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美洲殖民地的艰难开始
    ,!

    7月份,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航行,前往布雷顿角岛和北美双岛殖民地的几艘船,都是抵达了目的地。只有前往格林纳达的船,因为路途更远,还在大海上航行。

    抵达殖民地后,大家才发现,殖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至少,刚开始的时候,是没那么美好的。

    幸好,他们是在夏季抵达的殖民地。如果换成冬季,别的不说,布雷顿角岛那一支,肯定被冻成狗。因为,布雷顿角岛冬季,也是能冷到零下十几度的。即使是北美双岛,零下好几度也不是问题。要是冬季移民过来,因为没有房屋,肯定会冻死人的。

    但即使是夏季,也是麻烦多多。首先,移民们没有房屋。所以,抵达布雷顿角岛和北美双岛的人们,下船后第一件事就是集体去伐木。然后,由移民中懂得木匠活和泥瓦匠活的人组织修建房屋。

    只不过,马林早就料想到了这些情况,特地派遣了几名从特塞尔岛过来的工匠,指挥大家修建土坯房。

    土坯房修建简单,节省费用。而且,时间也很快。更重要的是,马林“设计”了土坯房,里面还带有土炕。现在是夏天,还看不出来。等到冬天,这样的土坯房的优点,就显而易见了。

    只不过,即使要修建土坯房,也要先把树砍掉先。因为,不管是布雷顿角岛,还是北美双岛,到处都是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彻头彻尾的是原始森林。想要在岛上修房子,总要先腾出一块空地吧?

    所以,刚来到布雷顿角岛和北美双岛中的亚美利哥岛(南塔克特岛)的移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那些碍事的大树先砍倒了……

    而砍倒大树,是一件非常繁重的体力活。事实上,把大树砍倒了这个过程,并不麻烦。真正麻烦的,是把砍倒的大树挪到指定位置,和砍倒大树后,把树根挖出来……

    其中,最痛苦的,莫过于挖树根了。这可不是几米高的小树,而是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它们的树根,盘根错节,可以占到几十平方米的面积。把这样的树根挖出来,挖干净,简直就是一项好大的工程。

    这年头,可没有挖掘机,更没有蓝翔技师。所以,大家挖树根,只能用铁锹和铁镐用人力挖……

    可是,把占地几十平米的树根,从深埋的地里挖出来,简直就是累死人。幸好这些移民都是年轻人,否则,还真搞不定。

    就这样,移民布雷顿角岛和亚美利哥岛的各200移民,上岛后的前几天,都把时间浪费在挖树根上了。

    他们的船只,都是停在了淡水河里,没有按照马林的设想,分别停在后世的南塔科特港口和悉尼湾北边的北悉尼的悉尼矿区附近。

    之所以如此,只因为一个原因——船蛆……

    船蛆是一种非常可恨的动物,它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大航海的死敌。因为,这些船蛆,会附着在帆船底部,想白蚁一样,以木头为食,蛀蚀船体。当船蛆的蛀蚀到了一定程度,船底就会被蛀穿了。然后,船底就会进水,导致沉船。

    大名鼎鼎的英西大海战,西班牙无敌舰队,事实上并没有在英军的打击下损失多少,但因为船蛆导致沉默在大西洋上的,却有很多,沉默的十几艘战船,多半是因为船蛆蛀蚀坏了船体,在海战中,受到英军火炮打击和海上风浪的拍击双重作用下,才导致漏水沉默的,而不是英国船上的火炮击沉的。英军火炮的打击,实际上砸死了西班牙战舰上很多在甲板上的水手,但却直接击沉多少西班牙战舰。毕竟,西班牙战舰,也是用了很多木料加厚侧舷的专业战舰,没那么容易被打穿侧舷。可海底船蛆的蛀蚀,却十分难以控制。

    造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就注意到了船蛆的危害。当时的人们使用沥青和焦油涂在船底,短时间内的确有效。但沥青和焦油泡在海水里,毒性会慢慢稀释。等到没了毒性的时候,船蛆又会附着上来,继续啃船底……

    这个难题,实际上到了18世纪,才被英国皇家海军解决。那就是——在船底包裹一层铜皮。铜皮船蛆啃不动,而且铜皮耐腐蚀,泡在水里也难坏。要是包裹铁皮的话,很快就锈蚀了。

    只不过,这个想法,在1501年这个时间段,想都不要想。因为,铜价实在太贵了。银铜兑换比为1比15。用铜皮包裹船底,只有土豪中的战斗机——中东土豪带着兑换成金银的钱穿越而来才能做得出……

    当然,船蛆还有一个弱点,就是——不能在淡水中生存。因为,船蛆是海水生物,在淡水中不能长存。所以,古代木船时代,港口一般会选择在河流的出海口。这样的位置,利于出海,也因为船只停在淡水河口,会让船蛆自己自动逃跑。

    所以,马林派往布雷顿角岛和亚美利哥岛的移民,选择把船停在了淡水河口,而不是马林预想中的港口。

    因为,后世的船舶都是钢铁或铝合金船体,自然不怕船蛆。所以,后世的港口,是直接深入大海的。但这个时代的港口,往往都在大河河口处。比如伦敦,就在泰晤士河畔。远洋船舶,来伦敦,先要进入泰晤士河,然后在泰晤士河畔停靠。

    马林占据的东弗里斯兰伯国第一大港口埃姆登,同样也在埃姆斯河畔。只有淡水河口或河内的港口,船只才能长期停靠。否则,船只是禁不住船蛆长期蛀蚀的。

    眼下,抵达布雷顿角岛和亚美利哥岛的船,都开进了淡水河口赶船蛆。而移民们,也选择淡水河河口,建立聚居地。

    只不过,淡水河河口位置,因为都是肥沃的三角洲,所以都生长着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砍伐起来异常艰难。

    但不管怎么说,马林说的有一点还是没错的——这是一篇未开发的处女地,土壤肥沃……

    所以,尽管挪动砍倒的大树和挖树根异常艰苦,移民们还是选择了坚持。因为,只要前期的困难挨过去,后面就会迎来美好的生活。

    而在移民们砍大树和挖树根的同时,随着船队而来的渔民们,则驾驶着小渔船,开始了出海捕鱼的尝试。

    因为刚到一处新的地方,渔民们对当地的地理环境很不熟悉,也不知道水下暗礁的分布。所以,开始的时间,这些来到了新地方的渔民们非常小心,驾船速度也很慢。所以,捕捞到的鱼也有限。还有就是,他们捕捞到很多在欧洲没见过的美洲鱼品种。遇到这种新品种,他们也不敢随便乱吃,怕有毒。所以,这些鱼还要先放一边,不给大家吃。等到以后抓到活的猎物了,喂猎物测试下,没毒的,才能吃……

    所以,刚开始,这些渔民们是无法完全提供殖民地移民们的粮食供应的。但好在,马林的移民船,也带来了很多的粮食,倒是不怕饿死人。等过了一段时间,渔民们熟悉周围环境了,就可以大量捕鱼,满足移民们的食物需求了……

    因为来的时候是夏季,所以,已经错过的春耕的时间。因此,即使开垦出了耕地,也只能种植适合秋天播种的少量作物了。

    不过,在开垦荒地前,同样需要把那些“霸占”着肥沃土壤的参天大树砍倒,并挖掉树根。这个工作,比建设聚居点可要繁重多了。

    因为,聚居点面积有限,而耕地需要的面积非常广阔。这也意味着,需要砍伐的大树更加多得多,需要挖的树根的数量,也非常惊人,甚至会非常吓人……

    负责带队殖民布雷顿角岛的总督加兰德和负责殖民北美双岛的总督塔拉(两人都曾是马林的骑士侍从,但天赋都不足,所以被马林安排来殖民地当总督了)都深深地意识到——今年下半年,他们别想种地了。今年剩下的时间,他们大概都要花费在砍树和挖树根上了。只有到了明年春季,他们才能在春耕时分,种下作物的种子,然后等待秋收……

    但是,他们想起来,马林要他们来美洲殖民,是要注意获取足够的造船用的木材的。比如,砍下的橡木,都要风干保存好,将来用于造船。至于移民们修建房子和烧火做饭,则都用那些不是橡木的木材。反正,那也很多。因此,加兰德和塔拉,下令把砍倒的橡木,都整体抬到避雨的地方,等着风干。至于松木、桦木等其他木材,因为不需要用于造船或者所需不多,直接就被下令分割成数段了。这样,分成数段的木材,也方便抬走。不然,几十米长的原木,实在太难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