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复活的希望
    “这方小世界的机缘不浅!”

    夏阳对今次之行十分满意,无论世界石还是原始真解终极篇,都堪称价值无量,这处秘境还真是一个至宝汇集之地。

    告别金发女子之后,他来到了这个小世界的空间边缘,在一片混沌弥漫之中,找到了一座漂浮在混沌之中的骨质大门。

    这是原始之门,也是通向界海的传送门,自然要收起来。

    伸手一抓,将原始之门摄了过来,收起之后,至此混沌秘境对他有用之物,已经搜刮完毕。

    “唔……前往上界之前,还有几样东西要到手。”

    夏阳自言自语着,离开了这处秘境,随后破开虚空,往西陵界而去。

    西陵兽山,这里是一片巨大的陵墓,埋葬的不是修士,也不是凡人,而是太古凶兽和无敌的神禽。

    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凶兽埋骨于此,形成了一片浩大的陵园。

    甚至在太古时期,鲲鹏和其他十凶也曾在这里露面。古老的过去,这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大战,无数的生灵埋骨于此,其中不仅有下界本身的,九天十地乃至于十凶之中的无敌生物,都曾在这里展开大战。

    无尽的阴气笼罩了这里,让着这里仿佛成为了传说中的地狱。

    绵延无尽的山脉看上去十分独特,像是一座又一座的坟墓,诡异阴森,令人心寒。

    山脉之中古木参天,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古木不在少数,令人奇异的是,在这般天地灵气浓郁的情况下,这些古木却并没有成灵。

    “看来这里果然殒落过无数极端可怕的强者!”

    夏阳眸子绽放出神光,看到了无尽的凶兽在怒吼,那是昔年无上生灵留下来的残魂,影响了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迈步走进了一片又一片的坟丘之中,在他一双神眼之下,就像是来到了太古时期的天地,无尽的凶兽奔涌,神禽展翅击天。

    金翅大鹏鸟横飞,无尽的符文密布,展翅就是十万八千里。

    一头纯血的貔貅夹杂着无尽的血光从山头上跃起,扑击那头金翅大鹏。

    一头纯种的真犼咆哮,和一头纯血螭龙搏杀,天上的星辰都被他们独特的宝术轰击坠下,一副灭世的场景。

    朱雀振翅,无量的火光将整个世界都染红,与一头纯血白虎联手作战,将一些强大的生灵撕碎……

    “无数强大存在的残念再次重新聚集,全都是精神力量,这几乎是虚神界的另一种演化,昔年的那些太古生灵的确可怕。”

    夏阳神念洞悉一切,他的目光无比璀璨,眼中像是有一方世界在衍生,西陵界的演化完全被他看在眼中,无尽的符文展现,默默的推演着一切。

    很快他就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一些堕入了黑暗的生灵,打算侵蚀虚神界,从而释放出封印之地中的那些黑暗仙王,这才构建出的一方介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世界。

    一路向深处而去,夏阳仅仅放出一丝真仙的气息,就把那些虚化而出的凶兽尽数惊退。

    这些生灵,生前最弱小的都是神火境,强大的天神乃至更高层次的存在都不少,但在一位仙人面前,它们无一不是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冒犯。

    偶尔有极少的生灵敢向他发起攻击,也在他挥手间倒飞,吐血横飞出无尽的距离,鲜血在虚空中就化为金色的光点,那是精神意志所化。

    外界,有西陵兽山的强者,远远感应到了这边的异动,不禁尽皆悚然。要知道在这西陵界,即便是尊者都要小心翼翼,即便他们这些太古生灵的后代,也从来不敢随意的走入这方演化而出的精神世界之中,里面其中任何一尊神灵留下来的烙印,都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夏阳一路前进,如入无人之地,神念不断搜索,寻找着他想得到的线索。

    他隐约记得,原始真解的第一篇神引便是在这里,似乎是在一座祭坛之上。

    天空中,纯血的金翅大鹏以及朱雀撕裂苍天,大地上种种凶兽奔腾,撞碎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天空中的星辰都被巨大的兽吼震下,而夏阳漫步其中,周身被朦胧的神光笼罩,强大的凶兽在接近他时全都自行退却,根本不敢靠近。

    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终于,在一座山崖上,夏阳看到了一座祭坛。

    祭坛周围摆满了白骨,像是在献祭,而上面的神案上,摆放着几样东西。

    其中白色的骨板晶莹如玉,和原始真解的骨质相同,应当就是原始真解的第一篇。

    祭坛很高,用黑色的石块堆砌而成,下方是无尽的白骨,全都是太古凶兽神禽留下的骨骼,强大而非凡,无比坚固。可怕的煞气冲天而起,这些白骨散发出来的气息无比惊人,可怕到了极点。

    而在神案之上,除了原始真解之外,一块金色的手骨散发着无尽的符文,是至强的宝骨,存在了无尽岁月,仍然流转着光辉。

    另一颗如同水晶般的头骨,晶莹透明,空洞的眼睛无比深邃,根本无法望透,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此外还有一位不知名生灵的眼珠,上面还带着血,不知过去多少岁月,仍然没有干涸。

    “三尊尚未死透的无上仙王,还有原始真解的万灵图!”

    夏阳自然知道这些东西为何物,轻轻一笑,伸手一抓,便将那原始真解的骨块摄到了手上。

    然而下一刻,诡异莫测的事情发生了,祭坛之上那颗带着血的眼珠转动,盯上了他,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息流转。

    那颗眼珠也不知是何等生物上掉下来的,足有脸盆那么大,上面的鲜血还有光泽,很莹润,像是拥有生命,在此刻显得诡异而邪恶。

    “轰!”

    莫名诡异的波动传出,那方祭坛剧烈震动,让天地都要崩裂。

    如同触动了什么诡异的存在一样,整片天地都在颤抖,无尽的乌光,腾起一切都被湮灭。

    不过夏阳夷然无惧,那虽然是曾经无敌于天上地下的无上仙王,但现在仅剩下了一丝残存的烙印,难以奈何于他。

    他虽然还只是真仙的层次,但实力却远比一般的仙要强大太多。还在遮天界之时,就已经不在红尘仙之下,来到此界之后,更是在这一层次走得极远,如今已经无限接近仙王的境界。

    似乎是感应到夏阳的强大,他们并没有不计后果的出手,那颗如同水晶一般的头骨悬空,冰冷的神念波动传出:“小辈,你是何人?为何要来打扰我们沉眠?”

    夏阳平静说道:“前辈请见谅,晚辈来此并无恶意,除了原始真解以外,也是看三位并未彻底殒落,看看你们是否还有活过来的希望。”

    “活过来?”

    三位仙王残魂先是齐齐一惊,随即金色的手骨之中传出神念波动:“小辈,你连仙王都不是,又有什么办法令我们复活?我等的烙印如今几乎完全消散,只留下了一缕残念,即便是无缺的仙王,都无法将我们复活,你……又何来的能力?”

    “姑且一试而已,现在不行,未必日后也做不到,三位前辈莫非还怕再死一次不成?”夏阳笑了笑道:“不止你们,天下第二和皇道仙金两位前辈,甚至已经殒落在北海的那头鲲鹏,未来或许都有可能在天地间重现。”

    他并没有欺骗他们,事实上夏阳已经有了一些思路和把握,至于具体能否成功,还要等他成就仙王之后试验一番才知,但是万一成功了呢。

    “鲲鹏吗?”

    闻言,三尊仙王残念均有剧烈的波动传出,那是无比强烈的杀意。“他当初不该死去的,当年的那些人,真真该死!”

    “前辈放心,当年之事,未来自有清算之日!”夏阳宽慰了一句。

    “好,既然如此,那便由你一试吧!”

    三人神念交流了一下之后,很快便同意下来,正如夏阳所说,反正他们都已经死了,也不怕再死一次。

    夏阳点点头,一挥手,便将三件残骸收入了内天地中。

    虽然要令仙王这样的无上存在复活,光是想象就知道极其困难,连他也只是有了初步的构想,甚至必然要消耗无穷的资源,但如果一旦成功,便代表着能多出数位仙王级的强大战力,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随后,夏阳举步走出了西陵界,破开虚空,瞬间来到了八域中的“天域”。

    “如果不是早有了解,只怕真的难以想象,这区区下界牢笼之地,居然拥有着如此众多,连仙王都要动容的机缘!”

    举步进入天域之中,夏阳抬眼看向天际,看到了一个隐藏在虚空之中的神秘之地。

    “下界这种地方,都还有一处生命禁区,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夏阳眼中神光一闪,随即破开虚空,一步跨出,进入了那片神秘莫测的土地。

    这是一片笼罩在无尽混沌之中的神圣净土。

    浩荡的湖泊,波光粼粼,每一道波纹,都是时光和空间荡漾而成。湖泊之中星光闪耀。这些星光却是从湖底绽放而出,因为湖底每一颗沙石,都是一颗星辰。

    这是一座宇宙湖。

    化一方宇宙为湖,这等手笔,简直太惊人了!

    而在宇宙湖后面,有一座神山,那光辉灿烂的神山之上,一座通体五彩仙金铸就的大殿,绽放出无尽的神辉。

    五彩仙金,这是炼制仙器的神料,一块巴掌大的五彩仙金,都会让上界三千州的教主们发狂。然而这片禁区之主,竟然用五彩仙金建造了一座宫殿,简直骇人听闻至极。

    “什么人胆敢窥伺生命禁区?冒犯禁地,只能以死谢罪!”

    忽然间,一个浩荡的声音响起,庞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童儿,不得无礼!”

    但紧接着,一个身穿白袍,风姿绝世,俊朗非凡的身影,从仙金大殿中迈步而出,挥手将那股气息阻止了下来。

    朝童子训斥了一声,然后来人才面带微笑的看向夏阳,拱手施礼:“有贵客来访,不胜荣幸。”

    “唉,可惜了!”

    夏阳叹息着摇了摇头:“以前辈的修为,沦落到这般境地,实在令人遗憾。不过这般梦幻泡影,前辈还是收起来吧。”

    此地的种种幻象,自然瞒不过他的双眼,其实这片神圣的净土,如今早已化为了废墟。

    波光粼粼的宇宙湖,早已干涸,巍峨的神山也已经倒塌,五彩仙金的宫殿,不过只是一片灰烬。整片土地没有一丝生机,完全是一片破灭的废土!

    “倒是不曾刻意施法,只是我怀念当年景象,不自觉的演化出了心中幻象,让小友见笑了。”

    禁区之主微笑着朝夏阳点头,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小友这边请!”

    “心念幻象,演化出常驻幻影,前辈的修为果然不凡。不愧是从界海那边杀回来的盖世人物!”夏阳赞叹道。

    据他所知,这位禁区之主,乃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曾经教导过九人,其中八人成为了仙王。在原本的轨迹中,这位禁区之主也指导过荒天帝,是一位神秘的绝顶大能。

    可惜的是,他如今其实也已经死了,只剩下一缕残魂和一颗头骨。

    “被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逃回来而已,而且最后还是死了,实在不足挂齿。”禁区之主轻叹了一声。

    跟着禁区之主,举步跨过宇宙湖,来到了已经化为了废墟的仙金大殿之中,夏阳才向他问道:“敢问前辈,当年是否跨过界海,踏上过堤坝,进入了初始之地?”

    “小友请坐!”

    在废墟中坐下,禁区之主端起一个茶壶,一边给夏阳倒茶,一边回答道:“记得当初,我刚刚踏上对岸,就被人一击打碎了仙体。”

    他将茶杯推到夏阳面前,叹了一口气道:“挣扎着逃回来,却发现自己早已被黑暗侵蚀,神魂和躯体都已经破灭,最终只能自斩,留下一缕残魂,和一颗头骨而已。”

    “受了准仙帝一击,还能逃回来,前辈的实力足以冠盖古今了!”

    夏阳肃然开口,并没有因此而看轻对方,也没有刻意恭维之意。须知,仙王和准仙帝之间,简直就是隔着一条天堑,实力差距有着天壤之别,准仙帝一击之下,寻常仙王根本毫无抵挡之力!

    “无用,无用……不成帝,终是蝼蚁!”

    禁区之主端起茶杯,朝夏阳做了个“请茶”的姿势,静静地道:“小友,我如今身无长物,只有这杯茶还可堪一尝,请用吧!”

    “好茶!”

    茶水入口,苦不堪言。片刻之间,又涩得无法开口。

    虽然片片茶叶,在杯中宛如凤凰翔空,神异非凡,但是这茶味,却苦涩得难以忍受。

    但是,这确实是好茶!

    这杯茶喝下去,让夏阳仿佛看到了宇宙破败,万物凋零,众生寂灭。

    不是茶水苦,而是……众生皆苦!

    “这方天地,一次次破灭,一个个纪元轮回,就如同这杯茶一样,实在是苦不堪言!”

    禁区之主一声长叹:“而这一世最为黑暗,一切都将破灭,我残存至今,却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

    “前辈不必灰心,我已经找到了希望!”

    夏阳抬眼看向禁区之主,沉声开口道:“而且前辈,也未必不能复活过来,不知前辈可愿为了这个希望,在这一纪元再搏上一回?”

    “复活?”

    闻言,禁区之主两眼瞬间放出光芒,但又有些疑惑地道:“小友有办法令我复活?这……恐怕难以办到吧?”

    “试试又何妨!”

    夏阳满脸微笑的看着禁区之主,如果算上这一位,再加上西陵界的那三尊仙王残魂,和虚神界的鸟爷和精璧大爷,以及他和柳神,以及有可能复活的鲲鹏与未来的荒天帝,当可聚齐十名仙王之力。即便不能平定黑暗之源,也是一股绝强的战力,足以颠覆和镇压一个纪元了!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