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前往上界
    随着夏阳的出手,秦一凡和那位秦旭,都在这一刻认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五行山剧震,宏大的撞击之声传遍了整个玄域,恐怖的天地异象,惊动了整个不老山。然而,面对这还要超越神灵的恐怖力量,不老山之人根本无法靠近,纵然震惊到了极点,也只能在外围远远观望。

    在那里,各种大道符文浮现,震古烁今,种种神威惊世,难以想象。

    而在那五行山之下,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生灵,被五行神链困住,看上去骨瘦如柴,满头发丝如同野草一般狂乱的生长遮住了他的躯体。

    或许是感受到夏阳那可怕的力量,一股宏大的意念苏醒过来,那是五行山的器灵复苏了,它体外五行相生,轮转归一,化成大道,五种符号代表万物本源,在竭力镇压着这片天地。

    就在此时,一股神秘气息涌现,被五行神链困锁的干枯身影动了一下,一下子让秦旭、秦一凡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它即将苏醒!

    五行山不住晃动,一方面抵挡着夏阳残余才可怕力量,一边镇压着那尊生灵,五色神光流转,形成最为古朴自然的大道痕迹,像是有一方星河在流转。

    “你是上界哪一位大人物?你可知道,一旦放它脱困,必有一场天大的祸乱!”五行山中的神祗声音威严而急切。

    它诞于混沌中,先天而生,烙下了天地的印记,强大到不可思议,但如今却有一种束手无策之感,足以证明夏阳的可怕。

    “哦?祸乱?”

    闻言,夏阳淡然一笑,转头看向那个被无数神链锁住的生灵,它仍然呆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声息,像是早已死去。枯草一般的毛发随风飞舞,躯体也干枯瘦小,像是失去了生机。

    “听到了吗?被人视为祸乱的你,还不速速醒来,搅它个天翻地覆吗?”

    夏阳的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响彻在了那生灵的识海之中,在他的呼唤之下,那尊生灵的躯体猛然间颤动了一下,一股神秘的气机浮现,眼皮在刹那间睁开,眸中像是有两**日绽放,涌出了无尽的金色神光。

    “可恶!”

    感觉到那尊生灵要苏醒过来,五行山器灵大急,五色神光无比可怕,绽放出最为可怕的光芒,先天道韵流转,从天而降,要将他再次镇压。

    同时,器灵口中惊怒大吼着:“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当年上界有多少人出手,才将他镇压下来,你是要与上界所有人为敌吗?”

    “为敌?”

    闻言,夏阳嘴角一翘:“就凭上界的那些人,还不配成为本座的敌人!”

    而后他手上屈指一弹,便那将五行山彻底击飞,并有一道神光破空,融入了那道干枯身影体内。

    “天呐,连先祖留下来的至宝,都不是那人的对手,对方莫非是上界的哪位无上巨头降临吗?”

    远远见到这一幕,不老山的秦族全都恐惧到了极点,传说中上界留下来的至宝居然被人击飞,其中镇压着的生灵将要出现,这是最为可怕的危机。

    “轰!”

    得夏阳神力相助,那被困锁了千万年岁月的生灵终于得以苏醒过来,霎时间,天地之间,陡然涌现出了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并在迅速壮大。

    这是因为在此之前,它曾经动用了一种秘法,锁住了一身的精气,没有使之外泄,用以对抗岁月的侵袭,挡住时间的冲刷,将消耗降到了最低,所以才能存活至今,始终不灭!

    本来无尽岁月过去,它早已骨瘦如柴,瘦小枯干,看起来衰败无比,但此时复苏之后,一切都不同了。那野草般的乱发下,一对金色的瞳孔亮起,令无数秦族之人惊骇,就像是面对着一**日,全都闭目,不敢正视。

    “哗啦啦……”

    五行神链的声响传来,那尊生灵坐了起来,看了看高天,又看了大地,没有发出一语,而后眸光扫向五行山,最终定格在夏阳的身上。

    “莫非是困得太久,被压傻了不成?”

    夏阳淡然道:“你若再不出来的话,本座可就把五行山重新镇回去了。”

    闻得他的言语,那被镇压的生灵终于缓缓站起身来,张开大口猛地一吸,这一刻,不老山中无穷的精气全都暴涌,疯狂的向他凝聚。

    它双目如金色闪电,过于璀璨,直接击穿了苍穹,瘦小干枯的躯体若一个无底洞,吞纳着天地精华,补充着无尽岁月所耗去的一切。

    这一刻,天地凝固了,时间仿佛静止了,唯有它立身在那里,成为一幅永恒的画面。

    整个不老山圣地在这一刻暗淡,秦族众人全都见到了一种可怕的天地异象,在他们头顶明明是白天,可此刻却群星皆现,一颗又一颗大星是如此之近,仿佛耀在青天上。

    在天穹之上,无数大星垂落光束,若神瀑一般,投入了他的躯体之中,壮观无比。

    这种景象,震撼了所有人!

    在远古之时,不是没有过这种异象,但凡出现,定然是有盖世妖魔逆天归来,积蓄力量,重临世间。

    此等异象,甚至惊动了整个下界八域。在这一刻,举世震惊!

    天下震动,尤其是不久之前,那场大劫才刚刚过去,这样的异象,不禁让所有人都再次生出了大恐惧,全都惊恐地望向了不老山的方向。

    不过身处在这景象的中心,夏阳却始终面色淡然,他没有急着催促对方离开,而是静待着对方的恢复。

    地上的生灵,身上的五行神链哗啦啦抖动,被它崩得笔直,要挣断开来。它气冲斗牛,一双金色的瞳孔化作两轮烈阳,散发着无边战意,似乎要望穿上界,撕裂苍穹一般。

    然而它始终沉默着,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并没有因为脱困而发出长吼。

    “太慢了,恢复得太慢了。”

    夏阳摇了摇头,道:“还是让本座助你一臂之力吧!”

    说话间,他再次一弹指,射出一道神光,没入了那生灵的体内。

    再得夏阳神力相助,那生灵干枯的身躯,顿时肉眼可见变得饱满起来,只见它金色双瞳炽盛无比,体内力量勃发,不断挣动,竟然将那号称万古不朽的五行神链生生从地下拔出。

    “轰!”

    天地开合,混沌气释放,地面崩裂开来,却见五行神链下方连着一座祭坛,呈暗红色,密密麻麻,刻下了无尽的符号,出现世间。

    它神力一催,拉着暗红色的祭坛出现在地上,千万年的困锁,无穷无尽的仇恨,汇聚成生平最悍猛的一击,轰然一声,击破封印。

    顿时,天空之中金霞绽放,那被困锁的生灵也开始形貌大变,原本干枯瘦小的身躯瞬间变得高大魁梧,脊背之上更爆发出无量神芒,金羽冲霄。

    “嗡……”

    虚空震荡,乾坤摇晃,天地似乎要崩毁了,弥漫着无穷无尽的可怕力量。

    在那生灵的背后,出现了一对巨大金色羽翼,浩瀚无边,与之肉身相比,若垂天之云,无穷无尽,上抵青天!

    而那五行山被击飞之后,此时也再度飞回,想要再次镇压而下,但是已经晚了,纵然它倾尽所有力量,却也无法阻止那尊生灵挣脱五行神链的困锁,突破封印而出。

    那尊生灵一双金色的羽翼垂天,通体像是被黄金浇筑而成,脱困之后,它不欲在此多作纠缠,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后,双翅一震,便直接展翅而去,从天际消失。

    “你……你真的将它放出来了。你完了,不老天尊不会放过你的,你今日的行为,已经结下了天大的因果,他日必定会遭遇可怕的劫难!”

    五行山剧烈震动着,发出了惊怒交加的吼声。

    不过夏阳并没有理会于它,身形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同样消失在了不老山,只留下对方愤怒的吼叫。

    虚空浩荡,天地震动。

    这一日,不老山遭逢了万年未遇的大变,五行神山被人掀翻,释放出了被镇压其中千万年岁月的可怕生灵,而那种可怕的异象,更是让人联想到了刚刚过去的那场大劫。

    ……

    “一切处理的都差不多了,我也要离开这方世界,下界之事,就劳烦柳神了!”

    石村中的那株柳树下,夏阳静静说道。

    “好,你放心就是!”

    柳树枝条微微摇动,然后看向了一旁被他带回来的金翅生灵:“鲲鹏的后代,你要带它一同前往上界吗?”

    “鲲鹏子吗?”夏阳扫了旁边的生灵一眼:“且看它自己的意思吧,是随本座一同前往上界,还是留在石村之中,看它自愿吧。”

    听到两人的对话,那金翅生灵,也就是北海那只鲲鹏的后代神情微微一变,似是有些不满他们随意决定自己去留,但它却不敢表露任何不满。因为在此之前,它已经充分见识到了夏阳的厉害,而且没有对方,它根本不可能脱困而出。

    “随他前往上界吧,这是你的机缘。”柳神看出了它的犹豫,出言道:“你虽然在一方混沌小世界中孕育百万年,得到了先天印记,出生后便就强大无匹,但是你被镇压了太久,修为停滞得厉害,而遇到他,就是你此生最大的机缘,未来甚至有希望可以助你达到昔日你母亲的境界。”

    闻言,鲲鹏子顿时瞪大了双目,流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

    遇到他,是自己此生最大的机缘,有希望达到它母亲昔日的境界?要知道,那可是无上仙王之境!

    “柳神言重了。”

    夏阳笑着道:“要让它成长到它母亲的境界,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何况凭它的天赋,便是留在下界,早晚也有崛起之日。”

    “你既然将它带了回来,便代表着你有成就它的打算,不是吗?”柳神淡淡道。

    “好吧,柳神果然洞察世事,这一点,我承认了。”

    夏阳微微一笑,接着转过目光,看向鲲鹏子:“怎么样,你可愿意跟随本座前往上界?在那里,可还有你的一道分身。”

    鲲鹏子没有第一时间答话,而是沉默了下来,上界虽然有它的分身,但那里也有着无数的敌人想要置它于死地,两道分身同在一界,殒落的风险可谓大到了极点。

    犹豫了片刻,它才开口问道:“前辈,你当真能帮我变强?”

    “怎么,你不相信本座?”夏阳似笑非笑地看着它。

    “我自然相信。”鲲鹏子连忙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它丝毫没有怀疑过。沉吟了一下,它便直接拜在了夏阳的面前:“前辈,我愿意追随!”

    “好!”夏阳笑了笑道:“既然柳神都说了,本座是你此生最大的机缘,我自然也不能让你失望,这里有一门六道轮回天功,你且先练着再说吧。”

    说完,他直接一指点落在鲲鹏子的眉心,玄光灿灿,将天功传输了过去。

    半晌之后,意识过来这是一门直达仙王境界的无上天功,鲲鹏子脸上顿时满是惊喜,他真是没有想到,这才刚刚拜完码头,就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口中连忙感激道:“多谢前辈!”

    “不必了,那么,我们这就动身吧!”

    夏阳摆了摆手,向柳神告辞之后,手指径自朝虚空一点,便有一道又一道的流光从他指尖飞出,构建出一方最为复杂的大阵,隐隐约约空间都在波动,这是一份浩大无比的传送阵,而传送阵的坐标就在他的身上。

    他没有多言,刹那间打出禁忌绝学,上界和下界的空间通道被无量的威力击穿。

    他刹那间从原地消失,进入了那方朦胧的空间通道中。

    道路很长,夏阳领悟的那绝世一击直接洞穿了两界壁垒,贯穿空间,像是有时间长河在流动,不时有星辰在闪烁,如一条银河。

    他没有多言,刹那间打出禁忌绝学,上界和下界的空间通道被无量的威力击穿。

    他刹那间从原地消失,进入了那方朦胧的空间通道中。

    道路很长,夏阳领悟的那绝世一击直接洞穿了两界壁垒,贯穿空间,像是有时间长河在流动,不时有星辰在闪烁,如一条银河。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