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冲击仙王
    金烈言语之间很是恭敬,郑重地告诉夏阳,在这里不能鲁莽,万一开启出一些残破法体,有可能会引起其中尸煞外泄,形成“魔灾”!

    不过夏阳刚刚也只是略作试探,他知道自己即便在整个仙域之中都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但并不是绝对无敌,自然不会鲁莽行事。

    夏阳并未急着有下一步动作,一来是在等围观之人散去,不想太过引人瞩目,二来也是在静静地观察着仙坑。

    在他一双神眼之下,自然知道这里一切都是隔绝的,坑中的石头如同被蒙蔽了天机一般,难以真正探查清楚。就像是那些黑色的石头,有可能沐浴过某种血,而那些浅黄色的石头,则可能是强者的皮肉化成,帝落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绝非轻易就能看穿。

    而且他能感应到,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些激战,遭到了封印。

    总的来说,这片仙坑很不一般,不少石头内蕴奇异物质,可化成凶兽、怪物等,更有一些拥有残破法体,是古代生灵所留,一旦外泄,可化成煞气,毁灭生机,这便是所谓的魔祸。

    故此,仙坑周围刻有不少法阵,都是仙域中的大能所布置,有非常强大的净化作用。

    夏阳记得,原剧情中石昊等人在进入仙域之后,便在这仙坑之中获得过某种机缘,不禁放开神念认真扫描起来。

    他曾经修行过源天术,此地虽然被法则隔绝,寻常的探索根本无用,但却无法真正将他拦截,依旧能够看穿其中的石头。

    一路扫视过去,许久之后,等终于没有人再注意于他,夏阳也总算发现了某处不同之地,眼中神光一闪后,他跃下了仙坑,在崖壁下侧百丈远处,摄起一块石头,带了上来。

    这是一块不算大的石头,只有三尺见方,夏阳随手发力,将之震裂。

    “这是……”

    一刹那,他身后的金烈呆滞了,那石块裂开后没有危机,只有祥和气,流光溢彩,从里面冲出一块金属碑,很小,只有巴掌长,但却瞬间吸引了他的目光。

    “虚空仙金书!”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金烈失声惊呼出了它名字。

    这是一块虚空仙金,被人铸成了巴掌大的一块小碑,释放神霞,它价值连城。

    这是仙金,可铸无上法器,一般的真仙都不见得有适合自己的炼器材料,这东西绝对算是顶级材料。

    当然,它最令人震惊的不是它的材质,而是形体,那可是一块碑啊。

    这东西,在帝落年代是经书的体现,一般的传承都是刻写在碑上,尤其是仙金铸成的碑,那更是至宝。

    或许是……一部经文!

    在那个岁月,被称作经文的东西,是无上传承,是至宝。

    所以,在看到虚空仙金铸成的小碑后,金烈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这东西哪怕是在仙域,也值得为之争抢,为此杀伐。

    据闻,昔日仙域中一位大佬,一个不败的神话,在年轻时代就曾意外得到一块仙金碑,上有无上经文,他因此而崛起,最后俯视天下。

    眼下,夏阳寻到了这么一块仙金碑,怎么能不让他震撼!

    不过在看清之后,他又充满失落与遗憾地叹息了一声:“怎么会……没有字,只是粗胚!”

    说话之间,他同时也有一些释然,不然的话,他极有可能会因此生出贪念来,引起难以承受的恶果。

    “在这块区域,曾出土过石书粗胚,还有木书粗胚,都只是刚刻成碑体,还没有写下传承。唉!想不到,今日连仙金书粗胚都出现了。”他不断叫着可惜。在他看来,这块金属碑才刚刚铸好,但还没有刻字,只是一块粗胚,并不是帝落岁月最珍贵与难得一见的经书。

    然而夏阳脸上丝毫没有可惜之感,这面仙金碑的确没有记载经文,但他知道却比记载有经文还要恐怖,珍贵许多倍!

    若是能在最深层次的悟道状态下,与此碑交感,当有可能在上面捕捉到一种神秘的道音,那是一段古老的咒语,可以藉此开启这虚空仙金碑。

    修士对着它,如同面对镜子般,能看到另一个自己,最为可怕的是,那个自己仿佛是真实的,有血有肉,可与之大战!

    跟另一个自己生死搏杀,可检验自己真身的极限。

    这相当的可怕,自己跟自己大战,不死不休!

    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可以通过这种另类的战斗,不断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完善自己的法,乃是一件逆天的至宝。

    收起这块仙金碑后,夏阳再次专注在下方的石头上,在这里,还有着一件更加重要的东西,他势在必得!

    凭着先前在荒芜星空之中的经历,花了许久的工夫,他终于感应到了一块石头的不同,其中有着一点那片无垠古坟的气息。

    根据那一缕相似的气息,夏阳来到了一块一人高的石头前,直接挥手震开此石。

    石头裂开,头发出了一缕缕的黑色雾气,同时还传出了一种腐烂的味道。

    但是夏阳的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要找的东西,找到了!

    随着黑雾散去,腐烂的味道变淡,里面的东西露出了真容,那是一截烂掉的木头。

    夏阳的眼中,在这一刻绽放出了精光,他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三生药!

    也就是那片葬地之中,生长出来的绝世大药!

    在那片紊乱的时空中,他曾见到曹雨生跟大黑狗在那里搜寻,挖掘古墓,为的就是寻找这三生药。

    那时的曹雨生和大黑狗身上都带着血,处境不妙,想寻葬士一脉的至宝大药去炼丹,要在后世复活什么人,可惜一直没有收获。

    而无论他们要复活的是什么人,都必然与自己有着重要的关联,是他的朋友和战友,夏阳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截烂木头,是一柄木剑的样子,卖相实在太差了,若不是知道它的底细,只怕任何人都难以将它和三生药这种传说中的大药联想在一起。

    在夏阳的观察下,这三生药原本应该是一株小树,结果被人打磨成了一口木剑,也不知是谁所为。

    将其收入了内天地中,他打算等到离开仙域之后,再次前往那片古墓林立的星空中,看看是否能够将此药重新激活出生机来,如果可行的话,这一截三生药将有可能重新化为树体,继续生长下去!

    做完这一切后,夏阳并没有继续再仙坑中转悠,而是向金烈了解起了这一纪元仙域的种种,直到大致对整个仙域有所了解之后,他才将对方打发离开,而自己也同样消失在了仙坑之中。

    来到离仙坑极远,仙域深处的无人区域,夏阳打算就此闭关,静静参悟仙域法则,然后一举突破仙王之境!

    这也是在仙域中晋升的好处之一,起码不用担心会受到异域的狙击。

    元神映照在虚空之中,夏阳的眸子迷蒙,顿时有无尽的混沌之气弥漫,最为可怕的神芒蕴含在其中,仔细观看,甚至有日月星辰在浮沉,他整个人仿佛屹立在时空长河上,有一种非凡的气韵在流转。

    同时在他的内天地中,那方世界再也一次开始演变。这一次,夏阳进入仙域后的种种行为似乎沾染了巨大的因果,或有可能对后世造成巨大的影响,某种意义上对这片天地同样有着巨大的影响,整个世界都在剧烈震动。

    无尽的天地在震荡,一切的物质重新演化,仿佛化为了宇宙原点,又在刹那间爆开,又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但是夏阳身为这方世界的创世之主,自然能够洞察一切,这方天地的规则,如今已然得到了进一步完善,无尽的秩序神链显现在虚空,而后又重新消失。

    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大道,在展现之后又崩溃,进一步融于天地,这是一种最为绚丽的景象。

    混沌气涌动,地水风火流转,天地演化,无量的生机和造化都展现在他的眼前。

    阴阳、生死、水火……

    种种矛盾对立的法则互相纠缠,即是在碰撞也是在融合,无尽的碰撞之后又诞生出了大量的生命。

    无尽的秩序和法则碰撞之下,无穷生命在诞生,这方世界变得更加的生机和活力,离一方真正的大千世界已经不远。

    “生命永远是天地之中最大的奇迹!”

    即便这片天地由他亲手开辟,但也没有这次观看种种生灵进化的经历来得美妙,无尽的闪电飞舞,火山在喷涌,大地在咆哮,最为剧烈的的变化,在夏阳内天地的宇宙之中展现。

    种种可怕的变故之下,生命在这样的演变之下诞生了。

    他清晰地感觉到,这片天地开始弥漫出一种浓烈的生机,这代表这方世界已经开始了自我进化的进程。

    而外界,夏阳的身躯也在喷涌着一缕又一缕的混沌之气,而在混沌雾气之中,还散发着璀璨夺目的仙光。

    他原本已经圆满的无极之道,在这一刻再度开始向着全新的境界演化,无尽的神光笼罩在他的躯体之上,成片的仙光在升腾,此刻的他进入了悟道的状态,仙域中无尽的天地规则在向他展现,无极元神运转到了极致,在解析着那玄奥莫测的大道法则。

    下一刻,夏阳的体内如同雷鸣,响起震天之音,体内一道又一道门在开启,由荒天帝所创造的体系,在遮天纪元被演进到了巅峰的五大秘境在发光,腹部的轮海之中阴阳极变,道宫发出了神秘的经文声,整具躯体都炽盛了,如同仙火焚天。

    随着仙域法则被他所解析,无穷符号亮起,夏阳以身为种,五大秘境发光,开启身体宝藏,释放人体潜能,配合他自身的无极之道,混沌气萦绕,他爆发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要实现终极一跃,进行冲关,蜕变,晋入堪比仙王的崭新境界!

    “啊……”

    身体的剧烈变化,令夏阳忍不住放声长啸,震动了整片无人的区域。

    他在突破,五大秘境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而后,他的躯体在晋升的过程中受创了,体表龟裂开来,强大如他的无极金身,不朽不灭的体魄,还是受损了。

    夏阳的躯体布满了血色蛛网,神血淌落,那是一道又一道裂痕,冲击下一个境界,他承受了太过恐怖的压力。

    而在仙域深处,他身上无尽的仙光澎湃,在这一刻震动了整个仙域,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都露出了惊骇之色,抬头望天。

    “天啊,这是怎样的一股波动,我承受不住了!”一位至尊级别的修士大叫着,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他人。

    这是夏阳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所带来的波动,他在全力冲击新的境界,要终极一跃,成就堪比仙王的无敌力量。

    “有人在冲击境界,要成就仙王之位!”

    有许多真仙级别的强者震惊到了极点,要知道真仙和仙王之间的差距,用天地之别来形容也不为过,如今有人要跨过这条鸿沟,就是他们也都不得不佩服。

    整个仙域都不平静,许多古老的家族,来头极大的势力,其中甚至不乏仙王的道统,都在此刻为之震荡,许多人更是直接动身,冲向了那片波动传来的方向,打算前往查看。

    仙域深处,夏阳浑身是血,但是他的气息却在不断变强,在他体内,一道又一道的门在不断开启。

    人体宝藏,诸般神通,无尽符文奥义,都烙印在他的血液中,刻在他的骨头上,太过璀璨,无穷大道符号,将他贯穿。

    他要向新的层次进军,他要冲开无极大道的桎梏,再上一层楼!

    无尽大道符号,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有诸多符文都是从界外渗透而来,加在他的身上。无极金身不停在龟裂,血液落下,流动着淡金色的光泽,而且连头发都在发光,如同黄金织成一般。

    这是全新的境界,与任何一种修炼体系都不同,虽然有所参照,但终究这条路要靠夏阳自己来走,这种剧烈的蜕变,简直不可想象!

    过去的,现在的,但凡曾出现过的各种规则,天地秩序等,都在对他进行碾压、审判,几乎很难熬下去。

    尤其是他并不属于这片天地,所作所为皆牵动了不小的因果,世界意志也在冥冥之中向他进行清算,一旦他承受不住这种蜕变,只会身死道消,形神俱灭!

    “轰!”

    终于,夏阳一部分躯体炸开了,化成了一团又一团血雾,就连他渡过了彼岸,堪称万劫不磨的肉身,也抵不住这种碾压。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