铁板了,不然,也禁不住火炮轰啊……”

    “少爷英明!”施瓦茨恭敬地说道。事实上,施瓦茨也被18磅短身管卡伦重炮的威力吓到了。虽然耗费火药比科霍恩迫击炮要多不少,但威力也更大啊。再坚固的城门,在十几门18磅炮的持续轰击下,也难免被洞穿。橡木门,在重炮面前,的确该淘汰了……

    事实上,同年代东方的城门,很多大城的城门,就蒙上了青铜皮,并布满铜钉,以增强城门的坚固程度。

    只不过,欧洲铜太贵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有钱的汉萨城市,也没奢侈到用铜皮蒙城门的地步。但是,马林是用重炮,轻易轰开城门的战例,将会促成各国,给城门包上金属。如果不包,日后若是遇到火炮,破门指日可待……

    因为已经打定主意要交好汉萨同盟,所以,马林就不再去那些已经宣布投降的城市去搜刮官方钱粮了。为此,马林特地通知吕贝克和汉堡,让他们派人去接收这些城市。而自己,则率领大军继续北上,向石勒苏益格公国方向进军。

    ……

    基尔城那边,吕贝克的5000大军行动也十分顺利。因为基尔本就是个汉萨城市,虽然丹麦国王汉斯派了军队和贵族管理这个城市,但城里面的汉萨商人势力还是很大的。就在马林逗留在格吕克施塔特的时候,吕贝克的大军,就攻到了基尔城下。

    汉萨老大哥的军队杀过来了,城里的汉萨商人哪里有抵抗的道理?甚至,晚上,还有几家汉萨商人,派出所有的护卫,袭击并打开城门,欢迎吕贝克军队进城……

    虽然基尔的守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城里正规军只有几百人,而且还被人打开了城门。在5000吕贝克大军的攻击下,城里的守军全军覆没。就这样,吕贝克轻易地控制了基尔这个汉萨商业城市。

    当马林的大军攻克新明斯特后,攻下基尔的吕贝克大军,在留下几百守军后,跟着过来和马林的大军汇合了。顺便,谈一谈新明斯特城的归属问题。

    当然,吕贝克方面是要和汉堡谈判荷尔斯泰因公国的瓜分问题,马林是插不上手的。眼下,荷尔斯泰因公国共有6大城市,分别是——基尔、格吕克施塔特、新明斯特、伊策霍、巴特奥尔德斯洛和海德。

    其中,格吕克施塔特是首府,但因为靠近汉堡,显然是要划归汉堡的。基尔处于东海岸,显然也是要划归吕贝克管辖的。而海德,虽然名义上是属于荷尔斯泰因公国辖区内,但是,那里现在是闹自治的迪特马尔申人的地盘,并不属于丹麦。

    严格来说,丹麦国王汉斯之所以如此倒霉,就倒霉在迪特马尔申人身上。因为,迪特马尔申人通过“烟明施泰特战役”,凿开水库大坝,水淹了丹麦大军,使得出兵上万并御驾亲征的丹麦国王汉斯损失掉了大部分精锐,只带着少数幸存者逃回。之后,看到丹麦人受挫,瑞典的摄政老斯滕.斯图雷才敢于再度起兵宣布瑞典独立的。

    也正是因为瑞典的独立,才给了四方联盟趁着丹麦后方空虚的机会,联合出兵,狠狠捅了丹麦一刀。

    所以,参与陆上出兵的三家——东弗里斯兰、吕贝克和汉堡,都有些不知道该拿迪特马尔申怎么办。

    按照地域位置,迪特马尔申地区,连同首府海德,都该被划给汉堡。但是,汉堡不乐意。因为,迪特马尔申人反抗精神太强。要是分到迪特马尔申,等于就接手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为此,汉堡要求把迪特马尔申地区从荷尔斯泰因公国地区剥离开来,然后和吕贝克瓜分其余城市。但是吕贝克不同意,他们觉得海德算是西海岸地区的城市,应该算是汉堡的。然后,新明斯特城位于中间偏东一点点的地区,应该属于吕贝克。而汉堡方面,则觉得迪特马尔申地区不属于荷尔斯泰因公国管辖之下,不应该划归汉堡。同时,他们也想要新明斯特……

    就这样,两个城市的代表当场吵了起来,互不相让……

    马林对于新明斯特的归属并不在乎,反正,那又不是他的地盘。但是,要是放任吕贝克和汉堡的代表这样争吵的话,那就贻误战机了。于是,他对着汉堡代表魏茨曼和吕贝克代表赫尔曼说道:

    “二位,新明斯特的归属问题,还是交给两位议长谈判协商吧,二位只是军队指挥官,说了也不算……”

    马林的话一出口,吕贝克和汉堡的代表都反应了过来——是啊,他们只是各自议会派出来统兵的代表。真正的大权,还掌握在各自的议会那里呢。于是,吕贝克军事代表赫尔曼和汉堡代表魏茨曼,都放下了成见,暂时围绕在马林周围,继续北上,按计划去攻打石勒苏益格公国先……

    但是,在拿下荷尔斯泰因公国和石勒苏益格公国交界处的伦茨堡后,三家都有些犯难。因为,这座城市的归属问题,成了个大问题。

    攻下伦茨堡的过程波澜不惊,无非就是马林派炮兵把城门轰开一个洞,然后爆破兵上去炸开城门。接着,大盾兵带着一群雇佣兵杀进城区,清剿反抗者……但伦茨堡这个重要的汉萨商业城市的归属,却有些说不清楚……

    原本,伦茨堡是属于荷尔斯泰因公国的城市。但是,1460年奥尔登堡家族的克里斯蒂安一世成为荷尔斯泰因公爵和石勒苏益格公爵后,却把伦茨堡划归了石勒苏益格公国管辖。

    而荷尔斯泰因公国和石勒苏益格公国的传统分界线,则是本地最大的河流艾德河。但伦茨堡巧了,正好就在艾德河边上,说不清是在伦茨堡南岸还是北岸。

    如果按照传统,伦茨堡应该属于荷尔斯泰因公国。但要是按照现在的状况,则又属于石勒苏益格公国管辖。马林自然希望伦茨堡属于石勒苏益格,可汉堡却觉得,伦茨堡应该属于荷尔斯泰因。最好,把海德从荷尔斯泰因公国划分出去,把伦茨堡划给汉堡。因为,汉堡不乐意接手还在反叛中的迪特马尔申地区,免得掉进叛乱的坑里。

    甚至,为了得到伦茨堡,汉堡愿意放弃迪特马尔申地区(后世的迪特马尔申县)的主权,用其跟马林换取伦茨堡的控制权。

    马林有些懵——尼玛,伦茨堡虽然繁华,但只是一座城。汉堡人居然愿意用迪特马尔申县这么大的地方,换一个城。从长远上看,绝对是自己划算啊……

    虽然说,迪特马尔申县的叛乱还在继续,汉堡人害怕叛乱,可马林是什么人?会怕这个?大不了多杀些叛乱者就是了……

    要知道,迪特马尔申县有一千多平方公里呢。要是开垦出来,好多耕地呢……

    于是,马林不怕麻烦,同意拿伦茨堡这个繁华的商业城市,换取迪特马尔申这个还在叛乱的地区。当然,魏茨曼不能做主。这事,最终还是需要汉堡议会来决定的。

    但是,魏茨曼却觉得,汉堡议会肯定会同意的……

    因为,伦茨堡是一个汉萨商业城市,比较繁华。而且,它靠近基尔,还有艾德河连同西边的北海,很有商业前途。

    汉堡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汉萨商业城市。商人们最重视的,还是贸易发达的地区。至于土地?他们又不靠土地吃饭,反而没马林那么在乎。

    事实上,马林清楚地记得,伦茨堡,就在后世大名鼎鼎的基尔运河边上,的确算是一个很要害的地方。发展商业,的确很优良。

    但同时,马林也记得,后世的基尔运河,靠近北海这一段,也正是迪特马尔申县和斯坦堡县(首府伊策霍)的交界线。即使失去伦茨堡的控制权,只要拿下迪特马尔申县的全境,还是可以利用到基尔运河的。当然,前提是吕贝克和汉堡愿意按照后世基尔运河的规划开凿运河。

    事实上,后来德国当局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开凿运河,也并非没有道理。因为,沿着后世基尔运河的线路上,原本就有很多天然河流。开凿基尔运河,只要把这些河流连接在一起,然后拓宽挖深就可以了。

    但马林实地考察后发现,若是挖运河,其实利用好现有的艾德河,会更加方便。因为,艾德河正好东边紧挨着伦茨堡。而伦茨堡离基尔,只有二三十公里远。不但如此,伦茨堡东边,就有一个叫ober-eider的大河,向东延伸很长一段距离。若是沿着这个河道,再向东开凿十几二十公里,就可以连通基尔港了。

    后世的基尔运河,之所以没有选择连通艾德河,而是选择向下开凿,恐怕也是因为汉堡在下面的原因。因为,开凿运河时,汉堡是德国最大的港口城市。既然开凿运河,自然要考虑到汉堡这边。

    而艾德河虽然开通运河更方便,但其西边的入海口滕宁,离汉堡也远了点。更重要的是,艾德河它不直,是弯弯曲曲的。用来行船的话,比较浪费时间。

    而且,河道不直的话,后世那些动辄百米以上的长船,行走在曲折的河道上也很不方便。若是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搁浅了。所以,还是开凿笔直的,通往最大港口汉堡的运河比较利于运输。

    但是,这要考虑到年代问题。在这个年代,长达百米以上的船是不存在的,超过30米长的船都很少。就地利用艾德河开凿运河,反而更加方面。因为,需要开凿的距离比后世基尔运河的工程量小太多了。

    这个年代可没有任何机器,不管是挖河还是抽水,完全依靠人力。所以,能够降低工程量,还是尽量降低得好。开挖十几二十公里的距离,即便使用纯人工,只要三五年就好。若是开挖几十公里,没个十几年都搞不定。19世纪末的时候,在蒸汽机的帮助下,集合全德意志之力量,也花了8年时间才挖通。换成现在的科技力量,估计要挖十几年。但若是换成直接使用艾德河进行连通。那么,即使没有机器帮忙,三五年也可以挖通了。

    当然,从长远看,艾德河过去蜿蜒曲折,的确不大适合作为通航的运河。只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有和没有的问题,而不是好不好的问题。因此,马林认为,先利用艾德河连通基尔,把运河搞出来。至于河道不直的问题,以后可以边通航,边另挖一条直接连通汉堡的运河河道。等到新河道挖好了,再堵住和弃用艾德河,连通并启用新河道也不迟。

    于是,马林把这个方案用图纸画下来,并写下大段文字注释,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他先复制了同样的一份,接着通过魏茨曼和赫尔曼,委托他们把图纸送给吕贝克和汉堡的议会,表达自己的看法,并建议先利用艾德河,开挖连通基尔的河道,先把运河搞起来再说。这样,以后就不用看丹麦脸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