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再临石国
    “只剩下我自己了!”

    隐约间,夏阳似乎又听到了一声哀伤至极的叹息,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与狠人有九成相似的身影,凄婉的坐在河边,叠出一艘纸船,咬破指尖,在纸船上留下了这么一行字。

    不过在这里,时空法则已经凝滞,否则向夏阳倒是极想追溯时光,去看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弄清楚女子留下的那句话,又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着那片时空静止的方向,很快,夏阳便将无极元神和未来之主都尽皆调动起来,精神全部集中在了上面,全力解析起那股镇压天地,凝固时空的力量。除了是想知道当年的一些信息之外,他更加想要借鉴和参悟其中的法则,看看是否能够对自己有所收获。

    在这两界缝隙之间悉心参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终于从那片静止的世界中,悟通了一些东西。

    “我的修行之道,并非这个世界的体系,虽然受到大道法则的认可,但晋升却比其他人更难,要想达到仙王的层次,就必须要打破天地的束缚,超出了天地的极限!”夏阳若有所思。

    而欲打破天地束缚,凌驾大道之上,可谓知易行难。尤其是夏阳走的乃是自己的路,纵使他集遮天和完美两**之长,收获了无数无上古经,至高传承,虽然各有各的道路和理念,但他却无法照搬。

    不过夏阳的无极大道本就是海纳百川,包罗万象之道,这也使得任何一种天地规则,都可以纳入他的道中,融入他的内天地,作为其中物质和秩序的一部分。

    “我的无极大道融合了多重体系,尽管立意甚大,要凌驾在诸天万界之上,但路途也注定要比一般人艰难得多。不过,只要我一旦完成突破,实力却是要远远超过他们!”

    元神疯狂的运转,夏阳一双眼睛神光爆射,眸中绽放出无尽的符文,一缕又一缕的秩序围绕着他转动,无尽的混沌气汹涌,一重又一重的阵法展现。

    他伸手一招,原始真解的符文规则便在他手中显化,无数符文盘旋飞舞,如同漫天星河流转。

    而后他双手一合,那漫天符文又瞬间湮灭,化作玄黄之气和混沌之气弥漫而出。

    玄黄之气和混沌之气交汇,物质和秩序交织,天地万物,一切物质和秩序的演化,尽在其中。

    “不错,这才是我的道路。我要演化仙域,一味融合其他的天地规则,大道法则又怎么行?仙域乃是我的世界,应该我自己就是秩序,就是规则,才为正途!”

    一念明悟,心神澄澈,瞬息之间,之前夏阳所推演的一切法则与大道,都在玄黄之气和混沌之气的交汇之中,一一推倒重塑起来。

    “什么是符文?什么是宝术?一切符文宝术,都是天地法则的具现。法则,如今就在我手中!”

    屈指一弹,一点灵光冲出。

    “嗷……”

    一只遮天蔽日的鲲鹏,在光辉之中诞生,活灵活现,展翅一挥,便即扶摇直上九万里。

    “真凰!”

    一拂衣袖,鲲鹏之影消散,灵光旋绕之间,一头真凰展翅翱翔。

    “九叶剑草!”

    其后,凤凰身影重新化为一道灵光,随即又化出了一株通体银白,爆出无尽锋锐剑气的九叶剑草。

    “神蛄!”

    再接着,九叶剑草散去,一头神蛄显化而出。

    随着夏阳双手不停挥动,结出一个个手印,迄今为止,他所收集到的数种十凶宝术,天功秘法,以及本源法则,还有他在遮天界所掌握的无数大帝古经,皆是重新演化了一遍。

    无极演法,异象纷呈。

    如果有外人在场,看到他周身的这般景象,说不定还能领悟出无数神通宝术出来。可惜这般绝世机缘,此刻却无人得见。

    “这才是我的道!”

    伸手一挥,漫天异象消散,只有一道玄黄之气和一道混沌之气,在夏阳的指尖萦绕不休。在过去,他的一切所学,都借着这次契机,重新演化了一遍。

    这也相当于,夏阳将自身之道,通通梳理了一次,好处实在非凡。

    “可惜,积累还是不够,还不足以让我达到仙王的层次。不过……我能感觉到,离这一步,已经不远了!”

    夏阳心中明悟,随后继续静心在此感悟,一念匆匆,漫若长河。

    恍惚间,数年时光弹指而过。

    几年的时间,石昊之名已然传遍了天下,而石村也在柳神的照看下,成为了十万里内山脉的霸主,俨然一方庞然大物!

    本来或许是出于愤怒,或许是出于不屑,自从石府大战那一次后,石昊再也没有再回过武王府,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交集。

    但石子腾和雨王府那一脉,始终一直对石毅的身死耿耿于怀,尽管明面上顾忌着石昊有一位“神灵”师尊,并不敢光明正大的向他报复,但私底下的种种暗杀手段,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所以这一次,石昊收到了石国发来的帖子,人皇大寿,邀他前往,他这才一改常态,接受了下来,随之赶到了石国。

    石子腾和雨王府既然多次想要害他性命,替石毅报仇,而石昊向来也是有仇必报的性子,今次正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进行清算!

    “一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了,却不知师父现在何方?”

    石昊从石村中一路走出,看着大荒中熟悉的景象,想起当年独行三十万里大荒,随后在师父的带领下,前往石国复仇的经历,往事历历在目,竟然让他生出了几分感慨。

    这一次,他依旧只带了石清风同行,此前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如今已经稚气尽消,成长为了两名俊朗挺拔的少年英杰。

    强横的躯体,让两个少年长得高大挺拔,气度之中更有一种沉稳大气的感觉,十分的俊朗不凡。

    “前面是冲云城了,小哥哥你还记得吗,我和爷爷当年就是生活在那里。”

    出了大荒之后,远远的降落下来,石清风站在一座山巅,抬眼看向前方的城池,心头一阵感慨。

    “自然记得,当初我就是在那里接的你,也是石族的第二祖地,你我也有多年没有回去看过了,下去看看吧!”

    石昊心头也有几分唏嘘,当年要不是清风一家舍命相救,他早就死在雨族的追杀之下了。

    “走吧!”

    绕过冲云城,两人一路御风而行,极速赶往第二祖地。

    片刻之后,一个陈旧而破败的小村庄,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两人快步走进村庄,见到的只有破败不堪的房屋,多年过去,这个村庄更加破败了。

    来到一座付之一炬的废墟前,石清风顿时泪流满面,跪倒在地,重重的磕头道:“爷爷,我回来了!”

    石昊没有说话,只是同样跪了下来,朝着那片废墟磕头。那里,是当年清风与爷爷相依为命的住所。

    “小哥哥,走吧!”

    祭拜一番之后,石清风这才带着石昊转身离开。

    “你们是什么人?”

    刚要离开,一个手持烟斗的佝偻老者却是突然出现,指着两人高声怒喝。

    “海爷爷?”

    看到这个老者,石清风立刻就认出这是当年对他和爷爷照顾有加的海老头,石昊更是记得,对方当年还曾跟他一起对抗过雨族的管事。

    “呃?你们是……”

    海老头眨巴着眼睛,朝石昊看了半晌,方才认出他来,惊喜地道:“你们是……两位小少爷?竟然长这么大了!好好好,一表人才,气度非凡,实在是太好了!”

    “海爷爷,您老了很多了!”

    看到老者满头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连眼睛都有些浑浊了,石清风心头一酸,连忙道:“海爷爷,我这里有点草药,您拿去补补身体。”

    “老头子身体壮着呢!用不着补了!”

    海老头呵呵笑着,摆了摆手,一副不服老的样子。

    “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就收着吧!”

    石清风拿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了海老头,道:“海爷爷,我和小哥哥还要去石都,就先走一步了。您老保重身体。”

    随后,石清风便和石昊告辞而去。

    “两位小少爷的实力,老夫都看不透了,果然英雄了得啊!”

    海老头感慨了一声,伸手揭开了手中的木盒子,其中宝光充盈,灵气勃发,浩荡的光辉惊得海老头目瞪口呆。

    “竟然是这等至宝?小少爷……果然了不得啊,看来当年跟他一起离开,真的是件好事!”

    他还记得,当年石昊来到这里之时,实力就已经极其不凡,也不知道如今这位小少爷,又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石老头,你的孙儿有小少爷照顾,你也该含笑九泉了!”

    海老头收起的木盒宝药,心头欣慰不已。

    “我们直接赶往石都吧!”

    离开第二祖地后,石昊和石清风直接冲上高空,一路破空飞遁,赶往石国皇都。

    大荒古国,浩瀚广袤。

    人皇大寿,各方古国,各大势力,都有人前来贺寿。石都人来人往,比起以前更加热闹繁华了。

    走进石都,眼前广厦万千,车马如织,一派繁华景象。

    而石昊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便朝雨王府而去。武王府暂且不论,雨族为虎作伥,自从当年在百断山时便试图暗杀于他,今日便是他上门讨债之时!

    不过就在他们前往雨王府的路上,却有三只铁甲青兕,拉着一辆装饰奢华,宝光四射的车驾,一路横冲直撞的疾驰而过,惊得路上的行人高声大叫,纷纷躲避,狼狈不堪。

    “卑贱的人族,还不滚开?”

    然而见到这两名无动于衷,丝毫没有避意的少年,那赶车的仆从不禁怒喝了一声。

    “卑贱的人族?在石国的皇都,你还敢说这样的话,真是找死!”

    石昊眉头一皱,冷冷地瞟了那太古生灵一眼,冷哼了一声。

    仅仅只是哼了一声。

    但这一声冷哼之中,却包含了无尽的威严。

    “轰隆!”

    那赶车的三头青兕吓得两眼翻白,脚下一软,轰的一声摔到在地。

    人仰马翻!

    疾驰而来的车驾,直接翻倒在地。

    “放肆!什么人,竟敢冒犯本王?”

    下一刻,翻倒的车驾里,猛地冲出了两道人影。

    一个青年男子,满头白发,嘴角露出两根尖尖的虎牙,仰天怒吼,如同猛虎咆哮。

    显然,这是一只白虎王化为人形。

    另一人却是个正宗的人族,而且还是石昊认识的人。

    “石子腾?石毅的父亲,我的这位大伯,竟然和太古生灵拉上了关系?”

    石昊眸子一凝:“白虎一族?来自西陵兽山么?竟然在石国都城大骂人族,真是不知死活!”

    白虎王一声咆哮,众人纷纷退避,只有石昊和石清风仍然站在原地。

    这样一来,两人就十分显眼了。

    “是你们?卑贱的人族,竟敢偷袭我的御车之兽?你们找死!”

    这头白虎王就是借机泄愤,也不管是不是这两人下的手,反正杀人立威,也正好挽回车驾倾塌的颜面。

    “杀!”

    白虎王挥掌拍出,指尖爆出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刀刃,如同利爪一般,对着少昊和小石头斩了下去。

    这本就是白虎王的爪子。

    这一招杀出,正是白虎一族的神通宝术“白虎七杀刀”!

    “敢朝我挥爪子?好大的胆子!”

    石昊一声冷哼,一掌拍出,只听到“咔嚓”一声,白虎王的爪刃当场破碎,双手断裂,一路鲜血飞溅,倒飞百丈远。

    “你是谁?”

    见拿手神通被人轻描淡写地破去,还伤到了自己,白虎王顿时满脸惊骇的大吼起来。

    在它看清石昊的模样之后,隐隐觉得有些熟悉的白虎王,很快便想起了当年在百断山秘境中某个熊孩子,心头立刻就是咯噔一跳!

    “是你?我……我……”

    想起这个最喜欢吃纯血生灵的熊孩子,白虎王的额头上霎时间冒出了冷汗,浑身打了个寒颤。

    “冲撞了公子,在下知错!这是一场误会……误会!请公子见谅,在下这就告退,这就告退!”

    连声告罪之后,白虎王转身便跑,逃得飞快,火急火燎一般,几乎是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人影。

    “西陵兽山的白虎王,竟然……被吓跑了?”

    “这两个少年到底有什么来头?”

    在场观望的所有人,均是满脸震惊之色,对石昊和石清风的身份充满了好奇。漫游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