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仙王殒落
    “终于肯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来了么?”

    面对三大仙王的联合围杀,夏阳神色总算稍稍认真了起来,只见他大手向上一抬,一股无与伦比的浩瀚神力冲天而起,势可摧灭万物,禁断乾坤。

    无尽仙光爆发,将这一片虚空笼罩,仙坑之上,一片天渊在不断地旋转,隔绝了三人的力量,那些陨落的星辰全都被天渊吞没,所有的星光都消失了,没有任何的波动。

    这一刻,天地都在颤抖,依稀间,一条贯穿时间的长河横在天渊之上,那是无极之道的法则之力,有无穷时光碎片在其中展现。

    神力吞吐之间,夏阳连发丝都带上了一丝金色,随后他手捏拳印,一拳击出,整片天渊都被他打穿,力量甚至比之前灭杀仙坑中那几头尸煞时,还要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可以看到,他的拳光所到之处,大片坠落而下的星辰被湮灭,星河在燃烧,甚至拳光之下,还有着一个个世界在生灭,那是被无上神力开辟出来的初生世界,又随着他那绚烂无边的拳光消逝。

    星河之中早已没有了太阳,所有的星辰都在他们的力量碰撞下被打爆,化为残骸,唯有夏阳的拳印,照亮了整片星空。

    “轰隆!”

    双方的力量迸爆,卷起无边惊涛骇浪,冲击四海八荒,翻腾气浪中,惊见三道身影倒退出去,被夏阳的拳力轰飞。

    这一幕,惊动仙域,震撼了所有生灵!

    要知道敖晟、元初和太始三人,无一不是仙域中的无上巨头,绝顶强者,早就屹立在了绝颠,可是如今却被一个来历不明,新晋成王的神秘强者一拳击伤,这简直令人无法置信!

    “可恶,可恶啊!”

    万古以来,敖晟仙王从来纵横无敌,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强大的敌人,内心愤怒之极,口中一声长啸,力量催到极限,耀眼仙光,极致灿烂,盛放出几近天地极限的无边伟力。

    “唰唰唰……”

    刹那之间,亿万道剑光绽放,太刺目了,如同重开仙域,那是敖晟仙王的成名神通,是他独有的秘术。

    在他的身上,仿佛覆盖上了一层绚烂的羽翼,化作神禽,展翅翱翔而起,冲天直上!

    那是剑翼,是仙剑所化而成,覆盖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他轻轻一震,亿万缕剑光斩出,不止那片星河,甚至连仙域,似乎都要在那剑光下尽毁!

    “这一招还算不差。”夏阳开口称赞了一声,但言语之中依旧淡然:“但也仅此而已了,想要撼动本座,还是不够啊!”

    说完,他径自伸手并指,虚空一划,顿时,一道耀眼至极的神光乍现,划破天地,劈分阴阳。

    “锵!”

    伴随着一声刺耳声响,双方气机交锋,宛若神兵对阵,仙器碰撞,周遭虚空顿时寸寸崩裂,浮现出可怕的漆黑裂缝。

    “噗!”

    战场中,忽闻一声轻响,厉光一闪,只见敖晟仙王踉跄倒退,满身是血,他捂着胸膛,瞳孔急骤收缩。

    夏阳那一指,竟然破开了他的剑光,洞穿了他的胸膛,鲜血飞溅,红得无比凄艳。

    “怎么可能!”

    眼见着战局失利,他们的合击竟被对方攻破,而后敖晟仙王更是一击之间遭到了重创,太始仙王瞪大双眼,狂吼一声,一拳猛攻,晶莹如玉石,灿烂若朝霞,贯破天地虚空,轰向夏阳的头颅。

    “砰!”

    元初仙王也出手了,霸道无比的一只大脚,从天穹上落下,携浩瀚无比的绝世威能,径直向着夏阳踩踏而下。

    “啧啧,你们还是太弱了啊!”

    夏阳失望地摇了摇头,随即一股磅礴的气机透发,如同山岳擎天,浩瀚万分,层层叠叠的向着周遭接连不断的扩散开来,一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他不欲再与他们再玩下去了,打算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

    “轰!”

    他脚下一跺,神威大展,一身恐怖的神力直贯天地,种种规则,秩序,大道,一起轰鸣,对方虽然是无上仙王,但在这股禁忌之力下,还是抵挡不住,齐齐败退。

    这一幕,当真令人震骇无比。谁也想不到,天地之间,居然有人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击败三大仙王,这是何等的霸道与强势?

    “这……怎么可能?!”

    见到这般场景,无论明里暗里的仙域各方强者,皆是满脸的不敢置信。那当真是一位刚刚成王的修士吗?竟连三位盖压整个仙域的老牌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是要逆天吗?

    而此时此刻,夏阳对自己的全新力量,也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凭着他这么长时间来的厚积薄发,此时他的战力,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仙王层次,以一敌三,不在话下。

    口中冷哼一声,夏阳抬起手来,屈指连弹,三道神芒破空,竟直接将元初仙王的大脚击穿,仙王之血抛洒长空。

    “嗤!”

    而太始仙王的一条臂膀也离体了,力量的余波,甚至比头顶那片星河都要巨大,扩散出去,荡灭了大片的星体。

    仙域各处,感受到这种可怕的力量,各方强者均是浑身一震!

    原本有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见到这种结果,那种想法也在顷刻之间消失了。

    无数人悚然万分,那是何等可怕的力量,竟然轻而易举地战胜了三大仙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敢想象!

    “光明永恒,普照寰宇!”

    敖晟尽管喋血长空,仍旧发出了不甘的大吼,若是一个人失利也就罢了,他们三大王者同时出手,居然还被对方轻松挫败,这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

    一刹那,天地间只剩下了一道光,那是敖晟仙王的盖世神通,湮灭黑暗,破开混沌,无物不破,再次催动了凌厉的剑气,要斩断永恒!

    然而,结果却让他心颤。

    “嗤!”

    惊闻一声轻响,但见那道神芒飞射所向,直接破开了敖晟仙王那无尽璀璨的光团,直接将他整个人拦腰斩断,仙王之血再度染红了虚空。

    “你……”

    见此,太始、元初都跟着惊怒了,无比焦虑,一起出手救援。

    “你们两个,还是给本座退下吧!”

    夏阳轻哼一声,轻轻抬手,顿时一股无与伦比的庞大力量,宛若排山倒海一般,横推三千世界,强势轰在两大仙王身上。

    “砰!”

    一声轰鸣,仙芒闪烁,两大仙王齐齐咳血,踉跄倒退。

    “敢觊觎本座之物,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仙王也不例外,今日你难逃一死!”

    森冷的话语出口,声音震动了这片大宇宙,传遍整个仙域,震惊了无数修士,让各方的强者都跟着颤栗了起来。

    只见他屈指一弹,顿时,一道耀眼的神芒,再次呼啸着,划破天地虚空。

    再逢杀招临身,方才重创的敖晟根本来不及反应,残破的身躯直接斩开,仙王血染遍天地,任凭他全力爆发,满身都是符文,都是彩光,璀璨的剑翼覆盖其躯,竭尽所能在阻挡夏阳的杀伐之力,也无法阻挡那种强大的力量!

    他心中惊怒到了极点,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刚刚跨至他们这一步,就已经成为绝顶仙王,竟然强势到了这种地步,要知道,他可是在与三大无上巨头征战啊。

    敖晟咆哮,残破的身体,在璀璨仙光闪耀间,急速复原,要再一次重组。

    身为绝顶仙王,被人逼迫到这一步,不知道几个纪元没有了,事实上从他成王只后,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噗!”

    然而,夏阳弹出的神芒凌厉至极,简直就是无坚不摧,纵然敖晟全力抵挡,依旧抵挡不住,方才恢复的身体再度被斩开。

    就在此时,太始仙王长啸,在其背后,一头巨兽浮现,那是他本体的样子,而今以血气还有大道符号构建而成,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狰狞而恐怖吓人。

    “吼!”

    一声大吼,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夏阳吞去,拼命救援敖晟仙王。

    同一时间,元初仙王也在长啸,站在远处,双手不断划动,结成无上法印,向着夏阳轰杀而来。他在改变天地秩序排列,那一片仙光,起源于开辟时代,是天地间最本源的大道符文光华,被元初炼化为自身的无上神能,这光号称无物不破,端的是威力无疆。

    太始动用本体,而元初则动用本命仙王术,全都彻底拼命了,一个比一个发狂得厉害,他们都知道,必须要阻止夏阳,敖晟绝不能被镇杀,不然的话,他们两个也是难逃殒落的危局。

    “不过小道尔!想要阻止本座,你们挡得住吗?”

    面对两大仙王的盖世杀招,夏阳神情平静,开口吐声,声音冷漠无感,他立身在万丈仙光之下,整个人都很模糊、飘渺。

    但是,他的眸光却非常刺目,冷冽而慑人,在混沌雾霭中射出,冷幽幽地注视着两人。

    “轰!”

    下一刻,自夏阳的体内,猛然扩张出一片金色苦海,无边无际,他整个人的气息亦在瞬间一下子暴涨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激荡出不可阻挡的恐怖力量,直接崩飞巨兽。

    “吼!”

    太始仙王怒吼,那是他的法体,那巨兽横飞让他的真身也动荡,有血自其嘴角淌出,他踉跄倒退,最后,那险些炸开的巨兽跟他融合在了一起,方才在狂乱的能量风暴中稳住自己的身体。

    “给我回来!”同时,元初的仙光亦被吞没,这让元初很是愤怒,他口中连忙大喝一声,想要强行摄回那道仙光,毕竟这可是他采摘开天辟地时代的无上大道符文仙光,乃是一宗至宝,雨性命攸关,怎能有失?

    然而,他面对的却不是一般的对手,那金色的苦海无边无际,吞势滔天,那道仙光没入其中,根本无法再收回,须臾一瞬,就沉入海中,消失不见。

    “砰!”

    强烈的气劲迸发,在苦海浪涛起伏之间,将元初仙王的护身法相击破,将其甲胄打的崩碎,让他七窍流血,倒飞了出去。

    “还有手段吗?若是没有,那就受死吧!”

    不理会太始和元初二人,夏阳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敖晟,口中话语一吐,言出法随,无穷力量在他身边爆发,充斥了天地乾坤。

    “光明永加吾身!”

    这一刻,纵然身为仙王,敖晟亦感受到了极为恐怖的致命威胁,他诵出经文,竟然主动将自己的肉身瓦解,化成了大道符号,在天空中弥漫,成为一片可怕的秩序汪洋,向着夏阳反扑。

    他的肉身已经被夏阳斩断,有莫名的法则力量在其血肉中蔓延,阻挡他恢复,若然是平常时候,花上几十万年慢慢磨灭炼化也不打紧,但如今身在战场,须臾一瞬,便是生死轮回,哪有几十万年的时间给他消耗。

    彼此立场不同,本就是你死我活,对方自然不可能会给他恢复的机会,所以,他索性狠下心来,焚烧精血,让肉身解脱,一下子化作光雨,成为秩序符号,此时近乎“化道”了。

    这是在玩火,一个弄不好,他的真身就永远没有办法恢复了,自身融进大道中,成为天地规则的一部分。

    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遇上夏阳这么一个可怕的强敌,他唯有拼命。

    “轰隆!”

    绝代仙王,牺牲性命换来的力量,此时此刻,敖晟天威惊世,漫天大道符号笼罩下来,要将夏阳淹没,将其斩杀。

    “这是你最后的挣扎吗?”

    夏阳淡然开口,抬手间,无边苦海生波,灿灿金色浪涛,滔天怒掀,海面之上,无量水流卷动,形成一个庞大的漩涡,漩涡中,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衍生,显化出种种可怕异象,吞没怒涌而来的大道符号。

    “你……”

    这一刻,敖晟真的惊恐了,此时的他,已经近乎“化道”的状态,暂时舍弃了肉身,将躯壳给焚烧了,只留精血在跟大道符文交织。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威能逃脱夏阳的绝杀,无边苦海,竟是想要直接将他炼化。

    “吼!”

    死劫在前,纵然一代仙王,也是满心惊恐,敖晟大吼,不得不全力对抗,将藏在大道符文中精血点燃,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

    “狂徒,你休想得逞!”

    眼见敖晟殒灭在即,太始仙王手持一杆天戈向前杀来,而元初仙王则红着眼睛,祭出另一半开天辟地时代的神秘仙光。

    “死罢!”

    无视两大仙王强势来袭,夏阳大手虚空一握,无边苦海顿生千重骇浪,如同一头噬天巨兽,发出了最可怕的嘶吼,湮灭之力,吞天噬地,彻底淹没了敖晟。

    一尊盖压万古的绝代仙王,殒落在即!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