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奔袭奥尔登堡
    ,更新快,,免费读!

    莱尔县东边边境,到奥尔登堡城并不算太远,只有不到40公里。马匹跑一个小时休息半个小时,然后再跑一个小时,就差不多到了。然后,喂点燕麦就能恢复过来。

    为此,出征前,大军使用的每匹马的马脖子上,都装了一个褡裢,里面放了十几斤炒燕麦。而马林的战马卡尔的脖子上的褡裢里,则要高级些,是炒黄豆……谁叫亚美利哥岛送了几袋大豆回来呢……

    集合完毕后,趁着天上月牙般的月亮发出的微弱月光,5000老兵跨上战马,带着武器,一路向奥尔登堡城的方向狂奔……

    因为武器是门板大的大盾,大盾兵骑马最是遭罪。所以,马林特地给随行的100大盾兵配备了双马。因为,盾牌挺沉的……至于另外100大盾兵,则被船送去汉堡了。他们将在半夜时分,在汉堡城外和施瓦茨的大军汇合……另外,多尼.茨瑞的爆破组也很受罪,带了几个火药桶,也需要一人双马……

    5000骑兵,行军的声势非常浩大,但却一点不乱。这是因为,马林之前已经训练过一次趁夜赶路,大家都有经验了。

    带队的是绍尔麾下的侦察兵,他们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要走这条路,熟悉情况,为给大部队当向导做准备。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对这条路已经非常熟悉了。

    在侦察兵向导的带领下,大军趁着月色,呼啸而过,马蹄声让大地都在震颤。沿途经过的那些庄园,虽然被惊动了,但却没有一人敢出来打探消息,更没有人敢去奥尔登堡城方向报信。因为没人是傻子,不说晚上的危险,只要看到有人骑马往奥尔登堡城方向跑,肯定是会被追杀的。

    就这样,马林共带了100大盾兵、1000火枪手和3900长矛手策马奔腾,花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来到了奥尔登堡城外。

    按照之前的安排,大军悄悄地绕到了奥尔登堡城的东门外。因为,白天马林已经派人来宣战了,此时,正对东弗里斯兰伯国的西门,防备肯定最严。因此,从东门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

    然后,马林带着大军,在离东门较远的地方,休息了一个小时,并用燕麦喂了马。之后,马林拿出军中专用的双响炮仗,朝天空丢了一个炸开来……同时,所有人再度上马……

    早就等在奥尔登堡城东门内的100东弗里斯兰侦察兵,立即从附近的民居里蜂拥而出,杀向毫无防备的奥尔登堡东城门的守军……

    与此同时,马林的大军也开始策马,靠近城门。抵达城门外后,大家纷纷下马,把马匹交给少部分将士看管,然后开始迅速列阵。其中,100大盾兵排在最前面……

    城外大军的动静,惊动了城楼上的守军。可是,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因为,攻打东城门的100侦察兵,此时已经打开了东城门……

    然后,100大盾兵一马当先,举着门板大的盾,冲进了城里……

    马林忽然想起来,不能让敌人跑了。于是,他立马吩咐1000手下,去奥尔登堡北门守着,避免奥尔登堡家族成员逃跑。

    奥尔登堡城南边是河流,西边是东弗里斯兰方向。在东门被攻破的情况下,对方有极大可能会向北逃跑。所以,马林派了1000人去北门外堵人。另外,西门也去了300人。若是西门有人突围,派去西门的人会主动放出双响炮仗,发出信号。

    此时,奥尔登堡城内,乱成了一团。城里总共才1000守军,其中一半在城墙上,另一半则在保护城中央的王宫。而那些居民,半夜里听到喊杀声,都不敢出门,只是在家里鸡飞狗跳的。

    所以,这时奥尔登堡城里的街道上,是没什么人的。因此,马林直接带着三千多大军,快速向王宫方向逼近……

    这时候,约翰五世等奥尔登堡家族成员,才被惊醒: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看到外面一片混乱,匆匆起身的约翰五世大声问道。

    “伯爵大人,东弗里斯兰军队打过来啦!”一个宫廷卫士焦急地喊道。

    “什么?这么快?他们白天才下了战书啊……”约翰五世一脸惨白。此时奥尔登堡军队毫无防备,只有西门那边用东西在城里堵了门。其他城门,根本还没做好防御的准备。

    约翰五世还在发愣,马林的大军已经冲到了城中央,并迅速完成了对王宫的包围。此外,马林还派人分别去控制其他三个城门。当得知西门里面被奥尔登堡人用砖头和木料堵死了的时候,马林放心地把人马分往北门和南门去夺取城门。

    从城门里面去夺取城门是非常容易的,因为对方根本没想过背后会遭到攻击。就这样,北门和南门很快被夺取,只有南门部分守军将士逃出城去,并登上了杭特河边的小船,逃之夭夭。但据俘虏讲,逃走的人都是些普通将士,没有马林重视的奥尔登堡家族成员。

    事实上,奥尔登堡家族成员,基本都居住在王宫大院里,并未在宫外有住所。当然,说是王宫,还不如说是一个大型的城堡群。

    中间那座最大的城堡,显然是约翰五世的居所。边上几个小城堡,都是约翰五世的族人居住的。不过,为了安全,几个城堡都在一个高大的围墙内,有大量军队把守。

    当北城门被打开后,北门外的1000人马,也进来,参与了对奥尔登堡王宫的包围。除了镇守其他三门的多士兵以及西门外的300人,其余3将士,把只有500人防御的奥尔登堡王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城墙上的那500守军,则不时投降了,就是用绳子从城墙下系下去,连夜逃跑了。毕竟,他们面对的可是5000兵马。明智打不赢,又有多少人愿意死战?而且,奥尔登堡伯国最忠心的禁卫军,都在王宫大院里呢……

    想到埃德萨德一世曾经从地道逃跑的经历,马林挥手叫来了绍尔:

    “绍尔,你派出部分侦察兵,带着望远镜,去城外守着,看到有衣着华贵的人骑马跑路的话,务必留下!”

    绍尔显然也想起了当初埃德萨德一世逃跑的事情,马上安排了200侦察兵骑马出城巡逻去了。

    但马林不知道,因为有丹麦作为大靠山,奥尔登堡家族成员压根就没想过跑路。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挖什么地道。这个时候,奥尔登堡家族成员,都在王宫里急得团团转呢……

    马林没有在夜里发起攻击,而是等到天亮了以后,才让多尼.茨瑞的爆破组上前……

    还是原来的配方,在使用工兵锹挖开王宫东大门前的石板后,爆破组的人在王宫大门下面掏了个洞,把一个火药桶埋了下去……

    一声巨响过后,奥尔登堡王宫的大门垮塌了……

    然后,一顿大盾兵,举着大盾,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见人就用大盾砸过去……

    马林的随身大保镖卡恩,也是手痒,穿好全身板甲,提着狼牙棒,也杀了进去……

    至于马林自己,则没有深入,而是选择在王宫东门的城墙上面,用望远镜观察战况。

    大约两个小时后,王宫内的守军大半被清理了。只剩下几十名近卫,死死地守卫着约翰五世所在的主城堡。

    “马林伯爵,我是约翰五世,我要求谈判!要求谈判!”约翰五世在城堡里面大喊道。他非常害怕,害怕像妹夫埃多.维尔姆肯那样死去。所以,他怯懦了,想通过谈判保住自己的性命。

    听到约翰五世的叫声,马林也是乐了。这可是灭国战,你特喵还说谈判,当老子是吃素的么?到嘴的肉,哪里能吐出来?

    于是,马林压根没理他,继续下令进攻。

    当多尼.茨瑞的爆破组再度炸开王宫主城堡的大门后,马林倒是不急着攻进去了。他派人从附近居民家里找来大量柴草,在大门口点燃后,扔进城堡里……

    约翰五世吓坏了,以为马林是想烧死他,于是赶紧投降了,并要求贵族俘虏的待遇。

    事实上,马林只是打算用烟熏他们而已。只是,城堡里面木制家具多,也的确容易引起大火,难怪约翰五世误会。

    马林答应了约翰五世获得贵族俘虏待遇的请求,反正,他也没打算杀死约翰五世。但是,以后此人想再统治奥尔登堡,却是不可能了……

    当然,马林没有急着谈领土的问题,而是威逼约翰五世签了一份命令,命令法勒尔城投降。约翰五世不肯,马林立即让面相凶恶的卡恩拿出一把血淋淋的刀子,说要帮其放血“治病”……

    无奈之下,约翰五世只好签署了命令,下令法勒尔的守军无条件投降……

    拿到文书后,马林立即让绍尔派出手下,一人双马,前往法勒尔城外,寻找施塔德带领的队伍。

    负责进攻法勒尔的,是施塔德带领的新兵部队和汉堡那3000雇佣兵。同时,这支队伍还带了很多重炮和其他辎重。

    当绍尔的侦察兵拿着命令文书抵达时,施塔德率领的大军,还没到法勒尔城下呢,毕竟,他们是步行前进的……

    当天,阿德勒也率领2000精锐的东弗里斯兰民兵,对耶弗尔地区的两个小城——耶弗尔城堡和旺格兰发起了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