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 石门
    那古坟中曾有大药,只是被人取走了,仅剩下了一座空坟在此。

    不过夏阳对那种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好奇的是那些雷灵抬着草席上的尸体,莫非并不是要将其葬下,而是要带着他,寻找复活的办法?

    “跟下去,或许还会有惊人的发现!”

    夏阳若有所思,然后继续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这块区域很大,古坟横陈,巨碑矗立,迷雾遮掩,在这星空中显得无比的神秘。

    而这片虚空之中,有时光流逝,有光阴成河,那里界壁不稳,是以才映照出了诸多上古之事。

    雷灵们抬着的草席,散发出了微弱的光,那里很模糊,出现了更多的生灵身影,光怪陆离,仿佛有无数上古先民在跪伏,在叩首,在祈祷,在祭祀,再现了上古旧事!

    只是很快,夏阳便露出了错愕之色,因为他见到了一些十分诧异的景象。

    他听到了喊声,见到了一个狼狈的胖道士在那里折腾,而这人实在太眼熟了,竟与后世那位无良道士段德有着九成相似!

    不过夏阳很快就意识过来,那人应该并不是段德,而极有可能是对方的前世,那位渡劫天尊曹雨生。

    在他的不远处,还有一只巨大的妖兽,比山岳还高大,通体黑亮,皮毛光华,不过也带着大片血迹。

    那是一只无比威猛的大狗,方头大耳,眼赛铜铃,黑亮的皮毛跟一挂乌光闪耀的星河一般,体型庞大,比得上一座太古的魔山,像极了后来的黑皇。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这对无良二人组!”

    夏阳眼睛微微眯起,大感意外。若是他推测无误的话,这应该是发生在未来的时空影像。

    大黑狗跟胖道士一样,满身是血,显然负了重伤。

    然而,它却突然张开嘴,血盆大口很吓人,朝着胖道士的屁股咬去。

    “妈的,死狗又咬我!”胖道士大骂着逃开,一人一狗大战,满星空追着咬,满坟地折腾。

    “死狗,早晚炖了你!”

    胖道士气急败坏,随后无奈之下,却是有些带着伤感地道:“别咬了,再找不到三生药,便没有了复生他的希望,熬炼不出传说中的那粒丹,真的什么都完了!”

    “三生药?”

    从对方的口中听到了这三个字,夏阳立刻就醒悟过来,原来先前先前坟中的大药,竟是那传说中的神药,同时也想起了那草席上尸体主人的身份!

    所谓三生药,乃是起码积淀了三个纪元的最强血液精华,而后化生而成的药草,对葬域的葬士来说乃是无上的至宝。

    一座坟,存在三个纪元,每一纪元都经历血雨浇灌,被诸天的神灵血雨浸染,积淀在坟中。慢慢成为精粹,而后成药。据闻,其他生物服食三生药会直接暴毙,形神俱灭,但也有些诡异的方法可以提炼,作为药引子,能熬炼出最不可能成功的几种丹药。

    一时间,夏阳心神大震!

    那片虚空投射出的曹雨生,或许可以说是无尽岁月后的胖道士,他的话语,让夏阳一瞬间响起了许多原本剧情中的细节。

    这片星河中时空紊乱,映照的不只是上古诸事,还有时间长河拍击两岸后,映现出的一些不可预测的时空事件。

    曹雨生要寻三生药复活什么人?是未来的叶凡,还是无始大帝?

    若是寻到了三生药,又如何跨越时间长河送过去?

    夏阳不得而知。

    在这片横陈虚空中的墓地中,大坟林立,相当的诡异,胖道士与大黑狗一人一犬,翻过一座又一座古坟,但是最后却是无比失望,没有半点收获。

    虚空不稳,很快他们的身影便模糊了,不能长时间显化。

    只是,偶尔还会有犬吠声,以及胖道士的怒斥声,除此之外,还有最后凄怆的悲呼声,那是属于大黑狗的。

    显然他们失败了,并没有寻到三生药。

    “看来未来必定是发生了某种变故!”

    夏阳心中一沉,他猛然记起了原剧情中的一些细节,肯定是后世有人出了事,他们为了救人,才寻到了这片超脱诸世的奇异之地来。

    眼神一凝,他陡然将神念扩张开来,覆盖了这里所有的古坟。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里所有的古墓都是空的,内有棺椁,但是并没有传说中的葬士沉眠,更无生灵的骸骨,丝毫没有三生药的踪迹。

    一片空空荡荡,生灵没有,尸骸也不见,这里太空旷了。

    雷灵也在寻找,抬着那草席上的尸体,扫荡了整片古坟区,最后一无所获,才再次向前而行。

    接下来的路,仿佛到了宇宙的边沿,界壁残破,时间痕迹太浓重,还有一条又一条可怕的缝隙,在虚空中,在星骸上,在界壁上,裂缝不断蔓延。

    仿佛若是有人大吼一声,这里就会发生崩塌!

    不过夏阳能感觉到,这里的界壁虽然残破,但却无比的坚固,在没有真仙级别的力量进行刻意破坏的话,最起码还能长存许多万年,不会轻易损毁。

    跟着那些雷灵一路前进,随后他赫然发现,在这残破的废弃之地,有一座祭坛,是以不知名的骨头祭炼而成,闪动着暗淡的光泽,形成了一座古坛。

    至于开启的方式很简单,似乎只需要催动法力,注入能量,就可以激活。

    五角星芒一闪,数百头雷灵抬着那具无上存在的尸体,就这么的消失了。

    没有丝毫的停留,夏阳踏步跟了上去,对他而言,这如同是一场旅行,更是一种历练,在寻找机缘的同时,他也在磨砺自己,为真正踏出最后一步奠基。

    最后,他跟着雷灵登上了祭坛,踏上了新的征程。

    五角星芒闪烁,他在一座平台上出现,周围混沌气弥漫,四野都是残破星辰,这里依旧是一片废弃之地。

    不远处,还是一座祭坛。

    可以感应到,那里有雷灵离去后的残余波动与气息。

    依旧没有犹豫,夏阳继续踏步向前,再次上路。

    这一次,从祭坛传送出来后,他发现自己身在一棵古树上,它巨大无边,整体干枯,没有枝叶。

    “干枯的神树,在进化为世界树的半途中死亡,连带着这片星空都干涸了!”

    夏阳再次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他隐约有所推断,自己所过之地都是残破古界,而非同一片星海,是另一片天地。

    就这样,他不断的横渡,每一次出来后,都能见到一座祭坛,全都阵纹复杂,疑似可通向不同的天地。一共登上过九次祭坛之后,这才来到了一片极为空旷的神秘空间,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如同初开的天地,万物不显,生灵不见,放眼看去,一切是那么的原始。

    太初之气流动,阴阳纠缠。

    那些雷灵全都激动地在这里徘徊,最后嗖嗖的一起动了,穿过一片迷雾,在虚空中笔直前行而去。

    这条路很特别,也很古怪,有残破的战戟,有碎掉的石斧,还有千疮百孔的战舰,会突兀的浮现眼前。

    随着不断前进,在混沌迷雾中,可以清晰的看见,有越来越多的废弃战船,还有断裂的兵器等,显然,这里曾发生过大战。

    夏阳能够判断出,那些兵器已经彻底毁坏,符文被人为的抹除了,但是它们却曾经极度强大,其中甚至不乏仙器,可是被毁掉了,而且是彻底的抹除痕迹,可惜所蕴含的仙道金属精华都被采集走了。

    “到了吗?”

    忽然间,夏阳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低声轻语。

    目光看向前方,只见那里赫然高耸着一对石门,真的太大了,在它面前,星辰都显得很小,就这么矗立在星空中,不知道连接着哪里。

    而在这门前,各种器物更多了,除却战舰外,更有破烂的岛屿。

    说是岛屿,更像是陨石,被炼制而成。

    此外,还有尸骨,有的很大,如洁白的头骨,跟一颗星辰般,甚至更磅礴。

    只是,它们没有符文,也无神力波动,都被采走了精华,只有骨质还在。

    一些兵器,如紫色的锤子,跟月球那么大,被斩掉一半,尽失精华,也散落在这里。

    一具又一具遗骸,生前也不知道有多么强大,但而今,只剩下了皮囊,还有不坏的骨头。

    这里的法器还有生灵,层次高得吓人,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这对石门截断了他们的前路,然后被人抽去了精华,斩尽道则,只留残骨,磨灭了曾经的辉煌。

    难以想象,这些都是绝代高手,是无法想象的生灵,居然殒落了不少,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

    然而夏阳并没有在意这一切,他此刻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对石门之上!

    在那石门前,有一块陨石,上面有一个生灵,早已死去不很多万年,血肉干枯,精气尽失。但在他的身前,却还留有一点血迹,没有干涸。

    并且在那生灵前,还有一些古老而神秘的字,是以血书写而成,前半部分是金色的血液,后半部分是黑色的血液。

    “回……不去了……”

    寄托着那名生灵生前的最后一点执念,以血水书写而成,留下了这么一段不知道是警示,还是感慨的遗言。

    古老的石门,神秘的强者,含恨而留的血字,是今生不能圆满的遗憾。

    “这里就是仙域之门么?”

    这一刻,夏阳双目之中绽放出了精光。

    一路走来,他早已对那群雷灵的目的地有了几分预料,如今果然证实了他的猜测。

    石门之后,便是传说中的仙之故土,或者说是……仙域!

    远处,数百头雷灵在这个地方游荡,仔细翻找着什么,最后竟将草席放在一块陨石上。

    接着它们开始排列,组成奇异的阵型,口中吟诵某种十分古老的咒语,像是在召唤什么。

    它们想进入那道石门之后的世界!

    可惜,石门紧闭,哪怕这些雷灵非常强大,也不可能撼动,所吟诵的咒语无效。

    随后,它们揭开草席一角,在那里叩首,不断顶礼膜拜,最终有一团光从草席上升起,发出刺目的光芒!

    而后,那团光一闪,出现在石门前。

    那是那位无上存在的随身兵器,撞击在了石门上后,奇异的景象出现了。那道石门顿时发出了妖异的光泽,不再古朴,不再寂静,几乎透明。

    跟着,无尽的纹络在蔓延,在石门上复苏,如同铁水在流淌。

    轰!

    突然,那对石门一下子璀璨起来,其光照耀万古,永恒不朽,出现了两个大字!

    “仙域!”

    那是两个来自仙乡的古字,蕴含着大道的气息,一瞬间,让诸天都在颤栗。

    恢宏的石门,古朴的石质纹理,出现光泽,而后变得极尽绚烂!

    看到那两个字,即便夏阳,亦是神魂一颤,心中悸动。它们分明很神圣,但是却也有一种大威严,让人元神为之摇动。

    古朴的石门,发出了贯穿万古的光,它太圣洁了,如同开天辟地后的第一缕光,通向不朽与永恒。

    其中浮现出各种印记,讲述着开天之秘,混沌之谜,有诸多先民浮现,只是太模糊,看不真切。

    若隐若无间,悠悠道音传来,洗涤人的神魂,让人仿佛要完成一次进化!

    夏阳静静聆听着,藉此悟道,更隐隐有一种冲动,想要穿过去,参悟那无上的奥义,进而脱胎换骨。

    然而,一团光闪耀,仿佛可号令诸天,让宇宙无穷生灵叩首膜拜,高高在上,震动了那石门。

    毫无疑问,正是从草席上那名无上人物身上飞出的一团光,是它引动了石门。

    毫无疑问,那石门背后是一个大界,浩瀚无边,广阔无垠,正是传说中的仙之故乡,仙道的所在地,是真仙的领域,被称作仙域。而今却与外界断开了,被石门所阻挡,谁都进不去。

    不过夏阳却有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那道门后虽然神圣,蕴含着大道之根,惹人向往,可却本能让他生出一种警戒之感,似乎背后有着天大的古怪,甚至是凶险!

    “嗷……”

    石门前,一群雷灵在嚎叫,非常愤怒,情绪激动。显然刚才它们也险些遭劫,若非草席上那个人的至宝震动,多半要遇险。

    轰!

    那团光突然变得刺目,猛烈射出一道芒,击在石门上。让此地一下子被炽盛光雨淹没了。

    随后,那团光返回,没入草席上那个人的胸口,进入染血的破烂衣服内,而后就此消失不见了。

    只是事情并未完结,石门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仿佛要崩塌了,要被轰开一般。

    这让夏阳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草席上的尸体,果然不愧是昔日太古十凶中的无上存在!

    突然,惊人的事情发生,以那对石门为中心,向外延展,出现一根又一根线条,亮晶晶,尤其是两侧与上方,更为密集。

    一群雷灵极速倒退,不敢触之!

    而后,线条伸长,快速交织,如同有一个人在作画,竟勾勒出一片模糊的场景。

    很快,它有些清晰了,那竟然是城墙,向着两侧扩散,虽然还不完满,是以线条勾勒成的,但却在实体化。

    “那就是仙域要塞么?”

    夏阳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这里的法则果然神异,竟然能这样显化,像是在被人勾勒,描绘出来一般。

    与此同时,一群雷灵全都弓起身子,如同一根又一根神箭般,电射了出去,冲向那正在显化的墙体。

    夏阳并没有动,他能感觉到石门的背后并不简单,而是大手一抬,召出了一团火焰,投向了那座石门。

    火焰悬浮在石门前,柔和的燃烧着,不是很剧烈,只有拳头那么大一团,却映照出了石质大门上所有纹理与烙印。

    随后,一副又一副古老的石刻扑面而来,栩栩如生,再现在世间。仿佛遥远古代的生灵复活了,从那一个又一个纪元前走来。

    前面的刻图带着迷雾,无法看清,夏阳只好从中部开始看起。

    石刻上,有一人粗犷无比,体形高大,络腮胡须,手持战斧,非常彪悍,一斧落下,疑似切开了一个宇宙。

    又有一女子,清高冷艳,站在苍穹上,跟一头撕裂界壁的黑色身影对峙,震坏了九重天!

    还有一辆古老的战车,通体以仙金铸成,散发金色的光彩,完全是由黄道仙金祭炼而成,如同诸天之主隆隆驶过,震慑万古,那当中有一生灵睥睨天下。

    另一些图,也都很恢宏,带着神秘的色彩。

    有无尽的先民,筑成与天齐高的祭坛,在那里祭天,一起叩首,像是在召唤着什么,而后引发一对石门出现。

    “上面讲述的都是一些古代的大事纪!”

    夏阳很快判断出来,这石门上记载的都是昔日一些影响极为深远的古事,波及诸天,否则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那团火在跳动,映照石门,仿佛照亮了古今未来,将所有的纹络和道则印记全都照耀了一遍,显化在那里。

    如走马观花一般,夏阳迅速将所有的烙印扫视了一遍,直到最后,他看到了以一口大钟作为结束的画面,恐怖的钟波震裂了纪元,仿佛还有钟声幽幽传来,涤荡万古,唯余一声轻叹!

    那是无终之钟!

    自此,上一纪元结束!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