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老山
    收拢数位仙王的残魂之后,夏阳原本在下界的计划便已经全部完成,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动身前往上界,而是再度去了玄域,朝着一方拥有五行之力的大山走去。

    那里是不老山的方向,而他这一次,是受那几位仙王残魂所托,要去将鲲鹏的后代救出。

    下界八域这个牢笼,昔日九天十地之人,将无数曾经无敌于天下的盖世强者后代放逐于此,鲲鹏的后代便是其一,被永远镇封在了下界。

    所幸对方修行有一门无上的秘术,一体两分,一道去了上界,另一道则被镇压在了不老山下。一体两分的鲲鹏无法真正被杀死,除非两道分身都死去,不然绝难将它真正灭杀。

    不过这样做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弊端却是让天赋无双的纯血鲲鹏,修为停滞了无数年月,几乎永远无法提升至其父辈那一无上境界!

    来到一座宏伟的圣地之前,无尽的山脉起伏,像是一条真龙在沉浮,无尽的紫色雾气升腾。

    在夏阳的双目之下,地底一条又一条龙脉跃起,对于整个下界来说,这是一方无上的圣地。

    放眼望去,那一座座的巍峨大山连绵林立,全都缭绕仙雾,长满了药草,堪称修行圣土,诸多殿宇楼台林立,数不清的气息隐伏,尊者更是多不胜数,其中有不少都足以堪称是人间界的顶尖高手。

    不过,这些并不足以吸引他的目光,一扫而过之后,夏阳看向了不老山脉的中心地带,那里,被群山围拢,赫然耸立着一座奇异的山体,它状若人的手掌,压在那里,那里便是不老山中最为着名的五行山!

    五座山峰的中间,有一片山谷,隔着很远就可见,那里云蒸霞蔚,灵藤盘绕,草药成片,古木扎根山体上,哪怕是初出茅庐的财年,也能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处不朽的神土。

    其中有着一股强大的镇封之力,底下还有一种无上的生灵在蛰伏,被镇压,其本源力量宏大无边,是一头无上的生灵,想来正是那鲲鹏的后代。不过被五行之力镇压着,无法逃脱。

    无声降落下去,夏阳径直落在谷口,陡然一股无形威压,直接破开了谷口封印。

    山谷内,一片祥和,九色鹿跑动,五色孔雀飞舞,这是一片真正的神土,山峰上银瀑垂挂,洒落空中。净土深处更是有各种景致,瑰丽的如同神界般,有神明的气息弥漫。

    夏阳踏步进入,在一瞬间,似是感应到外敌入侵,山谷深处猛地腾起一片又一片神光,煌煌而耀眼,大气而磅礴,宛若一**日将要升起,弥漫出神灵的气息。

    神之谷,自然栖居有神明,这不是什么秘密,毕竟,这里是不老山老祖的闭关地,号称家族底蕴所在之地。

    “此乃不老山神土禁地,尊驾这般不请自入,怕是于理不合吧?”

    一声叹息传来,分明很轻,但是却像是一股洪流冲撞向高天,给人以莫大的震撼感。

    可惜夏阳并非凡人,亦非普通的修行者,他淡然回应道:“这方天地乃是所有人的天地,何时成了你不老山一家所有,本座又如何来不得?”

    “哈,天地乃是所有人的天地,尊驾此言倒也不错。既然来了,就请进来一叙吧!”

    那道声音轻笑一声,山谷深处顿时金色雾霭流动,那里灿若朝霞,有神灵气息弥漫,随即一条金光大道出现,从山谷深处笔直延展到夏阳面前,铺在虚空中,看起来神圣无比,伴着大道之音。

    见到这般场景,夏阳不禁轻笑了一下,事实上以他的境界,不老山根本无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不过除了解救鲲鹏后代之外,他也是特地有意来见一下此人,果然如他所料,是个有趣之人。

    笑了笑,也不多说,夏阳径自踏上金光,来到了山谷最深处,这里谷翠而宁静,圣洁光辉迷蒙,灵泉汩汩,各种宝药遍地生长。

    在前方有一株古树,竟有一种大道气韵,满树流淌霞光,但叶片稀疏,晶莹透亮,稀稀落落的点缀在如虬龙般的树体上,且有花瓣在飘下,晶莹闪烁,洒落而下。这是一株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老树,历代神明皆盘坐树下,让它都有了繁复的道则,可阐释大道,后来神明或逝去,或进入上界,唯一不变的只是这株古树,依旧扎根于此。

    而在那棵树下,有一个人,神穿黄金战衣,盘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虽然是一个男子,但那种美超凡脱俗,像不属于人界,空灵若真仙。

    花瓣晶莹,洒落下来,这个人有一种真正超越众生的气韵,没有无量神能展现,也无恐怖威压,有的只是一种真实,在不断释放着“真我”。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请坐。”

    平和的话语,很简洁,一如他的目光平静,仿若不愿沾染上一丝尘埃,他伸出手来,指着面前一方石凳。

    夏阳也不客气,坐在了石凳上,在他四周,满地都是绿荫,各种灵药扎根在不远处,流霞溢彩,且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树下的男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非常年轻,声音带着磁性,他有一种特别的气韵,虽为男子,但是美丽得近乎空灵。

    “你是上界之人?”

    夏阳淡然一笑,开口道:“虽然只是一道投影化身,但本座即将前往上界,不知你可否为本座提前讲述一二?”

    “小事一桩而已。”树下的男子一脸云淡风轻地道:“尊驾想要了解上界的什么,尽管问来便是,就算是要问这不老山的隐秘,我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是吗?将我不老山之秘告知外人,秦一凡,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就在这时,另一道宏大的声音传来,若黄钟大吕般,悠悠轰鸣,震动了整座山谷。

    “秦武,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强势。”

    听到这个声音,树下的男子面不改色,轻声笑道:“不过在贵客面前,你如此大声咆哮,未免太过失礼了。”

    不老山脉五峰并立,犹若人的五指按在大地上,其中一座山峰上有一座青铜大殿,宏大无比,长满绿铜锈,方才的声音正是从这里发出。

    此时青铜殿宇内,有一个人睁开了眼睛,从蒲团上站起,通体笼罩银色光辉,犹若亘古不熄的圣火跳动。

    “秦一凡,我承认你天纵之资,为我不老山有史以来数一数二的奇才。但你已进入上界,更已脱离我族,下界之事自然与你无关,如今你向外人泄露我族之秘,该当何罪?”

    那人推开锈迹斑驳的殿门,站在山峰上,向下俯视神谷,眸子中幻灭不定,眼内有万物生灭,有星河演化,可怕无边。

    这座神之谷,原本就在不老山五峰之下,氤氲霞雾涌动,古药一株又一株,还有一些特别的瑞兽,十分祥和。然而,在此人的目光注视下,一切都仿佛萧瑟了,充满一股肃杀的气氛。

    闻言,树下的男子轻声笑道:“我不过只是接待了一位贵客而已,何曾干预族中之事,泄露族中之秘了?你莫要在此胡搅蛮缠,小题大作。”

    “哼!”青铜殿前,秦武一声冷笑,转而看向了夏阳,目光冷冽:“什么贵客?不过只是一个私闯我不老山的贼子而已,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贼子?”

    听得此言,夏阳不禁失笑出声,转头看向秦一凡:“呵,多少年来,本座还是头一次被人称为贼子,你不老山之人,一向都是这么自大么?”

    秦一凡露出了一个无奈之色,不置可否地摇头道:“让贵客见笑了,若非如此,我又如何会脱离不老山呢。”

    “有意思!”夏阳满是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笑道:“看来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不像某些人,实在蠢得让人难以直视。”

    “混账!何方小贼,竟敢侮辱本神?”

    虽然夏阳未曾点名,但秦武又岂会不知对方说的是他,这不由让他瞬间大怒,浑身杀机凛然。

    “一个下界的小神,口气也敢这么大,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夏阳无语失笑,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在他面前,还敢这么狂妄的人了。现在跑龙套的,莫非都如此无脑吗?

    然而听到他的话,秦武却是为之大怒,他腾空飞跃而来,立身云霄之间,目光冰冷,居高临下,俯视夏阳,整个人气息如海,若汪洋般暴动。

    “愚蠢的凡人,胆敢轻视本神,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神的威能,一滴血就足以将你淹没,化尽你一身修为和神通!”

    大喝一声,他抬手之间流动瑞彩,指尖淌下一滴血,鲜红中带着璀璨银光,虽然只是一滴,但是却宛若一片海洋,孕育无尽生机,还有无匹的神能,化作一片银色浪涛,轰隆隆压落而下,欲要将夏阳淹没。

    “哼!”

    面对一个不知死活的龙套纠缠,夏阳冷哼一声,并未见他如何动作,自有一股庞然气势升腾,贯通天上地下。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迸爆,浩气如柱,摇曳之间,无量神光淹没天地,天空中的那滴血化成的银色海洋,居然倾泻而下,血雾被蒸干,神华涌动,被夏阳纳入掌中,轻轻一握,化作风烟消散,点滴不剩。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力量吗?实在弱小得可怜!”夏阳淡然而视,语带不屑。

    一旁,秦一凡心中骇然,他虽然不知道夏阳的真正实力,但隐隐能感受到对方体内有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机,这也是他先前如此礼遇的原因。而如今夏阳所展现出的力量,无疑印证了这一点,当真强得令人惊心动魄。

    秦武则是脸色铁青,神威一再被亵渎,尤其是神血居然被对方如此轻易击散,简直不可饶恕,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可恶,你成功让本神震怒了,准备接受神罚吧!”

    怒火狂炽之下,秦武浑身铿锵作响,一身银色法衣发光,若龙吟凤鸣,绽放绚丽银辉,伴随着他倾力一击出手,无边神力,汇聚成一道洪流,自九天云霄倾泻而落,携无尽威势,吞天噬地。

    “无知蝼蚁,一再挑衅,真当本座不会杀人么?”

    面对秦武一再不知死活的冒犯,本来无意计较的夏阳不再留手,眸光一凝,顿时虚空生电,化作一道锋芒毕露的利刃,直接将秦武劈成了两半,神血洒落,魂飞魄散。

    “这……”

    秦一凡震撼非常,虽然秦武只不过是点燃了神火,连真神都算不上,可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名神境强者,即便是他,除非是真身降临,否则单凭投影化身,也无法奈何对方。尽管他已经大大高估了夏阳的实力,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秦武诛杀在此。

    “你在畏惧?”

    夏阳转过头来,淡然开口:“不必害怕,本座并非有意针对不老山,实在是这家伙太过呱噪了。何况现在的你仅仅只是一缕投影,又已经退出了不老山,又何必担心。”

    闻言,秦一凡露出了一丝苦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不想搀和到这样的事情当中。

    “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迸爆,五行山抖动,一座山峰发光,出现一缕缕仙光,冲霄而上,浩荡出无边的神能波动。

    与此同时,山峰上的青铜古殿发光,走出一个身穿黑色战衣的男子,紫发飘舞,目光深邃,俯视山谷。

    “阁下是什么人?敢在我不老山杀人,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口中大喝,神明的实力展露无遗,比秦武还要强大几分,原本他一直在此沉睡,奉命镇守在下界,而今却是随着秦武的殒落而惊醒过来。

    “是他?”

    感应到这股气息,秦一凡为之一怔,脸上苦笑之意更甚:“传说之中的秦旭玄祖,没想到他还活着。尊驾要小心了,他是我族中的真正强者,是可以激活五行山之力,催动镇杀强敌的。”

    “又要本座欺负小辈么?总是向弱者出手,真是无趣!”

    夏阳失去耐性了,大手抬起,一股强绝的力量,直接轰击在那五行山上。

    “轰!”

    像是在开天辟地一般,五行山剧烈震动,有混沌气溢出,栽种在其上面的古木全都爆碎,所有的灵药刹那间消失,庞大的山体表面龟裂,露出了真正的本体。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