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既然粮食辣么多,那就养猪吧!
    ,!

    马林从没有想过会因为粮食太多而苦恼,是的,马林现在因为粮食太多而苦恼万分……

    去年秋收的时候,马林就储备了共5亿磅的新旧粮食没有卖。然后,马林大肆移民,使得东弗里斯兰伯国的总人口,达到了15万人。

    可是,15万人敞开吃粮,一年下来,也才消耗了1亿磅烟麦,还剩4亿磅存货……

    这一年,整个东弗里斯兰的下层阶级,都很幸福。因为,面包真的管够!因为粮食太多,马林都不让在粮食里掺杂别的东西了。掺杂草糠的“科勒面包”,也降低的掺杂量。

    15万人,吃掉1亿磅粮食,平均每人每年吃掉666.6磅烟麦——这在这个年代的欧洲是何其恐怖的数字!

    现在,东弗里斯兰伯国的贵族,已经开展了一项新业务——那就是,用库存烟麦去换取贵5倍的小麦,然后吃小麦面粉做的白面包……

    也就是说,富裕的东弗里斯兰伯国贵族,已经不稀罕吃烟麦面包了,而是改吃中世纪贵族们更青睐的小麦面粉做的白面包……然后,吃白面包时,必定涂足了黄油,配上足够的奶酪……

    不掺杂的烟面包,曾经是东弗里斯兰伯国的贵族和将士们最喜欢的。可是,有钱了后,他们就不屑吃烟面包了。只有吃小麦面包,才能彰显身份——这真是土豪的思维……

    实际上,马林知道,别看烟面包味道不咋的,真论营养,比小麦面粉做的白面包更加好。只是,他也不能阻拦手下们的土豪行为。毕竟,人有钱了,总要有个展现自己土豪的方式,不然,会憋得难受的……

    就像项羽说的那样“富贵不归故里,如锦衣夜行,谁人知之?”……

    同样的道理,对于这些贵族而言,“富贵不吃白面包,谁人知我土豪?”

    别说这些手下的贵族了,安吉拉和小姨子费丽斯,也认为,是时候顿顿吃白面包了……

    毕竟,别的王室都是顿顿白面包的,咱还吃烟面包,太掉身价,不符合土豪身份……

    然后,马林就随大流,也跟着一起吃白面包,敞开蘸黄油,奶酪随便往嘴里塞……

    只不过,这么吃,不担心发胖么?

    不说那些家里放满了粮食的土豪,马林自己,就积存了太多粮食。去年粮食存留了4亿磅,今年又新入仓4.8亿磅……抛开要拿去南欧卖的2亿磅,还是留下了6.8亿磅的超多的粮食……

    为了保存粮食,马林在奥里希城北,又砌了一个外城,和奥里希城连在一起。这个外城里,不住人,只放粮食……

    因为水泥开始量产,马林砌城墙和修新的粮仓,全用水泥……粮仓是水泥和砖头,城墙则是钢筋混凝土……

    砌一座外城专门来放粮食,除了马林,也没谁了……

    6.8亿磅粮食啊,那可是30万吨粮食,马林无比头疼如何消耗这些粮食……

    虽然,他很想用粮食来招揽移民。可是,他也不敢告诉别人,说自己有6.8亿磅存粮啊!要是那样说,肯定会有贵族组队来打劫的……仇富的人,哪个年代都有。不管是穷人,还是贵族……6.8亿磅粮食,要是按照1芬尼每磅的价格卖出去,价值千万金币。这么大的财富,就是那些大贵族,也要红眼发狂的……

    所以,马林只能保守秘密不乱说。幸好,东弗里斯兰伯国和外国的交流,主要发生在埃姆登港。奥里希这边,别国的人很少。因为,即使是商人,奥里希也都是马林组建的商会的商人。而且,马林资本雄厚,外国商人根本插手不进奥里希的商业活动……

    而且,马林在修建储存粮食的外城和运进粮食的时候,都是严密遮挡好的,运粮车子都是有外加木车厢的,外人也看不出运输的都是粮食,很多人还以为是建筑材料呢……

    不但如此,专门用于存放粮食的北外城,里面没有一个平民,都是马林自家农奴组建的民兵卫队,比较可靠,都没有使用雇佣来的雇佣兵。

    可是,马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些粮食啊……

    即使东弗里斯兰人口达到了30万人,大家敞开吃,一年也才能吃2亿吨……

    而马林又不敢在本土大肆出粮食,防止被有心人盯上。所以,粮食如何消耗,成了马林的一块心病……

    于是,为了散心,马林带着几名侍卫,去自家庄园里玩……

    来到奥里希西边不远的一家庄园里,马林骑着自己的战马卡尔,闲庭信步地走进了庄园……

    突然,从路边灌木丛里,窜出两头互相追逐的野猪,吓了卡尔一大跳……

    不对……那不是野猪,特么的像家猪……

    “谁家的猪没关好,都跑出来乱窜了!”马林有些生气。突然从路边窜出两头猪,也就是在庄园里,要是在野外,还不吓死人啊?要知道,野外的野猪可是很凶猛的……

    幸好,马林的坐骑卡尔和手下侍卫的坐骑,都是战马,不太容易受惊。要是换成驽马,没准就会被吓得狂奔了……

    马林的侍卫不乐意了,赶紧叫来庄园负责人训话。负责管理这座庄园的村长(马林特设的职务,村长其实也是农奴,只是是农奴的头儿)战战兢兢地回话道:

    “伯爵大人,我们这里养猪都是散养的啊,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马林顿时一愣,他突然想起来了——中世纪欧洲养猪的确是散养的,不像东方,是圈养的……

    为什么会如此呢?还不是因为粮食问题给闹得……

    东方人养猪,都是圈养的,猪只要在猪圈里,等着主人喂它猪草和谷糠、麦麸等粮食副产品就可以了。

    华夏古代粮食产量一向较高,亩产基本都有两三百斤,谷糠、麦麸这些东西也都足够。所以,他们有足够的粮食副产品来喂猪。

    可是,欧洲不同。因为长期粮食产量低下,根本没条件用麦麸来喂猪。因为,麦麸都被人自己吃掉了……

    烟棍面包里,别说麦麸了,泥土都有很多……

    所以,欧洲人根本无法奢侈到用麦麸来喂猪……

    因此,他们选择把家猪散养,家前屋后地疯跑,跟羊似的自己找草吃……

    当然,为了防止这些猪祸害庄稼,很多猪都是被赶进森林里养的,远离耕地……

    但这样一来,很多猪在森林里迷路后,就沦落成了野猪……当然,是没有獠牙的野猪,性情介于野猪和家猪之间……

    比如,著名的西班牙火腿,其所用的猪,就是放养在橡树林里的。这些猪,平时除了吃草,还吃掉落在橡树林地下的橡子。然后,长期吃橡子的西班牙烟猪,肉味就会很特殊。而西班牙火腿的另一个名字,也是“橡子伊比利亚火腿”……

    不过,马林知道,成天让猪在野外疯跑,是不长膘的。毕竟,成天运动的猪,哪里胖得起来?胖不起来,就没有油水。而古代人,是很喜欢吃肥肉的。因为,古人不像现代人,天天有色拉油或香油吃,他们平时油水缺乏,吃肉时,就会抢肥肉吃,以补充身体的油水……

    而且,欧洲这个年代养猪,肉猪都是不阉割的。不阉割的猪,不但猪肉有异味,且也不安分。因为,公猪有雄性激素,母猪有雌激素,都会让猪不安分。然后,在野外撒野地炮,就成了它们消耗剩余精力的方式。但是,这样就掉膘了……

    而古代华夏的家猪,都是兽医阉割过的,不管是公猪还是母猪,只要是当肉猪养的,稍微大一点就阉割。阉割过后,猪无欲无求,没有了激素,哪里还肯动?加上猪圈的阻隔,它们就会在狭小的猪圈里,吃了睡,睡了吃……然后,身体长得也特别快,个个都是胖子……而且,猪肉的异味也没有了……

    马林富贵之后,一直吃牛羊肉比较多。而且,就算吃猪肉,也多半选择年纪不大的小猪的猪肉(猪在发育前,激素尚未分泌,猪肉自然没有啥异味),所以,他一时倒是忘了养猪要阉割的事情……直到现在,才突然想起来……

    而且,就算以前马林想的起来,也没用。因为,没有足够的粮食来喂猪啊……

    猪要长得好,粮食少不了。后世大城市附近,都有很多养猪场。养猪场老板们,每天开着车子进程,去城里饭店搜集饭店倒掉的泔水,然后拉回去喂猪。虽然很难闻,但那些泔水,却都是实打实的粮食。所以,猪吃起来,还是很长膘的。

    现在,马林正发愁粮食太多没处消耗呢。然后,他就遇到了猪……不对,是遇到了……管他呢,反正是想到了养猪的事情就对了……

    马林前世也是农村孩子,知道在专业饲料出来前,养猪都是平时吃草糠维持生命,需要增肥时,就喂营养高的谷糠和麦麸。当然,春夏之际,也需要割鲜嫩多汁的猪草喂猪。

    反正现在粮食多,而这些庄园又都是自己的。于是,马林决定——开始推广圈养家猪……

    修起猪圈后,马林会找兽医来把那些养作肉猪的猪,都给阉割了。至于哪里找兽医?还有比莫日根和巴特尔更优秀的吗?

    蒙古医生,可是通用的,不但能治人,也能治兽……

    当然,莫日根和巴特尔都是宫廷医生,老是让他们来给猪阉割太掉身份。于是,马林决定,让莫日根和巴特尔,从手下弟子中,挑选不成器的,去当兽医,专门负责给猪阉割。两个老师先示范下,然后指导下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以后,这事就由他们不成器的弟子来做了……当然,阉割时,马林会给配上酒精清洗伤口,避免猪感染死亡了……

    至于猪平时的饲料,自然是烟麦草碾碎的草糠了。然后,马林还会让自家庄园的磨坊在磨面时,把烟麦的麦麸给分离出来,作为喂猪的精饲料。而农奴们吃的烟面包,麦麸都用不上了——谁叫马林粮食多呢……有钱或有粮食,都可以任性……

    另外,马林还打算种植更多的苜蓿草。平时,在苜蓿草收获时,也可以割些苜蓿草当猪草喂猪。至少,这些苜蓿草比那些野草有营养多了。拿来喂猪,效果肯定很不错……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很多庄园开始修建专门的猪圈,用于养猪。然后,马林去邀请莫日根和巴特尔去给猪阉割……

    两名蒙古医生听到马林请他们去给猪阉割,脸色都烟得更碳似的。好在,马林说明,以后这种事将会交给他们那些医术学的不好的弟子来做。不然,两个医术高明的蒙古医生几乎要当场翻脸的……

    虽然蒙古医生也很擅长兽医,但是,给人看病,尤其是给贵族看病,终究高大上一些。给牲口看病,总要矮给人看病的医生一头。他俩作为宫廷医生,去给猪阉割,简直有些羞辱……

    但马林也没办法,因为,欧洲此时,给人看病的医生都不靠谱,更何况给猪看病的兽医?所以,他只能请两位大师出马。当然,也没让他们常做,只是前期做个示范。以后,都是由他们名下最不争气的那群弟子来做这事……

    两人都分别收了上百弟子,但不是每个人医术都学得很好的。有人很有天分,学得又好又快,以后肯定能成为不错的医生。也有学得很差的,以后可能会被淘汰,无法给人看病的。

    这样的货色,马林觉得淘汰了也可惜,不如安排来帮养猪的农奴阉割肉猪……

    以至于,后来马林把莫日根和巴特尔的两百多弟子划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为医术学的最好的,他们以后会给人看病;第二等级,为学的一般的,他们以后给牛马看病,成为兽医;第三等级,学的最差的,连兽医都算不上,只能算半个兽医,专门负责给肉猪阉割,当然也负责给猪看病。实在搞不定,就去找第二等级的兽医出手……

    就这样,马林在东弗里斯兰自家庄园内修建了3千多个独立的单间猪圈(圈里猪多了会打架消耗体力,圈里只有一头猪,没事只能多睡会了),养了3千多头肉猪。而莫日根和巴特尔,也挑选出了最没前途的30名弟子,以后就充当给猪阉割和给猪看病的低等兽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