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蛄族老祖
    这小世界中,同样还有一座石殿,这才是赤王真正的闭关之地。

    在那里,有着赤王蜕去的老躯,虽然只是一具已经被对方放弃的躯体,但这具老躯,才真正拥有不朽之王的力量。

    进入石殿后,夏阳在那大殿之中发现了三道人影,当中一个满头赤发,威严无比的高大身影,赫然就是赤王蜕去的老躯。而在大殿两侧,还有两个老者盘坐修行,想必该是赤王的亲信族人,在这里守护着它闭关修行。

    随手一指点出,便将这两名真仙境界的老者镇压,连带着赤王的老躯一同收起,彻底一网打尽。

    接着放眼望去,只见那大殿的半空中,一座通体赤红的神炉,透出浩瀚无边的气息,有着摇落星辰,破灭大千,毁天灭地之力,那是赤王的无上神兵,赤王炉!

    这样一件仙王至宝,夏阳自然不会错过,有着赤王的记忆,他要收取这件宝物可谓简单之极,一道法诀打出,赤王炉便即爆出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辉,化成一座巴掌大的小丹炉,落入了他手中。

    自此,夏阳这才离开了赤王的闭关之地,然后根据其记忆,朝着蛄族所在的方向而去。

    蛄族,身为太古十凶之一,虽然当年叛入了异域,但背后的实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它们乃是潜入在异域的卧底,这个种族一直背负着叛徒的骂名,却始终无怨无悔,万古以来,都在不断试图为九天十地争得一线生机。

    从赤王老巢出来之后,夏阳直接破开空间,前往了蛄族的驻地。

    异域的天地,比九天十地更加广阔,不过尽管赤王的老巢离蛄族驻地相隔了亿万里之遥,但在夏阳脚下,却依旧是大道坦途,不多时,就已经横渡了无尽天宇,抵达了蛄族之所在。

    这是一片石山。

    石山如林而立,并不高大,却十分险峻。

    整片石山被浓雾笼罩,云蒸霞蔚,云雾缭绕,让这一片广阔的石山变得飘渺恍惚,透出一股奇异的力量,显得十分神秘。

    正如同栖居此地的种族一般,同样神秘而强大。

    这就是蛄族的驻地。

    当年,蛄族老祖率领蛄族,假意叛逃,投靠异域,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蛄祖故意与石族之祖,也就是石昊那一族的远祖,边荒七王之一的石王起了冲突,被石王打伤识海,打裂神府,从此失去了晋升仙王的机会。

    叛投异域之后,蛄祖更是参与了围攻轮回仙王的战斗,最终,身受重创的轮回仙王,死在蛄祖手中。

    当然,这十有**乃是一出苦肉计,轮回仙王当时已经濒死,选择死在自己人手里,正好可以让蛄族获得异域的信任。

    而一个无法晋升仙王的蛄祖,这也是异域放心接纳蛄族的原因,没有仙王,就掀不起风浪,一旦有什么异动,反掌就能镇压。

    根据原剧情中的种种细节,夏阳自然不难猜测到事情的真相。

    他悄然飘入了石山之中,穿过一片片石山,绕过无数峡谷深渊,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巨大的平原。

    在这片平原之上,耸立着一座最为高大的石山,如同一杆长枪一般,刺入天幕,直透云层。

    一座巨大的阴阳炉悬于天际,透出一股镇压天地,湮灭万物的浩大气息。

    在阴阳炉之下,在石山周围,有一片宫殿楼宇,这就是蛄族的驻地了。

    在夏阳神念的感应之下,底下有一片深谷,而山谷深处有一条直达地底的通道,蛄祖就在那通道深处的地底洞府之中闭关修行。

    身影一晃,夏阳没有惊动任何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阴阳炉下方的石山脚下。他这次要见的人也就只有蛄祖一人而已,至于其他人,恐怕还并不知道所谓叛逃的真相。

    穿过地底通道,夏阳在洞府门口显出了身影,微微放出了一丝气息。

    “嗯?何人胆敢闯入我蛄族?”

    地下洞府之中,一个身形干瘦矮小的老者,猛然睁开了双眼,一双眸子爆出无尽的光辉。

    时光流逝,空间变幻。

    在这双眼睛之中,爆出无尽的异象,气息浩瀚磅薄。

    夏阳平静一笑,现身出来,朝蛄祖点了点头,赞叹道:“一手断时间,一手断空间,蛄族的天赋神通,的确非同凡响!”

    “嗯?”

    见到夏阳的出现,蛄祖两眼之中陡然爆出一股精光,豁然起身,手中爆出了浩瀚无边的力量,冷冷地道:“你是何人?竟然擅闯我的闭关之地,你这是在找死!”

    “本座名为无极。”夏阳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地道:“我的来历,你应该很容易猜到才对。”

    “嗯?你是人族之人,能来到这里,莫非是一位仙王?”

    闻言,蛄祖顿时脸色一变,当即便是伸手一挥,一道光幕生出,将整个地底洞府笼罩起来。

    做完这些,蛄祖才有些将信将疑地朝夏阳询问道:“阁下叫做无极?似乎当年的老朋友中,并没有阁下这样一位人物,难道是九天十地中后来晋升的仙王么?你怎么到异域来了?这里太危险,你还是尽快回返九天十地的好!”

    “区区危险,还吓唬不了本座。”夏阳并没有吹嘘,只是挥手释出了几缕那几位殒落仙王的气息,向他道:“他们,你该认识吧?”

    “是他们……”蛄祖自然辨认得出那几位老朋友的气息,他浑身一抖,无比震惊地道:“可是,他们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还没有彻底死去!”夏阳淡淡说道:“本座这次来异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找到能令他们复活过来的方法,顺便,也来看看你们这一族。”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蛄祖一眼,平静道:“当年你与石王、无终仙王,以及轮回仙王等人的谋划,本座已经知晓,你这一族作出这么大的牺牲,着实让人敬佩!”

    “与那些故去的老朋友相比,这算不了什么。”蛄祖摇了摇头,沉声道:“老朽曾经立下过誓言,势必要扫平黑暗,重整乾坤,自然百死而无悔!”

    闻言,夏阳脸上露出赞赏之色,对他道:“如今局面已经有了转机,你这一族的命运可以改变,不知你可有回归九天十地的打算?”

    顿了顿,他又在蛄祖震惊的神情下道:“仙金道人和天下第二,还有边荒七王中的一位尚存于世,还有当年的殒落那些仙王,都有重归天地的希望。再加上本座与祖祭灵,以及本座的弟子,届时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惧异域,你们可当安心回归。”

    “阁下所言当真?”

    听到夏阳所言,蛄祖在惊疑不定的同时,也顿时生出了无比激动之意。若真如对方所说的话,这股力量,已经不弱于此时的异域了。

    等到大战再起时,他们必将一雪前耻,想到那一幕,蛄祖不禁浑身热血沸腾!

    “另外,你当年的旧伤,本座也有办法助你恢复。”

    随后,夏阳径自屈指一弹,将一点元神灵光送入了蛄祖的神念之中。“此乃元神修复之法,只要你修炼有成,当能恢复元神上的伤势,有望晋升仙王之境!”

    这是夏阳以阳神之道演化的一种恢复神魂之术,修复蛄祖破损的识海不在话下,对方的境界早已能够晋升仙王,只是受限于伤势,无法圆满而已。

    而一旦等它修复了伤势,成就仙王只是顺理成章之事。

    “仙王所言当真?老朽……真的还有恢复的希望?”

    感受到脑海中那玄奥莫测的神魂之法,蛄祖震惊的同时,也是满脸欣喜之色,得到肯定的答复之舟,他连忙向夏阳致谢道:“多谢仙王大恩,老朽及我族上下,必当永世不忘!”

    “只是小事而已,与你族忍辱负重这么久相比,又算不了什么?”夏阳淡然地摆了摆手。

    蛄祖再三道谢之后,又沉吟了一阵,才道:“仙王好意,老朽心领了,不过我族暂时还是不回归的好。继续留在这里,除了可以探查异域的一举一动之外,到时也可与九天十地里应外合。仙王且放心,他日若是再次开战,只要战鼓一起,我族必将揭竿而起,与昔日诸位老朋友一起携手,荡平整个异域!”

    “既然你意已决,那本座就不勉强了,他日平定了祸乱,九天十地中再见。”

    说完,夏阳冲他微微点了点头:“本座就先行告辞了!”

    随即,也不等蛄祖答话,他身影一晃,整个人便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这位无极仙王当真了得,我等那一界出了如此人物,雪耻之日,已然不远了!也希望真能如他所说,不久之后,老朋友们都能重归这片天地……”

    许久之后,蛄祖的激动之情依旧不减,放声大笑的同时,亿万年积聚的阴郁之气,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

    离开蛄族后,夏阳并没有走得太远,而是寻了一处僻静之地,打算在此闭关悟道。

    虽然如今他的无极大道,已经晋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战力堪比准仙帝。但他很清楚,自己的修为在这个位面,已经基本走到了尽头,单靠修行的话,几乎没有了再进一步的空间,想要达到仙帝的层次,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在完美位面,无数个纪元以来,才出了尸骸仙帝这么一尊仙帝,而未来的荒天帝,乃是有着天命在身,方能走到那一步去。

    至于他,修行体系本就和此界不同,又非天地主角,如今几乎已经走到了这个位面的顶点。

    不过这并不代表夏阳就将止步于此,他的内天地,如今还没有成就真正的仙域,还有着巨大的成长空间。一旦等那个世界演化完成,身为天地主宰的他,无论境界还是战力,必将达到一个更加强大的层次,甚至凌驾在仙帝之上!

    所以夏阳要做的,就是获取更多的法则,加速这方世界的演化。

    而在此之前,他在下界时,曾在扶桑神树那里收获了一块世界石,此前又在赤王的宝库中,得到了七块不同的世界石,若是可以把其中蕴含的天地规则解析出来,必将对他的内天地有着无穷好处。

    将那八块世界石取出之后,夏阳当即开始一个个感悟其中的规则。

    “果然,这些世界都是在黑暗浩劫之中破灭的。”

    而在感悟规则的同时,夏阳也同样感知到了每一块世界石代表的世界,从诞生到毁灭的整个过程。

    “这些规则,可以使我内天地中的本源更加充实!”

    无穷混沌之气,这一刻在他周身溢出,物质和秩序交织,将世界石原本的世界演化而出,一个个世界虚影,在夏阳的头顶隐现。

    “混沌初开,阴阳显化,玄黄滋生,五行轮转,八卦衍生,一切秩序和物质,尽在本源中演化。”

    随着夏阳的不断感悟,没多久,几个世界的虚影轰然爆散,化成了无尽的规则之线,融入他的内天地中,一切规则,尽数纳入了世界本源。

    “呼……”

    一口浊气喷出,混沌之气敛去,世界石中所有规则,夏阳已经了然于心。

    “不错,又有了不小的增长!”

    夏阳满意地笑了笑,虽然这些积累,还远不足以让那方世界完成质变,但是也有很大的收获。

    须知,要演化一方仙域是何等之难!他的这条路,注定是一个无比浩大的工程,艰难到了极点。能够达到今天这一步,他已经耗费了太多的心血,而要完成最后本质的蜕变,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

    不过夏阳也没有过于急迫,世界的演化,如同修行之路一样,必须每一步都走稳妥,走踏实,才能走得更远,必须要有足够的耐性才可以。

    而后,吸收了世界石中的本源,他又再次认真参悟起原始真解的终极篇来。

    原始真解三篇,起源与尸骸仙帝,其中尽叙了符文之道,以符文解析和表述整个天地间的规则,最终走上自创符文,自创规则之路。

    在终极篇到手之后,夏阳已经意识到,这同样是一条大道,虽然对他的修为战力没有太大帮助,但也可以将之纳入内天地的规则秩序中。

    接下来的时间,夏阳除了参悟原始真解之道,也在解析这方异域的天地规则,将它们化作成长的资粮,纳入自身的内天地中。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