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八域大乱
    石国皇宫,突然有通天动地的神光,笼罩了茫茫石国大地。

    “啊,还有大人物?”石昊感应到这股气息,顿时头皮发麻。

    之后他便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一路驰行,口中喃喃有词:“在哪里,我要找的东西在何方?”

    他满头灰发,眸子空洞,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并没有那些混战的生灵,直接从皇宫上方掠过,那种庞大的气场震撼人心。

    远方,一片大山挡住去路,他一冲而过,袍袖碰到山峰后,那成片的山脉都成为了劫灰。

    而后,老妪出现,向着石国走来,手中提着一个药篓,淡淡地道:“呵呵,你等征战,我等只想采药,互不相扰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步履蹒跚的离开了石国,路过某个太古神山时,只是伸手一抓,就将一头尊者境的太古遗种给捉住,扔进了药篓之中。

    这天地间,不时有雷光横贯,挤压满天地,那是大劫之光,有无上人物在征战,震裂界壁,睥睨荒域。

    除了老妪,别的“采药”人也出手了,采摘人世大药,这是要一网打尽,全部带走的架势,对于尊者以上的存在,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劫难。

    火国药都。

    三名禁忌存在大战,从地上打到了域外苍穹,天穹上不时有星辰爆裂的碎片燃烧降下,若此时是晚上的话,下界的人便会发现,天空中那明亮的星星正在一颗接着一颗消失,不时有巨大的爆炸声传下来,那声音光是听着就会让人觉得心悸,无法使人平静。

    正当三名禁忌存在激战正酣之际,忽然神光闪烁,第一灵根竟卷着第九杀阵遁逃,只留下三个巨大的身影咆哮着。

    “怎么回事,灵根竟然遁走?”金色的身影大吼道。

    “无数年的期盼落空!”紫色的生灵同时不甘至极。

    轰隆隆!

    而后,天上有大动静,似乎在阻止着什么,但极其艰难,并不能阻止对方跨界而来。随着一个黑色的巨洞出现,又有一个禁忌存在的身影,从那黑洞中降临。

    “是他!”

    下方,三个禁忌生灵都是浑身一颤,显然认出了来人,忌惮之极。

    紫色生灵心脏狂跳,它虽然已经是斩我境大成,可是在这一位雄踞上界一州之地,遁一境的无上巨头面前,毫无任何的把握。

    “教主下界,也为灵根而来吗?”

    片刻后,紫色生灵才强压着心头的震惊,开口问道。

    据它所知,这位大教之主乃是遁一境的无上强者,寿元极长,理应不需要灵根才对,那么他下界来做什么?

    那位教主级别的巨头并没有回答它的话,而是冷冷地警告道:“神藏将出,尔等切不可在大地之上进行大战,八域若是破损,后果你们知道!”

    “哼,教主来了又怎样?大限将至,若不寻到灵根,我等都有殒落之危!”

    那金色生灵神情阴沉,这一次灵根遁走,实在是超出意料,若是得不到灵根的话,他也只能寄望于至尊殿堂的传承,那原始真解的超脱篇了。

    不过在这之前,它绝不打算轻易放弃。

    “听你意思,似乎是要与本座对抗?”那位无上教主淡然看了它一眼。

    “事关生死大限,即使教主力能通天,我也要争上一争!”金色生物沉声说道。

    “哦?”那位教主轻咦一声,语气却并无波澜:“斩我境,这个境界很适合啊,就让我斩掉你的道,灭掉你的身,化为九天十地的一部分吧。”

    说罢,他大手一抬,举手捏了个剑指,顿时域外星界便有无数光点凝聚在他指尖,随后弹指间,星光飞射而出,那星光陡然变大,形成一道横贯苍穹的剑柱斩压而下,一片星河被这剑柱斩成两半,那金色禁忌生灵直接就在光柱之中烟消云散,连反抗都不曾做到。

    而后,在剩下两名生灵恐惧的眼神中,他的身形直接便消失在空中。

    ……

    玄域,那名背着一个大葫芦的道人在迅速行走,而那提着药篓的老妪也不约而同地朝着这一域在行进。

    一路行来,各域强者无论以何种神通与他们对抗,以什么样的法宝攻击他们,都没有一点效果。大劫来临,各域强者惶惶不可终日,平日高高在上,而今却成为丧家之犬,四处逃命,这种落差实在太大了。

    许多生灵悲呼,怒斥上苍,对这样的劫难无可奈何,无力回天。

    “那是……一位至尊!”有人变色,觉得道人眼熟。

    在八域中,有些破败而道观,为无尽岁月前所留,当中便是供奉着那个道人,这样的人物竟然出现在下界!

    这令人无言,深深的恐惧。

    依据传说,他很多年前就下来过,而今渐渐成为历史,湮灭在岁月中,想不到这一世又现。

    最后,老妪来到了不死山前,提着药篓,笑眯眯,看起来十分慈祥,自语道:“好一块药田,不过是有主之地,是那人的传承。”

    山势雄峻,紫气冲霄,这里一看就是腾龙之地,万山之祖根。

    “唔,趁乱采摘几株,应该没问题。”老妪浑不在意地笑了笑,一抬手,清辉洒落,没入不老山内。

    顿时,这里符号密布,法阵之力滔天,绝对能绞杀尊者,甚至神灵,狂暴无比。

    “什么人来袭,此地乃不老山,为上界不朽的道统传承!”有人大喝,声音却在发抖,充满恐惧。

    因为这个时候,有一股莫大的威压笼罩而来,让人心神皆颤,并且此时八域大乱,早已传遍天下,自然更加让人不安。

    “轰!”

    不老山重地,有几座古洞爆碎,当中有闭关的强者被强行拘禁走,通体闪烁无量光芒,奋力挣扎,依旧不敌。

    任他们法力通天。仰天嘶吼,都改变不了结局,没入老妪的药篓中。阴风怒号,紫气澎湃,星河倒挂,各种异象纷呈。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不老山高层脸色铁青,有数位老祖级人物消失,闭关之地崩碎,成为废墟。

    “可恶!快快禀告上界!五位老祖被抓!”秦家之人大喊道,这种事情从未有过。

    “一定要禀报到上界,欺我不老山无人吗?”

    “这一趟的收获真多啊!”

    不老山外,老妪面带满足的离开了。

    而同一时间,西方教中,那名道人来到了此地。

    这一方洞天,灵山一座又一座,佛光一缕缕,普照十方,祥和而宁静,金色河流汩汩,万年古药飘香。

    山中瑞气缭绕,神兽出没,五色鹿衔着灵草,祥禽飞舞,芝兰遍地,彩光蒸腾,宛若一片不朽的净土。

    “西方教,好地方啊,比老道栖居的破庙强多了!”然而道人却是冷笑了一声,言语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怨愤。

    “哧!”

    他一甩拂尘,三千银丝飞出,化成一道银河,没入成片的灵山间,当场就有几大尊者被卷了过来,被扔进葫芦内。

    “什么人敢犯我净土?”有人大喝,佛光普照,所有大阵全面开启。

    “唔,那神池中有好东西啊,不错不错。”老道人低语,眸子开阖间紫光流转,慑人之极。

    他探出一只大手,没入诸多神灵法阵中,直入最雄伟的佛寺内,道气流转,无物不破,没有什么能阻挡。

    在大殿中有一方神池,金色液体流淌,馨香扑鼻,并有佛光流转,他径直抓起了池中一株举世罕见的宝药。那是一朵神莲,散发着无尽的光辉。

    “住手!”有人大喝。

    与此同时,供奉在殿宇中一座神像轰鸣,发出宏大的声音,显化出不朽的法身,道:“道人,你越界了!”

    “轰!”

    声震天地,西方教内无量光冲霄。

    “我在下界的道统原本很繁盛,就是被你所灭,今天我也灭了你在下界的道统,正好了此因果!”无量神光中,道人冷笑。

    话音落下,他背后的大葫芦飞起,对着西方教一些灵山猛吸,许多药田、圣物等全部飞了进去。

    “道统之能,弟子争锋,一时的输赢而已,何必如此,你亲临此地,有**份。”

    那神像发出更为宏大的声音,散发炽烈光芒,最终一道丈六金身走出,迈步向前,与道人对峙,其威震古烁今。

    “既然来了,就比过一场。”道人开口。

    丈六金身不说话,抬手间,一座金色拱桥出现,从这里一直蔓延到天外,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霞光一闪,两人登上拱桥,直通域外,要在那里大战,显然这个等阶的争斗可以毁天灭地,能斩落星辰,丈六金身者不想将下方净土毁掉。

    就在这片天地大乱,不朽的教主争锋之际,夏阳平静地站立在石国皇宫之中,缓缓睁开了双眸。

    “看来都下界得差不多了,那么,也是时候该动手了!”

    在石昊等人诧异的目光中,只见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即缓缓一拂袖,顿时天地惊变,笼罩在石国之上的屏障消失了,同时一股奇异的波动,也随之传播开来。

    这一刻,无论石国上空那些正在大战的存在,还是其他诸域的采药人,都是心有所感,齐齐将目光望向了荒域方向。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