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荒天侯
    “哧!”

    石昊全力斩向前方,断剑发光,嗡嗡轰鸣,像是在渴望,要饮神灵的血,黑色剑体出现斑纹,一块又一块,绚丽中带着深邃,如一条黑龙冲向雨神,它吟动九天,缠绕上去。

    “啵!”

    一声轻响传来,那半凋零的莲花彻底磨灭了,什么都没有剩下。而虚空中,盘坐的雨神虚影,也随即开始龟裂,难以稳住。

    尤其是被黑龙缠绕的身躯,慢慢散开,宛若一片光雨,终究是解体了!

    这原本应是轰轰烈烈,最强的一次大碰撞,结果雨神并没有爆发出预想中的恐怖神威,又或者说是石昊太强了,竟连神灵的投影都奈何不了他。

    一缕又一缕符光散尽,光雨暗淡,最后什么都没有了,从此地消失。

    皇城之中,霎时间一片寂静无声,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极点,静静地看着。

    雨族众人也是如此,初始发呆,愕然,满脸不相信的神色,而后震怒。

    “雨神……怎么会这样?”他们惊声大叫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雨神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不能回归?”

    雨族众人难以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雨神为何始终没有消息,今日虽然在雨王的召唤下投来虚影,但却败在了一个少年的手上。

    “杀了他!”

    下一刻,雨族中人眼睛红了,全都大吼了起来。虽然被石昊威势所慑,但雨神是他们的精神寄托,是他们无敌的源泉印记所在,怎能被亵渎?

    一拥而上,将他乱剑分尸,这是每一个人的心思,他们一起向前冲,宝光飞舞,兵器铮铮。

    石昊冷笑一声,断剑横空,冲在最前边的十几人被乌黑的剑芒扫过,全被腰斩,上半身向前冲,下半身已经倒下,鲜血汩汩。

    至于石昊,则站在原地不动,目光冷幽幽的看着所有人,身上杀意沸腾。

    皇城之中,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沸腾了,一个少年而已,居然这么强悍,敢向雨王府发难,甚至连雨神的投影都被击散,之后更是在雨王府中大开杀戒。

    此时此刻,皇都中各大势力都有强者赶来,在此观战,见证这一结果。

    “他就是石昊?”

    “没错,就是他,当年虚神界中的那个熊孩子!”

    “听说他也是武王府十五爷的后人,乃是一位天生至尊!”

    “天啊,竟然是那个凶残的孩子,几年过去,他也长大了!”

    石昊的威名,这几年传得极响,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瞬间便引发一场轰动。消息传开,皇都各处皆震,很多人都想见一见这名少年。

    而且他杀入雨王府,这是要激起天大的波澜吗?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对方绝不可能主动来送死,肯定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自信。

    “雨王府今次麻烦大了。”

    远处观战的众多王侯,此刻都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望着石昊的身影,充满了畏惧。

    他们并没有忘记数年前的事,尽管不清楚内情,但在传闻中,对方还有着一位高深莫测的师尊,就连魔灵湖的金蛛尊者都无法与之匹敌。而那一位还没有出手,除非是雨神全盛归来,否则今日恐怕难逃消亡之劫!

    “当年犯下了大错,悔之晚矣啊。根本就不应该留这个小儿在世,还不如直接撕破脸皮,挖走至尊骨后,直接给他一刀!”雨族的一位宗老满脸悔恨地大叫。

    当年,石毅的母亲向族内求援,族内遣出一位名宿,相助她攫取了武王府一个名为石昊的孩子的至尊骨。

    此事虽然引发了一系列风波,从石子陵到大魔神,持续到而今,让他们伤透了脑筋。但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只要能够挺到石毅成长起来,到时天下无敌,石子陵又能怎样,大魔神也无惧,所有人反对也不行,皆可镇杀!

    而如今一步错,步步皆错,当年那个孩子逆天归来,在失去至尊骨的情况下还活了下来,成了今日的祸胎,不但将他们寄予重望的重瞳者击杀,如今还杀入了他们雨王府,要将他们尽灭在此。

    这名宗老后悔至极,恨不得能够回到当年,在那孩子身上补上一刀!

    “你这小儿真真该死,今日就算拼上我一条命,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雨王大吼着,冲后方的人道:“各位族老,开启祖阵吧,还有,去将镇族祖器取来!”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众人立刻行动起来,雨族几位宗老突然出手,前方废墟爆碎,门楼那里被夷为平地,露出一件器物,这是一块青铜匾额,原本悬挂在门楼上方。

    “这是一件阵图!”

    观战之人惊讶的发现,随着几位雨族宗老念动咒语,它顿时悬空而起,绽放蒙蒙黄光,定在虚空中。与此同时,那倒下去的院墙,还有院落中,有几盏骨灯升起,摇曳灿烂光芒。

    这是从地下冲出来的,是埋在废墟下的法器,这个时候组成了一套大阵,想要将石昊锁困。

    共有四盏骨灯,三十六杆战矛,那青铜匾额震颤的同时,这些法器开始了凌厉的攻击,向着石昊那里杀去。

    “哧!”

    三十六杆战矛飞出,来回冲击,如一道道光束,非常耀眼,它们化成了惊天长虹,横过长空,煞是绚丽。而四盏骨灯则散发幽光,垂落下碧绿的火焰,炙烤石昊,它们封困了四方,要将他炼化在中央。

    “请祖器!”

    同时,雨族的宗老爆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轰!

    雨族深处,若星河澎湃,似火山喷涌,光雨漫天,气息越发的惊人了。那里有一座古庙,殿宇中有个小祭坛,打开后,呈现出了一道法旨。

    那是雨神留下的法旨,真正的神明法器,里面有着雨神的印记,也是镇族的法器,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妄动。

    不要说整条大街,就是皇都中各处都震动,所有人都心生恐惧,双股战战,膝盖发软,想要跪下去。

    “小畜生,你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来刁难我雨族了吗?今日势必要给你毕生难忘的教训!不……应该是最后一个教训,因为你不会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雨王疯狂咆哮,他恨透了眼前这个少年。

    “少年人,你来错了地方,雨族不是能轻辱的,你可以去死了。”一名宗老冷漠无情盯着石昊,随即大吼道:“祭法旨!”

    下一刻,灿烂法旨腾起,那是一块又一块碎片,不是一整张,但是却可以拼接在一起,组成一体,此刻散发炽盛光辉,犹若一轮太阳。金色炽霞一道又一道的飞出,洒落在四方,祥和而神圣,同时更有一种莫大的威严,让人不敢违逆,对其臣服。

    这是承载神的意志的载体,转化成了神灵法器,传承漫长岁月,早已通灵。

    可以看到,那张法旨上密密麻麻,有很多文字,每一个符号都是一种道则。那是秩序神链的体现,若是落在人身上,当即就会镇杀。

    “轰!”

    雨神法旨的威能展现出来,恐怖的神光支撑天际,当头朝着石昊镇压下来。

    “呵。这就是你们最后的底牌吗?那就通通去死吧!”

    只是石昊的面容并没有任何变化,嘲讽一笑后,在他胸口便有一道神光飞出,迎向了那金色的法旨。

    那道神光是一座小塔,从他体内飞出之后,神庙前的光雨蓦然就暗淡了一块,某个方位像是熄灭了神火,而后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传出,就想是啃食一样,金色的纸张很快便暗淡了下去,其中神性被吞噬一空。

    “怎……怎么可能?雨神法旨明明被我族世代祭炼,怎么可能被瞬间抹除了印记。那……那是什么东西?”

    感到转瞬间失去了对法旨的控制,雨族的宗老全都不可置信地大叫起来。

    “今日之后,石国再无雨族!”石昊冷冷宣判,直接一掌盖下。

    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雨族中人被镇杀,血流成河,房屋断墙不断崩塌,碎石飞溅,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上古世家,直接便在今日覆灭!

    “昊儿,能罢手了吗?”

    当石昊一掌覆灭了整个雨王府,连雨王和那群宗老亦没有幸免,当场身死道消之后,一道神光顿时从远空划来。

    武王也出现了,他看了石清风手中提着的石子腾一眼,神情肃然道:“当年之事,是族中对不起你,不过既然毅儿和雨王府都已经为你所灭,此事也该到此为止了吧?”

    “不够!”石昊摇了摇头。

    “那昊儿你还要如何,才肯平息此事?”武王皱起了眉头。

    “清算石子腾,石渊那一脉。”石昊平静地道:“他们全都有份追杀我的父母和祖母,必须要拿命来偿!”

    “当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武王脸色有些难看。他并非不知道现在是石昊占据了主动性,而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十分可怕的师父,但他并不想就此放弃石子腾一脉。

    “休要废话了!”石昊不屑地摆了摆手,指着石清风手中的石子腾道:“就算抛开我的事不谈,他们这一脉的人追杀我的父母和祖父,也是死有余辜,还有他与域外势力,此事想必你也知道吧,却不阻止,莫非你也有份参与?”

    “你并不清楚这一切!”武王沉声道:“天很快就要变了,到时大劫将起,神圣不如狗!所有尊者境以上的人物,统统都会灭亡,就连人皇也逃不过!我身为武王,自然要掌控住局面,与域外势力交好,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这就是你们勾结域外势力的理由吗?沦为域外势力的傀儡,葬送祖先的基业,只为苟延残喘,身为武王,你不觉得羞愧吗?武王,这个武字,你配吗?”

    石昊大怒道:“大劫又如何?我石族中人当顶天立地,脊梁如山,敌人再强,无非誓死一战而已!”

    “说得好!”

    突然,一道赞叹声传来,皇宫方向,一道灿烂的金光冲出,浩荡的金辉,如同大日当空,辉煌灿烂,光辉万丈。

    在这片金光之中,一个身穿皇袍的伟岸身影,一步步踏光而来。

    “人皇!”

    看到这个身影,所有观战的人都是脸色大变,一齐向其行礼。

    “老五,我已经说过,此事行不通,你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人皇轻叹一声,摇头道:“你这样做,等于是在葬送祖宗的基业,石国必将灭亡!”

    “灭亡?如不设法自救,石国才必将灭亡!”

    武王阴沉着脸道:“大劫一起,尊者境以上的存在,统统都要灭亡,你又能抵挡多久?”

    “那又如何?”人皇毫不在意地笑道:“只要我还活着一日,便会率领族人抵抗一日,若是我死了……不是还有石昊么?”

    说到这里,人皇将目光投到了那个英武不凡的少年身上。

    “就凭他么?”

    武王面上露出了一个讥诮的神情:“他虽然厉害,还有一个强大的师尊,但在大劫之前又能如何?何况你忘了他当年的话么,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你以为他会为了我们而战?”

    “他会!”闻言,人皇一脸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当年之事对他不公,但他是石族人,是老十五的后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相信就算是老十五和子陵,即便受到了你们不公的对待,但要是知道了此事,依旧会为了这个国度而战,这个孩子也是一样!”

    说完,他朗声开口,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皇都:“石子腾一脉昔年谋害我族天生至尊,罪无可恕,当年参与此事者,一律按族规处置。”

    “人皇,你!”

    武王万万没想到,人皇的态度竟然如此坚决,他虽然有意平息此事,但也只是打算对石昊晓之以理,让他认祖归宗,绝没有牺牲石子腾那一脉的心思。

    “老五,不必多言了,我意已决。”人皇摆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你若是不服,便退位让贤吧!”

    “你要剥夺我武王之位?”武王双目圆瞪,颤抖着双唇:“就为了他?”

    “当年之事,本就是你错了,若不是你处事不公,子陵夫妇和老十五也不会被逼远走他方。”

    人皇语气坚定,随着话音落下,他伸手一按,便有一方玉印出现他了他的手中,平静开口:“若不想从武王的位置上退下来,此事就到此为止!另外,敕封石昊为荒天侯,特许另开一府!”

    这一刻,人皇手中玉印爆出漫天金辉,他的身躯被光芒笼罩,看不清真身,像是立身于金色的太阳中,威严如神灵降世。

    而他亲口敕封石昊为侯,更是惊动乾坤,整个皇都都为之震撼。所有人都意识到,人皇的言下之意,是将石昊列为了继承者,也就是下一任石皇!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