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堤坝界
    柳神,本是仙古时代的祖祭灵,实力极强,可惜命运多舛,不幸遭劫。

    她的经历十分复杂,除了这株躯体以外,在久远的岁月长河之中,也留下了一些残躯在各地。

    不过饶是她曾经断掉过根茎,也化为过种子,还失去了一身道行,却依然没有殒落,还能从头再来。

    而且即便是这副躯体只剩下遗蜕在此,整株树都干枯了,没有剩下多少生命精气,那些雷霆依旧不能逼近这里,可见当年的柳神是何等的强大。

    夏阳轻抚着金色树体,低声自语道:“当年仙域偷袭你的那三个家伙,已经被我所杀,也算是为你报了仇,至于异域那些人,将来迟早会有清算的一日。希望你能早点恢复到绝颠,与我并肩作战,我期待着这天的到来!”

    在仙域中,他之所以出手击杀敖晟、太始、元初三人,除了是对方冒犯了他,更多的是因为柳神和石昊。

    当初柳神只身杀入世界另一岸,十进十出,杀得异域魔神闻风丧胆,但却在涅盘的时候遭到了敖晟三人的偷袭。而在原来的轨迹中,未来石昊初次冲击仙王之时,也遭到了三人的无情狙杀,这样的三个货色,根本死不足惜!

    在古树前静立了一阵之后,夏阳继续向前,越过雷山,眼前的场景终于变化,出现了一片荒芜的沙漠。一眼望去,只见虚淡的白雾袅袅而起,在前方散开,有些飘渺,有些神秘,就连夏阳的目力,也看不到尽头,只有淡淡的雾丝。

    相比于那片雷电深渊,这里安静得就像是天堂净土。

    不过这里的环境,可不想表面看上去这么宁静,随着夏阳迈步其中,异变陡生,只听得“轰隆”一声大响,沙地中黄雾翻涌,太暴烈了,虽然是雾霭,但是就跟惊雷一般。

    不过任由黄雾波动得如何剧烈,却也奈何不得夏阳,他的体表有一层护身金光,将漫天黄雾隔绝开来,这凶险的绝地,对他而言只是一片坦途。

    这片沙漠很是广阔,地面上有一行浅浅的脚印,似是前人所留,夏阳沿着这行脚印向前,没多久,来到了一块古碑之前。

    古碑上面使用的是古老的仙文,纪录了一些事,大意是在警告后来者,再深入下去会越发的危险,那个地方,不是谁都能尝试到达的!

    先前那一行浅浅的脚印,乃是万古岁月之前的遗留,所有人都是在沿着这条浅浅的脚印前进,后来者无人可以在沙地上留下足迹,追寻那明灭不定的道路,前往探个究竟。

    夏阳继续向前,这条路很寂静,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仿佛可以看到诸多前贤沿着这条路前进,最后又都倒在了前面。

    不久后,黄色沙地上出现一些石块,接着,前方的色彩变了,那是一片赤色的沙地,当夏阳踏足这里时,陡然腾起了一股股的血雾,然后伴随着“轰隆”一声大响,有雷霆贯破虚空,横击这里!

    血雾翻涌,雷霆炸响,像是两种生物在厮杀,场面十分激烈,不过在夏阳眼中,这却不算什么,他没有丝毫停留,径自继续往前行进。

    不多时,他已经走出了赤色沙地所在的范围,来到了一片相对正常的土地上,是泥土地。

    这里没有雷光,也无雾霭,很寂静。

    而在这片泥土地的前方,赫然有一条堤坝横在那里,堤坝上,有一个生灵像是从堤坝另一边爬上来的,无力的垂下半截身子在堤坝这一侧。

    他已经死了,不知道干枯多少万年了,但是地上,还有堤坝上,还有一些血在发光,同样没有干涸。

    那血缭绕着仙气,晶莹而灿烂!

    毫无疑问,这至少是真仙一级强者留下的血液,而且,至今力量还没有完全消退。

    而在那堤坝的另一侧,无数星辰残骸坠落在那里,庞大无边,恐怖无比,在斑斑仙血光辉中,铭记着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惨烈大战。

    混乱、战争、杀戮,这一切夏阳虽不是亲身经历,但也能够想象到其中的黑暗,心中忍不住为之叹息。

    不远处,堤坝上又出现一具尸体,料想也是从堤坝另一边爬上来的,死去无穷岁月,上半截尸体垂挂下来,在堤坝这一边。

    沿着堤坝前行,一路上,夏阳接连见到了四具古尸,都早已不知道死去多少年了,不知是什么年代的生灵。

    不过他们有一个相同点,就是都强大得离谱,可怕得过分,尸体干枯了,依旧有残血留下,还有一些威势并未完全消散。

    这其中,尤以第四具尸体最为神异。

    那个生灵,哪怕死去万古了,依旧头角峥嵘,生前绝对是盖代强者,哪怕身体干枯了,但是虎死不倒架,还有一股震慑世间之气外放!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残留在地上的血,威能滔天,在那发光的血液周围,虚空裂开,空间塌陷,简直要崩毁大界。可以想象,如果他还活着,会有多么的慑人。

    他有一颗人的头颅,但是面孔很平,额头上有三只竖眼,带着淡金光泽,躯体干瘪,但是溢出恐怖的气机。

    人形躯体,带着细密的银色鳞片,尾椎骨那里有一条狮尾,垂到堤坝另一侧。

    夏阳知道,那是传说中已经灭绝了的三眼神族,如今虽然还有一些后裔,但是无论形体还有能力上,跟这批祖脉相比,都差得太远了。

    他没有理会这一切,而是径自登上了堤坝,看到了那一边的景象。

    那里很幽邃,很漆黑,在他眼前全是一片迷蒙,向下望去,不知道有什么。前方则是无比昏暗,有无尽的黑雾缭绕,若隐若无间,仿佛有潮汐起伏的声音,很模糊的传来,像是一片海,有浪潮在起伏,离这里很远,隔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又像是隔着千古,从另一个时代传来。

    夏阳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那里,就是界海之所在!

    所谓界海,便是破碎的时空长河,其波浪翻动之间,有着无数古界隐现,那是需要仙,都要舍去一切才能横渡的海。强如不朽真仙,也难以强渡,只有真正的无上强者,才能横行在时空长河中。

    那残破的古界法界,全都是每个纪元破灭残留下来的本源精粹部分,而每一个纪元在破灭之时,都会有无数当世最强的人在争渡,若是能登上“船”,便能在纪元破灭时存活下来。

    至于那条堤坝,或许是宇宙本源所化出的部分,每个纪元都存在,永恒不变的它,一直横亘在时间长河之上,阻挡着过去的人争渡到后来的纪元,也阻挡着未来纪元的人争渡到过去。

    直到现在,夏阳才真正明白过来,原来当初他在遮天界最后找到的那座祭坛,九龙拉棺消失的地方,便是通往那个纪元的堤坝之路。他正是在这里,借助了万界珠,从时间长河的下游,逆流到了上流。

    而这条时空长河的最终归属之地,就是那片界海!

    明悟一切的他,眼中不禁神光一闪,接着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跨入了无边界海中。

    界海无边,浩瀚无穷。当然了,那是对于一般的生灵而言,夏阳自无障碍,一步跨出,便是天涯咫尺,即便是无边界海,也挡不住他前行的脚步。

    界海之中,星罗棋布着一些岛礁,有一些巨石,矗立在海面。路途上,夏阳见到一些远古传闻中的王,曾在古书中留下浓重的笔墨,而今却都盘坐孤岛上,感应到有人经过,纷纷睁开了眼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目送着这个不知身份的神秘人,进入了无边界海的最深处。

    那里,有着一座又一座的恢弘殿宇,从虚空浮现,降临下来,每一座之间都有一道神虹相连,如同一条道路。

    “接引古殿,神圣璀璨,却通向黑暗。”

    夏阳踏步而上,像是一步一个纪元,看着动作不快,但是每一步落下都有亿万里消失在身后,时光仿佛在倒转,他像是在向着遥远的古代进发。

    在他身后,遥远的岛屿上,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惊容。

    “这……怎么可能?他是什么年代的高手,为何有一种令人颤栗的压迫感?”

    一座岛屿上,有一名生灵倏地睁开眸子,盯着夏阳的背影,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一个恐怖的强者,他无惧接引古殿,踏着它所构建的道路而来!”

    各方岛屿,不少存在古老得骇人,不知道坐在在这里几个纪元了,此时都相继惊醒,震惊的凝视着前方。

    因为,他们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总觉得那个年轻人太强大了,震慑人心,无以伦比!

    黑暗无尽,横贯界海。

    海面漆黑一片,只有那些古殿发光,彼此间有神虹相连,构建成一条条大道之路。

    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甚至连界海看不清,漆黑如墨,哪怕拥有天眼,也难以望穿那一切。

    轰!

    大道隆隆,莫名法则镇压,落在夏阳身上,却转瞬间便化作烟云消散!

    这里时空紊乱,岁月更迭,宛若不属于人世间,有未来之光闪耀,有过去的印记碎片在流转,不可思量。

    咚的一声,如同亘古长存的天庭之鼓擂动了,发出沉闷的声响,一条大路破开黑暗,在前方浮现。

    夏阳的身前出现一条古路,直达界海尽头!

    他踏着海面,凝视前方,一条巨大的堤坝成为阻挡,后方像是有一片广袤无垠的疆土。

    不过,那里漆黑一片,纵然他竭尽全力,也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这里的法则有异,非常不简单。

    一条灰扑扑的堤坝,横亘在前方,那是无边界海的彼岸,后面,仿佛掩藏着一片不为人知的广袤大地。

    静,宁静,异常的宁静!

    在后方无数古老王者惊骇莫名的眼神中,夏阳一步踏出,跨过堤坝,来到了真正的彼岸,传说之中的黑暗之地,这里当真是名副其实,一片漆黑如墨,望不到尽头,仿佛来到了宇宙边缘之外。

    在这里,既没有生机,也无精气流转,死气沉沉,如同一片死亡的国度。最为可怕的是,大道法则变了,若是此方世界的仙王来此,虽然不至于道行尽失,但也会遇到大麻烦。想要适应这里,需要去努力尝试,感应这里的大道规则,不然的话,自身法体都可能崩开!

    然而夏阳却无惧,除了是他的实力远比普通仙王要强之外,还是因为他的无极之道并非这个世界的体系。他的彼岸法则,能够跳出诸天万界的樊笼,适应天地法则的更迭,只要不是超越他这一修为层次,他便无所畏惧!

    “轰!”

    感应到外来者进入,很快,黑暗天地间便降落下一股宏大的力量,一道道黑色的秩序神链交叉,如同铁链一般,带着魔性,闪动乌光,极速贯穿而来。

    然而,纵然天地侵袭,夏阳亦毫无所惧,任凭黑暗世界的力量怒涌过来,他依旧在径自踏步向前。这片天地,除了仙帝一级的力量亲自向他出手,否则几乎没有什么存在可以阻挡他的脚步,即便是准仙帝,他亦能够抗衡!

    “锵!”

    在夏阳即将抵达界海尽头之时,下一刻,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个地方宛若陷入了纪元终结,黑色的秩序神链化成了风暴。

    说是飓风,其实是法则,是秩序,是大道符号,各种符涟漪聚集在一起,而后疯狂浩荡,肆虐天地间。

    “喀嚓!”

    在黑色风暴中,传来了碎裂的声音,居然有仙王兵器漂浮,从海吹出,而后在虚空炸裂,彻底毁灭。

    这是准仙帝层次的力量,连仙王都能够斩杀,面对这股力量,夏阳也不得不凝重起来,抬手催动了自己真正的力量,斩开风暴,并那些岛屿前的黑色符号磨灭殆尽。

    继续向前迈步,行走在黑暗古地,沿途的路上,有漆黑如墨的大山,高耸入天穹,也有巨大的河流,黑得让人感觉发瘆,寂静流淌,更有一些死去的生灵,都是仙王层次的生灵,而且是无比强大的那种,不在仙域的敖晟之下。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巨头,因缘际会之下,成功登上了堤岸,但是却终究没有迈出去多少步,到头来还是死了。

    轻轻一触碰,几具尸体忽然化成了飞灰,伴随着回风流转,直接消散在半空之中。呜呜风啸中,充斥着悲壮的气息!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