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劫降临
    “卑贱?罪人?”

    听到这充满侮辱性的字眼,石昊一瞬间暴怒,直接一拳打在了秦仑的脸上,怒喝道:“什么不老山秦家的血脉,我不稀罕,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要你好看!”

    “噗……”

    秦仑口中喷出鲜血,石昊那一拳并不好受,至少有超过十万斤的力量,打得他脑袋直发懵,那刚毅的面庞立刻就红肿了起来。

    不过石昊的心中却也满是惊疑不定,脸色变幻了一阵后,向夏阳问道:“师父,他说的罪人,是什么意思?”

    “哈哈,罪人?”

    闻言,夏阳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语带嘲讽地道:“这不过是他们这些无知之人的认知罢了,边荒七王的后裔,又怎么会是罪人!”

    他很清楚这段历史,石昊的先祖,便是边荒七王之一,这件事的背后,涉及到了一桩遗恨万古的冤案。

    远古之前,异域受到黑暗之潮侵蚀,敌视九天十地,之后三千道州面对异域的进攻,于天渊筑造了一帝关,用来守护九天十地。

    当年一场仙战,诸多的仙王与异域的不朽之王殒落,为保存元气,边荒七王不得不将自己族内的中流砥柱尽数带走,世代镇守着天渊,只留下老弱守在祖地。

    后来九天十地出征战异域,而上界的四个残仙贪生怕死,为求私利,联合了几尊教主出卖了整个九天十地,导致战事失力,仙王殒落。当边荒七王的族人在帝关奋战时,他们的故乡却被改名为罪州,留下在祖地的后裔族人,尽数被贬为了罪人发配到下界,整个下界八域,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说穿了,仅仅只是八座监狱。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种天大的讽刺!

    泱泱八域,辽阔无际,即使是王侯境的强者,耗费数月的时间都不能行走完。但如此广袤的大地,实际只是八座囚笼,整个八域,被认定为罪土,每隔数百年,所有尊者境以上强者都会被全数抹除。

    八域的生灵自诞生之后,便已被打上了烙印,并非自由身,而是阶下囚,是罪人的后代,只有投靠上界,才有可能脱困。

    听到夏阳的话,石昊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边荒七王,但神情倒也释怀了许多,又问道:“师父,那这家伙如何处理?”

    “既是你母亲那一方的族人,便由你自行处置了。”夏阳淡淡开口,随后望向人皇,朝他招了招手。

    人皇这是第二次见到石昊的这位师尊,而对方刚刚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本来的预计。见他召唤自己,不禁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二人说了些什么,几句话后,外围观看着这一切的所有人便见人皇恭敬地作了一个请的动作:“前辈,请跟我来!”

    随即,一行人便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

    “我的父母在不老山?我还有一个亲弟弟?”

    通过从师父处得知的一些信息,加上对秦仑的审问,石昊很快就对父母的现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么多年了,父母都没回来看过我,他们……把我忘了吗?

    听到父母又生了一个弟弟,石昊心头不禁生出了一股酸楚之意,眼眶隐隐有些发红,突然觉得很委屈,很伤心,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夏阳并没有安慰他,只有经历了这些,石昊才有可能成长为未来的荒天帝。

    然而夏阳这一次的出现,也震动了整个八域。连西方教和不老山这样的顶尖大教,都在石国吃了瘪,一时间倒再也没有不开眼的域外之人,敢来石国闹事。

    因为他的出现,荒域难得平静了一些时日,但夏阳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安宁。

    他这一次之所以出手,也是为了最后帮自己的徒弟一次,等挡下这一劫之后,他就要离开下界,以后只能靠石昊自己了。

    没有理会外界的一切,夏阳就在这石国的皇宫住了下来。直到这一天,某座宫殿中,他突然睁开了紧闭的眸子,轻声呢喃了一句:“终于来了么?”

    轰隆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道雷鸣惊诧云霄。

    那是九色雷电,气息恐怖,竟伴着混沌气,压盖苍穹,景象浩大的震慑人心,整片天宇都像是碎掉了。

    这雷电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那种压抑并未消失,显然有人击穿界壁,正在从另一界艰难的下来,要出现在荒域中。

    “轰!”

    下一刻,这天穹如玻璃般破碎,一只紫色大手探下,铺天盖地,笼罩着蒙蒙的混沌雾霭,浩荡天地。

    这种神威太强了,似乎连荒域都承受不住!

    天空崩裂,只见天空破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仿佛将整个天空撕成了两半。

    在这道裂缝之中,传出一股股磅礴浩瀚,令天地震荡,令虚空颤抖,令众生惊惧的滔天神威。

    地面同样在龟裂,缝隙扩大,形成了峡谷与深渊,并且蔓延向远方,地下的岩浆汹涌而上,宛若世界末日来临。那威势仿佛不可阻挡,席卷四方,无尽原始山脉都成为了废土。

    “师父,是上界的人出手吗?那些人说的大劫,终于来了么?”

    很快,石昊赶了过来,骇然问道。

    “不错,那里也是你以后要征战的地方。”夏阳望着那片裂缝,淡淡地点了点头:“不过你要记住,那里,只是你的起点而已!”

    他平静地望着那片虚空,并没有着急出手。他要让石昊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从而刺激他,使他迅速成长起来。

    “啊!天崩了……天裂开了!”

    石国都城之中,这一刻响起了无数道惊呼声,见到这恐怖一幕的生灵,全都吓得魂飞魄散。

    “哈哈哈……人世大药,又到了采摘的时候了!”

    “下界隐藏的隐秘,到了该揭晓的时候了!”

    “下界!下界!”

    一道气息浩瀚磅礴,仿佛连虚空都要撑爆掉的身影,从裂缝之中一点点的挤了进来。

    “咔嚓!咔嚓!”

    虚空裂缝一点点撑开,庞大无边,似乎比天地更高大的身影,终于从裂缝之中挤了出来,出现在下界八荒之中。

    “轰!”

    仅仅只是释出的一点气息,就震散了漫天风云,震动了下界八域!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从裂缝之中冲出,一群连天地都无法容纳的身影,豁然出现在下界之中。

    “采摘人世大药,搜寻隐世机缘。”

    “动手吧!这么多年过去,人世大药又长出来了,长得真茂盛啊!”

    这一刻,整个下界八域的生灵,都在这群身影之下瑟瑟发抖。

    八域大劫,已经来临了!

    “天变之日已经到了!”

    下界一些大教之中,看到这番景象,一个个均是欣喜若狂!

    “荒域石国的那个小子,还有他的那个师父,你们大劫临头了!你们的后台,你们的依仗,统统都要灭绝!”不少曾在石国吃过亏的大教门人,此刻都在心里大吼着。

    不过和大教中人的欢喜不同,在八域其他地方,没有投靠大教的尊者们,一个个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在这些下界的禁忌人物面前,他们……连蝼蚁都不如,当真是神圣不如狗,随手就被人碾死了!

    “轰!”

    荒域之中,一道惊雷划破天空,一个生灵的身影脚踏着雷电出现。那是一只长满了紫色鳞片的巨腿,而后是整个身影,数万丈高的身影出现,是一个浑身涨满了鳞片的生灵,头带巨角,眼中有烈焰燃烧,那种气息像是海啸,又若星河滚滚,浩荡在荒域中。

    太强大了!

    石昊惊骇万分,如今的他,已经站在了王侯境界的顶点,离尊者只有一步之遥,但在那样的存在面前,却如同蝼蚁一般,内心之中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生出。

    他所接触过的存在之中,也许只有在师父的指点下,已经点燃了神火的朱厌前辈,还有小塔发威之时,才能与之抗衡一二,甚至还未必能敌得过,那已经是超越了神灵层次的力量。

    至于自己的师父,石昊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师父认真出手,神情永远都是那么云淡风轻。

    “这就被震撼了吗?只是一群寿元将尽的家伙罢了。”夏阳淡然一笑,一拂袖,护住了石国皇都,这里不能被打坏了,还是需要保护一下。

    “轰!”

    一个庞大的紫色手掌轰然拍下,直接就是山洪暴发,岩浆汹涌,大地崩碎,景象惊人,犹若天地的生命到了尽头。但是,就是这大破灭般的景象,却没能伤害石国皇都一砖一瓦,那里隐约间腾起阵阵烟霞,很是飘渺,可以毁灭世界的波动被镇压在其中,混沌气汹涌,符文密布,像是漫天的星辰,每一寸空间都布满了神符,流转无上的伟力。

    “咦……”

    天际之上,不止响起了一道惊异之声。

    他们很是惊讶,莫非是有人得到了强大的异宝或者神药?否则区区牢笼之地的边偶一国,绝无可能有人能够抵挡他们的力量。

    下一刻,天空中的异象更加明显。

    闪电劈舞,长空破碎,又一个金色的身影出现,高耸入云,矗立苍茫天地间,仿佛亘古长存。来着一身金色长袍,头戴皇冠,眸子开阖间像是两**日在闪灭,恐怖气息滔天,可惜被混沌雾霭缭绕,也看不清真容。

    突然,那苍穹上一挂银河倾泻而下,白茫茫,照耀九天,也坠入那废墟间。这是一个生灵,没有形体,只是一道光而已,亦极度恐怖。

    一道道恐怖的身影,接连出现,模糊不清,却又浩大无比。即使是尊者境的强者,在他们面前,也如同蝼蚁一般。

    “都是些小喽啰,看来在天地法则的压制下,那些巨头想要下界,还需要不少时间。”夏阳微微摇了摇头,如今石国之中,已经降落下了十几道庞大如山的身影,或如大日,或似神海,或像五岳,各个神通非凡,但只是些微不足道的货色。

    他心中明悟,这是因为巨头要从上界下来十分艰难,属于天地规则的限制,也是上界各大道统的制约,强行跨界风险极大。

    在这种无情而严苛的大道规则下,修为低的人还好说,高深者受到的影响则大到极点,针对对禁忌存在与最强大的神只更甚,这也是用以保护下界的生灵。

    当实力超过某条线后,一旦离开这一界,再想回去殊为不易,需要以血和生命去补偿,才有可能成功。

    故此,便是禁忌存在也不会轻易下界,他们承受的伟力难以想象,也只能从上古等到现在,待到天地有缺,大道轨迹偏移时,才抓住机会,实现目的。

    “看来是得到了不凡传承或异宝啊,竟然能挡住我的攻击,不管那是什么,它都是我的了!”

    那紫色生灵先行开口,直接探出大手,笼罩一方,浩荡的威压裹挟着神曦而落,直接想要硬撼在石国外的屏障上。

    “谁说先到就先得?天才地宝,向来有能者居之。”

    另一位强大的生灵不满开口,也引得周围生灵的一阵附和。

    “轰!”

    在一阵争论不休之后,几名强大的生灵彼此爆发了内讧,有人以一记仿佛揽过青山明月,如同大日般的掌印轰击向了紫色生灵,强行打断了对方想将整个石国取走的动作,将其身影轰得倒飞出去。

    “当……”

    而就在这时,大钟悠悠,震动天地,苍穹外一口道钟飞来,降落而下,古朴而神秘,流淌无穷大道奥义。

    钟声震动荒域,像是可以逆着时间长河而上,与太古共鸣,与上古共振,拥有时间之力。大钟这一震,一片涟漪扩散,看起来很轻柔,但是却影响时空的稳定,击向那两个人形的生灵,似是在对他们的内讧进行惩戒。

    轰隆一声,山谷崩碎,数十万里山川成为飞灰,只有石国没有受到影响,但那些禁忌的存在,一瞬间死伤不少。

    “这钟好可怕!”石昊瞪大双眼,忍不住惊呼道,心头一阵悚然。

    “若是我没出意外的话,哪轮得到它逞凶!”

    一座小塔悬浮在了石昊的头顶,轻声嘀咕着,十分不服。

    “嗯?那是无终仙钟?”

    皇宫之中,看到那座大钟后,夏阳蓦然间眼神一凝,目光发生了变化。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