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域外来客
    “荒天侯?”

    人皇手中大印绽放着无尽的金辉,浩荡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皇都。

    “原来石昊真是我族的人,还被封为了荒天侯,人皇英明!”

    石昊刚刚所展现出来的神威,所有石国之人都看在眼里,这样强横的少年英杰站在他这一方,整个石国的民众都是与有荣焉。

    “少年至尊?荒天侯?代表荒域之意么,真是好大的名头!”

    皇都一座酒楼上,此时一个头生双角,长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青年,将手中的酒樽重重往桌上一顿,冷哼了一声。

    “荒域已经破败了,这种地方的所谓少年至尊,你我一笑置之就好。”

    一个浑身皮肤散发着金属光泽,仿佛是金铁所铸的男子,一脸淡然的微笑着,似乎对这个所谓的“少年至尊”毫不在意。

    “据说,那个小家伙还有很硬的后台,有一头尊者境的朱厌守护,而他的师尊更是极有可能点燃了神火。若是这样的话,恐怕会对我教未来的计划造成影响!”头生双角的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哈哈,后台?一个神火境也算得上后台么?那人就算再强,也不过是只在荒域称雄,在上界大教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这个天地很快就要变了,神灵虽然厉害,但也是螳臂当车罢了。”

    金肤男子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不屑开口:“只有我们才叫做后台,我们西方教,在上界都是一方大教!”

    “石国人皇封这小子为侯,看来是要借那人之势了,金师兄,我们要不要去杀一杀他们的风头?”头生双角的青年,朝那金肤男子提议道:“不能再任由这小子继续蹦达下去了,若是让他清除了武王和石子腾那一脉,我们掌控石国的计划就很难展开了。”

    “师弟所言也有几分道理。”金肤男子放下酒樽,微微点头:“那小子既然春风得意,少年封侯,我们就好好送他一份贺礼好了!”

    如今下界大劫将起,很多身负使命的上界传承,已然开始行走与大荒,布下后手。

    此刻,石国都城已经来了不少域外大教的门人。

    本来这些教门已经与石国不少的势力勾结了,武王府和雨王府便是其中之一,但是石昊强势驾临石国,覆灭了雨王府,而武王府也岌岌可危,只怕人皇的底气将会更足,若是真等他们将武王镇压,把石子腾那一脉拔除,只怕其他已经被他们所拉拢的王侯,也会被吓缩回去。

    “荒天侯?敢冠以荒域之名,真是好大的口气。我等倒要看看你,当不当得起这个名头!”

    二人说动便动,随着一声冷哼,雨王府前,尚未离开的石昊和人皇,便赫然见到一个头生双角的青年,和一个皮肤显出金属光泽的男子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并且还有一股庞大的气息自二人身上冲出,浩荡的力量将四周围观的人群,震得远远退开。

    看到这二人出现,原本脸色极其难看的武王,还有一直被提着的石子腾都是大松了一口气,似乎如释重负。

    至于人皇,则是眉头猛然一皱:“是你们二位?”

    而石昊,眼睛微微眯起,扫了武王一眼:“这两个就是你们的靠山么?想必不是荒域之人吧!”

    那两名西方教的弟子并没有理会石昊,扫视了一眼下方石国之人,头生双角的青年高傲地昂着头,不屑开口:“你们这些荒域的土包子且听好了,我们来自玄域,乃是西方教的门下,在我等面前,你们的所谓神山圣地连提鞋都不配。石皇,识相的速速归顺,收回刚刚的旨意,否则莫怪我师兄弟不留情面!”

    顿了顿,他最后才将目光投到石昊身上:“至于你这个所谓的少年至尊,本人座下还缺个牵马的奴仆,你小子正合适,还不磕头谢恩?”

    “混帐!”

    “岂有此理!”

    “哪里来的狂徒,竟敢口出狂言?”

    听到那青年的话,四周的民众皆是大怒,纷纷出声怒斥!

    “西方教?”

    就在这时,石昊的胸口猛然再次发光,一声低沉的咆哮响彻天地,紧接着虚空中亮起了一双可怕的眸子,充满了疯狂与杀意,笼罩了整个皇都。

    “这……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这股可怕的气息,那西方教的两人面色瞬间变了。

    下一刻,只见一头暴猿的身影充塞了整片天地,头顶金角,通体金黄,气息悍勇无比,便如一座大山,屹立在这皇城之中。

    朱厌,传说之中,主掌杀伐的太古凶兽,再现世间!

    “嗷吼……”

    朱厌咆哮,刚猛而霸气,带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席卷天地。

    这实在太暴烈了,简直不可抵挡,纵然是一般的纯血生灵,都不敢轻易撄锋!

    这便是朱厌,号称太古大凶,它的体魄最是恐怖,就是在太古年间,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时常撕裂神魔,以诸天强者为食。

    “两个西方教的小家伙,一头蛮牛,一只金龟子,也敢在少主面前嚣张!说吧,你们想怎么死?”

    朱厌狞笑一声,一只巨大的掌印显化,滔天凶煞冲起,狂猛无边,如潮水般涌向那西方教二人,只是伸手一抓,便将那两人抓到了手上。

    “神火……你竟然点燃了神火?”

    这两个西方教弟子,本来并没有将石昊身边的那头尊者境的朱厌放在心上,至于对方那传说中的师父,也只是疑似神灵,并不一定作实。但眼前这头太古凶兽实力何等之强,远远凌驾在了他们之上,是真正晋入了神灵的领域,二人顿时脸色一片苍白,根本全无抵挡之力。

    “呵呵,这两个西方教门人真是悲哀,竟然撞到了朱厌手上,这次算他们倒霉了。”

    就在这时,打神石也晃晃悠悠地飞了出来,幸灾乐祸的道。

    “哦?朱厌前辈和他们有仇吗?”石昊好奇地问道,他知道这石头掌握的秘辛不少。

    “昔年,朱厌曾与西方教产生冲突,引发了轩然大波,引出该教传说中活了无尽岁月的教主,才将它降服。”打神石倒也没有隐瞒,笑道:“刚刚这两个小家伙自报家门,以它对西方教的仇视,又岂会无动于衷?”

    “该死,你这头孽畜,竟敢对我西方教不敬?不要以为成了神灵就了不起!大劫即将来临,你们要想活命,就速速放了我们师兄弟,否则,你们到时统统都要死!”

    被朱厌抓在了手里,两个西方教的门人都是无比惊慌失措,下意识发出了威胁之语,试图以背后的势力来吓退对方。

    “西方教?哈哈……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踏破那里!”

    朱厌狰狞一笑,根本不与他们多说,在无数人惊恐的目光中,直接张开了血盆大口,抬手将那二人投入了口中。

    “啊?就……就这么……给一口吞了?”

    “那可是西方教啊,传承万古的旷世大教弟子,就这样被吃掉了?”

    “不是说那小子身边的朱厌只是尊者吗?为何会是神灵?”

    “若是神灵的话,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那又如何?大劫将至,不找个大教投靠,神火强者也无法庇护整个荒域!”

    在这皇都之中,还有不少来自域外的人物,这些在见到这一幕后,心神各不相同,有人深深地震惊,也有人还能保持镇定。

    至于石国一方,人皇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过后,内心很快便充满了欣喜。而武王和石子腾,此刻则是绝望万分,如堕深渊!

    “不老山法旨驾临,石昊接旨!”

    不过就在朱厌生吞了那两人,凶悍的目光环视四周一圈,这才缩回了身形之后,还未等石昊开口,天空中又有一道神光破空而至。

    那是一名紫袍男子,英气逼人,似一轮烈日,气势磅礴,凌空站立在皇都上方,手中持着一道神辉灿烂的法旨。

    “不老山?那是什么地方,竟敢让我小哥哥接旨,当自己是人皇么?还敢给我们下旨?”

    闻言,石清风不满地冷哼一声,一步踏出,紧紧地盯着来人。

    “混账!敢对我不老山无礼?”听到这番话,来自不老山的青袍男子,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你是何人?”石昊眉头微皱,静静地看着眼前男子。

    “不老山,秦仑!”

    男子冷冷开口,自报姓名。

    “嗯?姓秦?”

    石昊眼睛一眯,这个人姓秦,而他的母亲也姓秦。

    “看来你好像知道什么。”青袍男子冷哼一声:“既然知我不老山威严,那就跪下接旨吧!”

    扬了扬手中的法旨,秦仑将之一展,只见法旨之上大道和鸣,龙凤呈祥,呈现出了各种异象,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在发光,又清晰无比,还有神圣的气息传出。

    那是不老山的神印!

    并且在他身上,还有一种莫大的威严,震慑人心,加上这道法旨一出,可谓天下慑服。不老山的旨意,比起人皇,以及诸多古国的旨意还要强大得多,谁敢不敬?

    “要我跪下接旨?你胆子不小!”石昊眼神一动,冷笑一声。

    “嗯?你敢违抗不老山法旨?”

    秦仑脸色一沉:“大劫将起,没有大教护佑,你们石国唯有灭亡一途,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这是威胁我?”石昊瞳孔收缩了一下。

    “不接法旨,死!”秦仑大喝一声,一轮光圈斩了下来。

    石昊夷然不惧,周身符文闪动,朝那光圈一指,哐当一声,那飞来的光圈顿时被击碎,化为星芒消失。

    “天生至尊,果然有些本事,不过要抵挡法旨的力量,即使是神灵也不行!”

    秦仑冷冷开口,大手一抛,手中法旨便即悬浮在空中,不断变大,向石昊镇压下来,上面神圣的气息弥漫而出,整个天空都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找死!”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然在空中显化,迎向了那道法旨,这是朱厌出手了。

    “孽障,你以为凭你,就能抵挡我不老山的法旨?你虽然点燃了神火,可是在不朽的传承面前,依然不够!”

    秦仑不屑一笑,将法旨一展,磅礴的力量,竟然直接湮灭了朱厌的大手,浩浩荡荡镇压而下。

    “哦,是吗?”

    与此同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传入了众人的耳畔:“下界的不朽传承,在本座面前同样不够!”

    话音落下,那放着金光的法旨顿时便暗淡下去,化作尘埃消失。

    “师父你来了……弟子石昊,拜见恩师!”石昊惊喜地望向虚空。

    “徒弟,你的父母就在不老山,这秦仑与你也有着一定的关系,不好好和你这亲戚叙一叙吗?”那戏谑的声音说道,同时抬手隔空对着秦仑一握,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其拉扯了下来。

    “啊……”

    又一道法旨,从秦仑身上飞出,上面雷电闪烁,法旨上面只有几个符文,在那符文的中央,一道神光射出对着虚空横扫,那是蕴含着真神境一击的恐怖力量。

    不过那神光还未来得及发威,就直接在虚空中湮灭,让秦仑无法相信到了极点。

    真神境的一击竟然被挡下了!

    秦仑满眼不敢相信,来人竟然如此恐怖,就连真一境的神灵一击,都不能奈何那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九天十地的八个世界,昊儿你的父母便在那玄域的混沌秘境五行山中!”

    夏阳的声音传入了石昊耳中:“而你母亲秦怡宁,便是不老山的前任圣女。”

    什么!

    石昊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竟是出自不老山秦家,这秦仑……还真是自己的亲戚!

    “不可能!这个卑微的蝼蚁,不可能和我们秦家有关!”

    先前不可一世的秦仑,被大手拉扯到了地下,可以说狼狈至极,但在听到那人的话语后,他却是立刻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他受到的冲击太大了,这一次任务没有完成,却冒出来了一个无比恐怖的盖世强者,还有那蝼蚁一般的小子,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族亲?

    石昊冷哼一声:“我是蝼蚁?那你又是什么?圣地就可以如此看不起人吗?”

    “秦家是不老天尊的血脉,你这卑贱的下界罪人,凭什么会拥有秦家血脉!”秦仑大吼着,面色疯狂。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