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准仙帝
    黑暗世界,一具又一具倒落尘埃的尸体,他们无一不是亿万载以来最强大的一批生灵,但终究都只是消散在轮回中的一抹风烟。

    夏阳踏步向前,这是一片幽静的大地,黑色的死气弥漫,如同幽冥地狱,无边森罗。

    突兀的,前方一座磅礴大山映现在眼前,这山体太庞大了,比之平日里所看到的星辰都要大很多倍,矗立在前方,挡住了去路。

    不过这自然阻拦不了夏阳,他踏着虚空,登临此山,看到了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球在围绕着山体转动,密密麻麻,而在山上,有一些神药漆黑如墨,早已被侵蚀了。

    试想一下,连神药都如此,若是其他生灵踏足,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随后,他又看到了一株长生仙药,可惜也是通体乌黑,并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显然,已经彻底被侵蚀黑化。

    前方,骸骨越来越多,骨海无边,大多为雪白色,如同铺天盖地的大雪淹没了世间,在黑暗之地格外的刺目。

    当然,骨海中也有其他颜色的骨,比如金色,比如黑色,比如紫色,但跟白骨比起来,毕竟只是少数。

    这些骸骨都很不简单,且不说他们生前的修为,只论天资,他们的根骨就非常适合修道,可结果最后却陈列在此,骨质中早已侵蚀上了浓郁的黑暗之力,成为了劫灰。

    跨越骨海,继续前行,浩瀚的黑色疆土,大到无边,只是接下来的路途上竟然再无植物,光秃秃,见不到点滴的生机。

    向前行去,没多久,夏阳再次看到了成片的建筑物,恢宏而庞大,不知道建造于哪个纪元,气势磅礴,震慑人心,但凡生灵走到这里都会被压制,忍不住要臣服,要叩拜下去。

    无边的黑暗,雾霭翻腾,那里有一片巨大的宫殿,没有边际,横亘在前方,挡住了去路。

    而在宫殿的前方,有一座碑,血淋淋,书写着两个大字:“天庭!”

    那高耸着的巨碑上,血是黑色的,石碑上带着时光的符文碎片,流动着黑暗本源的力量。

    事实上,眼前整片浩大的宫殿群,也不知道方圆多少万里,全都弥漫着浓郁的死气,以及无穷的黑暗之力。

    夏阳背负着双手,目视前方,静静地屹立在海面,而后才嘴角一翘,抬腿迈入了这座黑暗天庭的遗址。

    其中空无一人,直到他行至凌霄宝殿前,才突兀地响起了一道古老而沧桑,并且无比迫人的话语。

    “朝圣者,虔诚而真挚,自海的那一端而来,一步一叩首,只为觐见本帝,你为何却带着战意而至?”

    那声音太骇人,如同一尊盖世帝王在质问,在俯视,足以让世间万灵颤栗,形神都会在他他的一念间化成齑粉。

    “就凭你,也有资格让本座朝圣么?”

    夏阳冷笑一声,径自踏入凌霄宝殿中,步伐所向,一时间,整个黑暗天庭,所有的殿宇都在跳动,仿佛要腾空而起。

    殿宇内十分残破,地面上随处可以见到一些尸骸,已不知死去多少岁月,此外,整座古殿中,尘埃遍布,一些塑像上都覆盖满尘土,地上的遗骸也快被灰尘淹没了,看起来无比的荒凉。

    “遇帝不拜,真命已失,轮回碑上有汝名。一步一叩首,往生路中罪削半,护你真灵。”

    见夏阳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竟毫无顾忌地踏入了大殿,殿中生灵再度开口,声音宏大,跟天地一起共鸣,震得苍茫大地都在剧烈颤抖,仿佛有一尊仙帝降临,威压人世间。

    那殿中存在力量之强,若是换做一般的生灵,哪怕是仙王,都有可能会被被震出神魂,再入轮回。但面对这样的威压冲击,夏阳只是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聒噪!”

    在他一声冷哼之下,陡然有一股铺天盖地,浩瀚至极的气息冲天而起,向着殿宇深处席卷而去。

    “放肆!”

    就在这时,那布满灰尘的古老殿宇中,传出这样一声呵斥,带着震怒,还有杀意,以及无穷的黑暗符号,那个生灵出手了。

    一只灰色的手掌,近乎干瘪,皮包着骨头,缓慢而沉重的向前拍击而来,带动起滔天的帝者威势。

    在那掌指中,日月转动,星辰无穷,宇宙在开辟,混沌在缭绕,更有一条轮回路若隐若现,真可谓是骇人之极。

    “放肆的人恐怕是你!”

    夏阳冷冷一笑,他的声音不大,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磅礴伟力,强势震破轮回,崩开了那只手掌,偌大的殿宇更是轰然坍塌,一时之间,巨石横飞,粗大的支柱断开,黑暗仙金瓦片碎断,并四散飞舞。

    “轰!”

    无形的能量砸向大地,整片黑暗古地都在哀鸣,颤抖,大地全面崩开,天宇也在龟裂,形成了无边的风暴。

    殿宇坍塌了,这亿万年长存,亘古不灭的天庭,在此时崩裂,巨石横飞,粗大的支柱断开,黑暗仙金瓦片碎断,一间又一间古殿在此时倒下,成为瓦砾地。

    对拼了一击,夏阳岿然不动,衣衫不染尘埃,黑色发丝飘舞,一双眸子在平静之中更是透着几分凌厉。

    而对面,殿宇倒塌,尘埃扬起,地上一具又一具尸骸露出真形,在虚空中漂浮,溃灭,然后又消散。在更远处,在那些倒塌的殿宇中,还有这样的遗骸,都穿着甲胄,手持着兵器,原本被尘埃覆盖着,现在露出。

    天兵天将,在岁月的侵蚀之下,都已经成为尸骸,今日虽然再现人间,可却也紧接着毁灭,尸骨无存。

    在两人的力量对击下,没有什么可以长存,没有生灵可以不灭,就是有准仙帝法阵守护的黑暗天庭都崩坏了。

    这里曾经很强盛,辉煌无边。

    当年,也曾有诸多天兵天将镇守于此,守护天庭,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那些生灵都被击杀了,被尘埃埋葬。

    整片殿宇都化成了黑暗之地,就连那所谓的“天帝”也毫不例外。

    只见一道枯瘦的身影高坐玉石椅上,那巨大的宫殿虽然四分五裂,但还没有倒塌,只是却再不复曾经的高大伟岸,如今身体已经枯朽,且很灰败,有些不正常,皮包骨头。

    不过一双眼睛依旧是那么的慑人,如同两盏金灯,或者说更像是黑暗轮回中的两轮太阳,可接引迷失的神魂。

    他满头灰发,就连眼白都是灰暗的,但瞳孔是金色的,犀利慑人,发出的光泽,足以撕裂仙王。

    一身帝衣,陈旧而古老,穿在他那瘦骨嶙峋的体魄上,显得宽松、肥大。

    在他的头上,带着帝冠,流动九色光彩,普照众生,但是在九色中也纠缠着黑色的气息,浓郁的骇人。

    凌霄宝殿,就只剩下他一人还活着,显然他是强大的,无敌的,高坐在玉石椅上,面色冷漠,俯视过来。

    夏阳神情平静,淡然与他对视了一眼,才开口道:“一尊堕落的准仙帝,实力不错!”

    “你的实力也不差!”

    玉石椅上的灰发人声音平淡而冷漠,带着一种惟我独尊的气概,藐视万物,仿佛天下间唯有帝者永存。

    他顿了顿,又道:“帝者无上,岁月更迭,纪元轮回,哪怕诸天尽灭,万物皆凋,我身亦永恒长存,谈何堕落?”

    “呵,看你的样子,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还谈何永恒长存?”夏阳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笑话!”闻得夏阳言语,那堕落天帝怒喝一声,杀机凛然地开口:“吾为天庭之主,威震古今,天上地下无敌,已经纵横了不知道多少个纪元,凭你也敢在本帝面前大放厥词!你可知道,冒犯本帝者,会是什么下场?”

    “什么下场?说来听听,本座倒真想知道。”夏阳淡淡问道。

    “你来时所见的那片骨海,皆为本帝昔日座下部众,以及朝圣者,可惜他们违背本帝之法旨,全都被吾亲手镇杀之!”

    灰发人冷漠地道:“你刚刚能接本帝一击,实力算得上不凡,但以为这样就能与吾为敌,那就大错特错了。无数个纪元以来,敢与本帝为敌者,全都被我打入了无间轮回,你也不会例外,终究只是一个献祭者罢了!”

    “想让本座献祭么?那就来战吧。本座也正想好好看看,准仙帝级别的你,到底有几分能为!”

    夏阳没有多说废话,回应简单而直接,直接出手了。他没有再收敛自己的力量,无边拳意笼罩虚空,万界皇拳挥击而出。

    “好!这样的力量,足以让本帝认真起来了。”灰发人微微动容,冷冽开口:“万古以来,本帝一直没有敌手,渴求一败而不能,希望你能给我几分惊喜!”

    说完,他的手中蓦地出现了一柄雪白的骨尺,晶莹如羊脂玉,散发柔和的光芒。

    这是他的成道至宝,也是准仙帝一级的武器,璀璨光辉照亮了黑暗之地,无坚不摧,横空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斩向了那条长河。

    他自出生开始,便一路高歌猛进,横扫天下群雄,直至登临绝巅,超越在上,俯视真仙,藐视仙王,万古无敌,到了这个层次,他真的渴望一败!

    “轰!”

    随后,此人更是张口吐出了一座骨印,它迅速放大,景象恐怖,带着岁月,缭绕着至强的法则力量,向着夏阳身躯镇压。

    “隆……”

    然而夏阳的头顶上方,出现一口法则池,演化万物,浮现诸天规则,将他守护在下方,万法不侵。

    那骨印砸落下来时,法则池摇动,喷薄无量瑞霞,将之荡开。

    “小道尔,如果只有这点手段的话,那你还是去死吧!”

    他冷哼一声,不再留手,无极金身一催,长身一展,身躯瞬间为之暴涨,变得比这座宫殿还要巨大,双脚似乎踩踏在了永恒的未知处,张口一吐,顿时一条长河,从他口中喷吐了出来。

    这道长河,赫然正是时间长河的模样!

    这是夏**据时间长河的气息,演化出的力量,同时蕴含了他最强的武道神通。粉碎真空,彼岸神力,仙道规则,他所领悟的一切法则,秩序,全都熔炼在了其中!

    长河横空,笼罩整个黑暗天庭,亦将灰发人笼罩在了其中,恐怖的威压蔓延,瞬间形成了一片隔绝万古的时空牢笼。

    “这……是什么力量?”

    感受到那磅礴的时空之力,灰发人不禁色变了。仿佛一名普通人遭到了太古神山压顶一般,这一刻,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重压,强横如他,也无法挣脱那座牢笼,甚至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要知道,他可是准仙帝啊!

    登临绝巅,超然在上,俯视仙王,藐视不朽者,久年岁月以来,他从未感受到过如此可怕的威压,难道,眼前这人,竟是一名仙帝吗?

    夏阳自然不是仙帝,但他一身力量,乃是由多重体系结合而来,在突破境界之后,早已远远超越了一般的仙王。甚至就算是准仙帝,论及在法则一道上的积累,也比不过他。

    “可恶!你竟敢如此看轻本帝?”

    一声愤怒的嘶吼,灰发人在奋力挣扎,眉心在发光,出现了一个英姿勃发的男子,那是他的元神之光,亦是他曾经英伟神武的模样。

    “杀!”

    重现巅峰姿态,灰发人强势冲击夏阳的时空牢笼,沿着岁月长河奔腾,如同一头巨兽怒啸,一下子扑了过来,要将夏阳吞噬,将他拉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在那里,有一幕幕旧时的画面,伴着葬地的开启,异域的诞生,天地的初开,各种景象,骇人之极。

    “这一招,还算不差!”

    夏阳赞叹一声,庞大的身躯翻手镇下,顿时,铺天盖地的金色大掌,压向了那片堕落的天地,剧烈的撞击之声,令得这片空间疯狂震荡,仿佛天地都要被打破了。

    “吼!”

    这一刻,灰发人也彻底知道了对手强悍,口中发出长啸,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一对巨大的腐烂羽翼,恐怖无边,轻轻一振翅,法则激荡,向着夏阳斩去。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